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二十八章 血战盖朱城(下)

第九百二十八章 血战盖朱城(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眼见着城门吐蕃军队就要放火烧门,马永斌长叹一声,转眼去看拓跋风熊那边的战局发现吐蕃军已打破几道缺口,正如洪水一般,涌上城头。 x更新最快

    “休矣!”马永斌在心里哀叹一声,此时他心里再无战意,便待寻路逃命,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有人大喊:“马连长和拓跋连长何在?”

    马永斌心里一愣,循声望去,却见便在这关键之时,曾国勇带着一队人马,正上城而来。

    这真是宛如便要在水中的溺死之人,看到了救命的一个木板。城头顿时欢呼起来,曾国勇方探出头来,见着城墙卜该番惨状,提着长枪,便朝一伙吐蕃军杀将过去。

    马永斌略略看了一眼,见曾国勇带来的人却是不少,足有三四百之众。除了本来歇息的那一个营部分人员外,尚有一百余是旅部的直属亲兵连部队。这伙生力军杀将过来,刚刚以为自己在城墙上站稳脚跟的吐蕃士兵,立时陷入被分割包围的苦战之境。

    马永斌与拓跋风熊又是喜出望外,又是奇怪丁加刚竟然也会破例。但此刻城墙之上危机未解,却不是细问之时,二人一面苦战,一面望着曾国勇这队援军之后,又有上百名民夫,抱着一个个的大型火药包上城而来。

    就在这时,忽然便听到南城和北城,皆传来一阵阵接连不断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紧接着,便见一个不相识的少都校,指挥着几十名他自己带来的士兵,燃十几个大型火药包上的一根火绳,然后奋力将火药抱朝着城外吐蕃军密集之处扔了出去。

    马永斌眼见着那些火药包掉到一半,尚未落地,便轰的一声,在半空中炸开了。

    十几个大型火药包爆炸带来的巨大的震动,让他几乎摔了个踉跄。但他还是看见了吐蕃军队的那些云梯,在顷刻之间,不是被震飞,就是直接被炸成两段。然后至少有数百名吐蕃士兵在这惊天动地的爆炸中,直接丧命。甚至连城墙之下还活着的吐蕃人也在这一瞬间,都忘记了战斗。

    马永斌刚刚重新站直身子,便又听到了东城城楼上传来的号角与战鼓声。东城城门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打开,整整一个营的骑兵,高举着战旗,大声嘶吼着,杀向城外。

    丁加刚将他的反攻方向,定在了他们所在东城!

    “杀!”马永斌听到拓跋风熊大声吼叫道,也忍不住跟着大声吼了起来:“杀!”

    他们挥舞着战刀,杀向城墙上残余的吐蕃士兵。

    而还在城头的那些吐蕃士兵再无战意,纷纷丢下兵器。

    让马永斌意外的是,东城之外的那些吐蕃军队,却并没有溃败。因为紧接着,他们便听到南面传来的战鼓声与号角声,那是格旺多杰的将令,进攻之令!

    这些吐蕃军队只是迟疑了一会,也大声哟喝着,挥舞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朝出城的朱雀军团这个骑兵营冲了上来。

    曾国勇带来的援兵,也很快下了城墙,骑上战马,加入到这场战斗中。

    但马永斌与拓跋风熊都没有离开城墙。拓跋风熊指挥着残余的部下押送俘虏至安全的地方,而马永斌,在这看起来要胜券在握的时刻,却感觉到自己几乎已经累得脱力。

    他只是站在城头上,看着这场骑兵间的决战。马永斌并不知道这场战斗实际上才进行到一半。吐蕃大军是有足够的兵力驰援的。

    丁加刚保留了生力军,格旺多杰自然也保留了生力军。

    不过,吐蕃军投入攻城的兵力远多于守军投入守城的兵力,如此一来,双方能用于骑兵决战的生力军,便已经相差无几。

    因此,虽然丁加刚已经使出了自己最后的一根筹码,但是格旺多杰在曹玮的指下却还有耐心等待。

    在攻城之上,格旺多杰输了一招。丁加刚的意图如今已经很清楚,他甘冒大险,格旺多杰用大部分的兵力攻城,他却只用较少的兵力苦守。在最紧要的关头,当格旺多杰已经派出他的大部分兵力,而他的守城之兵士将到极限之时,他突然不惜一次性耗费大量火药包,大挫吐蕃军士气。然后,他将自己余下的精锐,猛攻吐蕃军最薄弱最疲惫的那部分。

