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三十九章 黄雀在后(下)

第九百三十九章 黄雀在后(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守义和王晶带领七百多敢死之士的断后远比之前望风而逃,而此时不知在何处的孙飞羽要勇敢得太多,明知必死,却没有一个人退缩,七百多人以全部战死的代价,终于抵挡了三万宋骑片刻。让拓跋格鲁带领主力与宋军之间的距离拉开至少八百多步。

    拓跋格鲁此时在拉开距离之后,赶紧略微调整方向,向黄湾关撤退。

    带领三万骑兵突然来援的是宋国西北边军统帅党进亲自统兵,如此大好时机,一心报去年惨败于祥符国之手的党进绝对不会放过。拼了命的追了上来,不过在路过抛石机连丢下的二十架大型抛石机和每架抛石机旁边堆了十来个火药包之后,不管是党进,还是他麾下宋将,无不眼睛一亮,一脸大喜。

    宋军西北边军这一年多一直总结惨败于祥符国之后的原因,其中除了祥符国本身战力的恐怖之外,最大的原因便是火药包。这一年多宋国枢密院拿出了不菲的资金,聚集了国内几乎所有懂得火药的工匠,进行研究,妄想研究出祥符国那样的火药颗粒,虽然有一定成效,也有了自己的火药,但是始终没能研究出颗粒火药,没有颗粒火药便不能学习祥符国这样做成可抛射的火药包和地雷。宋卫府、宋**方这一年多为了从祥符国偷到颗粒火药秘方,没少派细作间谍,别的不说,光是祥符国安全部抓获的和民间百姓、江湖人物为了善人榜积分,抓到的宋国奸细便不下百人。

    甚至黑市中有宋国朝廷以十万两黄金的巨价悬赏颗粒火药的秘方,这让一些宋国,甚至祥符国本身的江湖上擅长偷盗的高手纷纷动心,这一年多祥符国各个部队丢失的火药包多达近百个,但还好安全部对火药生产基地的防卫做得极为严密,除非一支军队来攻,否则绝对失窃不了。

    而掌握有火药秘方的大匠已经全部授予有品级的官职,这些人和其他掌握有绝密信息资料的各个研究司或者军工厂的人员也已经搬进了军枢部装备部特意在武器装备生产基地中修建的绝密人员住宅区域,那里有一个营的兵力长期驻守,并负责这些人的安全,更有安全部的一个分部驻于此地特意负责保密之事。

    总之,宋军上下,每个人都知道祥符国颗粒火药秘方的重要性,而一下子缴获这么多火药包,说不定就能够研究出颗粒火药的秘方,更何况这二十具抛石机的先进程度也远非宋国抛石机相比,缴获之后让宋国工匠仿造,意义同样重大。

    如此重要,以致于党进在追敌之余下令让一名军都指挥使带领五千人马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些抛石机和火药包送回庆州城,没错是直接送回庆州,而非大口寨。

    因为还要追敌,所以仓促间下完命令之后,党进也没有多想,便带人继续追了上去。

    然而,没过多久,他听到了大军左侧山坡上传来滔天巨响。这巨响声远比之前二十个火药包齐射齐爆的声音大得多。以致于即使宋军战马耳朵里面塞了东西,也受到了影响,距离近的一万多战马顿时受惊,横冲直撞,即使距离最前面的党进等大军战马同样受到惊吓,突然一声惊叫,两个前肢仰立而起,若非马上骑兵骑术精湛,他们都被摔下马去。但冲锋却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不得不停下,安抚战马。

    党进知道,他派去缴获那此抛石机和火药包的人马必然会被炸死不少,脸色很难看,但却知道眼下最应该、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战马安抚之后,他继续带领人马向拓跋格鲁追去。

    事后,党进才知道去缴获那些抛石机和火药包的人马炸死了近千人,炸伤的七百多人中大多数也是生不如死。

    ………

    ………

    白狼军团中大部分是步兵,所以最终还是被党进纯骑兵追上了,

    “呜………呜呜………”号角长鸣,伴随着雄浑悠长的号角声,田野之中,无数的小黑点从四面方密集而来,逐渐汇集成一线,然后犹如一股怒潮,恶狠狠地翻涌着,铺天盖地而来。天空中,独属拓跋格鲁的那只海东青早已放出,用来示警。尖唳一声,敛翼扑向宋军,堪堪飞过大旗顶端,长翼一振,又复冲宵而起。

    拓跋格鲁勒马住缰,戟指喝道:“左右步兵布长枪刺阵,本阵布偃月阵,骑兵于两翼做好冲锋准备,所有人准备迎敌!”

