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三十三章 立功心切

第九百三十三章 立功心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什么?”那几个中都副校和少都校这时不免也吃了一惊,有人便将信将疑的问道:“我只听说过汉朝飞将军李广、唐朝的薛仁贵有这本事?果真有人能箭入坚石?”

    “你们这些个瓜娃子!”那营长喷着口水,仿佛在说自己的事迹一般,“军事学院弓射考核方法听说是陛下亲自过问的,第一期军事学院培训各个军团派去的都是厉害人物,其中神射手有的是,可唯有破刀兄一人拿了满分,你以为那是说着玩的。我听说第二期军事学院培训,各军团去的人至今没有人能够达到满分。”

    他说得手舞足蹈,仿佛是自己亲眼所见,虽他所说的确是事实,常破刀亦不免略觉尴尬,他几度想要打断他,但他根本不容常破刀插嘴,说完见那几个中都副校和少都校张大了嘴,仍是有所怀疑的样子,这营长竟是比常破刀还生气,转头又问着常破刀:“破刀兄,你的弓箭呢?可带来了?给这几个瓜娃子见识见识,叫他们拉一拉弓,这几个瓜娃子每日都自吹能拉三石弓。”

    常破刀越发为难,他见着这个营长盛意拳拳,那几个和他级别差不多的军官也是一脸的期盼,但这其中却也是有一些不成文的规矩的————但凡神射手的弓箭,轻易都是不肯给别人碰的。石狼和钟三河都曾经想见识下他的弓,亦被他婉言拒绝了。可是他也深知眼前这些武人,他们可不如石狼和钟三河那样善解人意,他们好意请他喝酒吃肉,又是好意想看看他的弓箭,若连这他都要拒绝,势必引致误会。军中同僚最忌讳误会,影响和睦。若是由此事而引起他狂傲的谣言,这对他一个刚刚来到朱雀军团不久的小小连长影响还是很大的。

    常破刀正寻思着设法找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一件突发的事情却替他解了围。

    黄河对岸,突然传来一种种急促的角声、马蹄声、弓弦拉动声、箭矢破空声,还有此起彼伏的吐蕃人的大喊声。

    众人连忙丢了筷子、酒杯,各去取自己的弓箭、兵器。常破刀家住西北,听得懂一些吐蕃话,且他乃一流高手,听力比寻常人要好不少,此时他便已听清对岸的吐蕃人喊的都是:“拦住他!”“抓住他!”“休叫他跑了!”之类的话。

    如今虽被河对岸的草木遮挡了视线,常破刀心下却已知必是吐蕃要拦截什么人,当下高声喊道:“快,准备渡船,摇我去对岸!”

    几个军官犹疑的望了他一眼,那营长已是大声催道:“快点!听常连长的,给他准备渡船。”

    营长的命令一下,马上便有一艘渡船摇到渡口边,两个朱雀军团中级士官举着长盾蹲在船头,船尾却是一个本地的船夫在摇稽,还有个百姓装束的人,举了扇门板,权当盾牌,遮护船夫。常破刀也不多说,取了弓箭,纵身一跃三丈之远,举重若轻的稳稳落在了渡船之上,引起身后众人一片惊呼,那船夫便摇着船,向河对岸缓缓驶去。

    渡船行至河中之时,对岸的情况渐渐看得分明。果然如常破刀所料,乃是数十骑吐蕃骑兵,正在追捕两个祥符国少都副校装束的军官和几名士兵。那两个少都副校一个骑枣红马、一个骑白马,边往北面疾驰,边引弓还击,跑得较南的那个少都副校显然是已经看见了常破刀的渡船,高兴得在马上挥手高呼,不料一个分神,被吐蕃人射中坐骑,便听得那些吐蕃人发出一阵刺耳的欢呼,那个少都副校摔下马来,不知死活。

    “船家,划快点!划快点!”常破刀急得不停地大声催促着船夫,但那船夫早已倾尽全力,渡船速度有限,却是快不得半分。

    而北岸的追逐仍在继续,余下的那个骑枣红马的少都副校经过同伴坠马的地方,稍稍放慢了一下,常破刀听到他发出一声悲吼,便催马疾驰,心中一沉,已知坠马的那个少都副校已是不活了。他目算着距离,眼见着那个幸存的少都副校驰至河边时,他的船也很难赶到对岸,心中更是焦急。

