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二十七章 血战盖朱城(中)

第九百二十七章 血战盖朱城(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马永斌不过二十来岁,大伯是朝廷左相大人,他只要不犯大错,立些小功,就很容易前程似锦,他家里还有一个新婚没几年的**,大好的家业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他不想死在这里。

    但是,死亡的威胁,又切切实实的已笼罩在马永斌的头上。他心里面突然冒出一些让他感到可怕的念头,然后他连忙使劲的摇摇头狠狠的呸了一口,将这些念头赶出自己的脑海中。投降是不可能的,不管他想不想,他都难以做到,他的武艺不如拓跋风熊和曾国勇,而且在连中的威信也没有那么高,他更不会信任那些吐蕃人,想到今后的人生就要与这些吐蕃人为伍,这也许就是真的只比死好一点点而已,马永斌脑子里想得更多的是设法逃离盖朱城战场。但是,另一种恐惧又萦绕着他。

    祥符国早有相关兵役法规定,军枢部也颁布过战场纪律条令,马永斌只要想一想兵役法和战场军纪条令便打了一个寒颤。军事学院学习培训的结果在这个时候开始呈现,虽然马永斌知道那一定是死路一条,但是他无法违背军纪的原因,又并不只是死亡的威胁,以他的聪明和出身,也许能找到办法避开军法的惩罚,但仍有一种说不出原因的惧怕,让他无法这么做。

    也就是说,尽管心里头会突然冒出这样可能遭人唾骂的想法,但是,事实却是,他马永斌始终会站在这城墙上,提着马刀血战,直到他很可能死在某个据说是猪狗不如的无名吐蕃小兵手中。

    这让马永斌更加感觉绝望。他的右腿抽搐得越来越厉害。

    他感觉到拓跋风熊弯着腰走过来,虽然箭楼上的吐蕃军不再射箭,但仍会时不时有几枝冷箭射来,拓跋风熊长得很高大,不得不弯腰才能让女墙遮蔽住他的身体。

    “马连长,你不要紧吧?”拓跋风熊看见了他的右腿在痉挛,他以为是马永斌厮杀战斗的时候脱力了,连忙蹲了下来,用力按住他的右腿,帮他伸直,马永斌的一个亲兵这时也发现了这件事,忙快走两步,过来帮马永斌捶腿。

    “拓跋连长,见笑了。”虽然军中阶级相同,多以兄弟相称,在祥符国大军中下层武官之中,结义也是一件很寻常的事,但马永斌与拓跋风熊的关系却一直普通得很,此时见拓跋风熊如此相待,不免有点不好意思。

    “难免的。”拓跋风熊笑着点点头,见马永斌好了一点,才松开口手,骂道:“这些吐蕃狗邪门得紧!在军事学院学习培训时教官都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直娘贼的一而再,再而三的也不见他们竭了。”

    “他们还在一鼓作气呢。”马永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回道:“旅长前天可能猜对了,吐蕃人中有宋国来的攻城高手指点,格旺多杰这是孤注一掷,人家一个月的本钱,他一天就用光了,不过这般攻城法,我们只要守得住今日,就算守住了。”

    但他说完,看着拓跋风熊的眼睛,就知道连拓跋风熊也没什么信心。

    果然,便听拓跋风熊压低了声音说道:“方才又接到军情………”

    “唔?”马永斌的心突然沉了下去。

    “吐蕃狗是从东、北、南三面同时猛攻,还有一支精兵绕到西山,想要从西城爬山进城。”拓跋风熊所说印证了马永斌最初的感觉。

    难怪西城的那一个营一直不过来增援。马永斌在心里说道,突然他想起一事,奇道:“吐蕃狗虽然人多,但是轮着上,哪来这许多兵力?”

    吐蕃人也不是神兵天将,他们要如此一波一波的接连猛攻而不懈怠与畏惧,必然

    是要有充足的兵力进行精密的轮转,丁加刚早已带人经推算过城外吐蕃大军的兵力,北城与东城要保持与南城同样的攻击强度,吐蕃大军的兵力不会太充足。难道是来了援军?

    拓跋风熊猜到了马永斌在想什么,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在南城,吐蕃狗是驱使百姓,扛云梯的、填土的、造土山的,全是掳来的百姓。他们甚至用百姓做肉盾。”

    马永斌倒吸一口凉气。

    他倒不是同情这些百姓,他只是马上惊觉到这对协助他们作战的民兵和百姓的影响会有多大。而没有民兵与百姓的协助,他们要守住盖朱城就更加艰难了。

    “那为何咱们这边………”

    “咱们也有一些是百姓。”拓跋风熊压低了声音,显然他早已经发现此事,却一直隐忍着没说,这让马永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
无限动漫旅续全文阅读
人数不多,总共也就是一两百人,每次都是几十人,与那些吐蕃士兵混杂在一起,我猜这是这些吐蕃人各部各自为战的结果。咱们在军事学院时,也学过吐蕃人的风俗,他们各部掳掠所得,除了上缴的以外,皆是各部私产,多半是咱们这面的吐蕃狗,掳掠的壮年男子不多。”

    说到这里,拓跋风熊又道:“方才传来的消息,南边是格旺多杰的将旗,北边那只不知是何人领军。咱们这面,旗色杂乱,多半便是吐蕃各个大部族。”

    马永斌苦笑起来,说道:“你是说攻咱们这边的相对还算是软柿子?”

