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大山镇驿馆

第九百四十八章 大山镇驿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流年莫望北’、‘巴库百度’、‘轻轻的疯子、’‘闷烧锅’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x更新最快)

    寇明禄看了一眼拓跋狮,嘴角讥讽之色毫不掩饰,却没有理会拓跋狮,而是看向杨继业,抱拳道:“下官正要向大将军禀报,下官带人在祁连山中打探到一条秘道,路况虽然多有不便,但却可供大军勉强通行。大将军请看地图,此秘道入口位于凉州姑臧县西南百里处一个山谷之中,从此处进入之后…………”

    …………

    …………

    自八月一日起,兰州附近地域便进入多雨的秋雨之季。一连四五日,竟然阴雨连绵不断,以致于朱雀军团和刚刚赶到的青龙军团与吐蕃人的大战都受到影响,不得不先停下来,各自在营中休整。当然,这样的天气下,吐蕃人想要攻打盖朱城的计划同样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八月三日,祥符国,盐州,华阳县。

    上一刻万里无云,下一刻忽然之间乌云遮天蔽日,紧接着倾盆大雨从变黑的天空四面八方倾泻下来,打在烟尘陡乱的驿路上。一个接一个的霹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伴随着一道道电光,撕裂了黑暗的天际。

    大山镇驿馆的周方扬自屋门口伸了伸脖子,眼见雨水从屋檐、墙头、树,似泼水似的淋下来,从院子中顺着门缝和水沟流出去,不由得骂道:“这直娘贼的天气。”

    周方扬甩甩头,正要缩回屋里去,忽隐约听到驿路上传来几声马的嘶鸣声。周方扬是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卒,一听声音便知道不是寻常的马,而是优良战马。他忙侧了侧头,向屋里面招了招手,骂道:“刘老五,快找蓑衣,有官人来了。”

    便听屋里有人笑骂道:“周头,你少做弄人,这天气………”一面骂着,一面便见一个中年汉子夹着一件蓑衣一斗笠走了过来,这汉子长得甚是结实,八月的西北雨天已经开始有了冷意,可是此人蓑衣下只穿着一件葛衣,身上的肌肉一股一股的,隔着衣服都看得见,只不过缺一条胳膊。

    此时,这被称为刘老五的独臂中年人刚走到门口,周方扬一把抢过蓑衣斗笠,披在身上,便冒着大雨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刘老五忙探头出去,只见一辆马车裹着雨水,呼啸而至,停在了大门之外。伴着马车而来的,是一百余匹骑着战马的骑士,其中有十人穿着一身漆黑军装,其他大概百骑都穿着火红色军袍,刘老五是去年参加与辽军银州大战时被辽军砍了一只胳膊从部队上退下的一名玄武军团的班长,自然认出这火红色军袍乃朱雀军团的军装。

    此时,这些骑士虽然早被大雨淋得湿透,但却都似丝毫不以为意,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肃杀之气。刘老五呆了一下,知道这些人当是朱雀军团里面的精锐,只是带头身穿漆黑奇异军装的十名骑士神色气质更为冷冽,刘老五即使是退伍老兵,上过战场,杀过人,见过刀山尸海,但与这些人目光一对还是心中禁不住一冷。他哪知道这十人是隶属于皇室,直接听命皇帝陛下,且负责皇室人员安全的暗卫司。

    那为首的一名黑衣骑士见着驿站才两个人出来迎接,眉头一皱,喝道:“你们谁是头?”

    周方扬忙陪着笑,回道:“的是这里的驿丞,大人叫我周方扬就是。”

    那骑士用眼角睨了他一眼,喝道:“你这驿站才两个人?还不叫人出来招呼………”他正骂着,忽听到身后有人喝道:“王三豹,话客气。”

    “是,公子。”那王三豹应了一声,掉过头去,周方扬透着大雨,见到从最前面的马车上下来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那王三豹见着他们出来,快步走了过去,一面道:“公子,这么大雨,你怎么出来了?”

