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一十七章 鸿门宴(中)

第九百一十七章 鸿门宴(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曹家现在控制着归义军,是瓜州当之无愧的王,如今端木仲仁和张志文倚老卖老,竟然反客为主,不等曹雪飞这个主人发话,二人先聊了起来。曹雪飞心中顿时感到不快,只不过现在瓜州士林、宗教界、普通百姓阶层,甚至归义军的低阶军官和士兵,都有些人心思动,他们曹家的统治岌岌可危,以端木和张家为主的这九大家族是沙州的中流砥柱,这个时候,曹家务必要争取把各大家族拉拢住,若是拉拢不了,那只有全部杀了。

    张志文说话有些气喘,顿了一下,又抚须说道:“老夫年纪大了,每日里一壶茶、一杯酒,含饴弄孙、颐养天年,早该不问世事才对,然………”

    曹雪飞打断他的话,晒笑道:“张翁所言有理,张翁精神矍烁、身体康健,若是好好奉养天年,再过二十年,就是咱瓜州的人瑞,有什么事情,我们这些晚辈们自会予以解决,张翁还是少操些心的好。”

    张志文目光一凝,注视着曹雪飞道:“如今我们已经被困于内城,危在旦夕,节使大人准备如何解决?使我瓜州上下玉石俱焚么?还是说………效仿当日甘州回鹘兵临城下之难,与祥符国父子之国?但即使是这样,老夫也担心祥符国不会同意。”

    曹雪飞恼羞成怒,霍地直起身来,怒道:“你……”

    不等曹雪飞说话,端木仲仁突然大声说道:“节使大人何必急躁呢,或许……张老家主会有些不同寻常的见解,节使大人既然叫我等来商量守城退敌之事,咱们何妨听上一听。”

    曹雪飞本想立刻扔酒杯于地,让藏在两边帷帐之后刀斧手冲出,但又担心在这种情况下杀了端木仲仁和张志文及其同党,让其他世家家主心生疑虑,反而与他离心,又出现第二个端木仲仁。所以,他冷哼一声,不再言语了,再等时机。不过这一来,各大家族首领刚刚赶到时的欢快气氛却已荡然无存,局面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说起来,瓜州九大家族之间都有着盘根错节的亲戚关系,阴家做为沙州第二大家族,原本与张家走的最近,有着最为密切的关系。当初张义潮晚年时以六十九岁高龄长途跋涉,入长安为质,将归义军交给了自己的侄子张淮深,那时候的阴氏家主阴韬就是张义潮的一个女婿。

    张义潮死后,阴韬发动政变,杀死了张淮深夫妻和他们的六个儿子,夺取了归义军的兵权,当时张义潮的第十一女是瓜州另一大家族闫家的儿媳妇,她的丈夫是沙州司马安骁春,对于姐夫的倒行逆施,十一姑娘十分不满,她与丈夫安晓春再度发动兵变,血屠阴韬全家,拥立张义潮的孙子张志明,也就是如今的张氏老家主张志文之兄为归义军节度使。

    从此张、阴两家开始交恶,及至后来,近百年下来,沧海桑田,第三大家族曹氏渐渐掌握了瓜、沙二州的军政大权,以架空、排挤的方式一步步把张家以和平方式赶出了权力中心,在这个过程中,曹家和阴家便成了关系最为密切的盟友,而端木家、安家则仍与张家走的更近一些,至于汜、阎、端木几家,则是长袖善舞,周游于两大派系之间,属于打酱油的主儿。

    对曹雪飞和阴家家主阴成武的神情变化,端木仲仁尽收眼底,他淡淡一笑,不动声色地道:“诸位,昔日安史之乱时,大唐玄宗避难入蜀,调河西陇右之精兵护驾,以致河西陇右兵力空虚,吐蕃趁机发难,河西沦落,路阻萧关,我们这些汉家儿郎便与故土再无往来。可是我们这些孤悬于外的汉家儿郎,却从来不曾忘却故土啊。”

    端木仲仁大袖一拂,指了指脚下的土地,沉声道:“当时,眼看着凉、甘、肃瓜诸州一一陷落之后,我汉家军民,坚守沙州这最后一块汉土,历时十三年之久,时任瓜州刺史周鼎眼见待援无望,想要焚城东奔,他并无投降之意,不过是想弃了这块土地,返回祖宗之地,结果呢?弃我汉土,天地不容!都知兵马使阎朝阎大将军缢杀周鼎,带领军民继续抗击吐蕃。直到建中二年矢尽粮绝,阎大将军才使人与吐蕃将领绮心儿会谈,对天盟誓,郑重约定:蕃兵入城后,不得杀我汉家一个儿郎,不得辱我汉家一个女子,得到绮心儿的郑重承喏,这才献城投降,保全了我瓜州军民,保全了我九大家族,使我汉家薪火不绝于瓜洲。为了断绝我汉人与大唐的血脉之缘,吐蕃人不许我们穿上祖先传下来的衣裳,要我们辫发左衽,一
蛊真人之齐天传笔趣阁
如胡儿。每年,到了元朔之日,我们汉人才能穿起久违的汉家衣裳,遥祭东方自家的祖先,我们盼望着王师能救我等于水火之中,可是大唐势微,中原战乱频仍,无力顾及我们啊!”

