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二十四章 如此攻城

第九百二十四章 如此攻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你难道是**’和‘不会取咋整’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马永斌眼见这队吐蕃军,大多臂力过人,皆以铁骨朵之类的重兵器为主,他自己却是使刀,心中见怯,不敢力敌,便带了一队人马,绕着混战在一起的两军放冷箭。他知道自己武艺平平,所以在弓箭特别是在快弩方面下了功夫,有过苦练,箭法很准。所以此时嗤嗤数箭,便射落几名吐蕃骑兵,但吐蕃人哪容得了他在一旁使冷箭,一个吐蕃军小头领得了个空当,收起骨朵,摘弓搭箭,一箭射向马永斌。马永斌慌忙策马避开,另有两个吐蕃骑兵已经拍马杀到跟前,一人使枪刺向他的腰间,他拍拍马头,战马轻巧的一跃,避开刺来的那一枪,但另一人已挥舞着铁骨朵,砸向他面门,马永斌惊出一身冷汗,电光火石间,本能的拔出佩刀往上一架,只觉虎口一震,佩刀竟被砸飞了。

    马永斌再不敢恋战,院忙伏低了身子,驱马疾驰,他部下的几个班长一涌而上,挡住使枪的那个吐蕃军小头领,另一个小头领却识得他是祥符国的武官,对他紧紧追着不放。

    马永斌慌乱之中,以快弩朝追赶的小校射了一箭,但因为太过慌乱却没甚准头,落到那小校三尺开外的地方。他心中更是着急,百忙之中,发现曾国勇与拓跋风熊还在苦战,曾国勇浑身是血,也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他自己的,正被三个吐蕃小将围攻:拓跋风熊看起来似是左肩上中了一枪,招式有些沉滞,但他气势未减,整个战场上,都能听到他的大吼声。马永斌暗暗叫苦,此时他的副连长也已与吐蕃骑兵混战在一起,虽无人管他,但丁加刚治军,军法甚严,更别说他们连里面还有军法官,盖朱城虽近在咫尺,可友军尚在苦战,他更不敢往城门逃去,只能在战场上绕圈子。但不管他怎么跑,那几个吐蕃骑兵便似认定了他似的,就是死死的跟着不放,前面还时不时的冒出几个吐蕃兵,斜地里刺一枪、抡一锤的,弄得马永斌左支右绌,防不胜防。

    幸运的是,马永斌的窘状,竟没有影响到他麾下人马。他的连指挥旗本该死死的跟在他身后,而战旗在哪里,士兵们便朝哪里汇聚、冲锋。但这场战斗一开始,他的部下们各自陷入苦战中,根本无法会聚。而他与连旗也被那两个吐蕃军小头目冲散,挚旗士兵一时找不着马永斌,依照相关作战条例,便朝着副连长所在靠拢。但他的副连长与挚旗士兵竟然很快就战死了,吐蕃骑兵拼命想要夺这面旗帜,又被几个士兵拼命护住,保住战旗,聚到了曾国勇附近。

    朱雀军团到底是本身战力不俗的精锐,曾国勇与拓跋风熊身先士卒,勇猛无比,便是普通的班排长虽然队伍被冲乱,一片混乱,但面对吐蕃骑兵,亦丝毫没有怯意,人数虽少,但短兵相接毫不落下风。

    军队改革之后,祥符国的骑兵近战皆以长枪为主,而这队吐蕃骑兵则以铁骨朵为主,兵器上面,双方各有所长。最主要的是朱雀军团皆是钢甲,铁骨朵原本正是对付甲盾精良的敌人的好兵器,以往寻常的盔甲一骨朵砸将下来,不死也成重伤,但面对钢甲效果却是大打折扣,而吐蕃骑兵则是一半为极为寻常的铁甲,另一半只是身穿皮甲而已,再加上朱雀军团骑兵铁枪的枪尖都是精钢打造,一番冲刺,借着马匹的冲力,一枪便可洞穿任何吐蕃骑兵。

    两军混战,一方刺、缠、点,一方是砸、挂、擂、冲,朱雀军团要将枪使得好,需要无数次的训练,技艺生疏者,到了这战场上,几个回合,非死即伤。而吐蕃骑兵则要求臂力过人、体力耐久,这铁骨朵砸将下来,虎虎生风,威力惊人,但要让人挥舞着这兵器战斗过久,亦不免很快体力不支而露出破绽。

    两军战得一阵,眼见着吐蕃骑兵虽然人多,可是却占不了什么便宜,朱雀军团反倒是越战越勇,渐渐占了上风。众将士也渐渐汇聚到曾国勇与拓跋风熊旗下,连马永斌也终于被几个亲兵找到,几条长枪守护着,与田、荆二人会合在了一起。指挥这一千骑的吐蕃将领观察着战场的形势,正待鸣金收兵,不料便在此时,东面大营却突然鼓角齐鸣—远远的,从东面又有五百名吐蕃尚波千部的骑兵疾驰而来,他精神一振,又提起骨朵,催促着部下继续厮杀。