    随着拓
重生日本当厨神txt下载
跋格鲁一声令下,旗鼓号令立即传下,三军立即行动起来,祥符**队在队形和战阵变换方面训练有序的优势顿时体现出来,更何况白狼军团是作战经验丰富的精兵,又没有粮车辎重这些累赘需要照料,布阵速度快得让党进等宋国诸将官看在眼中感到心中一寒,宋军铁骑尚未冲至近前,白狼军团长枪战阵已布下数重,后面弓弩手业已就位,箭矢斜指长空,只候拓跋格鲁的命令。

    拓跋格鲁提着手中刀,亲自带着亲兵在队伍的最后方押阵,此时冷冷凝视着远方扑来的骑兵人马如潮,蹄声如雷,怒火在眉宇间腾腾燃起。

    已经死了的张守义、王晶他不再痛恨,但是此时还不见踪影的孙羽飞他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他此时已经暗暗发誓,等事后一旦抓到孙飞羽,他一定要将其千刀万剐。

    而此时拓跋格鲁面对三倍多的精锐之敌,却也丝毫不惧,反而怒火满腔,杀意滔天。在他亲自押阵之下,白虎军团寂然无声,只是迅速而密集地按照各级军官号令排列阵势。前方,一支数千人的宋军骑兵队伍呼啸而来,明明眼见前方偃月状的大阵中无数弓弩斜指,枪戟森然,却夷然不怕,事实上在这样的冲锋阵势下,他们也站不住脚步,谁要停下,先就要被自己人撞个人仰马翻踏成烂泥,向前,唯有向前,死中求生!

    近了,更近了,千余人的宋军先锋队伍渐渐形成一个锲形箭头阵,笔直地向白狼军团偃月阵中心拓跋格鲁所在之处杀来。

    拓跋格鲁冷笑,三百步,两百步,一百步,眼看敌骑马上就要进入弓弩的有效杀伤范围,拓跋格鲁一声令下:“放箭!”

    “嗡”地一声,足以让一些第一次经历战阵的人感觉发怵发麻了,本来是呼啸破风的尖利声音,可是因为数千枝箭一齐腾空,便形成了令空气震颤的嗡鸣声,仿佛一团乌云般,利箭迎空射去,箭速加上马速,双方恰可在箭矢最有效的射杀距离内重创敌骑。

    然而,几乎与拓跋格鲁下令的同时,随着远处党进帅旗下鼓声传来,狂奔如雷的宋军骑兵竟然齐刷刷地提缰转向,拓跋格鲁的后阵布的是偃月阵,形如半月,他们堪堪擦着一侧月尖,划着弧形绕向左翼扑去。

    党进乃征战多年的宿将,岂能不懂偃月阵的特点,在他统领之下,自己这边又是骑兵,岂有不发挥所长,偏与敌人硬碰硬的道理。

    但是,拓跋格鲁显然也早已防到了他们可能利用马速声东击西的战术,白狼军团左右两翼布的是长枪刺阵,密集的阵形可攻可守,铁骑洪流冲向左翼,迎来的同样是密集的箭矢和枪戟,宋军一方骑兵一路疾驰,人人侧举圆盾护住要害,第一拨白狼军团发射的箭雨虽也射倒了许多人马,但是因为宋军是从白狼军团后阵擦其尾翼而来,并不是正面冲来,所以与白狼军团挨的极近,正常情况下白狼军团在短兵相接前至少可以射出三拨箭雨,这时已被减少成一拨,使得宋军一方骑兵的伤亡减至最低。

    前方宋军数千骑根本就是引发白狼军力箭矢的幌子,他们冲过去之后,紧跟其后的骑兵稍稍拨马,便与白狼军团短兵交接了,显然党进深知祥符国步兵长枪刺阵的厉害,不敢停留,依靠骑兵纵马狂奔的惯性,仍然是片刻不停地向前冲,手中的刀枪只凭快马疾驰的的惯性,想要如削苹果一般对白狼军团步兵进行杀伤,但显然宋骑低估了祥符国步兵长枪刺阵临时变向能力,随着几名营长口令,处于这个方向的步兵齐刷刷的双手持枪半面向右转,顿时让宋骑地目的落空,而且白狼军团前排步兵手中长枪及时刺出,上刺人下刺马,一旦有宋军骑兵中枪落马,阻得后面的人冲势一顿,便都做了他们刀下之鬼。

    打仗不死人是不可能的,但是这种擦翼而过的打法避免了正面冲撞,却将伤亡降至了最低。党进本以为万余人的马队驰过之后,借着强大的冲劲,当能够将白狼军团密集的步兵阵形冲乱一些,紧接着后边他准备多时的第二波骑兵当能够趁机直接突入白狼军团步兵方阵,从而打开缺口,破去白狼军团战阵。但是,实事情况却让党进失望了,白狼军团的步兵长枪刺阵只是微微有些混乱,而这种混乱甚至不等他第二波万人骑兵冲出,便已经恢复如常。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