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三十八章 黄雀在后(上)

第九百三十八章 黄雀在后(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守元如此神力,几乎将折御轩吓得屁滚尿流,幸得旁边几个亲兵援手,在电光火石间方将折御轩救了下来,算是死里逃生。但李守元盛怒之下,这一招招数使老,力道用尽,却再也来不及回身抵挡身后两名白狼军团骑兵的攻击,只觉右侧小腿一阵剧疼,已经是挨了一枪。不待他转身,脑后风响,一柄巨斧又朝他后脑勺砍来。

    此时折御轩已换了一匹战马骑上,惊魂稍定,一面看着拓跋格鲁几名亲兵围攻萧李守元,一面不自禁的四下张望。宋军已经完全被分割成一小股一小股,被兵力占优的白狼军团围攻,虽然仍在负隅顽抗,但覆灭是迟早之事。

    眼下的形势,只要砍下李守元的头颅,斩断他的将旗,便能让宋军斗志瓦解,全歼宋军,便会成为反掌间之事。

    不过,在这种形势局面之下,宋军经过初时的慌乱,竟然还能顽抗如此之久,可见这李守元在练兵、统兵方面果然是虎门将子,名不虚传。若是宋军都是如此,便不会这么容易败于祥符国之手了。当然,也仅此而已,此时宋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拓跋格鲁知道只要杀了李守元,宋军便会立刻投降。

    拓跋格鲁和折御轩却不知道,李守元麾下军队能有如此的凝聚力,却是有具体原因的。

    首先,李守元要求中下层将官,对自己的部下要做到十分熟悉,比如都头闭眼要能够点出全都百名士兵的姓名和籍贯,营指挥使闭眼要能够说出班头以上人员的名子和籍贯。其次,李守元有意让同营将士来自于本土本乡,甚而多有血缘关系,战斗之时,不仅配合默契,更能守望相助,互效死力。在战斗当中,即使一时失去主将的指挥,只要各个指挥、各个都不被彻底打散,这支宋军也不会轻易溃败。

    当然,这种做法容易成形成拥兵自重态势,所以不管是在宋国,还是在其它国家,绝对不可能大范围的推广,相比祥符国通过集训引导,让每支军队、每个将士都养成良好纪律和服从意识,李守元的这种做法显然还是要逊色不少。不过,即使是叶尘将后世培养训练职业军队的方法和编制体制机构组成用在祥符**队身上,但也不能保证每一名士兵,或者说不能保证所有的军队在任何一种情况下或者时机下都始终能够坚守自己的纪律和服从意识。因为这一点即使是在后世也没有那个国家军队能够做得到。

    此时,就在拓跋格鲁和折御轩认为最多再有半炷香时间便可全歼这些宋军时。忽然,东边的天际,一道烟花响箭突然冲天而起,并且一连九道,一道比一道急。

    拓跋格鲁和折御轩等高级将官见此,不由脸色一变,这是附近安全部探子在十万火急的情况下才发射的九响生死警报,对于此时的情况,便意味着有足以对白狼军团有着生死威胁的敌军正在急速赶来。

    果然,这九响生死警报之后,东方的天际便扬起了漫天的灰尘。

    那飞扬的灰尘,遮天蔽日,地面还伴随着大股骑兵疾驰时践踏大地的震动,一时之间,陷入困境之中,已经是强虏之末的宋军传出一阵阵的欢呼声。

    而白狼军团的战鼓声、号角声,也更急了。

    “拓跋军团长有令:诸军并力猛攻,务要先破面前之贼!”

    “拓跋军团长有令:东边已有大军伏击,先破面前贼,再击东面寇!”

    一骑骑传令的士兵,在乱军中催马疾行,扯着大嗓门,不断地高声喊叫着,所到之处,白狼军团的进攻也更加凶猛。虽然不知道为何宋军援军来得如此之快,而且看起来人马只怕有数万之众,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争分夺秒的时刻,若能在宋军援军赶到之前击溃包围之中的敌人,主动权便在白狼军团手中。

    否则,这到嘴的肉若是吞不进肚子里,就会反将白狼军团给噎死。

    “还好,军团长安排了孙飞羽能够拦阻可能出现地敌军的援兵,只要孙飞羽争取片刻时间就够了。”在初见着东边的灰尘之时,折御轩几乎忘记了拓跋格鲁先前布下的这着棋,这时听到传令兵的喊声,才猛然醒悟过来,心神稍定,一面在心里面不住的安慰着自己,一面去看面前的战斗。

