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五十五章 宋帝的杀机

第九百五十五章 宋帝的杀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deathhell123’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怒骂一阵的赵德昭将胸中的闷气发泄了不少,一屁股坐下来,看着跪在御前自己唯一能够完全信任的朝中重臣,不由心生歉意,说道:“吕相公,朕心里不快,委屈你了,来人,赐坐!”一边胆战心惊的内侍飞快地搬上锦凳,搁在了吕馀庆的面前。

    “谢陛下!”吕馀庆吃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整整衣袍,侧身在锦凳上坐了下来。自赵德昭登基为帝以来,已经快要两年,他也给赵德昭当了两年的忠心不二的参知政事,但是这两年来,可谓是步步艰辛,大宋皇权早已不复太祖皇帝当年威势,外有祥符国威胁,内有权相赵普把持朝政,皇帝手中的权力被限制得极多,先不说很多陛下的政令被老奸巨猾的赵普以各种手段挡在政事堂之外,即使陛下在他吕馀庆的帮助下,以中旨的方式强行过了赵普这一关,出了京都到了地方官府,一些地方官员却要依照赵普的意思行事,根本得不到贯彻。他吕馀庆战战兢兢,用尽了各种手段,勉强维持皇室威严,但想要与赵普封廷抗礼,却是力有不逮。眼见着陛下的皇权一月不如一月,而赵普权势日益壮大,特别是开始逐步插手军队事务,吕馀庆忧心如焚,却是无可奈何,殚精竭虑之下,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陛下息怒,臣仔细想了一下党进过往事迹,应该不敢对陛下有二心。这奏折或许………”

    不等吕馀庆将话说完,有内侍来到赵德昭旁边低声说道:“陛下,张东张大人觐见。”

    赵德昭眼睛一亮,说道:“快宣他觐见。”

    吕馀庆知道,这位张东便是陛下的耳目。他还知道张东原本是原来华夏卫府叶尘心腹属下刘金元麾下南府一名部司使,当时刘金元奉命带南府势力从江南撤离至海外时,这位张东被陛下派去的人拉拢收买,带着一部分华夏卫府南府的人背叛了刘金元和叶尘,名义上被陛下任命为宋卫府南府总司使,但实际上只直接听命于陛下一人。这两年来,着实为陛下打探到不少有用的情报,渐渐获得了陛下的信任。

    不多时,一名双眼精光闪动的中年男子在内侍的带领下来到了崇政殿,向赵德昭行过大礼之后,赵德昭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张爱卿,西北党进之事是否查清。”

    张东说道:“启禀陛下,臣进宫正是要向陛下禀报此事。”

    赵德昭闻言一喜,说道:“快告诉朕是不是党进那老匹夫已经与赵普勾结到了一起。”

    张东说道:“陛下,臣在苏州抓到了一个宫中内侍太监,名叫侯文刚。”

    赵德昭愣了一下,说道:“侯文刚?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在苏州?”

    张东说道:“陛下明鉴,这侯文刚却是假死欺君,他是宰相赵普安插在陛下身边的暗子。”

    “砰!”的一声,赵德昭气得浑身发抖,将御案上玉斧挥倒在地上,摔成两半。

    “赵普老儿,欺人太甚。总有一日,朕必灭其满门。”赵德昭咬牙切齿,心中杀机如海水滔天。

    “陛下熄怒!”吕馀庆和张东,以及殿中内侍全部跪了下去。

    “张东,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朕。”赵德昭不想在自己心腹之臣面前失态,强压下心中怒火,沉声说道。

    张东肃然说道:“陛下,臣已经查清,赵普指示这侯文刚假传陛下旨意,让党大帅发兵挑衅祥符国边关黄湾关。以臣判断,是赵普拉拢党大帅不成,将党大帅视为心腹大患而欲除之,此次假传旨意是想离间陛下与党大帅之间君臣关系,让陛下对党大帅生出猜忌,借陛下之手除去党大帅。”

    “好个赵普老贼!那侯文刚是否已经招供,朕要以假传圣旨治赵普欺君之罪,将其诛杀。”赵德昭从牙缝中一字一顿地道,脸上杀机让人心惊。此时此刻赵德昭对赵普的恨意甚至已经超过了对叶尘的恨。毕竟叶尘虽然当着文武官员侮辱了他,这对皇帝来说的确是难以容忍的事情,可是比起赵普想要将他架空,变成傀儡皇帝来说,后者更加让他难以容忍。

    吕馀庆也是身体一震,眸中有慑人精光闪烁,看着张东。

    但张东的回答却是让二人大失所望。张东摇了摇头,说道:“陛下,臣无能,事先没想到那侯文刚嘴中含着毒丸,臣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笔趣阁
的人找到他时,他咬破毒丸自杀了。臣刚才所说是臣顺着侯文刚来到苏州之前的踪迹一路追查,查到他曾经去过西北庆州,并且给党大帅假传陛下的密旨。所以,这一切只是臣推测出来的,虽然臣敢保证绝对与实事相符,可是赵普若是死不承认,却没有确凿证据。”

