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五十三章 湟源城

第九百五十三章 湟源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因此白天的时候,湟源城的城门是打开的,偶尔这座城市还会接待一些陌生吐蕃人之外的商人,但进出的人们都会受到严厉的盘查。

    这等程度的松懈是可以理解的,一座本来就不太可能被攻击的城池。无论是谁把守这座城池,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如猎犬一样时刻警醒。

    不过,即使湟源城吐蕃人这样的松懈,苏连长也怀疑他们能否攻得下湟源城。因为从他们开始攻打湟源城开始,散布在湟源城附近的吐蕃各个部落的部族援军最多一天就可以赶到,快的话也许只要大半天,如果有援军赶到的话,就意味着他们已经攻城失败,甚至这次直取河湟吐蕃王国老巢的行动失败。他们只带了五天的粮草,路上消耗了两天,只剩下三天粮草。很可能,如果一天之内攻不下,韩涛就会放弃,那么,到时候,他们能做的只能是发挥骑兵的特长,在吐蕃人各个部落中到处流窜,到处偷袭。而他们带去的抛石机,所有带到湟源城城下的,要么自己炸掉,要么就成为吐蕃人的战利品。

    …………

    …………

    当苏连长正在为他的抛石机被陈副营长数落的时候,几十里外的湟源城内,主控湟源城的尚波千部头领尚波玛比正在大摆宴席。他的客人是湟源城附近除尚波千部之外的七个部落的头领。

    吐蕃族“角厮罗”吐蕃王国是郢成蔺逋叱一手建立以青唐城(今西宁)为中心,在河、湟、洮地区建立的半封建半奴隶、半游牧半定居形式的地方政权。

    湟源城放在祥符国、宋国或者辽国只是堪比一座小县城,但是在“角厮罗”吐蕃王国却是仅有的五座城池之一。城里面人口只有五千多户,不足两万多人,不过隶属河湟城的有八个部落。其中尚波千部占据了湟源城附近半数的草原和青稞田。另外七个部落瓜分了余下的草原和青稞田地。

    大约五天之前,尚波玛比收到郢成蔺逋叱的信件,在信中,郢成蔺逋叱再三嘱咐,要他切不可掉以轻心,防止祥符国的人来袭。对于郢成蔺逋叱的嘱咐,尚波玛比自然不敢怠慢,但心中却有很不以为然。他的不以为然自然是有道理的。祥符国大军来袭必然是从凉州过来,可是从凉州过来就要过天险关。先不说天险关几乎不可能被祥符国攻破,即使真被攻破,那这个过程也至少持续一个月以上,到那个时候他早就收到消息了。

    此外,湟源城是没有驻军的,此次郢成蔺逋叱带领各部大半兵力去攻打祥符国兰州,三天前郢成蔺逋叱信件送来后,尚波玛比虽然不以为然,但为了表示对郢成蔺逋叱的服从,还是立即征召了三千自己族中的勇士来守备湟源城。而倘若湟源城真的遭到祥符**队袭击,附近的七个部族都会向此增援,他们的兵力,也会成倍的增加。吐蕃王国是全民皆兵的国家,所有的成年男子,都有参战的义务和能力。不过,郢成蔺逋叱带走了大部分兵力之后,湟源城八个部族将所有成年男子都征召,也就一万兵力而已。

    “那祥符**队……若……若是真敢来,我就管叫……叫他有来………无回、无回……”尚波玛比的胞弟尚波玛毗有点喝高了,歪歪斜斜的起身,端起酒碗,猛灌了一大口,高声喊叫着:“我跟你们说……说……”

    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接下来要讲的内容,自从五年前尚波玛毗在祁连山中赤手空拳打死一头狼,这件事情,全湟源城的人都差不多听得耳朵生茧了。

    一面听着尚波玛毗吹嘘自己的英雄事迹,尚波玛比一面将目光落到了一个身着白裘的老者身上,那老者正低头吃着酒,不经意抬头,撞见尚波玛比的目光,惊了一下,旋即谄媚的朝着尚波玛比笑了笑。

    尚波玛比微微额首,目光扫过众人,笑道:“诸位,郢成蔺逋叱大人让我们湟源城注意警惕,虽然有天险关在,祥符国的人很难到我们河湟,可是汉人有句话叫‘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们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的,如今我们尚波千部出动仅有的三千勇士来守城,还要重修湟唐关物资银钱,以及守军的粮草,这些东西,便要靠着你们七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才算公平。”