    周方扬听他们着话,心中一个激灵,三天前下来的单子,便是这两天,朝廷的兰州新任通判,那位大名鼎鼎的陛下亲传弟子寇准寇大人要经过这大山镇驿站!莫非是这一位?他狐疑着望向这名神色沉稳不似青年的青年,这轻装简任的,真是不清是什么身份。

    正想着,那青年已打着伞走了过来,看了他一眼,笑着问道:“周驿丞原是玄武军团的么?”周方扬愣了一下,却见那年轻男子的目光正落在他的胸口三等战功勋章上,他忙笑道:“公子好眼力。”那青年又瞥了一眼他
剑灵同居日记txt下载
不灵光的腿脚,笑道:“朝廷九大军团每个军团军功勋章都有所不同,我曾经见过一名士兵佩戴过玄武军团军功勋章,所以记下了。展将军去年带一万骑兵直捣辽国武州,连破辽国十数个部落,端的是威震天下!周驿丞为朝廷立下三等战功,辛苦了。”

    周方扬闻言,不由脸显骄傲自豪之色,笑着道:“公子好眼力。”

    此时刘老五早已招呼驿馆的人出来把车马牵入马厩,周方扬忙将外面这一行人迎入驿馆。大山镇驿站是个中等驿站,这么上百号人进来,加上原来零星住的人,顿时整个驿馆都似沸腾起来,驿站里的每个人都忙得手忙脚乱。好在那个年轻的公子见着周方扬瘸了的右腿,又看见刘老五的断臂,知二人是为国有功的退伍老兵,言语间便十分客气,凡事亦并不怎么苛求,让周方扬松了老大一口气。一阵忙活之后,安顿下来,那黑衣侍卫特意强调要将马匹照料好,周方扬不敢怠慢,便亲自去马厩看草料。

    他才到了马厩,刘老五就凑了过来,问道:“周头,刚才来的这位公子如此年轻,到底是什么人。如今朝廷多处用兵,正是缺兵之际,他身边竟然有一百多号精骑充当护卫。”

    周方扬拍了他一脑袋,骂道:“你管这多做甚?心侍候便是。”

    刘老五笑道:“关我屁事。我不过看他这么年轻,待下还这么和气,真是难得。在驿站做了这大半年,从来没遇到过。”

    周方扬给马槽添了草,道:“你懂个屁。这一位的身份地位根本用不着做出什么盛气凌人的姿态。”

    刘老五越发好奇,嬉笑道:“周头,你这样一,我越来越好奇了,这一位年轻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周方扬斜着眼睛看了刘老五一眼,道:“好好侍候了,千万别出差错。你知道他是谁么?”

    “我不是正问周头么?”刘老五笑道。

    周方扬板着脸看了刘老五一眼,又看了看左右,见没人注意听他话,压低了声音道:“你道他是谁?他是陛下亲传弟子,朝廷最年轻的六品大官————寇准!”

    刘老五听到这名字也不禁一呆,道:“就是那个先是一手建立神山镇,让羌族大大十五个部落,共七万多人心服口服改土归流,后来又一手建立党项州的寇准?”

    周方扬却已经不理他,摸了摸厩中吃料的马,一面挨个巡视,一面大声呦喝道:“兄弟们好好照料好了,莫要出甚差错!”马厩中众人都笑嘻嘻地答应了,也有人没理会周方扬,只顾低声啧啧道:“这可是河套大马………”

    周方扬看看众人,不觉摇了摇头,猛听到轰隆一个霹雳,伴着一道闪电,把黑暗的天际照得惨白惨白的。他不知怎的,突然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右眼皮竟一个劲地跳个不停起来。他又在马厩里来回走了几步,心里总觉放心不下,正想着去前厅照看一下,忽见一个驿吏慌慌张张跑进来,见着周方扬,便用手指着外面,结结巴巴地喊道:“周……周……周头……出……出……出事了。”

    周方扬心里头一沉,也顾不得听完,拖着一条腿便向前厅走去。刘老五眼瞅着不对,也连忙三步并两步,跟在周方扬身后,走了出来。他一面走,一面紧紧捏着胸口上的功勋铜牌——那铜牌上刻着“三等战功”四字,乃是去年在银州立下大功才挣到的封赏。凭着这块铜牌,四品以下官员他便可以不用下跪。

    用不了几分钟的功夫,二人便到了驿馆的前廊。远远便看见前厅所有驿馆的人都赶了出来,被几个寇准带来的几个亲兵看守着,一个个惊惶不安。厅门口站了几个寇准的亲兵,目不斜视,满脸的煞气。周方扬心头咯噔了一下,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脚下不觉紧赶几步,顺着走廊几乎是跑了过去,方到门口,便被那几个黑衣护卫给喝住了:“站住!没长眼么?”

    周方扬忙陪笑道:“我是这里的驿丞,不知……”那几个黑衣护卫连正眼都没看他一眼,便喝道:“什么驿丞不驿丞。公子有令,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周方扬心头甚是恼怒,脸上却依旧习惯性地挂着笑容,婉言道:“的们有服侍不周,还望上差担待几分。烦劳几位大哥通报一声……”他话未完,便听厅中有人道:“让他们进来罢,或许有话要问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