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四十四章 骑兵大战(下)

第九百四十四章 骑兵大战(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马蹄带起的泥土草屑四处飞扬,双方加起来数万骑兵奔腾产生的震动连大军后方指挥架上邓崇轩和寇准都能感觉到。 x更新最快但后方指挥台上邓崇轩目光依然在中间那团看不清楚的烟雾上,眉头紧紧蹙起。

    对寇准来,轻骑兵对冲比刚才重骑兵直接豁出一条路的过程,让他感到更加震撼,他甚至都不由自主的张大着嘴,眼睛一瞬不瞬的睁着,屏住呼吸等待碰撞的一刻。密集的阵形让双方都无路可退,也没有丝毫躲避的空间,杀人和被杀只在马身交错的一瞬间,这时的个人战技和骑术已经毫无作用,战士的勇气在骑兵战中得到最大的体现。

    迎面而来的吐蕃骑兵此时已经没有多少阵形可言,他们刚刚来得及逃脱远程攻击的恶梦,以为可以好好厮杀报仇时,却发现他们没有阵形的冲锋,而面对的对手依然保持着严整的冲锋阵形。这中间区别之大很快就体现出来了。

    吐蕃骑兵面前密密麻麻的长枪的威胁下,一些马匹不顾骑手的控制往侧面斜向跑去,但斜向同样是潮涌而来的祥符国大军骑阵,他们阵型便变得越加散乱,这样一来吐蕃人因为已经没有了严整的队形,朱雀军团的战马.眼前便没有类似密密麻麻长枪的威慑,不会不顾骑兵控制往侧面去。

    不过,在最后急速的奔跑下,朱雀军团骑兵阵列终于还是不可避免的开始出现曲线,但短短的距离还不足以影响阵型的完整。

    相距五十步,马速升到最快,双方以每秒二十米左右的速度接近,最前排的朱雀军团骑兵无不满脸涨红,双眼圆睁握紧手中铁枪,枪头对准对面的吐蕃骑兵,本来跑在最前面的吐蕃骑兵也是满脸凶悍,但他们中此时看清对手那严密的几乎没有多少缝隙的阵形时,却也终于有些慌乱————他们本来人数比对方多,可是如今的结果反而是他们每个人要面对至少两支长枪的攻击。

    吐蕃骑兵前排仍有人在试图射箭,一拨骑弓射出的轻箭嗖嗖飞来,一百多名祥符国骑兵被击中,因为良好的盔甲防御,所以只有十几人跌落马下,短短距离转眼即逝。

    “杀!”祥符国骑兵阵同时爆发出嘶声力竭的最后一声吼叫。

    轰!

    两股马匹的洪流迎面对撞,无数折断的枪杆和刀刃的断片飞舞,折断声和人马碰撞连绵不绝,枪刃与铠甲摩擦的声音让人牙根发酸,避让不及的马匹互相撞得骨头碎裂,一些马匹被撞得飞起,一些则带着骑手倒地,在地上拼命翻滚。

    最后时刻,朱雀军团骑兵的坐骑也不听话的往左稍微偏开,不过这是正常现象,却没有让马上的骑兵长枪偏离太多,每个第一排的骑兵始终死死盯着迎面而来的吐蕃骑兵,降低自己身形,在双方轰鸣的蹄声中交错而过。

    人仰马翻,鲜血四溅,士兵们的嚎叫,战马的嘶鸣,还有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伴随着鼓角声,这一切,没过多长时间渐渐的全部笼罩在由南面飘来的浓烟中,在战场的两翼,完全陷了一场昏天黑地的厮杀中。

    在寇准眼中两翼的轻骑兵对冲实在是太震撼了,但实际上中军正面的战场比起两翼来要更加的惨烈。先前一触即溃的吐蕃中军骑兵,此时却变得凶狠无比,他们的兵力看起来也要更多,此时与已经减慢速度的重骑兵们缠斗在一起,人数上数倍让他们也并不稍露下风。

    后方指挥车架上,只有邓崇轩、寇准和各类指挥通信兵,两边除了邓崇轩的五百亲兵之外,还有一千骑兵作为预备队一直没有出动,带队的正是昨日刚立下大功的常破刀。只是被常破刀所救的曾国勇早已按捺不住,提了一杆大枪随中军冲了出去,与吐蕃骑兵战到一起,表现得极为勇武,寇准看着他在敌军之中左突右驰,往来如飞顷刻间便杀了七八名吐蕃骑兵,忍不住赞道:“曾国勇真是将门虎子。”

    不远处的常破刀却是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心道:“此又何足道哉!”

