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一十章 孟飞扬与小银狼

第九百一十章 孟飞扬与小银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哓天’和‘那天那时那我’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曹帅在哪里?”曹雪凯大声问道。

    寨外的败兵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曹雪雄如何了。

    “你们是怎么败下来了?谁是领头的?找一个人出来答话。”

    闫一山从人群中站出来回道:“曹雪凯,你赶紧给老子开门,肃州早就已经降了祥符国,我们在乌苏大峡谷中了中了埋伏,我和曹帅跑散了,分开之前曹帅让我轻骑赶回瓜州城报信,让瓜州城好做好防御准备。”

    他这些话一出口,葫芦河守军顿时军心大乱,守渡的归义军纷纷疑惧相望。

    “你敢乱我军心?”曹雪凯声色俱厉地吼道,内心却也早已摇动起来。

    闫一山使了一眼色,他身边的其他人上前几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道:“求大人开恩………求大人开恩………”

    顿时,寨外败军一片哭乞之声。

    曹雪凯仔细听这些人说话,看其神态,不象是做伪。他心中暗暗叫苦,若真如闫一山所说肃州龙家已降,两家合力伏击曹帅七万多大军,大败曹帅的确有可能。更何况他这小小的葫芦河无论如何也守不住,唯今之计,看来也只有和闫一山一起早点渡河报信,再将带不走的渡船一把火烧掉。

    他正在心里计议着,忽见到败军中有人跳起来,大声喊道:“闫一山已经………”

    话未说完,便被身边一人一刀砍翻在地。那些方才还在伏地哭号的“败兵”,忽然间跳起来,大声吼着喊着,朝着寨门冲来。这些人离寨门本就极近,守寨归义军正在惶惶不安之时,又事发突然,所以未及射箭,这些人已经将寨门的两根圆木砍倒。数百人齐发一声喊,便杀进营中。这些伪装成败兵的闫一山七百心腹部下和三百孙立行带领的特战营战士,一面砍杀,一面喊着:“曹雪雄已被活捉,速速投降!曹雪雄已被祥符国大军活着,你们若想活命,便速速投降!”

    守渡的归义军军心涣散,根本无心抵抗,一窝蜂地向着渡口跑去。

    “中计了。”曹雪凯此时也无可奈何,只能跟着部下们,拼命向渡口撤退。但是却已经迟了。

    …………

    …………

    “启禀陛下,朱雀和青龙军团各一万五千人马,以及特种大队三千人,总计三万三千人马已经全力向兰州赶去,只是路途遥远,大军又要结集准备,预计最快也至少十天才能赶到。所以只要兰州城能够坚守十天,援军便会赶到,必让那吐蕃人有来无回。” 夏京,皇宫,政务殿中军枢部总参谋长曾尚飞躬身说道。

    殿中的氛围比较沉闷,但并不是很凝重。毕竟辽、宋这样的大国都被先后打败,吐蕃人又算得了什么,即使如今驻防于宋、辽两国方向玄武、黑狼、白狼三大军团和拱卫夏京的天卫军团不敢擅动,出动这三万三千人马已经很紧张,但是祥符国君臣都很有信心打败八万吐蕃大军。

    只是,吐蕃人来犯的这件事情的过程让祥符国君臣很恼怒————充满了第三方势力的阴谋诡计、挑拨生事。

    只要是明白人都很容易看出白虎军团很明显中了圈套,虽然至今兰州方向新的消息还没有传来,但以叶尘和胡三光、曾尚飞的推测,白虎军团必然损失惨重,紧接着兰州城很可能被河湟吐蕃大军倾巢而出所围,所以不等兰州方向请援的信使来临,叶尘果断让军枢部调动距离兰州最近的朱雀、青龙两大军团和特种大队前往兰州。只是他们却没有想不到,白虎军团损失之惨重远在他们推测之上。

    叶尘略一沉思,说道:“安全部通过海东青给邓崇轩和张大为送去朕的旨意————如若他们去的时候兰州城陷落,便不用急着攻城,以截烧粮道、断其退路、发兵武胜军等围魏救赵之法,逼迫吐蕃人出城野战。至于白沧海哪里不用管,让他自由发挥便好。”

    胡三光躬身称是。

    马文韬略一犹豫,出班说道:“陛下,邓崇轩、张大为、白沧海三人谁为主帅?若不立统帅,恐怕会各自为战,贻误战机的可能。”

    叶尘想了一下,说道:“马相公提醒的是,胡三光给他们信中加上朕的旨意,以邓崇轩为统帅,张大为副帅。”

    待胡三光恭敬称是。叶尘又转身对马文韬和眉头紧蹙的贾宪说道:“马相公和贾爱卿还要辛苦一下,将前往兰州的援兵粮草筹集
透视神医在花都小说5200
妥当。”

