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七十四章 精忠报国

第九百七十四章 精忠报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所以,这些天邓崇轩带领麾下众武官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将盖朱城下格旺多杰麾下目前还有两万五千大军全歼。 x更新最快只有这样,他们朱雀军团此次战功才能够与青龙军团相差不多。

    今日是个难得的好天气,邓崇轩、王超等人分析出受武胜军被陷落,后路、粮道被断的影响,郢成蔺逋叱很可能会很快就下令让格旺多杰撤回兰州。邓崇轩心中着急,便不计火药包的消耗,带领全军攻打格旺多杰大营,试图激怒吐蕃人出营野战。

    果然吐蕃人不愿意被动挨打,最主要的是格旺多杰担心邓崇轩火药包会很多,而曹玮也是同样的顾虑,不得不带领两万骑兵出营野战,五千骑兵防范盖朱城中两千多名丁加刚所部。

    一场大战下来,邓崇轩依靠一个旅的步兵所布下长枪战阵,缠住了足足一万多吐蕃骑兵,而另万七千骑兵与吐蕃近万骑兵正面冲锋厮杀。

    这场大战一直打了足足三个时辰,最终朱雀军团那一个旅的步兵枪阵死死抵住一万吐蕃骑兵冲锋不,还大量杀伤吐蕃骑兵,使得格旺多杰一方渐渐落在了下风。最终吐蕃大军果断缓慢而有序的退兵,因为距离吐蕃大营很近,吐蕃大军一方也未形成溃败之势。

    战斗已经结束,此时的战场,一片寂静,只有双方派出的股人马,在默契的找回自己一方死伤的袍泽。

    “军团长。”王超走到邓崇轩的身边,邓崇轩看了他一眼,他的右肩上,绑着一块白布,“王将军,你又受伤了?”

    “只是伤。”王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低声道:“参谋长的伤只怕……”

    “我们损失如何?”邓崇轩的声音也了下来。

    王超道:“骑兵战死一千一百二十一人,步兵战死六百四十五人,杀敌初步判断近四千人。算下来一个兄弟换了吐蕃狗两到三人。”

    “听起来还不错,可是按照昨晚上安全部送来的情报,青龙军团不管是张大为带领骑兵在武胜军,还是杨延庆带领一旅步兵在大峰口,与敌战损之比都在一比十,甚至一比二十左右。”邓崇轩摇了摇头,咬牙道。

    王超道:“武胜军是因为有安全部内应让一万百姓暴乱,大峰口是因为绝佳地形可让我们火药包、巨型弩.枪及步兵方阵的威力发挥到最大,且吐蕃人一下子能够投入了兵力以限。我们若是换到他们的位置上不会比他们做得稍差。”

    邓崇轩摇了摇头,道:“陛下过,战争永远是只看结果而定输赢与军功的。”

    顿了一下,邓崇轩又道:“我去看看参谋长……”

    话音未落,他便转身在亲兵簇拥下,大步往医疗救护帐篷走去。

    仿佛是要配合着这此时的气氛,朱雀军团的军阵中,忽然响起了凄凉悲怆的笛声。伴随着这笛声,也不知是哪位士兵最先开口低哼,只是一会的功夫,越来越多的将士开始一齐哼唱起来。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息,更无语,血泪满眶……”

    这首后世的《精忠报国》被叶尘拿来亲自教授给祥符国全军,当成军歌,此刻在战场上响起,就仿佛是在告慰着那些阵亡将士的英灵,令人闻之泣下。

    恨君不取吐蕃首,金甲牙旗归故乡!

    今日早晨追随邓崇轩出战的朱雀军团将士,此时,已不知道有多少不能再生归故乡。

    远处,今日杀得最为痛快,且杀敌最多的常破刀倚马而立,他看见邓崇轩行进的方向,犹豫了一下,便牵着战马快步跟了上来。

    “军团长是要去看参谋长?”

    邓崇轩默默了头。

    常破刀沉默了一会,郑重道:“参谋长,真豪杰。”

    邓崇轩叹了口气,没有话。

    朱雀军团参谋长是党项八氏中野力氏族长胞弟野力彪悍,当时祥符国建立之初,为了安抚党项八氏中除势力和实力最强大的拓跋氏和李氏之外,其他六氏虽然实力加起来堪堪只有李氏一族的实力,但是叶尘还是给六氏族长或者核心首领给了一些军中高位,最开始这些人其实是被叶尘以及拓跋氏和李氏威逼而不得已。但随着祥符国日新月异的不断强大,党项族各部百姓生活在短短一年多时间中翻天覆
完美机甲剑神吧
地,再加上叶尘强行推行的各民族一视同仁的融合国策,如今另外的党项六氏从首领到下面寻常族人都已经彻底的认可了自己是祥符国一分子,今日朱雀军团参谋长野力彪悍的英勇表现便是一次鲜明的体现。