    眼前打得难解难分,但是邓崇轩始终不肯将常破刀带领的一千骑兵投入战斗,反而让他们留在身边观战,这让常破刀心中心急如焚,甚至已是生出一些不满来,只是不敢明言。

    寇准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之人,虽然没有修炼内功真气,但是在叶尘的要求下,最基本的身体锻炼和骑马操弓却
天穹末路全文阅读
是认真学习练习过的。

    并且因为他聪明好学,其弓马娴熟绝非饰语。另外,在叶尘有意督促指下,寇准是熟习兵法的。战斗开始时,他尚有些紧张,一些战局的细微变化他亦很难分辨,难以判断哪些是稍纵即逝的时机,哪些又只是战斗之中出现的平常之事,但是战斗进行到此时,寇准却早已变得从容冷静,虽在细节之处仍不可能一眼看穿,但是整个战局的变化,却已经清晰的印在了他的脑子里。

    “寇大人,你那浓烟之后有什么?”邓崇轩收回望远镜,突然执鞭指了指他们的正南方。

    “必是吐蕃人的陷阱。”寇准不假思索的回道,“吐蕃人定是设了伏兵,困住了中军的前军。”

    “寇大人果然目光如炬。”邓崇轩目不转睛的望着那些浓烟,突然喝道:“常破刀,你认为吐蕃人为何要燃那些浓烟呢?”

    常破刀被他问得一怔,才道:“回禀军团长,属下认为必是因为他们利在乱战!”

    “为何利在乱战?”邓崇轩突然转头看了常破刀一眼。

    却听常破刀又道:“属下猜测是因为吐蕃人的伏兵并不多,格旺多杰必是怕盖朱城丁旅长乘机出城,内外夹击,因此不敢带太多的兵来。他要的是利用这浓烟,让我们不知虚实,断绝联系,各自为战,然后他才能各个击破!”

    邓崇轩赞道:“不错,所以咱们要尽快攻破一个缺口,左、中、右,无论哪个,只须成功,便能取得主动,吐蕃人的算计便会落空。”

    到这里,邓崇轩或许是觉得时机已到,突然提高声音,道:“常破刀你以为你带一千人就能攻破一个缺口?”

    不等常破刀回答,邓崇轩又道:“吐蕃皆百战之诱,骑术精湛,以骑对骑,攻其有备,多你这一千骑,未必便能于轻易取胜。况且我们攻其左,吐蕃人未必不能救其左,而我们攻其右,吐蕃人未必无力救其右。”

    邓崇轩轻击马鞭,又道:“兵法,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常破刀,你吐蕃大军此时,最无备的是何处?”

    “军团长是?”常破刀的眼睛亮了。

    “你个白痴,此时才明白。若不是担心你不明白其中缘由,影响这一着妙计,本将都懒得给你这么多。你看这满地的浓烟,还有这混战,便是咱们就这么走了,只怕也没人能看见。”邓崇轩瞪了一眼常破刀,才道。

    “末将领命!”常破刀大声应道,转身面对他的一千骑兵,沉声喝道:“听我号令行事!”

    在一片浓烟弥漫中,原本在祥符国大军军阵最后面的一千预备队,消失得无影无踪。

    黄河南岸,吐蕃两万五千骑兵与朱雀军团一万骑兵的激战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时辰,在战斗开始之时,曹玮本以为他可以回营从容地的吃上一顿中饭,但是现在他已经在心里悄悄地将中饭变成了晚餐。吐蕃骑兵战力没有让他失望,但是朱雀军团所表现出的战力让他吃了一惊,他虽然在这些天根据宋卫府和军部探子所提供的去年宋国、辽国与祥符国几次大战情况,以及最近吐蕃人与祥符国战事过程,对祥符队战力有了一些判断————他原本以为只要战术得当,两万五千骑兵对付祥符国一万骑兵足够了。这已经算是对朱雀军团给予了相对很高的定位,但是他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最终判断还是出现了差错。

    祥符国大军的战斗力超乎他的预料,即使到此时,他们仍然没能如预期的吃掉已陷入包围中的朱雀军团前阵。最大的变数,或者最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祥符国地骑兵,不管是重骑兵,还是轻骑兵竟然本身还是一名合格的步兵。他从没有见过骑兵还精通熟练步兵战阵的厮杀。但这件事情就在他眼前发生了。

    朱雀军团前阵善于应变,他们原本都携带了弓弩,负责统帅前阵的王超在发现自己中了计,而明白吐蕃骑兵的意图后,很快他们找到了应对之策。他一声令下,甚至不等他下令,在那些低级武官的指挥下,所有骑兵纷纷下马,以战马、重骑兵居外,轻骑兵居中,组成了一个个的步兵圆阵,用强弓快弩与吐蕃骑兵进行战斗。

    在叶尘一力倡导下,军枢部年初组织第三次军队改革中要求每个骑兵都要首先是一名合格的步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