    这时候的李守元,身边的部下已经不过三百余骑,且大半身上都挂了彩,只是白狼军团虽然竭力猛攻,但真要将这么一
九炼归仙最新章节
支装备精良、身经百战的骑兵消灭,也不是数息之间就能办到的事。尤其是宋军看到援军已近,原本已然因绝望而跌落到谷底的士气又提振起来,要对付起来,就需要更多一些的时间了。

    但愿孙飞羽能多拖一时三刻!折御轩心知如今保命的关键,就在尽快干掉面前的宋军,当下不再多想,他的大弓已然丢失,这时提刀在手,拍打着战马,带着分给自己右翼的人马冲向一股还在顽强抵抗的宋军。

    时间转瞬即逝,被包围的这支宋军不断有人死去,还在拼死咬牙坚持,但拓跋格鲁、折御轩和王晶等人却从宋军距离上判断出,只要孙飞羽稍稍挡住来援宋军一小会,甚至数十息时间,李守元这支宋军覆亡的结局依然难以改变。而且白狼军团还有时间撤退。

    然而,就在折御轩暗松了一口气之时,又听到身边又有人惊呼了一声,他转头望去,却见一个行军参谋正望着东边,面色惨白,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胸口仿佛被重锤一下猛击,一时间,脑子里一片混乱。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东边的烟尘越来越近,隐隐约约,已可以看见宋军的先锋!

    “孙飞羽呢?孙飞羽呢?!”折御轩方寸全乱,脑子里只是反复的浮出这个问题。

    混乱之中,他下意识的去寻找拓跋格鲁,却见不知何时,拓跋格鲁神色狰狞的一边大声下令让抛石机连做好以火药包全力轰炸来援宋军的准备,一边开始下令让步兵维持好队形,开始有序组织撤退。

    拓跋格鲁的身边,几位挚旗将五色令旗高举着,飞快的挥舞着,鼓角之声也快速转变,将他命令很快传递给了整个白狼军团。

    胜负之势,再次逆转。

    拓跋格鲁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开始果断的下令退兵。

    然而,这时候想要从容退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白狼军团和李守元的宋军原本就已混战在一块,眼见白狼军团开始收兵撤退的声音,只剩下一千来人的这支宋军士气更加高涨,最主要的是原本被困的李守元已然趁机杀出重围,然后大声喊叫一面收揽着各自为战的散兵游勇,一面高声下令,且带头疯狗似的反扑向白狼军团。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与白狼军团缠斗在一起,让白狼军团轻易脱身不得。

    所以,最终的结果是,近两千白狼军团骑兵逼不得已,也为了掩护步兵撤退,被缠住了,一时根本难以撤走。

    “张守义,王晶,你二人带你们麾下骑兵断后,缠住这些宋军,一定要让其他骑兵撤走大半。”拓跋格鲁神色冰寒,对张守义喝道。

    张守义和王晶一脸死灰,但不敢不服从命令,大声喊了一声‘诺’,然后带着他们麾下七百骑兵拼着命的从侧面冲向李守元的那一千来人,而其他被缠着的一千多白狼军团骑兵趁机赶紧后撤。

    宋军援军距离已经五百步左右,近距离一看人马至少三万,而且全部是骑兵。按照折御轩之前看过安全部打探到有关宋军西北边军编制组成,三万骑兵已经是西北边军所有骑兵。

    这个时候,宋军援军也终于到了抛石机的有效射程,早已准备多时的二十架抛石机随着连长一声令下,将二十个最大量的火药包发射了出去。密密麻麻的三万宋骑中顿时传出二十声爆炸,这一下两百多名宋军便直接被炸死或者炸伤。而巨大的爆炸声对宋军除了在爆炸范围之内的两百多匹之外的战马几乎没有什么影响。显然宋军是有备而来,不但有意拉开骑兵之间间距,让火药包杀伤有限,而且战马耳朵显然也被塞了东西。甚至宋军还可能给这些战马进行过类似的训练。

    五百步的距离,抛石机连也只来得及发射两轮,宋军前锋便已经冲到了战场。这个时候当然抛石机还可以继续向宋军后面的军队发射,但是因为宋军人马太多,却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而且再不走,抛石机连的全连操作手都逃不了。

    事实上,就是现在这些抛石机和剩余的火药包都已经来不及拿走。待已经带领主力逃到战场西边五百多步的拓跋格鲁下达了抛石机连撤退的命令时,抛石机连的连长立刻严格按照相关作战条例要求,将人员撤退,并且对抛石机和剩余的火药包进行了自毁准备————给每个抛石机旁边和拿不走的火药包旁边各埋了一埋地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