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三十六章 螳螂捕蝉(上)

第九百三十六章 螳螂捕蝉(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拓跋格鲁的目光先后扫过孙飞羽,然后又看了一眼折御轩,量很快便将目光移开,旁人绝难想到,这短短的一瞬间,他们的主将心中起了多大的波澜。

    白狼军团依然按照既定的部署,有条不紊的行动着。

    在孙飞羽率两千骑兵离去之后,拓跋格鲁此时麾下还有近三千骑兵和五千步兵。

    他将这八千军队分成三部,五百骑兵和一千步兵由参谋长张虎指挥,做为大军的左翼。折御轩同样统领五百骑兵和一千步兵部署在右翼,而拓跋格鲁亲自披挂上阵,坐镇中军,统领余下的约两千骑兵和三千步兵。

    折御轩早知道拓跋格鲁因为年轻力壮,且党项八氏统兵大将向来如此,所以拓跋格鲁虽然颇有智谋,但是打仗之时,却很喜欢身先士卒。冲锋陷阵这一点,在九个军团长中也就展熊武与他类似,哪怕是其他军团长也均是有“勇武”之名的人,但是当他们成为军团长后,却也很少亲自披挂上阵,除非是到了绝境。因此,起先折御轩并不太相信这些传闻,直到他来到白狼军团后,才知道传言不虚。军中还传说拓跋格鲁身边亲卫营中有一个百骑亲兵连,个个晓勇凶悍,乃是从全军百里挑一。只是至今折御轩还没有机会见识。

    为了防止被宋军的斥侯察觉,在那支宋军钻进圈套之前,他们也只能藏在蔡家坡耐心的守株待兔。折御轩对蔡家坡还有一些印象,在这一马平川的平原上,相对来说,那里算是个不错的藏兵之所,为了灌溉麦田,当地官府组织挖了一条十多里长的沟渠从黄河引水,沟渠虽然很窄,但在沟渠之畔,种着两排杨树、柳树,此时正是七月,当地百姓早有拓跋格鲁派人知会当地官府派人协调赔偿,所以田间地里,大军藏在麦田中,宋军不到跟前,又没有如祥符国高级将领那般拥有望远镜,便很难发觉。

    辰初时分,白狼军团便悄没声息地进入到了蔡家坡。因为蔡家坡离张守义和那支宋军临时营地对峙之处太近,区区十三四里,动静稍大一点,都可能被宋军察觉,因此白狼军团骑兵也全是下马步行,一个连一个连的分散进入到庄中。而庄子里面本来就为数不多的百姓自然已经早已被官府连夜撤走。先前拓跋格鲁已经派出几个行军参谋堪察地形,画定各军潜藏之处,所以白狼军团各营、连一到,这几名参谋便指引着他们,前往自己的阵地。

    待到左中右三军布阵完成,竟然花掉了大半个时辰。

    设伏的地点如此之近,固然是受地形限制迫不得已,但只要能够达到目的,绝对会让这支宋军大吃一惊。宋军在前几天挑衅前,说不定已经派出探子侦察过此地,突然间天降奇兵,若是心理意志稍差一点的将领,会被吓得魂飞魄散吧。

    只是,纸上谈兵的时候并没有感觉,真到了实际行动之时,折御轩才觉得要想瞒过敌人,有多么困难。一支八千人的军队,要完成布阵而不生推挤、声响,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么多人马,操练再好的部队,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总会有人站错位置出现小小的混乱。尤其是马军,战马再驯练得好,终究也只是畜生,有许多意外的因素出现,会让战马受惊。

    而拓跋格鲁却带领白狼军团做到了。尽管这中间肯定有一些运气,但是折御轩知道这与陛下一力倡导的队列训练所养成的严格军中队列纪律意识是分不开的。

    此外,折御轩不知道拓跋格鲁是否考虑过如果被那支宋军察觉到该怎么应对?至少目前这种可能性暂时是不存在了。

    东边十四里外的张守义也有意配合他们的行动,远在十四里之外,折御轩仍然能隐约听到战鼓擂动的声音。

    这是张守义已经带人在与那支宋军交战!

