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六十七章 失踪的水儿

第九百六十七章 失踪的水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超级大芒果’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x更新最快)

    “皇甫先生,为今之计只有你们宋国从秦州出兵,帮我们夺回武胜军,重新打通粮道。”不等皇甫同将话完,郢成蔺逋叱便上前抓住皇甫同的手臂,脸色有些扭曲的道。

    自郢成蔺逋叱带领吐蕃大军攻下兰州城之后,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便从未打过一次胜仗,他带的八万大军一天天的损耗,如今已经不足六万。当时,虽然是皇甫同设计让安多部率先与白虎军团开战,他逼不得已带领吐蕃王国七成兵力来打兰州,但从心底深处他也并非不想将兰州牢牢占据。他本以为在宋国支持下,能够守住兰州,如今看来,自己错的是多么的离谱,自己对祥符国的实力远远估计不够。同时也高估了大宋那位宰相大人的胆魄和对宋队的控制力。

    眼下,郢成蔺逋叱明白,他虽然还有近六万大军,兰州城还牢牢在他的手中,可是他………已经骑虎难下了。最主要的是自打下兰州之后,他们吐蕃军从未打过一次大的胜仗,这一让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甚。

    皇甫同心中苦笑,心想祥符国杨继业已经带领五万西征军回国,其中三万大军去了黄湾关,这个时候大宋又怎么敢对祥符国发兵。但这件事情他却是不能让郢成蔺逋叱知道,不露声色的道:“郢成蔺逋叱大人,武胜军的情况和兰州的形势在下已经让信使八百里加急送往我大宋宰相大人和大宋朝廷,想来他们不日便会派大军接应郢成蔺逋叱大人。只是在我大宋大军来之前,郢成蔺逋叱大人一定要守住兰州城。如今从几次野战结果可看出,郢成蔺逋叱大人麾下即使最精锐的铁骑也不是祥符国任何一个军团的对手。但若是据城而守,以郢成蔺逋叱大人如今还有近六万兵力,又有曹玮将军帮忙调配,祥符国即使有火药包这等利器,甚至调集十万大军,守住一个月当没有问题。”

    郢成蔺逋叱脸色变幻不定,他不是傻子,皇甫同话得漂亮,但实事如何,他之前不知道,如今若是还不知道,那就真的是白痴了————之前大宋都不派兵来援助,此时兰州战局不利,且杨继业带五万西征军已经回援,这个时候大宋又怎么会发兵攻打祥符国。只是他知道他若是逃回河湟,祥符国必定会发兵报复,到那个时候不管是从粮草、军资,还是兵力方面都需要大宋的援助,所以此时还不便和皇甫同翻脸。

    皱眉沉思片刻之后,郢成蔺逋叱道:“有朱雀军团在,格旺多杰那个蠢货想来是攻不下盖朱城了。如今之计,我只有让格旺多杰带领盖朱城下两万多人马撤回兰州,然后再派兰州城内养精蓄锐多日的三万大军去攻打大峰口,重新夺回武胜军,才能够解去眼前难关。”

    皇甫同闻言,急声道:“万万不可,郢成蔺逋叱大人,格旺多杰自然是要赶紧召回的,可是再派三万大军去大峰口与青龙军团野战,恐怕正中了敌军的奸计。郢成蔺逋叱大人不要忘了,高武阳的三千特种大队也和青龙军团在一起。以祥符国各大军团战力,如今又占有大峰口地利优势,我们就算派再多的人都没有用,因为每次在大峰口能够投入的兵力有限,这种情况之下进行野战我们根本不是祥符国大军的对手,郢成蔺逋叱大人派去的人只是送死而已。”

    郢成蔺逋叱深深的看了一眼皇甫同,心中着实已经恨死了后者和其背后的赵普,他心中实在对宋国派兵没有报多大的希望,所以不想困守兰州,可是他也清楚皇甫同得有理,以大峰口的地形与祥符国大军进行野战,他们获胜的可能性实在是太。

    郢成蔺逋叱纠结了好半响,眸中闪过一抹决然之色,道:“来人,传令给格旺多杰让他即刻撤回兰州。再传令给大石族和石部,让他们两部带领他们剩余的所有军队去攻打大峰口,告诉他们,若是攻不下大峰口,打不通粮道和我们的退路,他们两部也没有必要存在于世了。”

