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六十章 日月山

第九百六十章 日月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过,当这座青藏高原西北边上小城的居民抬头仰望时,这一切都变得现实起来,因为城头已经都是祥符国大军的大旗。

    城内三四千吐蕃成年男丁不管投降还是反抗,已经全部被韩涛下令杀死,如今城门紧闭,城内吐蕃妇孺难以离开,也不敢上街,便一个个闭门不出。

    湟源城之主尚波玛比在逃往湟唐关的路上被韩涛派去的骑兵追上,苦战之后被俘。而仅有百余人把守,平时主要目的早已变成征守往来商旅关税的湟唐关天险,也在特战营翻山潜入百名好手从内于夜中突下杀手,轻易失守,被韩涛所得。

    而当湟源城四周七族吐蕃部落聚集了近万留守的军队想要夺回湟源地时,令城内城外吐蕃人大吃一惊的是昨晚攻下湟源城的祥符国大军,竟然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湟源城!此外他们搜刮走了湟源城内的粮草,然后一个人都没有留。

    有吐蕃人赌咒发誓的说,他们是往西南的湟唐关去了,他看到那条路上有大量的旗帜。湟源城吐蕃七族这才明白祥符国大军是往他们角厮罗吐蕃王国的王城青唐城而去。他们各族有心勤王,可是他们留守的兵力本就不多,堪堪只够守着自己的部落而已。

    ………

    ………

    湟源城古道,湟唐关前。

    韩涛驻马仰视着眼前的这座由祁连山方向通往青藏高原深处的险关,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没有停留,驱马出关。待韩涛走远之后,一名武官也在关前停了下来,咂了砸舌头,叹道:“侥幸!若是没能追上那尚波玛比……”

    但他的话没说完,便被身边另一名武官不以为然的打断,“苏连长,你当我们旅长没有破敌之策么?区区一座湟唐山!”

    先说话的那名武官便是配属给韩涛的抛石机连苏连长,他们之前单是以抛石机发射火药包便攻下了湟源城,立下了首功,心中正是意气风发之时。旁边和他说话的,是韩涛的一个行军参谋,唤做武进修。两人早已相熟,因此说话时十分随便。

    尽管对韩涛十分崇拜,但是又看了一眼前的湟唐关,苏连长对武进修的自信,还是将信将疑。这座湟唐关,其实是一座两山之间的峡谷,一道小河便经由此谷,往东南流汇聚于黄河源头。这条峡谷,长约十三四步,宽不过六七尺,当真是两骑并行,都嫌拥挤。湟唐关正扼此天险,虽然形制简陋,也不便屯兵粮久守,但果真有之前尚波玛比带领数百控弦之士逃进此关,并御守于此,却也是十分棘手的。

    “按照我们旅长所说,只要过了日月山,青唐城便唾手可得。”武进修一边打马前进,一边说道。

    苏连长一脸好奇,说道:“日月山………便是唐朝文成公主故事里面的日月山。”

    武进修知道苏连长虽然也读过书,但所看过的书恐怕有限,笑了笑,便说道:“三百年前,唐朝文成公主远嫁西藏。唐太宗派江夏王李道宗,从长安西行,经秦州、兰州、入青唐乐都、又过湟中镇海堡,湟源日月山、青唐城,经过倒淌河最后把文成公主送入了吐蕃。这条路上多的是险要的关隘,多的是飞鸟难度的要塞,和这些地方比起来,我们祥符国的盖朱城,包括银州的大峡关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当初唐皇李世民何等的英雄,也未曾拔除吐蕃这根肉中刺,最大的原因就是吐蕃地界的地势,过于险要。”

    苏连长愣了一下,说道:“那为何我们会轻易便到了此处?”

    武进修说道:“我们之所以能够轻易来到吐蕃人河湟地区腹地,主要是因为从凉州以山中秘道而来。不过,即使来到了湟源,前往青唐城依然险关处处。首先从湟源城一路往青唐城都在上行,自古以来从低处向高处进攻被称之为仰攻,一道两道天堑还有可能平定,八座,十座,几十座天堑关隘,就不是人力能够胜任的。只是如今郢成蔺逋叱带走了角厮罗吐蕃王国中七成兵力,前些天安全部通报情报中说到这些天堑关隘十个九空,即使有兵驻守的那一个也因为数百年呈平,从未有外敌打到此处,便毫无警惕。而我们旅长又下令不分昼夜,且最大程度的加快行军速度,抢赶时间,甚至枪在了湟源城七个部族的信使之前。总之,若是没有以上因素,即使以我们旅长的勇武,焉敢带区区一万人直捣青唐。”