    他一开口说话,宴席上立即便静了下来,连喝多了的尚波玛毗也龇牙笑了一下,不再说
老实人佣兵团sodu
话。沟施部族头领沟施东丘是一名白裘老者,此时满脸堆笑,用一种讨好的声调说道:“尚波族长客气了,给守军提供粮草的确是我们七族的本份。”

    尚波玛比满意的冲沟施东丘点了点头,环视诸人,朝尚波玛毗打了眼色,尚波玛毗立即会意,站起身来,高声说道:“我粗粗算过,修葺湟唐关所需和三千勇士一个月的粮草,各种物资折算成银子大约三万两便足矣……”

    尚波玛比嗯了一声,目光扫过七大部族头领,七人却假装没看见,低着头不吭声。岂止是尚波玛比,实是根本没有人相信祥符国大军会进攻此处。七个部族族长也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所谓修葺湟唐关云云,不过是尚波玛比借机敛财而已。尚波玛比平时依仗势力强大,又得郢成蔺逋叱信任,经常在湟源城欺凌其它七个部族,这次明摆着再次敲诈七个部族。

    尚波玛比见七大部族头领装聋作哑,心中恼怒,只不便发作,只得权且隐忍,目光转向沟施东丘。沟施东丘知道若是没有人带头说话,尚波玛比必然要来逼自己,但被他目光盯到,仍是嘴边的肌肉一阵抽搐,他心里肉疼得要死,可要在湟源城与尚波部作对那后果会很严重,他们沟施部是万万得罪不起的,当下强忍着心中的疼痛,在脸上挤出笑容,起身谄笑道:“为郢成蔺逋叱大人效力,我们沟施部不敢后人,这修葺湟唐关,亦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安全,那个……那个,我们沟施部就拿……就拿五千两银子!”

    他话音一落,席间亦不由发出阵阵惊叹之声。尚波玛比一直聚精会神的听着他说话,待他口中吐出“五千两”之时,脸上亦不禁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比他预想的数额,实是多出不少。其实三万两之数,在湟源城是有些骇人听闻,尚波玛比亦不过虚开一数目,能敲到一半,尚波玛比亦已心满意足,谁知沟施东丘一开口便出五千两,这如何能不让他喜出望外。

    其它六个部族头领给惊到了,他呆呆的看着沟施东丘,嘴里喃喃说道:“五千两……”

    这时尚波玛比却不再客气,转过头望着其他六个部族,冷笑着问道:“沟施部肯出五千两,你们其他六部呢?”

    六位部族头领脸上的肉抽了好几下,过了好一会儿,才又有一个部族头领咬着牙说道:“我们部族不似沟施东丘财大气粗,愿意出三千两!”

    有了这二人带头,剩下的六大部族或出两千,或出三千,不多时,便已筹集到银子三万两。尚波玛比这才高高兴兴的放了众人回去。

    …………

    …………

    此时,湟源城的天空,已经暗了下来,尚波玛比趁此良机,借郢成蔺逋叱的势又巧取豪夺了三万两银子,正在志得意满之时,忽听到自北城方向,传来刺耳的号角声。

    尚波玛比转过头,惊愕的望着屋外。

    一个族兵跌跌撞撞的跑到尚波玛比眼前,颤声禀道:“族长,有敌军……敌军打来了!”

    八月四日晚,整个湟源城城内,没有任何人料到祥符国大军会在这一天兵临城下。幸好这一日尚波玛比召集七个部族族长议事,沟施东丘出城回自己部族的途中,身边的一名护卫无意中发现了韩涛部大军。当时,韩涛所部大军的先锋距湟源城城已只有十二里左右。

    这个夜晚,湟源城城内,人心惶惶,郢成蔺逋叱将河湟吐蕃七成兵力带到了兰州,剩下三四万人除青唐城和另外如湟源城这样的四个小城之外,便就是各个部族后留的战士。而此时湟源城只有尚波千部的三千战士。城内吐蕃人都大体知道这一点,所以得知有敌军大举来犯之后,街面上几乎已见不到人影,每一扇门都关得紧紧的,所有的吐蕃人都在为自己未知的命运而担忧。

    尽管事先信心满满,但当祥符国大军真的兵临城下之时,尚波玛比才发现自己对于守城,几乎就没有任何经验————事实上他压根就从未守过城。

    说是三千守军,但毕竟不是建制正规军队,只是吐蕃成年男子全民皆兵,留守的有三千来名成年男子而已。所以,最后等韩涛所部来到城外五百步外时,湟源城内聚集起来的大约只有两千三百余人,战斗尚未打响,还有近七百人不知去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