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一十六章 鸿门宴(上)

第九百一十六章 鸿门宴(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威虎山老八’、‘流离de岁月’、‘疯狂的蚂兵’、‘漢平hank’、‘小僧近色’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钟三河笑了笑,说道:“这自然是那曹雪飞设下的鸿门宴。”

    端木舒脸色微变,正要出言劝阻,端木仲仁却说道:“老夫在瓜州乃至整个西域虽然素有名望,但手中并无一兵一卒,曹雪飞若只要派一队兵过来便可将我端木家灭族。可是,如今却大费周章的设下鸿门宴,却是因为曹雪飞担心杀了老夫之后,激起这内城亲近老夫的豪门世家不满,乃至与内城外大军私通里应外合破城。所以,今晚若是鸿门宴,便不止是老夫一人鸿门宴,曹雪飞有可能连老夫和亲近老夫豪门世家家主一并杀了。”

    端木舒再也忍不住,直接跪下道:“既然如此,父亲万万不可去赴宴。孩儿这就派人给亲近父亲的豪门世家通知,也让他们不去参加曹家晚宴。”

    端木仲仁却摇了摇头,看着钟三河说道:“即使是鸿门宴也是非去不可啊!”

    “父亲………”端木舒急声劝阻,但不等他说完话,端木仲仁便挥手将其打断。

    钟三河沉默了一会,忽道:“此时距离晚宴还有一个时辰时间,待在下和安全部寇明禄,还有那位云月大师商量一下。”

    端木仲仁连连颔首,笑道:“老夫亦是如此想。”

    …………

    …………

    瓜州外城一座大宅子中,一队甲胄鲜明的持枪武士巡弋于外,杨继业的亲卫营士兵则如众星捧月一般,将整个大宅团团围住,按刀面外而立,院子里面客厅中,杨继业麾下旅长以上将官各抒己见,正争论不休。

    一开始各路将领的意见分岐很大,什么奇异的想法都有。但渐渐的,有些人被说服了,意见渐趋统一,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意见————一部分人认为国内有陛下在,兰州城不用他们担心。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国内虽然还有十二万大军,但绝大部分要时时防备宋、辽两国,恐怕也调动不了多少军队,为稳妥起见,他们应该尽快攻下瓜州回师救援。两派意见针锋相对,各执一辞,争的面红耳赤。杨继业坐在帅位上始终一脸平静,听着两派人马各自陈述的理由,一壶酽茶已经续了好几次水,茶水已喝得淡而无味,他仍然不置一辞。好似陷身在兰州城的不是他的儿子。

    白狼军团骑兵一旅旅长拓跋狮大声说道:“大帅,末将以为,应该撇下瓜州之事,以最快的速度杀回去。从唐大人所说情况来看,河湟吐蕃人身后有宋国的影子,所以宋国随时可能大军来犯,甚至很可能此时已经大军压境。而我祥符国只要局势稍不乐观,辽国也多半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从而趁击发兵。而这瓜、沙二州今日不取,来日还可再战,比起国内安危又算得了什么。”

    韩涛紧接着说道:“大帅,末将不同意拓跋旅长之言,国内有陛下坐镇,又有十二万大军守卫,即使兰州一时失陷,但以末将看来那吐蕃人也就仅次而已。即使那宋、辽两国来攻,以我祥符国各城寨如今防御之力,只要不出城,即使宋、辽两国倾巢而来,短时间内也难以攻破。而眼下我们仓促返回,眼看到手的瓜州和沙州便会半途而废。实在是得不偿失。”

    唐兴武也赞同地道:“大帅!下官也以为国内有陛下在,根本不用太过担心。更何况没有陛下的旨意,我们也不便擅自回兵。所以,以下官之见,我们则尽快打下瓜、沙二州,到那时候,大帅率大捷之师,挟一腔锐气回援国内。并且若兰州城朝廷另有大军,我们甚至还可从凉州折转杀向河湟吐蕃老巢。说不定趁势将河湟、陇西之大片江山拿下,也并非没有可能。”

    唐兴武所言比起韩涛所说又多了一股**力,凡是武将无不热衷于军功,更何况如今祥符国又极为重视军功,今年正旦大朝会上的封爵之后,这大半年来没能封爵的军官心中羡慕嫉妒的要死,已经封爵的又羡慕比自己爵位高的人。此时,众人一听有可能直接端了河湟吐蕃的老巢,无不眼睛发亮,要知道这其中代表着多少军功,多少爵位。当然,他们有这样的反应,也是出于对伟大的皇帝陛下能够稳住国内形势的信任。