    然而,不
超武时代吧
等那五百名尚波千部骑兵形成夹击之势,从盖朱城的北门之中,又冲出几百祥符国骑兵挡在尚波千部这队骑兵的路上,双方厮杀起来。

    盖朱城北门外的这一番恶战,从黄昏战到天黑,双方才各自收兵。

    朱雀军团定要保护出城牧马砍柴之活动空间,而格旺多杰却绝不肯让祥符国大军轻易达成此目的。双方针锋相对,自这一日起,一连三日,北门外早晚时分,几乎必有恶战。

    到了围城的第四日,也是七月二十一日,吐蕃大军让工匠们终于赶造出了近十座箭楼,每座箭楼可容二十人站在上面射箭。格旺多杰将这些箭楼全部部署在城南,避开东门的弩台,又自各军中挑选出数百名能挽强弓善射者,登上箭楼,昼夜不停的向城中射箭。如此一来,近半座盖朱城,都处在吐蕃大军的射程之内。不仅仅百姓出门都要背着门板挡箭,城墙上巡守的祥符国大军,一不小心,也会被冷箭射中。箭楼上的弓手都有良好的防护,以弓箭还击没有作用。并且没过多久,吐蕃人又开始射火箭,危害极大。箭楼上的吐蕃军视野又极好,专挑城中易燃之建筑射火箭,比如茅草盖顶的房子、牲圈之类,一旦射中,城内军民就要出来救火,然后他们就趁势射杀城中军民。

    这些箭楼给盖朱城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尤其是心理上的。城墙保护不了他们,不

    分昼夜,每个人的生命都处于危险当中,随时都会有人受伤、死去,即使在睡梦中,也要提防房屋着火。城里的医者疲于奔命,而草药也很快就变得紧缺。尽管朱雀军团在北门外的争夺战中勉强控制住了局势,但城中的士气,仍然不可避免的一落千丈。随之而来的,是军中对于固守盖朱城的质疑声,越来越强烈。而且丁加刚和几个营长明白吐蕃人自己是打造不出望楼和箭楼这种先进的攻城器械,即使光有从兰州城中掳来的汉人工匠也做不到此事,显然这其中有宋国一名精于攻城的人物在指点着吐蕃人。

    丁加刚带人经过一番研究之后,命令城头以绑着燃油包的巨型弩燃枪还击,效果非常好,一会就打击烧毁了近半箭楼,才让吐蕃人不敢再以箭楼嚣张。

    另外,丁加刚将麾下四个营分成四部,一营出城护礁牧马、两营守城、一营待命休息,每日轮流转换。又严令城墙上的弓手、抛石机、巨型弩.枪,只要吐蕃大军未入射程之内便不得还击。

    丁加刚威望极高,治军又严,普通士兵对他的一切行为,几乎只知服从,而根本不敢有半点反抗。即便是那些武官,心中虽然大不以为然,但旅长既然颁下令来,也无人敢有异议。

    而城外的吐蕃大军,仿佛格旺多杰已经彻底忘记了七日破城之令,一直到了七月二十二日距离郢成蔺逋叱所定的破城之期,只剩下最后两日,吐蕃大军也没有正儿八经的攻过一次城。

    吐蕃人似乎完全满足于用箭楼围攻盖朱城与北门外的小争夺,格旺多杰麾下诸将也不催促。曹玮自然更不会着急。

    但吐蕃各部族领兵将领却不能不急。他们都惧怕郢成蔺逋叱,如此消极避战,一旦追究起来,倒霉的绝不止格旺多杰一人而已。

    所以,这五天使得一些部族将这领却是变得极不耐烦,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城池,据说拥有无数的财货、器械、粮草,他们亲眼看着该座城池,从城外可以直接射箭进城中,如今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兰州城攻城短短五天时间死伤五千人的事情忘了,他们对于城墙的敬畏之心,早已经被一种轻蔑的态度所取代,况且他们如今还有云梯,在箭楼的掩护下,有望洞悉祥符国大军的部署。

    在他们看来,盖朱城的城墙,比一道竹篱笆强不了多少。无休无止的耗在一座城池之外,打这种无聊的战争,让许多的部族、属将领感到憋闷、烦躁不安,更何况还有这该死的闷热的天气,格旺多杰又不准许他们移营。他们都盼着尽快攻下这城池,然后可以纵兵大掠,将之洗劫一空,然后他们可以进城,在阴凉的房屋中,好好休整一段时间。他们的耐心已经耗尽,而他们也不关心格旺多杰如此消极作战是否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或者计划。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