    但那个少都副校却是出乎意料的机智。他快至河边时,便不再引弓还击,而是将弓箭全部抛弃,然后一面急驰,一面便在马上卸甲。

    “聪明!”常破刀在心中大赞,果然,那少都副校到了河边,已只有胸甲一时难以卸去,他飞速的跃身下马,将身子藏在马后,飞快的卸去最后的胸甲,纵身一跃,便跳进河水中。

    顿时,常破刀身后传来一阵欢呼之声。他也是长
女神的全职保镖无弹窗
吁了一口气,缓缓张弓搭箭,对准了北岸,一面心里默算着,一百步、九十步、八十步,他右手手指一松,一个羽箭从他手中疾飞而出,然后穿过了驰在最前面的那个吐蕃士兵的胸口。

    常破刀身后的欢呼声更大了。

    但此时常破刀己经完全听不见身后袍泽的声音,当他的箭搭上弓弦之后,他整个人便与手中的弓箭融为一体,他只是从容而优雅的张弓、搭箭,然后发射,只见对岸的吐蕃将士,随着他的弓弦响动,而一个接一个的应声落马。

    他并不仅仅是那种百发百种的神射手,而是另一种让人恐惧的神射手。他的箭,有时竟会贯穿一个穿着重甲的吐蕃骑兵,然后再夺去他身后另一个吐蕃士兵的生命!

    常破刀并没有注意到很快黄河的两岸,不再有呼喊,不再有欢呼,而是变得鸦雀无声。

    他只是看到南岸的吐蕃将士脸上的惊讶、恐惧,然后看见他们带着不甘,但却畏惧的缓缓后退,直至从他的视野中消失。

    这时候,常破刀才小心翼翼的将他的弓箭重新挂好。他转过身来,船蓬里一个湿漉漉的年青男子正在朝他微笑,眼睛里有无法掩饰的钦佩。他看见他朝自己抱了抱拳,有些疲惫的说道:“在下曾国勇,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曾国勇?”常破刀感觉自己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字,他低头思索了一会,才想起这是和自己一起参加第一期军事学院培训的某个军中高官之子,抬起头来,惊道:“曾国勇!原来足下便是灵武伯,昭信上将军的公子!在下常破刀。”

    曾国勇一脸恍然,说道:“原来是常兄,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又有如此神乎其神之箭技。”

    ………

    ………

    同一天,亥初时分,黄湾关。

    折御轩巡营后回到自己的在黄湾关住的院子中,方让人弄了一桌子菜,喝了口小酒,忽然有人来报,说是张守义请他到军中作战室议事。折御轩做事颇为聪明,他已经想好此次若与宋军有机会立下军功,战报之上,他一点亏都不能吃,他会仗着官职比张守义高,一定要自居主帅,而实际行军打仗时,他便彻底放权给旅长张守义,这样万一战败,军中军法官自然都知道是张守义指挥不当,可要是打赢了仗,战功绝对不会少了他一大份。

    此时听说张过义有请,折御轩将酒壶放下,便前往军营中的作战室。

    来到作战室,却见张守义、王晶二人皆在。张守义虽然脸色如常,看不出端倪来,但王晶那疲惫的脸上,却分明露出一丝笑意。二人先起身给折御轩敬过军礼,折御轩给二人也回了礼,在中间主将的椅子座下,便问道:“张旅长、王营长,可是有什么好消息?”

    张守义点点头,心里也暗赞折御轩精明,说道:“还是请副军团长自己看。”

    一边说着,张守义一边自案上取出一块写满小字的白绸,双手递给折御轩。

    折御轩知道这是“蜡弹”,是祥符**队传递军事机密情报所用,多以白绸或者黄绸书写,外面用蜡封牢,缝入送信人的大腿肉里。折御轩贵为副军团长,自然是见过的。他捧着这片白绸,凑到一座烛台旁边,就着烛光细看。

    果然是军团总部送来的文书,是说军团长拓跋格鲁得知宋军挑衅之后,亲带一万白狼军团主力已至下河谷,不日就会到来。折御轩脸色有些阴沉,张守义也是一脸无奈,拓跋格鲁带主力到来之后,他们要再想立功机会便少了,就算打了胜仗,头功那始终也是军团长的。

    “军团长带主力到了之后,宋军就更不会轻举妄动了。”折御轩将白绸还给张守义,暗自看了一眼张守义和王晶,略一犹豫,咬牙说道:“所以,我们若是………还想给今日战死的兄弟们报仇,便要在军团长到来之前剿灭那支宋军。”

    张守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折御轩,点了点头,沉声道:“副军团长所虑极是,下官麾下战死了三百多个兄弟,绝对不能让那些宋军就此离去。只是………那支宋军兵力与我们相当,单凭下官这一个旅的人马很难做到此事。”

    折御轩一听张守义这样说,心中松了口气,然后又是心中一动,说道:“莫非张旅长已有成算?”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