    杨继业沉思半响之后,说道:“本帅决定折衷下诸位意见,尽快攻下瓜州,暂不对沙州用兵。留下部分兵力驻守瓜、肃、甘、凉四州,再率领大部骑兵全部回援至凉州,到时候再看情况是去兰州,还是去
校园花心高手帖吧
河湟。所以,明日开始,全力攻打瓜州内城。务必一天之内不计代价攻下瓜州内城。”

    众人轰然称。

    ………

    ………

    瓜州内城各个世家、豪门家主一个个一脸愁容的来参加晚上曹家晚宴。

    戌时时分,众人才听到街的尽头传来马蹄之声。“来了,来了!”人们交相传递着,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向街的另一头望去。

    端木仲仁没有带他儿子端木舒,独自坐着马车,在钟三河带领的二十来名杀手营高手装扮的护卫骑马簇拥之下,出现在街的尽头。

    瓜、沙二州有九大家族,他们是经历无数次血雨腥风才得以一代代传下来的地方大族,其中历史渊源最久远的家族甚至能够追溯到汉朝。

    所以,自汉以来,他们在瓜、沙二州世代官宦,历久不衰,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强大的家族势力,就像根系发达的骆驼刺一样,牢牢地控制着这片沙漠绿洲,在漫长的岁月中垄断了瓜、沙二州地区的政治和经济命脉。

    这九大氏族便是张、曹、阴、阎、李、汜、安、端木、索。

    今日执掌瓜州的曹家宴请豪门世家,其实主要就是除曹家之外的这八大家族。包括年逾旬,已久不问世事的张志文张老爷子在内,八大家族在瓜州的家主或者主事人便都被曹家请了来。曹家如今是瓜州之主,又是以守城退敌的名义,这个面子,谁敢不给?

    不过,此时却有超过一半前来参加晚宴的瓜州豪门世家家主都在大门口迎接端木仲仁,曹雪飞早已闻报,也亲自站在府门之外迎接。只是他暗中将出门迎接端木仲仁的豪门世家家主全部记在了心中。

    此时,曹雪飞目光扫过端木仲仁的二十来名护卫,心中冷笑连连。

    “端木先生。”曹雪飞拱手揖礼,向着众人朗声道:“得端木先生光临商定这守城之策,定能退敌啊!”

    端木仲仁连忙回礼,笑道:“节使大人客气,老夫也是瓜州一分子,自会尽力为节使大人出谋划策。”

    曹雪飞连忙逊谢道:“有劳端木先生费心。”一面抬手道:“请府中叙话。”

    端木仲仁亦不客气,大步便往府中走去,随行的二十来名护卫也早已下马,鱼贯而入。到了中门处,便有一个家将走来,拦住后面二十来名护卫,笑道:“请诸君留步,随在下往外厢吃茶。”

    端木仲仁停步转头,指着钟三河说道:“三河跟我去参加晚宴。”

    曹雪飞看了一眼钟三河,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继续带着众人向曹府深处走去。各家主带一两个护卫这本就是以往类似宴会的惯例,并不算什么。

    瓜、沙二州的建筑多就地取材,以沙土为材料,就算豪门世家也不例外,曹家的大宅占地十分庞大,房舍的建筑风格与中原迥然有异,庭院圈的极大,四周却只是半人高的沙土墙,远远的就可将院中的一切尽收眼底。

    一进府门,迎面便是一条长廊,长廊只是一个木架,上面爬满了葡萄藤,已经成熟的葡萄一串串挂在枝叶间,即使是傍晚,看着也是沉甸甸、紫檀檀,诱人口水。

    此时府中早已预备齐全,待端木仲仁一到落席,茶果、酒菜便流水般地一一送上来。

    宽敞的客厅之中,又放了十几张小几,几案上放着美酒、肉食和瓜果,九大世家的家主和六个这几年瓜州后起之世家家主都以跪式礼端坐其上,除了端木仲仁身后只站着钟三河之外,不算主坐位上的曹雪飞,其他人的背后大多都站着两个腰挎弯刀的护卫。

    不过,张家家主张志文却也是例外,张志文身穿玄色曲裾禅衣,头戴高冠,脚着木屐,还是一副汉朝人的打扮,看他白发苍苍,却是精神瞿烁,顾盼生威,手中捏着一副不知什么材料的佛珠。在他身后同样是两个人,但却不是护卫,而是两个唇红齿白小沙弥。众人都知道张志文一生信佛,随身带两个小沙弥参加宴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不过,今天这两个小沙弥中的一个眉目如画,宜嗔宜喜,仿佛有一股特殊吸引国和,十分的招人待见。

    四下里则有许多曹家青衣小帽的家仆侍候着。

    端木仲仁先是对张志文说道:“张翁已多年不问世事了,没想到今天却是张翁亲自过来。”

    张志文淡淡一笑,和颜悦色的说道:“事关瓜州安危,老夫怎能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