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五十二章 秘道行军

第九百五十二章 秘道行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宫商羽'的万币的大捧场和‘威虎山老八’、‘北冽鲸涛1’、‘书友48633709’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为感谢大家,特别是为感谢‘宫商羽’的万赏,今天晚上就算咬舌砸腿都要三更。)

    韩涛带领一万精兵以秘道奇袭河湟地区吐蕃王国,而剩下的四万骑兵却是回援国内,不过却没有去支援兰州,而是杨继业亲率三万骑兵前往黄湾关地区防范宋国,另一万骑兵前往府州一带交由黑狼军团李光顺统辖,防范辽国。不过,这四万大军从凉州出发,还要行军一千多里,路途遥远至少需要半个月时间才能够到达各自预定地点。

    杨继业当时综合作战会议众人讨论结果,之所以这样做,是考虑到三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白狼军团与宋军黄湾关大战,党进竟然出动宋国西北边军所有的骑兵————三万精骑来伏击拓跋格鲁带领的白狼军团。这件事情不管怎么想,都会让人感觉宋国很有可能对祥符国全面开战。不管宋国几次败于祥符国之手,杨继业都知道真正有可能让到祥符国亡国,且最为迫切让祥符国亡国的只有宋国。所以,即使宋国此次全面开战的可能性不大,也不得不防。

    第二,此次皇帝陛下受了重伤,而且受重伤的过程有些诡异和蹊跷,杨继业认为他必须要在国内腹地坐镇,就近统领全国大军心里面才会踏实。

    第三,以秘道前往河湟偷袭,虽然是步妙棋,但是因为是秘道,粮草供应难度太大,去的兵力太多,粮草供应根本难以满足。即使是韩涛这一万人,除了随行携带的五日份粮草之外,剩下的还要效仿契丹骑兵打法,到了河湟之后通过打草谷的方式筹集粮草。

    …………

    …………

    因为道路所限,韩涛带领的这一万大军拖得很长。走在这支骑兵最前头的,是五十名来自特战营侦察连的侦骑,他们超出大部队十多里,谨慎的搜索前进,一有风吹草动,立即就会停下来,将自己隐藏在道旁的树木、岩石之后,抓紧手中的长弓、快弩。

    偶尔,在这条道路上,也会有一些狩猎的吐蕃族樵夫出现,这些特战营侦骑接到的命令,就是毫不留情的射杀。尽管这些倒霉的猎户几乎不可能是敌方的细作,但这些猎户很有可能会泄露韩涛所部一万人的行踪,让河湟吐蕃人提前有了准备。

    所以,这五十名侦骑兵显得十分小心。要知道行走在这条道路上,道路两旁的大山阴森森的耸立着,倘若敌军提前知道行踪,在路边的山上设伏,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毕竟,哪怕是简单的搜索道路两旁的山头也是不可能的。如果那样的话,前锋小股部队行进的速度,只怕比部队最后面的大军都要慢,这一百八十里的山道,走上五天也不见得能走完。

    带领这五十名侦骑的是特战营两次立下特等战功,未经祥符军事学院培训学习原侦察班班长薛米见。他如今已经直接由高级士官晋升为都尉侦察排排长。

    而在这五十名侦骑身后十里左右的,是五百名同样骑马,但手里拿着斧头、长锯等工具的工兵,他们穿着拥有工兵特有徽记的军装。在工兵营营长白兴强指挥下,熟练的砍倒、搬开道路上的树木,甚至还来得及给一些坑洼泥泞的地方铺上木板。这便是所谓的开山铺路。

    在他们的身后几里,则是近万骑的大队骑兵。以及队伍最后方的,拖着抛石机和巨型弩.枪配件的牛车,负责押送他们的除了抛石机连两百人之外还有工兵营的另外五百工兵。

    “连长,你说这个走法,天黑前能走出祁连山,赶到那河湟的湟源城么?”

    一个三十来岁的抛石机连都尉排长抬头望了望天色,天空中下着小雨,天阴沉沉的,看不出什么时辰来,他低声呸了一下,说道:“这条道路安全部的人走了两来回,也拿着沙漏计算过时辰,路是难走一点,但并非走不了,我们已经走了两天了,天黑前,一定能赶到吐蕃人的湟源城。”

    说完,抛石机连连长又抹了一把脸上的有些寒意的雨水,朝问话的那个都尉说道:“吴进,你到后头盯紧点,已经有两辆牛车翻到沟里面去了,我们两架抛石机还没到河湟便已经算是丢了。你再看人家工兵营的那些家伙,他们负责拉运着火药,不但没有受潮,而且一辆车都没有翻。韩旅长说
灌篮之掌控球权全文阅读
这次到河湟攻城主要靠我们抛石机连,昨晚上开会时我汇报丢了两架抛石机,韩连长脸色已是很难看了,再出点差错……”他的这句话都没有说完,一个下级士官小跑着过来,敬了军礼,说道:“苏连长,陈副营长请你过去说话。”