    …………

    …………

    自半个月前将特种大队交给高武阳,自己飘然离开之后,白沧海七日之间奔波近千里路,在安全部恐怖的侦探系统的全力配合之下,白沧海终于在龙州附近一处镇子上感应到了当代魔尊崔熙的气息。但自追上崔熙的气息之后,白沧海足足追了近十天时间,每天饿时采野菜充饥,以
华山神门小说5200
天为被,以地为**,重历当年剑法初成流浪江湖的生活,三度追上崔熙,但是崔熙显然不想和他全力拼杀,只是每次将他击退、甚至击伤之后,在白沧海想要施展绝招拼命之后,便又依靠自己的高妙身法飘然离去。三次之后,因为白沧海身上有了一些轻伤,便一直追不上崔熙,还好崔熙的气息也一直没有从他的感应之中消失。

    这些天,白沧海除了想着如何将崔熙击败、甚至杀死之外,脑袋中空白一片,甚么都不去想任何事情,这种心无旁骛的状态下三次与崔熙交锋,却是大有裨益,他很多以前未能触悟贯通的剑道微妙之处,竟在这些天豁然而悟。

    不知不觉中,白沧海循着崔熙留下的气息来到了兰州境内。这晚白沧海坐在一处山头,半阕明月遥挂空际,心中一片莫名诡异之感,且生出不知为何身在此处的古怪感觉。

    西面四、五里外有一条由五十多所破房子组成的荒村,似在控诉吐蕃大军对兰州百姓的暴行,充满凄清孤寂之感。

    突然,白沧海感应到崔熙又动了起来,便立刻起身离开山头,向山下掠去。

    白沧海踏足野草蔓生、通往荒村的径,东行而去。

    正要离开径,忽有所觉,往道旁一颗大树瞧去,那棵大树于树干离地丈许处,有金属物反映日照的闪光。

    白沧海定神一看,心头剧震,离地跃起,把插树干上的东西拿下来,落回地上去。

    白沧海心中暗叹,他手上拿着的是一把短剑,剑柄处刻有‘上善若水’四个字,这把剑却是水儿的随身兵器善水剑。是叶尘一年前高价让当时剑庄从江湖上寻得送给水儿十六岁生日礼物。这把剑是一把真正的宝剑,白沧海嗜剑如命,自然是把玩鉴赏过这把善水剑的。

    而水儿失踪之后,胡三光怀疑与从夏京逃走的崔熙有关,所以通过安全部的探子将此事也告诉了白沧海。

    白沧海知道叶尘对水儿是亦兄亦父亦师般的存在,不用想就知道水儿对这把善水剑的喜爱程度,可是如今这把善水剑竟然插在了树干之上。看来凶多吉少。幸好附近不见血迹尸体,尚有一线希望。

    白沧海把善水剑插在腰后,改变方向,顺着感应沿着径进入到村子里面。

    村子里面大多数房舍已破落不堪,不宜人居,只宜野蔓和狐鼠盘据,只有几间尚保持完整。入村处有座牌匾,上书“冯家村”三字。

    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村子百姓原本生活算是较为殷实的,细细观察一些痕迹,村子里在半个月前应该还有人住,如今却荒无一人,显然要不被吐蕃人掳走,要不逃出了兰州境内,跑到了祥符国其他州县。阵阵带有沙尘的狂风刮过,更显村子荒凉之况。

    白沧海环观形势,此村位于两列山峦之间,彷似一个天然出入口,是这三四十里内,南北往来的通道。可以想象,在村子全盛时期,冯家村必是商旅途经之地,原本应该是颇为兴旺的,只不过如今已变成有如鬼域的荒弃村。

    村子南端的房子均倒塌下来,败墙残瓦焦黑一片,有被火焚烧过的形迹。因为发现了水儿的善水剑,且在他的感应中崔熙只是以寻常人行走速度前行,所以白沧海没有急着猛追,而是逐屋搜查,却没有任何发现,只在村子中间有所较完整的房子,发现有人勾留过的遗痕,因有遗下的火烬和干粮的碎屑,可能是路过的难民,甚或是水儿或者崔熙本人。

    当他从南端搜至另一端,只余一所房子,找到水儿的希望更趋渺茫,一颗心不由直沉了下去,唯一可庆幸的是见不到水儿的尸体。

    就在此时,那剩下来唯一的完整房舍忽然亮起碧绿的焰火,鬼火般的焰光从窗户中透射出来,其亮度远超一般的灯火,连北端村门外的平原荒野,也被诡异的绿光照亮。若白沧海相信鬼神之,不定会给吓得拔足飞奔,疑是猛鬼出现。

    白沧海却是夷然不惧,只是提高警觉,向那似乎是针对他而出现的闪起绿焰的房子一步一步走近。

    绿焰经历它最灿烂的光亮后,逐渐黯淡下来,到白沧海移到其面向街道破烂的窗子前,绿焰已变成一团无力的光影,映照出一名身影优美的女子,正侧身透过房舍内北面的窗子,凝视村门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