    …………

    ……
二次元的浪客全文阅读
……

    韩涛终于赶到了自古以来在西北便大名鼎鼎的日月山。

    日月山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也是一个有很多故事的地方,其中大部分都是关于唐朝那位文成公主的。

    相传,文成公主远嫁松赞干布时曾经过此山。她在峰顶翘首西望,远离家乡的愁思油然而生,不禁取出临行时皇后所赐“日月宝镜”观看,镜中顿时现出长安的迷人景色。

    文成公主悲喜交加,不慎失手,把“日月宝镜”摔成两半,正好落在两个小山包上,东边的半块朝西,映著落日的余辉,西边的半块朝东,照着初升的月光,日月山由此得名。

    还有那一片红砂岩明明是红土经过长年沉淀最后被造山运动顶起来的,却偏偏要说这片方圆十里左右的赤岭是文成公主留下的血泪所化。而那一汪潭水明明是雪山水汇集而成的,却偏偏要说那是一片文成公主“日月宝镜”上的镜片。

    总之,文成公主随手丢掉的垃圾,比如梳子都在日月山被赋予了更加神奇,更加壮阔的命运。

    这是孤独而浪漫的吐蕃人无意中造成的,他们喜欢那些神奇的故事,并且会自动的发挥自己的想象来完美这些故事,而故事在人群中流传的时间长了之后,就好像变成了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这些故事韩涛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关注的是日月山有没有吐蕃驻军。

    日月山位于湟源县西南八十多里,青海湖东侧,为祁连山支脉(祁连山脉的一个分支),西北一东南走向,长一在八十里,宽二十里,平均海拔四千五百米左右,最高峰阿勒大湾山,更是海拔近五千米。

    此外,日月山也是自然地理上的一条非常重要的分界线,是我东方华夏王朝自古以来外流区域与内流区域、季风区与非季风区、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分界线,也是不管古代,还是后世,都是农业区与牧业区的分界线,当然也是进入真正的青藏高原必经之地。

    日月山东侧是吐蕃人自己的农业区,种植青稞等谷物,虽然没有塞上江南的风光,量也是阡陌良田。而西侧是一望无际的牧场草原,草原辽阔,牛羊成群,是一幅塞外景色。山体两侧有如此之大的反差,在天下间实属罕见。日月山顶部由第三纪紫色砂岩组成,山体呈现红色,自古以来便被称为“赤岭”,

    而重要的是,日月山,历来是内地赴吐蕃腹地的咽喉。早在汉、魏、晋以至隋、唐等朝代,都是中原王朝辖区的前哨和屏障。一直有“西海屏风”、“草原门户”之称。北魏明帝神龟元年,僧人宋云自洛阳西行求经,便是取道日月山前往天竺。

    在历史上,日月山还是唐朝与吐蕃的分界。 两百多年前,以松赞干布为首的吐蕃雅隆部落,兼并了其他部落后,在一个叫逻些(拉萨)的地方建立了吐蕃王朝,与当时的唐王朝就以赤岭为界。如今吐蕃王朝风崩离析,分成十几个大小势力,甚至有四个吐蕃王国,而占据河湟、河州、武胜军(后世的临洮)等地的角厮罗吐蕃王国便是其中势力较大的一个。

    自古以来,汉王朝和少数游牧民族之间都会在农牧区交接地带进行互市,唐朝时期与吐蕃王朝在赤岭互市就是较著名的一个。甚至当时唐与吐蕃定点在赤岭互市,以一缣易一马。唐肃宗开展的“茶马互市”,青藏高原上大批的马牛被交换到内地;内地的茶、丝绢等同时也交换到了牧区。

    只是如今吐蕃人趁着唐末五代乱世之机,势力已经出了日月关,占据了河州、武胜军,还有之前的凉州,甚至包括兰州在内的整个河西走廊都一度被吐蕃人所占据。所以,日月山早已不是华夏汉王朝与吐蕃的交接处,而是成了吐蕃势力的腹地。正因此,这里已经没有了互市,也没有了驻军。

    若非是之前安全部早就打探到情报,如今又是亲眼所见,韩涛都难以相信如此重要的军机要地,吐蕃人竟然没有驻军,没有建立军寨。

    韩涛略一思索,便想明白了其中一些原因,比如他认为吐蕃人之所以如此懈怠,是因为这里是吐蕃腹地,且自唐末以来这近百年来吐蕃在西北势大,从未有敌人打到这里的缘故。这个道理就和洛阳白云山也有极为重要的关口,但是宋国绝对不会在白云山中建立军寨且驻军。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