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三十七章 螳螂捕蝉(下)

第九百三十七章 螳螂捕蝉(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拓跋格鲁的中军趁势猛攻宋军中路,宋军在追杀之时前后阵形拉得太开,中路虽有两千多人马,但正面抵挡拓跋格鲁中军锋芒的,却不过是追在前面的数百人而已,无论他们再如何悍勇善战,也难以抵挡这雷霆一击的威力。拓跋格鲁便如同用一把大斧,砍向稀稀散散的一盘豆腐,宋军立即便陷入散乱之中,方才的不可一世变成惶惶不可终日,纷纷掉转马头,往后逃去。

    便在此时,东边也响起了号角之声。如同变戏法一般,自树林之中,张守义率领着一千兵马杀将出来,挡在了宋军逃命的路上。

    这一刻,折御轩的耳边,到处都是一片喊杀之声,无数的人高声喊叫着拓跋格鲁的命令:“全歼宋军,人人有赏!”

    而这个时候之前隐藏起来的抛石机连也开始在早就选好的后方山坡上开始架设抛石机,做好抛射前准备。只是此时却已经来不及对眼前这支宋军以火药包进行攻击了,因为双方军队已经混战在一起。

    抛石机连火药包作战条例野战第十一条规定:抛石机连在步兵和骑兵野战时期,随时占据附近有利地形做好发射准备,以攻击可能出现的来援敌军,或者在已军需要撤退时以掩护已军顺利撤退。

    所以,抛石机连只是按照作战条例的规定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对宋军来说,明明是一场大胜,却在转眼之间,便变成一场大败。

    宋军主将名叫李守元,真正了解宋**队的人都知道李守元为何人。

    当今宋国若按照官职军中第一人为曹彬,但若按照资历和爵位军中第一人实乃北大营统帅李继勋。

    而这李守元便是李继勋排行老二的儿子,三十多岁出头,之前在宋国京师禁军任职,赵匡胤活着的时候也随大军南征北战,去年西北边军扩军,李守元主动申请来西北边军任职,如今官拜从三品的厢都指挥使,西北边军中十万大军中有一万是他的人马。李守元也是宋国年轻一代唯一一个能够和曹玮有资格比较的年轻高级将领。特别是他擅长练兵,以所练之兵战力强悍名闻宋国全军。

    这次党进要找一个将领带着和黄湾关兵力人数相当的军队对祥符国黄湾关守军进行挑衅,李守元是主动请缨的。党进明知道李守元立功心切,但考虑到李守元麾下兵马的确是他麾下十万大军中战力最强的一支部队,便同意李守元从自己麾下一万兵马中挑选五千人前去挑衅张守义。不料,却落入祥符国大军的陷阱之中,被祥符国大军前后夹击,眼见着就要全军覆没,李守元已经完全陷入绝望之中。

    此刻,他完全靠着自己的本能在支撑。如同一只掉进陷阱的野兽,无论如何也要做最后的挣扎,除非筋疲力尽,血液流干,否则绝不肯认输。

    但他也知道,兵败身死的命运,几乎已经注定。

    仿佛是为了证明什么,又或者只是想寻求一个解脱,李守元挥舞着手中铁鞭,一次次杀进白狼军团军阵中,身上浴满鲜血。白狼军团似乎也已经现了他是这支宋军的主将,几乎无时无刻,都有数十骑白狼军团将士与他厮杀。

    他的亲兵一个接一个的战死,他的铁鞭上,也已沾满了祥符国大军的脑浆与鲜血。但是,每杀掉一个祥答国士兵,便有另一个祥符国士兵补上来,直到他的副将白武山率领一道人马杀过来与他合兵一处,对他高声喊着:“将军!将军!突围!突围!”李守元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做为一个主将的职责。

    纵然回去之后要下狱处死,他也不能轻易死在战场上。可要突围又谈何容易?他举目四顾,只见四野到处都是祥符国大军,他要向哪儿突围?

    “南边!朝南边!南边的敌军看起来比较弱!”白武山仿佛看出了他的犹疑,在他耳边高声喊道。

    李守元顺着他的话音朝南边看去,在一片兵荒马乱的混战之中,白狼军团骑兵与他们近战,步兵已经结成长枪战阵包围圈,他却实在也看不出哪里敌军较弱,但白武山虽然是他的副将,却是比他经验还要丰富的老将,更是曾经参加宋国开国之战的宿将,此时李守元也只能信任他的判断,咬牙喝道:“好!便往南突围!”

