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四十二章 骑兵大战(上)

第九百四十二章 骑兵大战(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邓崇轩身上披着军团长以上将领才有资格穿的精钢百炼盔甲,登高站在一辆战车上,抿着嘴,目不转睛的观察着对面的形势。

    寇准听人说过,这种精钢百炼盔甲可不只是身份的象征,是由装备部最优秀的两名大匠纯手工打造而成,每具精钢盔甲都需要两个人带领十数名工匠,耗费半个月时间才能打造而出,寻常人以寻常刀剑砍在上面也只是堪堪留个痕迹而已。而最难得可贵的是这种盔甲重量比寻常锁子甲还要轻上一些。寇准不知道的是,这种盔甲在夏京城黑市上有人已经出价万两银子求一具。

    邓崇轩拿着望远镜仔细看着整个吐蕃骑兵阵营,他希望从吐蕃骑兵的大阵中,寻找一个破绽,但是寇准从他的神色中,看得出他并没有成功。

    “既然如此,那就杀吧!”冷不防,邓崇轩嘴里恶狠狠的吐出这五个字来,“传令主攻吐蕃狗的正面!撕开直娘贼的!”既然敌军没有任何一处露出破绽,那自然是要冲击正面。

    他的话音一落,寇准便见几面大旗向前点了几下,战鼓声、号角声,突然之间一齐响起,他的耳中响彻着震耳欲聋的“咚咚咚咚………”“呜呜呜呜………”的声音,紧接着,雷鸣一般的声音从脚下的大地传来,仿佛地面都在摇晃。

    “杀!”“杀!”“杀!”朱雀军团的前军齐齐喊了三声,然后如同一条条巨蟒一般,冲向吐蕃军。一瞬间,寇准屏住了呼吸。

    他看见有数百吐蕃骑兵喊着乱糟糟的杀声也迎了上来,距离百步时,便引弓射向朱雀军团前锋,只是他们的弓箭射到冲在最前面的重骑兵的身上,便如同稻草杆一样,纷纷落了下来,那些吐蕃骑兵不甘心的射了几轮箭,眼见着朱雀军团重骑兵就要到身前,知道他们不能抵挡,便朝着两边逃了开去。

    他们身后,另一队挥舞着狼牙棒、铁锤的吐蕃骑兵冲了上来,显然这是他们准备抵挡重骑兵的手段。但是,他们显然低估了祥符国重骑兵盔甲的坚固和钢枪的锋利,以及挥刺出钢枪的速度。这些吐蕃骑兵虽然都很勇敢,但是在他们的兵器碰到朱雀军团重骑兵之前,重骑兵手中平持的长钢枪,已经刺穿了他们的胸膛,或者将他们带落马下,以及撞翻地上,然后被跟在后面的朱雀军团轻骑兵轻松的用长枪扎穿他们的身体,或者干脆被疾驰的战马踩成了肉泥。

    邓崇轩的战术,看起来目前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冲锋中的朱雀军团,如同一把锋利的斧子,从吐蕃军大阵的正面砍了进去,正面的吐蕃骑兵在这种猛烈的攻击下,开始动摇,虽不能说是如同受惊的兽群一般,乱成一团的向后面、两边逃窜,但他们的确是在不停的后退,更象是退潮的海水,向着后方、两翼散退,眼见着这把斧子就能将吐蕃大军的大阵硬生生的劈成两半。

    寇准不由得长松了口气,一旦撕裂吐蕃大军的阵形,让吐蕃大军内部发生混乱,这场战斗的胜负,就基本上定下来了————以重骑兵为先锋的骑兵冲锋果然厉害。

    寇准这时才腾出工夫来,转头去看邓崇轩,但邓崇轩的表情却让他怔住了。他看见邓崇轩眉头紧锁,神色反而比刚才严峻了很多。

    此时,在吐蕃骑兵大阵的后面约两里左右,大约有两千骑吐蕃骑兵列成一个方阵,静静的站立着。在这两千吐蕃骑兵的后面,在几百名精锐骑兵的保护下,格旺多杰与曹玮站在一辆四匹马拉的战车上,正目不转眼的观察着两里之外的战局。但他们的周围,并没有任何旗帜。

    “我大宋宋卫府早已经打探清楚,祥符国九大军团,每个军团中都有一个重骑兵营。”曹玮笑着摇头,“只是用重骑兵冲乱对方的阵形太中规中矩了,我要是邓崇轩,就用这些重骑兵从两翼进攻,只要冲垮对方的两翼,就能对中军形成压迫围攻之势。”

    “妙策!”格旺多杰看了曹玮一眼,不由得由衷的赞道:“曹公子所言,只怕是前人所未曾想过的。这也怪不得那邓崇轩。”

