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零九章 祥符国殉国的第一个军团长

第九百零九章 祥符国殉国的第一个军团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文子韬这样做虽然没有围魏救赵效果那么明显,但却是同样的道理,吐蕃人吃不饱饭,饿着肚子,还怎么打仗?

    …………

    …………

    被安多瞎高率兵围困在一座小山丘上的韩虎与白虎军团一千多步兵,终于彻底陷入了绝境。每个人都筋疲力尽,却看不到援军在哪里。凭借着毅力做困兽的挣扎,却面临最无奈的境况,他们没箭了!

    韩虎身上到处都是伤,心中虽然悔恨的要死,但他此时的头脑却异常的清醒。

    他必须要做出抉择。

    “我们………”韩虎吐出两个字,却遏然而止,他实在有太多的不甘心。环顾四周,幸存的白虎军团将士身上处处都是血迹伤口,但许多人已在磨挲起自己的长枪、快弩。韩虎不敢去看他们的眼睛。他出身宋国中等世家,也曾经以“儒将”自诩,颇读诗书,对于掌故战史知之甚详。此时韩虎终于理解了乌江前的项羽。对于跟随自己的将士,韩虎心中之愧疚,便觉纵铸九州之铁,亦不能为此错。但事已至此,楚霸王纵使斩将夺旗将责任推给上天,但他也终不能逃过自己内心的悔恨。而韩虎此时,便连斩将夺旗之力也没有。他只能既不甘心又悔恨万分地承认自己的冲动和愚蠢,导致这一次可笑之极的失败。

    “我们败了!”韩虎仰天长叹,两行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我愧对陛下!我愧对战死的将士!我愧对你们。都是因为我的个人私事,我的愚蠢,才导致眼前败局。这是我们祥符国立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大败。我是朝廷的罪人。”

    “军团长!胜负尚未可知!”

    “是啊!正要与吐蕃人决一死战!”

    “罢了!”韩虎缓缓摇了摇头,“尔等降了吧!陛下德泽仁厚,必不至加罪,并且还会想办法将尔等救回的。”

    “投降?”

    “投降?”

    许多人激动的望着韩虎,大声的说道:“我们白虎军团将士决不向吐蕃狗投降!”

    “对!白虎军团决不会投降!”

    “你们谁无妻儿老小?!”韩虎厉声喝道,“陛下是千古从未有过的仁义明君,必不会给尔等加罪。若再打下去,不过是白白送死!于朝廷何益?于国于家何益?”

    “给吐蕃蛮夷作奴,生不如死,且愧对祖宗?我等宁死不降!”

    “对,我岂能给吐蕃狗作奴?!”

    “仗一打完,以陛下之能,一定能够将尔等救回。”韩虎声色俱厉地说着自己也没有把握的话,“尔等既无负国家,国家又岂会负尔等?朝廷赎回战俘并非什么非常之事。况且,我们虽败了,但今日吐蕃人敢设计犯我祥符国,陛下必会灭了吐蕃安多部!只要留下性命在,何忧不能回故里?”

    韩虎见众人渐渐开始动摇,马上又说道:“今日之事,所有罪责本就在于本将,所以本将一力承担!”

    小山之上,不知有谁哇地一声,忽然先哭起来。马上,哭声响成一片。

    韩虎望着这些因为自己的愚蠢被连累的战士,悄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究竟是活下来好还是死了好,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有两点韩虎敢肯定————一是以陛下之能将这些将士救回的可能性很大;二是无论如何,这些将士的家人,都会希望他们活下来。

    …………

    …………

    安多瞎高骑在他心爱的战马上,望着小山上鱼贯而下的白虎军团将士,真是志得意满,忍不住哈哈大笑。

    “都统大人,宋将韩虎带到。”

    安多瞎高大声笑道:“快请!”

    满身是血,神情萎靡的韩虎被带到安多瞎高跟前。吐蕃人虽然没有将他五花大绑,却有十来个刀斧手押解着,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安多瞎高见到韩虎,笑着跳下马来,笑道:“韩将军果然乃人杰!”

    安多瞎高是个貌不惊人的中年汉子。韩虎死死的盯着他,说道:“我想知道,我中了谁的奸计。”

    安多瞎高说道:“自然是我哥哥安多瞎珂,他听了宋人的挑拨,拿了宋人的好处,若韩将军肯屈尊委质,且助我今日便攻下兰州城,我不但帮韩将军杀了我哥哥,给韩将军报仇。事后韩将军若不想在我吐蕃为将,我还可引见韩将军重新回到大宋,以将军之名,宋国宰相大人求贤若渴,韩将军何愁功名富贵?”安多瞎高一心想着若是能够利用安多瞎高攻下兰州,那他不管是对郢成蔺逋叱还是宋人那里,都可以满意的交待,事后他自然可以借郢成蔺逋叱的支持,顺利将他哥哥安多瞎珂取而代之,成为安多部首领,且还可从宋人那里要很多武器盔甲和粮草好处。


奇妙重生帖吧


    韩虎却淡淡一笑,说道:“我败军辱国,此时不死,不过是因为一身系着麾下千余将士之名誉性命,岂敢图功名富贵?我有一言赠于安多将军,你们既然敢主动算计我们祥符国,以我祥符国皇帝陛下之威,你们势必将亡,我今日虽败,明日即至公耳。若为安多将军谋,早降我祥符国,以陛下之大度,必送你荣华富贵;若其不然,必有后至之诛!”