  
次元论坛帖吧
但是白狼军团马上察觉到了他们的意图,很快,便有数百骑兵朝南边包抄过来挡住了他们的道路。李守元苦苦厮杀,身边骑兵损失惨重,好不容易冲破这支骑兵,冲到白狼军团步兵包围圈之前,看着那长枪如林,李守元绝望了,但即使绝望他依然带人撞了上去。结果是又折损近百人马,且始终冲不破白狼军团步兵的围困圈,连白武山大腿上也中了一枪。

    迫不得已,李守元只能掉头往北,却被一员年轻大将领着百余骑人马当头拦住。李守元举鞭大吼,冲杀一阵,不料这支白狼军团骑兵十分凶悍,仅仅四五人围上,便与他斗了个难解难分。他不敢恋战,正要再掉头另寻他路,但他们这四五百骑人马无论往哪方冲杀,前面都会冒出一支敌军来阻拦,而那年轻大将率领的百余骑人马,更是如附骨之蛆一般,盯着他们不放。其他那些各自为战的宋军眼见着主将受困,不顾一切想要杀进来接应,但白狼军团配合得极为默契,总会在关键时刻,杀出一支骑兵来,令他们无法接近汇合。

    这里便是葬身之地么?不知为何,李守元心里竟然感觉一阵解脱。手中两条铁鞭使将起来,反倒是更加凌厉。一个围攻他的白狼军团骑兵现出一个破绽,被他一鞭打在左臂上,惨叫一声,跌下马去。他正要趁势去取他性命,忽听到鸣滴声响,他的坐骑惨叫一声,忽然跪了下去。李守元大惊之下,觑到机会,慌忙纵身一跃,跳到先前被他打下马去的白狼军团骑兵的坐骑之上,回头一看,只见他的战马身中数箭,已然倒毙。

    李守元是爱马如命之人,这时又悲又愤,大吼一声,拨转马头,驱马直取那射杀战马的白狼军团的将领。

    但白虎军团将士岂能容他杀到跟前,自那年轻大将身旁,又有两名骑兵杀出,将他挡住。

    李守元眼见着这名年轻大将亲兵一个个穿着平常,绝非祥符国将领或者武官,但身手个个不凡,他虽不知对面就是拓跋格鲁,心中却也知道这年轻大将必然是紧要之人,可他虽满心想要取拓跋格鲁性命,奈何拓跋格鲁的亲兵实在厉害,任他左突右驰,总是摆脱不掉。好在他吸取上次中箭的教训,全身皆着铁甲,重归重,他只要保护好脸面,普通弓箭,也奈何他不得,只能得空射他坐骑,但李守元颇有神力,骑术精湛,虽然坐骑屡屡中箭,却也总能夺得战马换乘。

    只是他虽与白武山率众苦战,白狼军团一时半会轻易奈何不了他们,可他们要突破祥符国大军的围困阻拦,几乎没有半点可能。无论他们怎样东冲西闯,前面的白狼军团将士总不见少,眼见着身旁的部下越来越少,二人心里也知道,或战死或被擒,这一刻离他们已经越来越近。

    到了这个地步,李守元亦不由英雄气短,他奋力杀到白武山身边,帮他格开一个白狼军团骑兵的攻击,惨然笑道:“白兄,事已至此,是我李守元对不住兄弟们啊!”

    “将军何出此………”李守元才听白武山回了半句,声音便嘎然而止,紧接着便是几名亲兵的惊叫,他方拨开一名持枪白狼军团骑兵的刺杀,转头望去,却见白武山身子垂在马上,面门正中一箭,穿透脑颅。他清晰的听到几个白狼军团士兵高声赞道:“副军团长,好箭法!”李守元循声望去,却见射杀白武山之人,乃是一名祥符国中年大将,不是别人,正是折御轩。

    折御轩自知个人武力平平,为了在军中立足,倒也对箭法有过苦练,箭法一道已经堪堪有了神箭手的水准。

    李守元悲吼一声,猛然挥鞭,击退身边两名白狼军团骑兵的夹击,突然一夹马腹,疾驰向折御轩,右手铁鞭格开前来阻挡的一名白狼军团武官,左手执鞭,砸向折御轩的脑门。

    折御轩在乱军之中认出李守元是宋军之中重要大将,引得白狼军团全力来围攻李守元,只是不料竟然又捡下这等大功,暗施冷箭,将李守元身旁一名宋军大将给射杀了,心中正在高兴,全未料到李守元来得如此之快,猝不及防之下,下意识的拿弓背一挡,被他铁鞭砸得当场脱而飞,李守元正要补上一鞭,折御轩回过神来,跑得飞快,翻身一滚,便滚下马去,李守元这一鞭,正砸在马背上,竟生生将马背砸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