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七十六章 曹玮的计谋

第九百七十六章 曹玮的计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也因此之故,甚至没有几个人知道格旺多杰曾经打过那场败仗,人们记住的,是他最后的胜利。 x更新最快但格旺多杰自己却始终记得那场战斗。

    他每天都要擦拭这把柄马刀,便是要提醒自己,要多依靠自己的智慧,而不是勇猛。以往情况下这柄马刀都能让他平静下来,冷静的审时度势,压制住心中的得意忘形——这十余年来,格旺多杰做了不少让郢成蔺逋叱欣赏的大事,甚至在吐蕃内部从来没有打过败仗。直到这一次与祥符国打仗,他才知道自己或许很勇猛,但智慧还相差很多,比如与曹玮相比,他就发现自己差了数筹不止。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一次,当他手中的绢布触碰到刀身时,格旺多杰并没有感觉以往心中的那种警醒,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仿佛在这一刻,都燃烧起来。这前所未有的困境,仿佛也激发了格旺多杰心中沉寂已久的那种斗志。不过,格旺多杰很清楚,论冲锋陷阵他谁都不怕,但论智谋打仗此时还要依靠曹玮。

    曹玮深思熟虑之后,根本没有想让格旺多杰带领两万多吐蕃大军立刻便撤回兰州的打算————他乃宋国堂堂厢都指挥使,贵为枢密院使曹玮的长子,大宋年轻一代第一人,他奉父亲和宰相赵普之命,冒着偌大的风险来到吐蕃大军中便是想让吐蕃人能够牢牢的占住兰州这个战略和经济位置都十分重要的城市,然后在大宋暗中支持下牵制祥符国大量兵力、财力,以及叶尘和他臣子的精力。

    然而,到目前为止他距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远,这让向来自傲的曹玮难以接受现实,也充满了浓浓的不甘。事实上,格旺多杰军中若是没有曹玮,十有八.九已经被朱雀军团所败,甚至所灭。但这显然还远远没有达到曹玮的目标。

    “不管是白天撤军,还是黑夜撤军,只要开始撤军我军士气首先会跌落,其次以祥符国火药包的威力,我们又全是骑兵很容易由撤退变成溃败,到那个时候距离全军覆没也就不远了。诸位若是不相信,想想去年祥符国与大辽南院大王萧达格率领十万大军在银州大战。也是大峡关被祥符国所夺,后路被断,粮草被断,辽军不得不撤军。结果呢十万大军逃回大辽只有寥寥数百。诸位难道认为我们这两万多大军比大辽十万大军还要厉害。”曹玮让格旺多杰将其麾下所有部将都召集来,然后肃然道。

    只是,到这里,在坐所有人包括格旺多杰,无不脸色一片惨然,变得异常难看。曹玮所去年辽国惨败之事,他们自然听过,并且过程也是知道的,曹玮并没有欺骗他们。

    “那又怎么样,我们粮草已经不足十日,兰州郢成蔺逋叱大人肯定不会再给我们送粮草过来,我们若不撤退,难道要坐以待毙,全军饿死在这盖朱城下。”一名部族大将脸色难看的沉声道。

    曹玮没有回答此人的问题,而是自顾道:“如今之计,诸位若想带领大军活着撤到兰州或者直接穿过祁连山逃回河湟,首先要将朱雀军团引开才行。”

    格旺多杰这些天与曹玮接触,早已对后者有所了解,知道后者这样定然是心中已有定计,不由眼睛一亮,问道:“曹公子莫非已经胸有成竹了?”

    曹玮头道:“我们被断了粮草和后路,这件事情想必瞒不了下面士兵多长时间,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却是不能龟缩不出了,否则对士气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对朱雀军团,我们如今却不会与他们大打,但是打可就要天天不断了。你们来看!”

    众人都围了上来,曹玮手指指着眼前桌子上他从大宋带来的地图上一道被描黑的粗线,道:“这是朱雀军团大营直通祥符国黄河对岸靖远县城的驰道,朱雀军团所需的所有粮草和军械物资都从这条驰道运送,我们的打击目标,便是这条驰道,派出股部队,每天去骚扰,去消灭任何在这条驰道上行动的任何人?”

    格旺多杰沉思片刻,道:“曹公子,朱雀军团和想必对粮道防卫早有准备,一到两次打击自然或许是奏效的,但次数多了,恐怕是枉自耗费精力,得不偿失了。”

    曹玮微微一笑,道:“打击驰道自然不能持久,不论是护送粮草的祥符队,还是朱雀军团,都会派出部队来与我们派去的部队作战,而我们大队人马也不可能插进朱雀军团大营与靖远县之间
高冷影帝来袭:宠婚晚成无弹窗
,但是,我打击他们的粮道,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你们想想看,我的真正目标是哪里?”