    马文韬说道:“陛下放心,臣一定做好此事,让将士没有后顾之忧。”

    贾宪暗骂道:“你做好此事,哪也要朝廷有多余的钱才行啊!”这般想着,贾宪嘴上便忍不住说道:“陛下,两面开战,粮草耗费之大,时间一长,肯定难以为继。以臣估计最多可坚持一个月。也就是说一个月之内,若是双方都未能结束征伐,朝廷财政便会陷入财政危机。”

    一直欲言又止的韩熙载此时也一咬牙,说道:“陛下,臣认为贾大人言之有理,且两边开战对我祥符国实在是风险太大。若是万一有一方打了败仗,战事拖久自不用说,还有宋、辽两国虎视眈眈,若是他们再派兵犯我祥符国,三边甚至四边开战,实在是后果不堪设想。以臣之意,陛下当下旨给西征军统帅柱国大将军,让其暂且停止征伐,巩固已得凉州和肃州之地,待朝廷解决兰州边患,朝廷各项财政收入和秋税收上之后,国库有所充盈,再行开拓疆土战事。以此可策万全。”

    叶尘眉头皱了起来,凭心而论韩熙载所担心之事并非不可能。且韩熙载所言也是中肯稳妥之言。

    叶尘没有立刻决定,而是看向胡三光,说道:“胡三光,你怎么看?”

    胡三光心中显然早有想法,此时说道:“陛下,臣以为韩相公所言不得不防。辽国虽然自臣带领安全部奉行陛下之令,挑选能者,深入辽国附属各部,秘密联络,并加以援助,从而让辽国各部落屡有反叛,虽然皆被辽国萧太后以雷霆狠辣手段镇压,但却几乎从未停止。然则,契丹虽无宁日,但以萧太后行事之杀伐果断,若是有一丝机会,未必不会将辽国国内之矛盾转嫁至我们祥符国身上。而宋国皇帝虽然昏庸无能,但十娃和黄楼平最近三个月送来的情报中的皆有提到,宋国宰相赵普亦有通过发兵我祥符国的机会,给宋**中安插亲信,从而执掌军队的可能。此次吐蕃人犯我兰州之事,以目前安全部所掌握情报,多半也是赵普派人所挑起。”

    叶尘微微闭眼,沉思半响,然后缓缓睁开眼睛,心中已经有了决断,说道:“甘州之后便是肃州、瓜州和沙州。最远之沙州距离夏京已有两三千多里之遥,我们昨天刚刚接到甘州捷报,显然已经是十天之前情报,这十天之中肃州、瓜州、沙州战事是什么情况我们根本不得而知,若是因为朕一道旨意断送西征大好战机,那就悔之晚矣。所以,传朕旨意给杨继业,将兰州情况,以及韩相公和胡三光担忧全部告诉杨继业,是打是停,全凭他自行决定。”

    韩熙载率先躬身说道:“陛下圣明。”

    胡三光和马文韬、曾尚飞、贾宪紧接着便齐声说道:“陛下圣明。”

    叶尘又肃然说道:“还是那句话,安全部将宋、辽两国给朕盯死,一旦有风吹草动,朕和边关将领必须要在第一时间知道。”

    胡三光郑重说道:“陛下放心,臣带领安全部必不会有负陛下旨意。”

    叶尘点了点头,又对曾尚飞说道:“传旨给李光顺、折御勋、展熊武、拓跋格鲁,让他们保持警惕,若是宋、辽边关有所挑衅和试探,便以十倍报复主动出击,甚至先下手为强出兵犯两国之境,以此直接打消两国之侥幸。”

    曾尚飞说道:“臣遵旨。”

    叶尘又转头看向贾宪,说道:“玻璃厂建设的如何了?”

    贾宪不敢怠慢,立刻躬身说道:“回禀陛下,玻璃厂地方已经选好,就在城东曲钏谷,旁边曲钏山有刚好有制作玻璃必不可少的石灰矿和石英砂矿。如今厂房已经开始修建,预计在一个月内一切就能到位,两个月后玻璃厂便会盈利。”

    叶尘点了点头,对胡三光说道:“玻璃的工艺配方万不可泄露出去,这件事情由安全部负责。”

    胡三光当即说道:“臣谨遵陛下旨意。”

    …………

    …………

    同一时间,政务殿一旁觐见厅内,孟飞扬等着叶尘的召见。

    觐见厅门内有两名宫侍,门外则有两名侍卫,直直站着,一动不动。只不过,比起往常平时,他们是真正的纹丝不动,且神色有些呆滞。

    孟飞扬此时微微闭目,好似在假寐,但又好似在想事情。没过多久,一只银色小狼犹如只银色幽灵从门外落地无声的跑了进来,直直向孟飞扬走了过来,乖巧的像是一只小狗一样,以后肢撑地坐在孟飞扬身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