    端木仲仁说到这儿,已是老泪纵横,各大家族首领都不禁有些动容,庭院中一片肃静,只听着张志文接着端木仲仁的话口慷慨陈辞道:“及至后来,吐蕃赞普达磨被僧侣刺杀,我瓜州汉儿不负阎将军昔日苦心,家祖义潮公趁机揭杆而起,率我汉儿一举光复瓜州和沙州,一鸟飞腾,百鸟影从,义军以气吞山河之势,风卷残云,不足两年时间,便收复西域十一州。百年左衽,复为冠裳。十郡遗黎,悉出汤火,家祖废吐蕃部落之制,重建州县乡里,建户藉、清土地,修水利,兴农耕,自此河西走廊畅通无阻,人物风化,一如中原,可是………子孙不肖啊,自义潮公之后,我归义军每况愈下,十一州渐被蚕食,至今日,我西域汉人,只能保有瓜沙二州!”

    曹雪飞再也按捺不住,铁青着脸色,按刀喝道:“端木仲仁,你什么意思,这是在指摘我曹家么?”

    帷帐后面刀斧手都差点冲出去,曹雪飞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张志文这时却眼皮一抹,淡淡地道:“归义军是在我张家手中没落的,端木先生何尝指摘过你曹家之过?不过你曹家接掌沙州之后,我归义军也未见丝毫起色,这是事实,端木仲仁就事论事而已。”

    曹雪飞冷笑一声,索性不再阻止,只是目光注意其他世家之主神色变化,心想索性借端木仲仁和张志文二人的话进一步看出谁有投诚祥符国之意。

    阴成武此时却阴阴笑道:“张翁,端木先生,你们现在讲张家先祖是如何的威风,讲我瓜州这些陈年旧事又有何意义?”

    “不然!”

    张志文正色道:“老夫和端木先生对你们这些晚辈说这些话,是想叫你们知道,我们的前辈为保我汉家衣钵,曾经做过些什么,是想要你们知道,我们远在西域,与故土天各一方,非是我沙州汉儿不思故土,也不是中国欲弃我西域汉人!”

    “当年大唐覆亡,归义军败落,我等俱成了无国无家的孤臣余孽,再历百年,我们就要忘了祖宗,泯然胡人矣。可是,如今祥符国大军西来,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吐蕃、回鹘顷刻而败,此时实为复我汉土难得之机。难道我们现在反而要忘了列祖列宗遗志,与祥符国的天军为敌么?”

    端木仲仁接口道:“诸位,祥符国大军此来,是为一统河西,复我汉土。诸位都是瓜州大族,自与中原隔绝以来,我们日夜翘首企盼,盼望着中原兴兵,驱逐胡虏,复我汉土,如今天军真的来了,难道我们应该以刀兵与之相见么?祥符国兵强马壮,不说凉州吐蕃和甘州回鹘,即使是宋、辽两大国都败于其手,难道我瓜、沙二州抵得祥符国的大军么?”

    “降,上顺天地之意,中承祖宗遗志,下合黎民之心,各位的家族也不会受到丝毫的损害,西域商路一通,反而会大受其益。战,军民士气皆不可用,必败无疑,我各大家族之结果,不过是与瓜州玉石俱焚。老夫实不忍尔等自蹈深渊,”

    各世家首领面面相觑,有些意动,有些则偷偷看向曹雪飞。

    曹雪飞心中怒极,杀意滔天,心想果然如此,看来不杀这些人是不行了。想到这里,呯的一声,他将手中酒杯扔到地上,拔刀说道:“来人给我砍了这些吃里扒外、昏匮无能的老匹夫!”

    刷的一下,两边帷幕掉了下来,两边各一百刀斧手暴露在众人眼前。电光火石间,胡三光一声长笑,两只手同时向两边刚刚暴露正要冲出杀人的刀斧手一挥,两枚拳头大小暗器便向两边的刀斧手飞去。

    “小心暗器!”这些刀斧手一愣之后,其中不少人也反应很快,大喝声中便跳起来一刀向暗器劈去。

    下一刻,砰砰两声,那个个暗器没有被劈飞,也没有被劈成两半,而是在瞬间炸了,这却不是叶尘一直让祥符国火器研究司要研制的类似后世手.榴弹的东西,而是武器研究司专门给特种大队研究的一种特种武器————烟雾.弹。

    两更深夜送上,新的一个月,求捧场、求保底月票,求红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