    野力彪悍贵为少将军,所以单另有一个救护营帐,此时便躺在这座大帐内。

    他望见邓崇轩进帐,连忙挣扎着想要起来,邓崇轩忙快走几步,按住野力彪悍,温声道:“野力将军不必如此,将军的伤势,还须好好静养。”

    看着因为失血过多而精神萎靡、脸色苍白的野力彪悍,邓崇轩心中不由得一酸。野力彪悍是战斗中胸口肺部中箭,为了不动摇军心,他折断箭杆,隐瞒伤势,继续指挥当时分给他的五千骑兵作战。这样的伤势,又拖延这么久,就算是喻贵妃的师父鬼医大人在此,恐怕也很难救他了。

    野力彪悍对自己的伤情心中也十分清楚,咳了一声,勉力道:“多谢军团长。不过……”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下官已让军中参谋帮下官将遗表写好,还请军团长替下官转呈给陛下。我野力氏一族如今还有族人七万多人,绝对忠于陛下,还请陛下能够让我野力氏世代传承,下官……下官……死而无………无憾。”

    “野力将军放心,邓某定会替将军将心意一字不差转达给陛下。”邓崇轩连忙止住野力彪悍,又安慰几句,便领着常破刀退出帐来。

    邓崇轩皱眉沉思,半响之后道:“派几个人,趁夜去探探吐蕃狗的大营。”

    常破刀心中一震,“军团长?今夜格旺多杰防备必然森严……”

    “这我也知道。”邓崇轩转头眺目北方,过了一会,才道:“只是我觉得格旺多杰随时都有可能撤往兰州……”

    “既是如此,下官立即去安排人手,总要查探清楚。”邓崇轩这么了,常破刀心里即便仍是不以为然,但他也明白许多时候,将领看起来莫名其妙的直觉,可能反而是最靠谱的。打探一下,总是心无大错。但他虽然口中答应,却并没有马上离去,站在那儿,抬头看了一眼邓崇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邓崇轩知道他定然是有什么话想,对于常破刀,如今他颇为看重和信任,此番与格旺多杰大战,他麾下的军官是死伤不少,常破刀能在这场恶战中活下来,而且每战杀敌最多,屡立奇功,邓崇轩自不免对他更加倚重,不以寻常部属待之,此时便笑道:“君若有事,尽管直言。”

    但常破刀却仍旧是低头踌躇,这时邓崇轩心中也有些惊讶了。原本以他对常破刀的了解,此人本就是颇为敢言的,此时他出言鼓励,常破刀却还是如此犹疑,那显见他对想要的事情,是有极大顾虑的了。不过邓崇轩亦不催促,只是静静地望着常破刀,等待他自己开口。

    又过了一会儿,常破刀才仿佛是下定了决心,再次抬起头来,望向邓崇轩,字斟句酌的道:“军团长,此事本非末将所当言,只是……”

    邓崇轩仍是默不作声,只是沉静的看着常破刀。

    常破刀咬了一下嘴唇,又道:“下官以为,军团长不必因为青龙军团和特种大队在武胜军之大胜而影响我军对付眼前吐蕃大军,这样恐怕会影响军团长的一些决策和判断。”

    邓崇轩眼角微微动了一下,心中更是一震。常破刀所言虽然不好听,但却是一针见血,本来这样的话应该是朱雀军团军法司司使来更为合适,常破刀还只是一个营长,即使邓崇轩欣赏他,最近在朱雀军团上下也是风头无两,可是这些话所担的风险也是极大的,若是碰上心胸狭窄上司,这一席话便可能断送常破刀今后的大好前途命运。

    常破刀眼见邓崇轩并没有不渝之色,便继续道:“恕末将直言,格旺多杰就这几日必要撤往兰州,即使他们全是骑兵,但撤退过程中必然会露出更多的破绽。”虽然左右并无旁人,常破刀还是下意识的放低了声音,但言辞却更加犀利,

    邓崇轩心中却是暗自自责不已,想起一个多月前陛下和朝廷下令让他们朱雀军团和青龙军团,以及特种大队到兰州打吐蕃人时,陛下旨意中得很清楚————祥符国的真正敌人始终是宋国和辽国,面对这两个大国,祥符国的兵力远远不够。所以,一切战斗在完成作战目的前提之下,都要尽可能的以较的损伤,达到战略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