    不必亲见,折御轩闭上眼睛便能想见那种矢如雨下、血肉横飞的场景。

    为了不让宋军对打败张守义而生疑,张守义只带了三千多人,比宋军少了近千人,而且一定会真刀真枪的与宋军血战一场,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会因此丧命。折御轩倒不是同情这些士兵,只是他突然间有一种物伤同类的感觉。那些士兵只是他与张守义的棋子,而站在这广袭平原之上,身处整个白狼军团的军阵之中,折御轩从未如此鲜明的感觉到自己也很象是拓跋格鲁的一枚棋子。


穿越在古罗马帝国小说5200
    而对于大多数的白狼军团将士来说,东边隐约传来的战鼓之声,还有那滚滚而起的灰尘,初时尚能让人感觉安慰,甚至有一种接近战场的兴奋,但很快,它便成为一种侵蚀人们耐心的东西。

    一刻钟,两刻钟,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这里没有计时的沙漏,更不可能有座钟,时间只是在无声无息的流逝。张守义与王晶仿佛与宋军战上了瘾,迟迟不见败退,这几乎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意外的打了个胜仗!

    只是这样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小得可以忽略不计。

    更多的人担心张守义与王晶是被宋军缠住了,他们已经被彻底的困住,不过折御轩知道,这其实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张守义与王晶不是那种无能之辈!

    一直等到太阳高高升起,估摸着已经过了巳正时分,折御轩方看见一条尘龙朝着西边奔来。

    “来了!”他不由得在心里欢呼了一声,挺直了身子。

    所有将士不用提醒,纷纷打起了精神,有性急的骑兵,已经在抚弄着坐骑的皮毛,只待一声令下,便要跃身上马。骑兵要率先冲出将这支宋军拦下缠住,然后步兵布下包围圈,以长枪战阵配合骑兵,将这支宋军全部围杀。先前的等待花了很长的时间,但一旦看到败兵,便仿佛沙漏被人弄了个大口子,刚刚才看到败兵撒退时卷起的灰尘,感觉上才眨了一下眼睛,马上便可以清晰看见正仓皇西逃的败兵。大约有过五六百骑的白狼军团骑兵和一千来名步兵,战旗东倒西歪,慌不择路的朝着他们这边逃来。紧接着,便看见紧紧跟在他们身后,人数有四千左右,不断呼啸放箭,穷追不舍的宋军。

    如果是演戏的话,王晶的戏演的真是不错。逃跑的祥符**队始终故意没能甩开宋军太远,而且王晶做事也极为狠辣,甚至已经有了大将之风,宁愿让落在后面的祥符国士兵时不时的被追赶的宋军射中倒下,然后便有宋军追在最前面的骑兵从他们的身上踏过。

    眼见着王晶‘败得’如此狼狈,最后面的士兵不断被射倒下,被最前面的宋军铁骑踏成肉泥,折御轩心里头也似打鼓一般,不过此时此刻他心中并无半点不忍之意,只是一心盼望着王晶继续将这场好戏演好,不要坏了大事。

    王晶果然没有让所有人失望,更没有忘记他的使命。他的身边,几名挚旗始终还扛着张守义的旅旗,笔直的朝着蔡家坡冲来,而在他的身后,吸引了四千多的宋军。

    宋军将领或许也是立功心切,看起来打定主意要全歼王晶带领的这支祥符**队,他们分成三队,一路在身后穷追,另外两路从两旁疾驰,想要包夹‘败逃’的王晶所带领军队。

    这让拓跋格鲁和折御轩等人放下一半的心来,这样的追逐战,在战争中可谓是司空见惯之事。战争之中一旦一方失败,胜利者为尽可能的扩大战果,便会穷追不舍,追逐数百里都是常有之事,甚至追杀上千里也不是没有过,因为这样能够将战败的敌人斩尽杀绝。如果是长途的追杀,战败者绝大多数都会落个全军覆没的下场,但此刻不过区区十几里而已!

    转眼之间,折御轩便感觉王晶几乎冲到了自己的跟前!

    然后,他听到了响彻云霄的号角声!紧接着,便是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跳上战马,喊了一声,便带着身边右路五百名骑兵和一千名步兵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中路拓跋格鲁与左翼的参谋长张虎也率领着各自军队,杀向这支宋军。

    然后,远远的,折御轩看到王晶猛地调转马头,嘴里大声吼叫着什么,带骑兵返身杀进宋军阵中。而原本逃命的步兵则是在军官的大声吆喝下,喘着气转身开始整队,排兵布阵,与伏兵一起剿灭宋军。

    而一直在追杀王晶所部的宋军仿佛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过了一小会才斤应过来,颇有些不知所错的与白狼军团杀到一处。但任谁都知道,这是一场胜败已定的战斗。

    一直在追杀着王晶的宋军早没了阵形,被拓跋格鲁和王晶正面拦着,又被张虎和折御轩带人自两翼穿插,被骑兵缠住,紧接着被白狼军团步兵围住,顷刻之间,便被割裂成三部分被各自包围,且各自为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