    他听懂了拓跋风熊的言外之意,南城与北城,更加吃紧。他们不要再指望更多的支援。

    拓跋风熊也苦笑了一声,说道:“听说南面还有五千吐蕃精兵自始至终都未投入攻城。”

    “所以说,旅长手中,至少也会有一个营的兵力,不到最后关头,绝不会用来守城?”马永斌不由得发出一声哀叹。

    拓跋风熊点点头,还要再说什么,便听到城外角声哭作,战鼓催急,二人连忙起身,从女墙后望下去,便见密密麻麻的吐蕃士兵,扛着余下的架云梯,又朝着他们把守的城墙冲了过来。

    这一次,马永斌果然发觉,那些扛云梯的人,服色相貌,果然是汉人。而且看起来应该是比此前更多了,兴许是格旺多杰调拨了一些掳获给他们,兴许是这一拨攻城的吐蕃人并不是此前的那些吐蕃部族,而这些只是他们自己的掳获。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城墙上的所有人,都发现了这明显的不同。与敌人作战是一回事,伤害自己的同胞又是另一回事。所有的人都呆呆的望望城外,又望望拓跋风熊与马永斌。

    马永斌狠狠的瞪了他的部下一眼,恶声喝道:“看甚么看?吐蕃人长得和我们差不多,都是黑头发黑眼睛,这些都是吐蕃人穿着我们汉人的衣服而已。”

    说罢,张开大弓,朝着一个扛云梯的汉人,一箭射去。众士兵虽然将信将疑,但在这个时刻,马永斌的解释,也已经足够他们自欺欺人了。拓跋风熊身为党项人,更是没有多少不忍之色,一直默默的张弓搭箭,射向城外。

    但吐蕃在军这一次的进攻,更加猛烈凶狠。

    祥符国大军的箭矢,弩.枪、火药包、轻燃油、滚木等守城利器丝毫没能阻止吐蕃大军将云梯靠上城墙————上千名举着木盾的吐蕃士兵,动作迅捷的顺着云梯,攀爬上来。更让马永斌胆颤心惊的是,这次这些吐蕃人又好似学会新战法,也有可能得到了那位神秘的宋国攻城高手的指点,他们驱使着上百名百姓,扛着一捆一捆的干柴,向城门冲来。

    “直娘贼的想烧城门!”马永斌拿着一把钩镰枪,一枪捅翻一个快要爬上城来

    的吐蕃士兵,一面大声吼道:“张平,徐虎,跟我来!”他知道这已是事关死生之时,他已急红了眼,顾不得害怕,叫了两个得力班长,快步跑到东城楼上,那里有几个士兵正不断的往城下射箭,但却没什么效果,那些干柴就是天然的盾牌,马永斌喝

    止那几个士兵,丢过一捆麻绳给那几个士兵,自己将别一头捆在腰间,又挑了一张

    齐肩高的大盾,一手提刀,一手持盾,见张平与徐虎也依样准备妥当,便厉声命令道:“坠我们下去!”

    但这边方坠着三人下城门,吐蕃人便已发觉。箭矢立时象雨点似的射来,马永斌三人用盾牌护住身子,但转瞬之间,木盾便如刺稠一般,上面插满了箭矢。一队吐蕃骑兵,见箭矢伤不着三人,冒着祥符国大军的箭雨,朝城门疾驰而来。

    城头的祥符国士兵虽然连连放箭,甚至用巨型弩.枪和火药包想要阻止这队吐蕃军,但此时城头兵力已然不足,眼见着那队吐蕃军便要接近城门,城头的守军便不敢再坠下三人,只得又合力将他们拉了上来。

    如此一来,军军又对城门越垒越高的柴堆变得无可奈何。虽然马永斌又指挥着士兵从城头砸石头、推擂木,但这种手段,对撞车云梯有用,对柴堆却不是什么有力的应对之法。而最厉害的火药包和轻燃油自然不敢用在这里,那样的话不等吐蕃人放火,守军自己便帮助吐蕃人烧毁城门了。

    深夜两更送上,求捧场和月票、红票的支持和鼓励——————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