    苏连长回了军礼,点点头,催着那个叫吴进的都尉排长去了,刚转身上马,朝着工兵营车队的中央驰去。

    没跑多久,苏连长便已见着工兵营的陈副营长,他骑了一匹黑马,正微侧着身子,和身边的几个韩涛派来督促工兵营运送火药务必注意安全的参谋低声说着什么,见到苏连长过来,陈副营长不待他行礼参见,便说道:“苏连长,你抛石机连总共二十架抛石机,如今却还未开战便折损了两个,不是本官说你,这运送之事总体韩旅长是交给本官负责的,可是具体运送你抛石机配件的是你们抛石机连的人,但是这到最后本官还要在韩旅长面前挨训。”

    “是。下官………”

    陈副营长却是没什么耐心听他解释,继续说道:“还有啊!拉运你们抛石机配件的牛车是我们工兵营的,这一下也毁了两辆,韩旅长是不心疼,一声令下,扔了继续赶路。可我们工兵营就这些家当,回去之后军法部核算军功的时候,这些丢失损坏的牛车都会折算到里面。别这一趟下来,本官的一些军功都折在你们抛石机连手中了。”

    苏连长被陈副营长数落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却也不知如何辩解。此番他们受令到韩涛帐下听令,这韩涛乃是祥符国三十六名旅长里面最为优秀的几个旅长之一,不管是去年与辽军大战,还是这次西征立下军功无数,只要不犯错,迟早提升为副军团长,甚至军团长都不是什么难事。他们虽然原本不是隶属韩涛,但都只有俯首听命的份,韩涛说要做什么,便是什么。就算是韩涛制定的计划是要打下河湟吐蕃亡国都城青唐,活捉赞普,他们虽然心里觉得可能性太小,但却也无人敢有丝毫的异议。

    三天以来,这条道路,虽然有一二十处地方比较棘手,但在前面五百工兵修缮之后牛车勉强是可以通行。

    但是,今天的这场雨,却是谁也不曾料到的。而且,苏连长也想不到,韩涛根本不准备让他们在后面的边修路,边赶路。韩涛的命令十分粗鲁,却不容置疑——所有掉队的士兵也罢、车辆也罢,都弃之不理。道路也只是由前方工兵营的五百人粗粗修葺一下,能让车马通过就成。全军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证行军的速度,遇到一些麻烦的地方,五百工兵解决不了,韩涛甚至会带人亲自下马去砍树、铺路。

    苏连长清楚的明白“不惜一切代价”指的是什么,韩涛的一个参谋路上不小心从马上跌下来,摔断了腿,韩涛冷酷无情的将他丢在了路上,只派了一名士兵护送,让其自己回凉州。可是他能不能活过这个晚上,是很难说的,因为这山中还会有野兽出没,特别是狼群,大军所过野兽早早躲开,可是两人两马那就成了野兽的目标。

    但韩涛的心却似是铁做的。他既然连他的参谋都能抛弃,几辆牛车和抛石机又算得了什么?陈副营长急得跳脚,可他也只敢找苏连长来发作。连留下一些士兵在后头想办法将车修好处他都不敢。韩涛的命令是一丝都不能打折扣的。

    所有跟不上韩涛行军节奏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品,都将被抛弃。

    这个就是命运。苏连长毫不怀疑,如果抛石机连成为累赘,那么韩涛也会马上抛弃掉整个抛石机连。他参加了几次极度机密的军事会议,虽然没有明言,但是他毕竟是祥符军事学院的学生,也全程参加了此次西征河西走廊的战争。他能够感觉得到,韩涛肯定制定了好几种作战方案,而且其中不止一种,是不包括他们抛石机连的。

    可是,无论如何,苏连长都想参加这次作战,因为他们连队在此次西征河西走廊中并没有立下什么太大的功勋。在之前作战情报通报中,苏连长知道,出了这条秘道,往南十里处便是河湟吐蕃王国除了青唐城外仅有的四座城之一湟源城。

    湟源城不是什么雄伟的大城池,甚至和祥符国寻常一些小县城差不多,但却也十分坚固,堪称易守难攻。因为郢成蔺逋叱带领主力去了兰州,留下的吐蕃人的防守也算得上谨慎,在湟源城城外,有零零散散的吐蕃人部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