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七十一章 魔尊再现

第九百七十一章 魔尊再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沧海浑身一轻,再感觉不到楼炎明劲气的压力,深知大好时机一瞬即逝,猛一扭身,右手宝剑如影附形,疾刺侧退的楼炎明咽喉要害。

    这是白沧海压箱底的杀着,若仍不能奈何楼炎明,将只余待宰的份儿。

    “叮!”

    楼炎明身形微微摇晃之中,右手遥控向回一拉,那铜钵忽然快如闪电,迎上白沧海的宝剑,且冷哼道:“找死!”

    白沧海心知糟糕,他还是低估了半步先天强者对他剑气的免疫能力,没想到对方恢复如此之快,宝剑已给对方挡个正着,只能硬荡开去。

    楼炎明因先着失利,动了真怒,再顾不得要白沧海流尽每一滴鲜血的说法,离地弹起,双脚屈曲,以一美妙诡邪的姿态以铜体砸向白沧海面门,让白沧海难以挡格。

    白沧海再一声长笑,身子螺旋般转动腾起,宝剑旋飞一匝,反扫敌手面门,一派同归于尽的招数。由于他旋飞的高度高出楼炎明两尺,楼炎明的铜钵变得砸向他腰部的位置。

    楼炎明心叫一声“蠢材”,就在白沧海长剑离面门只余五寸许的距离,铜钵再次脱手飞出,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细绳牵引,且还诡异的倏地加速,先一步扫中白沧海的腰背。

    “叮!”

    出奇地铜钵没有丝毫砸在对方皮肉的感觉,反是砸在金属硬物之上,他却不知道水儿的善水剑刚好在白沧海塞在了腰间。

    不过,楼炎明这铜钵中所蕴含的大力却是透过善水剑作用在了白沧海身上,将白沧海砸得抛飞开去,让白沧海右手中宝剑也难以再刺向楼炎明。

    白沧海借力而横飞,还有暇笑道:“多谢楼教主相送!”

    就那么借势腾空而去,越过破村的屋舍,投往村西后的密林。他知道此时再想救水儿没有半点可能,所以只能先行逃离,再带领安全部、暗卫司和他特种大队的大批高手前来才行。

    楼炎明亦腾空而起,先落在一座破屋顶上,足尖一点,望着白沧海追去并大笑道:“你以为你的身法能够比本座快。从本座手中逃走!”

    在离地五丈的高空,白沧海再喷出小口鲜血,这是他今晚在楼炎明手中第三度受伤,且每次都强压下去,今晚如能侥幸逃生,肯定需要一段颇长的时间才可复原。

    白沧海顾不上多想,因为眼下楼炎明的衣袂破风声已在后方传来,愈追愈近。白沧海猛提一口真气,运行全身经脉,一头撞入一棵参天巨树茂密的枝叶里,落足巨树近顶的横杆上,楼炎明却是已经追了上来。

    换过其他人,纵知逃生机会微之又微,仍会尽一切努力,希望凭着领先的优势,深入密林为生命逃亡。可是白沧海却非是寻常人,知道自己身法比起楼炎明还有不小差距,且被楼炎明气机锁定,越是一昧的顾着逃走,却越是死得快。所以,他当机立断,停了下来誓死反扑。对他来说,高手争锋,胜败并不是只由剑法或功力高低所决定,战略和意志同样重要。撇开生死,楼炎明实是最佳的练剑对手。

    强大的气势扑脸而来,随着楼炎明的临近,眼前尽是铜钵所化一片奇异晶芒,只要他功力差少许,根本不知真正的铜钵隐藏在这片晶忙中何处,由那一个方向角度攻来,既不知其所攻,当然不知何所守。

    楼炎明是不得不采取惑敌的战略,因为白沧海背靠坚实的树干,而楼炎明则是凌空攻来,若正面硬拼,由于楼炎明无处着力,吃亏的肯定是他楼炎明。所以楼炎明施尽浑身解数,务必要教白沧海应接不暇,穷于应付,沦为被动,不能采取进攻招数,还要守得吃力。