    吕馀庆叹了一口气,赵德昭更是一脸失望,咬牙道:“难道就没有办法扳倒赵普老贼。”

    吕馀庆想了一下,突然说道:“陛下,臣知道一件事情或许可以做为扳倒赵普的一个突破口。”

    赵德昭精神一振,说道:“什么事情,快快说给朕听。”

    吕馀庆说道:“陛下,祥符国安全部有一位得力干将名叫唐兴武,是从我大宋投效过去的。此人是江淮楚州唐家嫡系子弟,而这唐家与赵普有着姻亲关系,我们可以治唐家通敌卖国之罪,将唐家人下狱,赵普贪脏枉法成性,想必张大人定然能够从唐家人嘴中找到赵普的贪污受贿、买.官卖官,甚至私通祥符国的罪证。”

    赵德昭眸中杀机毫不掩饰,说道:“朕记得那唐家也是江淮大族,唐家有三人还是朝廷官员,如今的楚州知州唐立文便是唐家长子。哼!都是赵普老贼的爪牙。只是这唐兴武?什么时候唐家有了这样一个厉害人才,先前怎么没有听说?”

    吕馀庆微微一笑,说道:“臣去年年底奉陛下旨意去庆州边关与祥符国谈判,得知那唐兴武是祥符国副使之后,便派人查了一下此人,所以才知道他的来历。说起来这事还是唐家一件丑闻,这唐兴武正是那楚州知州唐立文的一个庶出子,母亲却是唐立文书房中的一个丫环。”

    赵德昭一听便明白了,说道:“想必又是酒后乱性,见色起意了。”

    吕馀庆道:“正是,唐兴武庶出,当时唐立文元配赵氏,也就是赵普的侄女还没有嫡子,只有一个女儿,赵氏妒心甚重,这唐兴武母子在唐立文府过得苦不堪言,只到五年后,赵氏得子,便是唐立文的嫡子唐兴盛了,可是那赵氏依仗有娘家人势大,依然不放过唐兴武母子,对他们仍是如奴似仆不说,派下人活活将唐兴武母亲掐死,唐兴武为母报仇,反差点被赵氏派人杀死,后来侥幸逃脱便愤而出走,游历江湖数年,曾经在洛阳书院求学,两次参加我大宋科考不成,去年远赴祥符国无意中破获辽国刺杀祥符国喻贵妃一案,立下大功,后来据说又在祥符国与辽国银州大战中居功至伟,如今已经是祥符国安全部情报司分析部部司使,且被叶尘加封男爵之位。”

    赵德昭冷笑道:“赵普飞扬跋扈,想不到他一个侄女便如此狠毒。”

    赵德昭心中愤恨唐家为赵普爪牙,闻听唐家的丑闻,不由龙心大悦,说道:“爱卿此计不错,便从唐家着手,那江淮楚州也勉强算是南方了,张爱卿身为宋卫府南府总司使将唐家拿下,也算是能够说得过去。此事两位爱卿下去之后近快办理。”

    两人恭敬称是,吕馀庆又说道:“陛下,那党进这份奏折如何回应。”

    赵德昭说道:“既然党进对朕忠心耿耿,朕便不能亏待了他,此次与祥符国一战比起以往也算是不错了,传朕旨意对党进进行褒奖,只是责令他不可擅自对祥符国进行挑衅。”

    就在这时,有内侍匆匆进殿,跪下说道:“陛下,长公主进宫说有急事觐见陛下。”

    赵德昭一脸意外,自从赵德芳死后,他这个妹妹便从未进过宫,听说整天待在吴越王府,即使是去年长公主诞下一个儿子,他给自己如今唯一的亲人长公主赏赐了大量的物品,长公主都没有进宫谢恩。他当然知道他这个妹妹是因为自己害死赵德芳而生气,但赵德昭对长公主却是一直格外开恩。不料,今天长公主突然进宫。

    “长公主进宫,可知所为何事?”赵德昭问道。

    那内侍立刻说道:“回禀陛下,小人刚听长公主提到说吴越王小世子被贼人劫走,长公主许是想让陛下帮忙下旨让各地官府和宋卫府寻找吴越王小世子。”

    …………

    …………

    天定二年八月五日,兰州城西南边五泉山。

    吐蕃的大批士兵和被吐蕃人抓捕的兰州境内的汉人百姓正沿着从安多部的武胜军到兰州一线的道路忙碌着,这条路上的运粮队或用独轮车、或用人力抗运,辎重兵来回川流不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