    安多瞎高不料反被韩虎劝降,他也不生气,只是嘲笑道:“我吐蕃诸部自唐末以来,主宰这陇西、河湟之地已有百年,岂是你刚立一年之余的祥符国可灭?”说罢与众将一起哈哈大笑。

    忽然,安多瞎高的笑声停了下来,脸上露出惋惜、震惊之色。吐蕃众将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韩虎胸胄内鼓起一块,鲜血顺着他的身体,流了一地。众人此时已知韩虎定是早已在胸胄内藏了匕首,随时准备自杀。只是不知为何竟逃过了吐蕃士兵的检查,将这匕首带到了安多瞎高身边。那些带韩虎来的刀斧手早已吓得双腿发颤了。

    却见韩虎微笑着对安多瞎高说道:“我在地府候……候公早……早至!”说罢,呯地倒在地上。

    安多瞎高咀嚼着韩虎临死前说的话,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紧。不知怎的,他突然隐隐感觉自己或许真的被那个叫皇甫同的宋人给骗了,祥符国实力恐怕远在自己想像之上。

    …………

    …………

    葫芦河,晓风卷开天边的黑幕,露出深窈微白的天空。河岸的野草在风中微微颤动着,葫芦河两岸,都笼罩在神秘的薄明中。三十里外的乌苏大峡谷归义军一战大败,这里还无人知晓。把守葫芦河渡口的归义军依然举着火把来回巡视,监视着河面与东岸的一举一动。

    大概是不会有什么事的。把守葫芦河的将领名叫曹雪凯,乃瓜州曹家嫡系子弟,他从未想过曹雪熊带领七万多大军会在还没有到肃州的路上便大败,并且是真正的一败涂地。不过,曹雪熊去的时候曾经说过防止祥符国派骑兵绕路过来断其粮道,所以曹雪凯还是比较尽职的。

    夏末秋初的西域白天和晚上温差极大,白天热得要死,晚上却已经有了冬天的感觉,曹雪凯刚刚想要回营烤烤火,喝一口热汤暖暖身子,便听到一阵凌乱的马蹄声从西南方向传来。

    曹雪凯立即大声吼了起来:“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

    士兵们一阵忙乱,迅速地关起营门,张开了弓弩。一部分人举着火把跑到了渡口,保护葫芦河边的渡船。

    没多久,薄明中已可隐约见着有数百人马向着葫芦河跑来。曹雪凯眼见着这些人队伍混杂、队不成列、旗帜散乱,一副丢盔弃甲、惶恐不安的模样,心下立时吃了一惊。

    那些败军退到葫芦河营寨之前,见营寨紧闭,过不得河,立时纷纷叫嚷起来:“快开门!快开门!”

    “尔等是何人?”曹雪凯在营内隔着寨门大声问道。

    “快开门,再不跑,祥符国大军追过来了……”

    “快开门啊………祥符国大军厉害……”

    那些败兵根本没有人理会曹雪凯,只是自顾自地叫嚷着,有些人还一面不时地张望着身后,仿佛祥符国大军马上就会出现在后面一般。

    这些败兵这么一叫唤,葫芦河的士兵也立即惊惶不安起来。人人都望着曹雪凯,不知所措。曹雪凯脑海中一阵嗡嗡乱响:“怎么会这样,那祥符国大军果然这么厉害吗?”他想起前几天他在大儒端木仲仁座下求学的外甥给他说过祥符国是如何如何厉害,他当时虽然听到了心中,但并没有多少直接的感观。可是如今…………

    “难道我们曹家真的保不住瓜州和沙州………”曹雪凯此时只有这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来回旋绕着。

    “快开门,快………”

    寨外的喊叫声越来越大,有人已向着寨门冲了过来,曹雪凯一个激灵,顿时从瞬时的惶惑中拉了回来。

    “站住!”他大吼一声,一箭射将出去,正好落在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归义军士兵的脚下,那归义军士兵愣了一下,被吓了个半死,哭吼一声,连滚带爬地跑了回去。营外的败兵也安静下来,一个个望着葫芦河守军的营寨,进也不敢,退也不敢。

    有几位兄弟在圈子里面发帖说战争场景描写太多太细了,我想了一下,可能确实是多了一些,后面我会注意这一点,尽可能的减少战争描写。深夜两更送上,请诸位看官品鉴,若是感觉还不错,希望能够以捧场和月票、红票的形势,给我一些鼓励和支持——————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