    格旺多杰等吐蕃大将目光都注视着地图,在地图上搜索着曹玮所可能打击的目标,半晌,格旺多杰眼前一亮,道:“曹公子,原来你是想………想攻打靖远县城。”

    着话,格旺多杰手指重重地指在一个靖远县城。

    曹玮哈哈大笑起来,道:“祥符国青龙军团和特种大队能够潜入武胜军断我们的后路和粮道。我们为什么就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大宋宋卫府早有情报,祥符国兵力捉襟见肘,腹地很多城池除了官吏、捕快和民兵,甚至没有一个守军,前几天白狼军团与我大宋党大帅大战后,白狼军团一支逃兵在郢成蔺逋叱县兵变轻而易举便拿下一县城便是此原因。只可惜被那寇准刚好碰到,施展奸计将叛军全部坑杀。此外,祥符国先是西征河西走廊,如今又与你们吐蕃大军大战月余,据我们大宋宋卫府探子打探情报,祥符国粮草供应已经越来越紧张,祥符国所有运送到兰州方向前线的粮草却全部囤积到靖远县城。我们若是烧了他们这批粮草,他们很难在短时间内再囤积一批粮草。这样一来朱雀军团同样面临缺少粮草的困难。而如靖远县城这等靠近兰州的城池因为中间隔着一条黄河,邓崇轩以为他掌控了所有船只,我们便没有可能偷袭到靖远县城,所以靖远县城也只有区区五百人守城。我们若是能够攻下靖远县城,然后一把火烧了靖远县城里面的粮草辎重则更好,即使烧不了,将那邓崇轩引至靖远县城,便也是我们趁机撤退的时候。”

    “可是我们又如何能够瞒过朱雀军团的探子,派一支军团攻打靖远县城,要知道中间还隔着一条黄河。”格旺多杰替所有人出了心中的疑惑。

    曹玮道:“诸位轮番带队出击,每次带上一到两千人,但回来嘛,就不必这么多了,在黄河边上有一隐蔽河湾,已经被我们宋卫府的探子秘密掌握,且藏有五艘船。等我们凑足了三千人的队伍,便悄悄过河,对靖远县城实施雷霆一击。”曹玮重重地一拳击在虎案之上,震得上面的东西一下子全都跳了起来

    “曹公子果然高明!”众吐蕃部将都竖起了大拇指。

    ………

    ………

    接下来数天之中,格旺多杰派遣麾下诸将带领精挑细选的精锐绕道偷袭朱雀军团和粮道,朱雀军团自然有所防范,规模的冲突不断爆发,在格旺多杰大营与朱雀军团大营之间方圆五十里的土地上,以及朱雀大军大营与靖远县城方向粮道之间,斥候之间的相互绞杀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冲突的规模不大,但烈度却甚强,几天下来,朱雀军团侦察营损失两三百名精锐士卒,而格旺多杰的吐蕃大军损夫人数还在此数目之上。

    “军团长,如此大的无谓损耗完全是没有必要的。”朱雀军团直属参谋部的侦察营营长孙大韦找到邓崇轩,一连几天,出去的斥候能完好无损的回来的极少,大都折损在与吐蕃人的拼杀之上,这让他心疼不已,这些可都是他营中的精锐。并且在他看来既然已经知道吐蕃人肯定要撤退,又有望远镜这种侦察利器,完全可以等吐蕃人撤退的时候再进行追杀。那么在这区区五十里的范围内,完全没有必要让精锐的侦察兵去做这种亡命搏杀。

    “孙营长!”邓崇轩严肃地看着心急火燎,嘴上打了几个大泡的孙大韦,“你损失了数百名士兵,那吐蕃人呢?”

    “回禀军团长,吐蕃人的损失只会比我们的人多。”孙大韦昂起头,要安慰,这也算是能给他唯一带来一安慰的地方了。

    “既然他们死的人比我们的还要多,为什么格旺多杰依然不断地派出斥候?难道他死的就不是精锐么?”

    “这……”孙大韦不由语塞。

    “吐蕃人后路和粮道被断,此时最忌闭守不出,格旺多杰如果不为士兵找刺激,长久下去,他们士兵们必然生起厌战心理,而我们也是一样,面对强敌,一味龟缩不出,也只能让我们的士兵士气日益下降,所以,孙营长,你的牺牲是值得的,不管你侦察营死多少人,我这里便给你补多少。”邓崇轩厉声道。

    第二更,还有第三更,诸位看客不要错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