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五十一章 平叛之坑杀千军

第九百五十一章 平叛之坑杀千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折御轩也想过以诓骗的方法将孙飞羽诱杀,余下叛兵便不会有多少反抗之心,可是要做到此事谈何容易。所以,虽然明白叛兵在韦平县多半没有做好事,但是折御轩还是有意识的放慢速度,因为他还没有想出万全之策。

    折御轩皱眉苦思,突然之前派出去的一名探马疾驰而来,向他报告了在韦平县城西面发现寇准一行,不由大喜。下令急行军,前往寇准之处,欲与后者汇合。

    折御轩虽然贵为副军团长,但因为寇准身份特殊,且寇准所言之计策可行性、成功率极高,所以双方汇合之后便依然依照寇准之计而行。而对于寇准而言,有了折御轩,以及折御轩带来的五百白狼军团骑兵,拿下近两千叛兵的成算就更高了。

    …………

    …………

    叛军显然从未想过要守城,所以寇准和折御轩便毫无阻拦的进了韦平县城,而后面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当寇准之前给王林所说那些欺骗叛军的许诺被寇准身边一百人齐声在韦平县大街上喊出时,一切果然都依照寇准所想,叛军再次发生内斗,孙飞羽被下属所杀,叛军乱糟糟的拿着孙飞羽及其三十多名心腹亲兵的脑袋主动来到寇准和折御轩眼前,丢下兵器,跪了下去。

    待寇准和折御轩下令将这些人兵器全部收走,且用绳子绑起来后,众人才长长松了口气。谁也没有想到这场兵变如此轻易的便平息下来。轻点过人数发现叛军只有一千四百多人,寇准又让暗卫分开挑人进行了严格审问才弄清楚,除了死去的人之外,早有五百多人不愿意随孙飞羽烧杀抢掠的将士趁乱离开了。

    接下来寇准将叛兵交给折御轩后,他开始处理韦平县里面的乱摊子。可是他看见的情景,是那样的触目惊心,让他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寇准通红着眼睛看完那一切的,身子一直都在不停地颤抖。韦平县城中被乱兵洗劫过后的惨景说是修罗地狱,亦不过如此。整座城中,到处都是惨死的无辜百姓的尸体,特别是女人占了大半,寇准甚至怀疑整个韦平县的女人从十来岁到四五十岁全部被这帮叛兵糟蹋了,一具具**的女尸充斥在整个县城各处,从他们死时的情景来看,被糟蹋之后,多半是自杀的,少半时在反抗的过程中惹怒了叛兵被随手杀死,而每一具女尸旁边都会有一些男尸,看得出来这些男尸多半都是女尸的家人或者亲人,每具死尸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寇准从来没有生出过此时的感觉————无比的愤怒,无比的痛恨,无比的悲悯…………这是他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一种五代时期的武人乱兵之祸,他再也不想有第二次!

    没有亲身经历过五代乱世的人,是无法理解宋朝太祖皇帝赵匡胤与开国诸贤在立国之初时便对藩镇割据、武人擅权的恐惧!有一些时候就算是天下所有的文官都贪污,也比不上一个武将所带来的残害祸乱!寇准这是第一次真正的理解了身为武人的宋太祖赵匡胤为何建立统一的封建政权后,一定要消除中唐以来绵延两百多年藩镇割据的局面,兵灾祸乱果然是最恐怖的。

    下午,寇准请王林和折御轩二人及属下几名武官议事,让王三豹在茶水里面放了迷药,将二人及二人属下几名武官全部迷倒,然后寇准派人将全县百姓召集到南城门外,又让王三豹带人将投降的全部一千多名叛兵用绳子牵着驱赶南城门前。

    寇准每拉出一名叛兵,便让下面百姓指认,凡是杀过人,**良家妇女者、强抢百姓财物者,寇准一律下令当场处死!最后的结果是这些叛兵全部被寇准下令处死了。有叛兵喊着冤枉,说自己没有杀人。寇准也知道这其中或许有**过良家女子但没有杀过人的叛兵,而百姓之中也定然有出于仇恨,胡乱指证夸大者,但寇准知道被他们糟蹋过的女子全部自杀了。所以,他还是装作不知道,只要有百姓指证,他便下令处死。

    兵变是一定要处死的,甚至连家属也要全部处死。但在历朝历代的历史上,数百人规模以上的兵变,便极少有全部处死的例子,往往都只是只诛首恶。而家属往往也只是被发配偏远地区为奴。眼下祥符国朝廷正是用兵之计,这一千多人的兵变,朝廷要法外开恩实在是太有可能了。这便是法不责众之道理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小说5200


    但寇准绝对不能看着这些人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一闭上眼睛,便会想起韦平县的惨象。这些人活着,他不知道那些无辜惨死的韦平县百姓怎么能瞑目!