    若是吐蕃大军营中曹玮不在,丁加刚还真有很大可能便将格旺多杰算进去了。

    然而,如今有了曹玮的指,丁加刚便算错了一些地方。

    他苦心保留
乱世扬明最新章节
的那支生力精锐骑军,未必便能这么容易击垮东边的吐蕃部族军。

    现在反而变成吐蕃部族军来消耗丁加刚派出去的生力军了。

    曹玮和格旺多杰站在望楼上,目不转眼的注视着东城的战局。曹玮在耐心的寻找一个最适当的时机,只要能击垮这只生力军,盖朱城就唾手可得。

    北面与南面的吐蕃大军,表面上正在喘息,受到突然的打击后,他们需要重整旗鼓,但在他们身后,还各有两千骑一直没有参加攻城,正在等待格旺多杰的旗令。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曹玮和格旺多杰的瞳孔放大了。

    因为,在他们的视线之内,发生了一件让他们完全意想不到的事情,

    他们看见,东边部族军的营地之内,突然之间,原有的战旗全部被拔掉了,被数以百计的赤红战旗,顷刻之间取而代之。

    从远处,西边那片树林的后面,族旗闪动,尘土飞扬,一支大军正朝这里急驰而来!

    “对方的援兵?哪里来的援兵?”

    格旺多杰心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便听到城内欢声震天,鼓角之声大作,他看见城内丁加刚急骤的调动着军队,一队队守军骑上战马,向着东城涌去。

    中计!格旺多杰再不敢犹豫,不顾曹玮出声急劝阻“再等等”,而是立时转身,对身边的传令兵沉声下令:“传令,各军立即南撒!命安多瞎高率军接应东城之军,替大军断后。各军撒军前,必须焚毁所有器械,列队而行,敢自相惊扰者,斩!”

    …………

    …………

    七月二十四日,宋国大口寨。

    党进一大早起来,便例行前往军营巡视。

    宋国大口寨与祥符国黄湾关相距不到百里,因地理位置和地形的原因,此处是两国相接两千多里边防线上最重要的一段。

    宋国方面大口寨往东南方向一百五十里外便是西北大营主力驻地庆州,而祥符国方面则是由白狼军团负责驻防此地。黄湾关中更是常驻有白狼军团一个旅的人马。

    近日宋国西北边军十万驻于大口寨,做出大军压境姿态,一方面是为了牵制祥符国白狼军团;另一方面万一祥符国在河西走廊吃了败仗,而兰州战事也败于吐蕃人之手,那么宋国和辽国便可随时真正的发兵进犯祥符国。

    但是,祥符国只要没在河西走廊吃败仗,没有大败于吐蕃人,作为宋国也好,辽国也罢,都不会轻易向祥符国发兵从而惹火烧身。毕竟他们先后在祥符国手上大败时间过去没多久。但对于宋国来,不会向祥符国轻易发兵主要指的是朝廷和宋帝。对于党进来,他无时无刻都不会忘记一年前大败于祥符国之手,且自己身受重伤的耻辱,做梦都想报仇雪恨。

    所以,在数天前枢密院发来命令让大军前置于大口寨,以牵制祥符国驻边兵力时,他毫不犹豫的将所有兵力全部调动至大口寨,且每日都做好随时真正的发兵攻打祥符国的准备,确保自己不错过任何一次有可能出现的机会。每日更是一早一晚,两次巡视各军大营。

    但今天党进方出得大口寨城门,便听身后有数骑追来,这些人一面大声抽打着坐骑,一面大声喊叫着党进的官讳,他只得勒马停住,派亲兵前去询问。只见亲兵领令前去,与那些人交谈数语,便领着那几人疾驰而来,到了眼前,党进不由吃了一惊,原来其中一个,却是他认得的,乃是宫中一名内侍官,名唤侯文刚,党进知道此太监颇得当今天子的信任,不知为何出现在此地。

    虽然只是一名七品内侍官,但党进却知道这些天子身边的近人却是最不能得罪之人,特别是他们这样统兵在外的大将,更是如此。所以他不敢怠慢,急忙策马上前,问道:“侯内使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那侯文刚却不答话,只是挥了挥手,旁边一个大内侍卫装束模样的护卫连忙下了马,郑重其事的拿出一个精致无比的檀木盒,双手捧着送到了侯文刚手中。然后侯文刚高高捧起这檀木盒,尖声道:“党将军,有皇上御批。”

    党进大惊,连忙滚身下马,跪在地上,口呼万岁,接过木盒,验过封漆心打开,细细完,令身边的书记官收好,起身对侯文刚道:“皇上旨意,下官已知。侯内使远来辛苦,尚请暂回驿馆歇休,待下官办完这趟差使,晚上回来,再给内使接风洗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