    “然这正面冲锋之策,几百年前古人便用过的战例之中,便有法子可破了。”曹玮笑道:“不管邓崇轩以重骑与轻骑配合如何冲锋,我们只要避其锋芒,无论他朱雀军团是多么训练有素的部队,只要是骑兵,战马便会有快有慢,冲锋之后,阵
武侠终结者笔趣阁
形都免不了会散乱,跑得越远,阵形越乱,快马会冲到前面,慢马会落到后面,我们只要诱敌深入,待其前后脱节,反戈一击,以优势兵力包围歼灭跑在最前面的,再将较后之部队各个击破,这万余朱雀军团很快便会崩溃。”

    格旺多杰一脸欣喜,说道:“曹公子不愧是大宋军中年轻一代第一人,以曹公子这战术,朱雀军团必败无疑。”

    “不可言之过早。”曹玮摇摇头,看了两边地形,微微一笑,说道:“这个战场还是太狭窄了,施展起来,也许会出现一些意外,结果并不会完全如意。”

    格旺多杰此时却已经招手叫来几个传令兵,将曹玮的战术一一分配了下去。

    此时,在朱雀军团先重骑兵、后轻骑兵的冲锋下,吐蕃骑兵正面的军阵节节败退,整个阵形被冲得稀稀拉拉的,并且如邓崇轩所想要看到的,整个被切成了两段。

    当然,这也是曹玮早就预料到和格旺多杰如今想要看到的局面。

    宋卫府虽然远无法和祥符国的安全部相比,但一些寻常的祥符国机密还是能够打探到的。

    曹玮此行担负着赵普和曹彬交待的重任,不管是宋卫府,还是军中探子,在情报方面都要不遗余力的配合曹玮,所以关于祥符国各个军团编制和兵力配置情况却是瞒不了曹玮的。

    在朱雀军团来到黄河北岸的景泰县时,曹玮便已经知道,格旺多杰要面临祥符国一个营的精锐重骑。宋国也有自己的重骑兵。所以曹玮对这个兵种并不陌生,他也有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这个兵种从全局来看毫无用处,它既冲不破宋国禁军大军超过万人以上步兵的坚固方阵,面对着辽国、吐蕃的轻骑,它更是笨重得可笑。它永远追不上辽国和吐蕃的骑兵,而你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引诱它们追赶,反正它绝对不可能追上你,然后在这种情况下,再用弓箭一个个的将他们射死。尽管吐蕃骑兵并不是人人都能如宋国的步军一样拥有可以射穿一切盔甲的劲弩,但是提前聚集这么一群射手,也并不困难。而重骑兵的出现他刚好可以提前知道。

    不过,曹玮不得不承认,重骑兵若是使用得当却可能收获奇效。比如在一个空间压迫的战场上,这一个营的重骑兵冲阵的威力,在有些时候足以改变整个战局。

    所以他劝说格旺多杰选择了此处为战场,并且按照他精心策划布下了陷阱,等待着朱雀军团的到来。

    一切果然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当祥符国大军开始冲锋之后,即使以阵形队列整齐出名的祥符**队也难以一直让阵形保持非常严整。这主要是尽管祥符国大军的重骑兵所骑的战马皆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良马,但是战马一旦开始疾驰马的优劣、骑兵的骑术,马上就区别开来,一部分重骑兵冲到了前面,另一部分则落到了后面,而开始时他们身后的轻骑兵还努力维持着队形,但很快,他们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况且,在重骑兵深深的切进吐蕃骑兵的正面军阵,冲乱了吐蕃骑兵的阵形后,这种克制似乎也已经没有了意义。在身后那一声声的富有节奏的战鼓声的催促下,轻骑兵们轻易的便将重骑兵甩到了身后,他们只剩下一个松散的队形,追击着眼见着便要陷入慌乱的吐蕃骑兵。

    但是,在轻松的“击溃”了吐蕃骑兵正面的军阵后,朱雀军团的前军才发现,在吐蕃骑兵正面军阵的后面大约两里处,居然还有一支严阵以待的军阵,许多的吐蕃骑兵便是向这个军阵的后方逃去。阵形已经变得混乱的祥符国骑兵已经无法重整他们的队形,杀得性起的轻骑兵也来不及等待被他们抛在后面的重甲骑兵,在他们的营长、连长、排长的号令下,端起长枪,再次杀向这支人数大约在两千骑左右的吐蕃骑兵。

    但这一次,这些祥符国大军的冲锋,仿佛撞到了一面软墙上。

    这支吐蕃骑兵全部骑着快马,还带着劲弓利矢,他们且战且退,将这些冲到最前面的祥符国骑兵再次分割开来,包围起来,用弓箭射杀。

    虽然朱雀军团的轻骑兵都是训练有素的马上格斗战士,但是大多数时候,他们接触不到这些攻击他们的吐蕃骑兵,若非他们身上的板甲防御极好,又是低眉护面头盔,面对着吐蕃骑兵这近距离下几轮箭雨,便已经损失惨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