    “祥符国绝不能再允许任何兵变存在!”站在韦平县城头上上,看着眼前叛卒一个个被王三豹带人杀死,然后血流成河,寇准的心如岗石一样冰冷坚硬。

    但是,寇准心里也非常明白,自己闯出了弥天大祸,擅调押送粮草辎重兵已是罪名不轻,何况还擅杀一千多降卒?这些叛兵自有军法部在上报给朝廷之后,遵照朝廷和陛下的指示按照相关程序,遵守相关的军法条令进行处理。寇准是绝对没有丝毫权力处理这些叛兵的。更何况这不仅仅是越权的问题,寇准这本身就是严重违法乱纪行为,这和一些自诩侠客去杀一些自认为恶人的人没有什么区别。放在后世他百分之百就是死罪。即使在如今的祥符国若是严格追究起来,他同样是死罪。

    当折御轩和王林等人醒来急忙跑到南城前时,看着一千多叛卒尸体,一个个脸色苍白,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折御轩这样杀人不眨眼的武将,看到寇准时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恐惧,而王林更是脸色苍白,心中只想着此事千万不要牵连到自己。若不是做这件事情的是皇帝陛下的亲子,换一个寻常人,二人都会认定这个人重则必死,轻则也会在牢狱中过下半辈子。

    寇准把兵符交给王林,然后自己亲自写了一份信给邓崇轩替王林解释粮草耽误原因,之后将信交给王林打发王林带人离开继续去押送粮草。再之后,寇准平静地写了自劾的奏折,脱掉了官服,当场脱了官服,交给了王三豹,让其押送自己赴夏京。

    寇准并不是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前程,自从成为叶尘亲传弟子后,寇准胸中便满怀抱负,原本在宋国时想成为如叶尘那般的一代名臣。跟着叶尘来到西北,成为叶尘的臣子之后,他一心想要帮助叶尘成为千古明君,让祥符国成为堪比汉唐盛世之国,他想过要彪柄史册,垂名万古,成一代名臣。

    然而,此事即使他是叶尘的弟子,且此事是忠心为国,朝廷上下也多半是没有人敢上书定寇准死罪,但寇准了解自己的老师叶尘————自己如此藐视触犯国家律法,即使叶尘心中同意甚至欣赏他这种做法,可是为了杜绝再有人效仿此事,杜绝有人打着忠心为国的幌子,肆意违法妄为,也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他必然是要遭受一定的处罚的,以示整个祥符国朝廷上下。

    …………

    …………

    天定二年八月四日。

    祁连山的北部山区,从前一个晚上起下起了雨。这场雨不是很大,在地势较低的地区,地面上只是积了一层薄薄的水洼。但是,这样的天气,已经令寇明禄带领安全部西域分部打探到的山间秘道更加难走。

    寇明禄为了尽可能的突显他的功劳只是简单的说了这条山道是他带人打探到的,但实际上这条山道并不是他们最先打探到,而是安全部的探子追踪从凉州逃走的潘罗王,无意中发现的。想来,这条秘道是潘罗王多年让人打探,是为来日实力足够强大时染指河湟吐蕃赞普位置而准备的。

    按照寇明禄派人以马速估算,这条山道路程大概这一百八十里左右,半程是山间谷道,半程则是由干河水沟自然形成的,另外还有一些人工开辟的痕迹,显然是潘罗支派人所为,但寇明禄自然都毫不客气的说是他派人所为。

    即使是这样,许多地方草长没膝,甚至长满了横七杂八的灌木,说是秘道,其实严格说起来根本就没有道路。

    但在八月四日这一天,这条不是道路的山道上,却突然出现了一万骑兵,朝着河湟地区的方向前进。

    没错,就是一万骑兵。而且统兵大将不是杨继业,而是黑狼军团骑兵一旅旅长韩涛。

    当日,杨继业召集众将在凉州召开作战会议,最终决定由此次西征部属损失较少,且表现出色的韩涛统领本部骑兵四千多人,再加强折兰军团骑兵一旅三千多人,特种大队特战营一千人,抛石机连三百人、工兵营一千人,总计万人左右,以安全部提供的秘道前往河湟地区,偷袭青唐吐蕃王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