    白沧海眼前的点点晶芒,从枝叶丛间迎头盖面的洒射而来,而楼炎明便像消失在晶芒之后,就这一手绝招,便可显露出楼炎明的实力神通的厉害。

    白沧海闭上眼睛,心神静如止水,感官提升至极限,只从楼炎明摩擦枝叶的衣袂声,他几可用耳朵把楼炎明的位置在脑海里描述出来。

    更重要的是白沧海看得出楼炎明表面看来声势汹汹,事实上却只是要争取立足之点,如让他取得借力点,那时白沧海将优势尽失。

    白沧海一剑劈出。

    楼炎明的铜钵离他不到五尺的距离,他却不是要对敌人挡格或反击,而是气贯剑锋,劲气离刃疾发,一根粗如儿臂的枝干应剑气立即断成两截,连着大蓬树枝树叶,往下堕去。

    楼炎明惊哼一声,随断树往
剑帝谱笔趣阁
下急堕,甚么绝招奇技全派不上用场。最可恨是白沧海断树的时间拿捏得精准无伦,恰好是他脚尖点在枝梢的刹那,令他无法借力变化。

    白沧海双眼猛睁,长叱声中,轰的一声,弹离树杆,居高临下往下堕的楼炎明扑去,宝剑闪电劈向楼炎明头顶。

    一个是蓄势以赴,一个是阵脚大乱,优劣之势不言可知。

    论剑法、论功力,白沧海的确逊于楼炎明,且不止一筹,可是白沧海运用智谋战略,特别是他强悍恐怖的战斗厮杀意识,终于首次争得上风。

    但楼炎明却也是了得,临危不乱,于电光火石间,铜钵犹如瞬移一般,往上横举。

    “呛!”

    楼炎明怒哼一声,虽挡住了白沧海必杀的一剑,也给劈得往下直堕,处于捱打的局面。

    纵使在如此有利于白沧海的形势下,白沧海仍生出难以伤敌分毫的颓丧感觉,可知除了叶尘这个**不算之外,其他超一流高手与半步先天强者之间的差距。

    白沧海此时若要选择逃走,成功的机会将以倍数增加。可是他完全不作此想,冷喝一声,一个筋斗剑爆青芒,头下脚上的笔直往急堕的楼炎明追去。

    楼炎明亦在头顶上以铜钵剑化成一片晶芒,全力还击。

    两人一先一后,上下分明的往地上急堕,眼看剑钵相交,而此时楼炎明双脚离地已不足一丈,异变突起。

    不远处一只手抓住昏迷着的水儿地美艳妩媚女子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楼炎明和白沧海脸色均是一变,以他二人的实力即使全力拼杀,能够不被二人发现而接近着整个天下不会超过三人。

    白沧海最后全力一击虽然让楼炎明处于下风,但依然未能伤到楼炎明丝毫,此时只能趁势弹射而退,与楼炎明拉开了距离。

    楼炎明却是没有理会白沧海,突然大喝一声:“崔熙你找死。”

    话语间,楼炎明已经向水儿和那美艳女子激射而去,而几乎就在楼炎明动的同时,一声长笑从那美艳女子身后传来,一道人影一把抓着水儿,鬼魅一般向西南方向飘然而去。

    此人不是新一代魔尊崔熙,还能有谁。

    白沧海怔了一下,来到那美艳女子身边,发现后者心脏位置有一个血洞,此女心脏已经不翼而飞。

    白沧海拿出一枚疗伤药丸吞服,然后略一犹豫,还是顺着楼炎明和崔熙离开方向追了上去。

    …………

    …………

    大峰口。

    已经两天没有看见吐蕃军队来进攻了,青龙军团步兵二旅的官兵们除了值班警戒的一个营之外,其他三个营都轮流着在工兵营给他们搭设好的营帐中休息。农历八月份的兰州附近已经没有了炎热,天气渐渐转凉,不冷不热正是人们最喜欢的时候。

    “哈哈哈!终于又来了?”闲极无聊的杨延庆站在大峰口最高处拿着望远镜观察,突然发现一声长笑,大声说道。

    紧随着他的话声,北方两里外,一道烟火响箭冲天而起,那是派出去的探子发来的信号。

    青龙军团步兵二旅旅长陆风云顺着杨延庆地眼光看去,只见南面七、八座山峰外出现了一条人流。他就抽出自己的望远镜看了起来:“嗯!全部是骑兵,应该算是吐蕃人中的精锐。只是在这个地形用骑兵,固然缩短了他们冲刺的时间,可是死得也很快。”

    “是啊,在这个地形用马兵对吐蕃人来说也是没有办法,只是这大峰口的地形实在是对我们太有利了。”杨延庆还眯着一只眼睛向那队吐蕃军队张望,嘴上却啧啧称赞道:“这次人数看起来不少,足有两万……不,足有两万五千到三万骑兵之间。”

    陆风云一边看一边询问道:“这应该是郢成蔺逋叱最精锐的嫡系吐蕃精骑了吧?”

    “应该还不算是,毕竟郢成蔺逋叱不会不知道以这种地形直接用马兵冲阵即使最后攻下了大峰口,也是死伤惨重。”杨延庆摇了摇头说道。

    蜿蜒的而来的马队一直拖了有近十里地长,把整条道路堵得严严实实地,最近的先锋抵达到祥符**队抛石机和巨型弩.枪的有效射程之外时,他们的尾巴还落在四个山头后面。

    看了一会儿的陆风云也放下了望远镜,说道:“这或许是吐蕃人最后一次进攻了,这一次他们攻不下,不会再派人来送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