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零四章 峡谷伏击(二)

第九百零四章 峡谷伏击(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书友44683804’和‘achelless’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第一排的归义军转眼已经死光,第二排归义军也死了近半,但他们也逼到了拒马前,给第二排和第三排的士兵创造了终于冲到近前的机会,然而一里长的拒马架上五百根拒马枪一起刺了过来,虽然因为摩擦的关系刺速都不快,但第一排归义军官兵一下子就有三百多人被刺中,拒马长枪轻易地撕裂开他们身上的所有防御,带着他们的衣服一起绞入躯干内脏。这些重伤垂死地士兵在剧痛之下,或咬牙、或大吼、或大骂向拒马后面与他们正对的祥符国士兵扔出了手中的武器。紧接着,他们在死之前或者重伤之中都是死死的抓住插在自己身上的枪杆。使得这些拒马枪中的大部分竟然只刺杀了一次。可以说,归义军表现的极为勇敢。

    不过,被铁链连在一起的拒马对于归义军骑兵简直就是克星,有了这些他们就冲锋不了。只能等归义军中的步兵给他们用生命开出道来。

    杨继业站在矮山顶指挥台上看着战线上从一开始便很惨烈的战斗,心中感慨这归义军果然是百战精兵,这样的军队若是再经过教导队祥符国特有的集训之后,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归义军位于峡谷中间的步兵就这样一批批的直愣愣地扑了上来,隔着一层拒马进行着疯狂的对刺。

    杨继业脸上一片肃然,祥符军的伤亡虽然比起归义军已经少得太多,但还是有些超出了他之前的预算。归义军的战力比他想像中还要强上一些。拥到拒马前的归义军士兵们都拼命向前挤着,竭力把手中的长矛、战刀或戳或砍过来,他们其中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有看到对手,因为视野都被自己地同伴挤住了,但他们只要能找到一个空隙,就会遵循着多年战场厮杀的本能经验地把武器乱打过去。

    不过,拒马上方挥动着武器最多的还是祥符国特有的长枪,它们在空中划出密密麻麻地银色轨迹,把对面的归义军士兵扎得哭爹喊娘,这些归义军士兵被对面乱扎乱捅过来的枪林刺得连连后退。战线上响彻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长枪入肉的沉闷扑哧声也连绵不绝,同时还有归义军一浪高过一浪的悍勇的喊杀声。

    十数息之后,归义军步兵再次付出了足足三千多人的代价,终于破开了拒马,清开了道路。此时,加上之前远程攻击死的人已经有近五千人死伤,而祥符军死伤才不过七百多人。伤亡比例接近攻守城。

    以如此大的代价才破开祥符国的拒马战线,曹雪雄脸色已经异常难看,若是继续以这样的敌我比例损失,即使打败祥符军,在弱肉强食、常年战乱的西域他们归义军也已经无法立足。

    “现在好了,远程攻击也结束了,该死的那些拒马也已经破开了,接下来短兵相接,就看你们这已经不到两万人的步兵如何抵挡我足足五万骑兵的冲锋。” 曹雪雄咬牙切齿的说道。

    曹雪雄一挺双腿,身体离鞍而起,已经踩着马镫站了起来,他手中的马鞭遥指对面的祥符**队:“传令,连绵突击。不能给敌军喘息的时间。本帅要在一炷香时间内打败他们。”

    然而,战斗才刚刚开始,对于曹雪雄来说‘惊喜’和骇然也才刚刚开始。

    就在拒马被破开的瞬间,祥符国方阵的鼓点突然一变,变成有间隔的缓慢鼓点。近两万步很整齐的一连退了七步,拉开了与已经被破坏贻尽的拒马之间的距离。这一幕让包括曹雪雄在内的所有归义军将领无不瞳孔一缩。

    “这………这怎么可能,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曹雪雄失声喊了出来————对这个时代军队来说,不用转身,一万多大军一个口令或者一个鼓声便齐刷刷的在一两息间连退七步,且几乎没有造成什么混乱,这一幕的确会让第一次见识这般场景的人感到不可思议。

    “侧身平枪!”祥符军营长、连长的吼叫声响起。近两万步兵,四个步兵旅,十六个步兵营,一里的宽度,刚好分成两个梯队,每个梯队八个营队方阵。

    此时,第一个梯队的八个营方阵前三排长枪齐齐放平,每一名士兵的身体转向右侧,左手在前右手在后,长枪对准了归义军的方向,这个动作以左手为支撑点,右手起到控制枪身的作用,可以一直握到矛杆的尾部,既能
罪魁者小说5200
相对节省体力,也能将长枪的攻击范围增加到最大。

    在双方都是长达近一丈四尺的长枪情况下,士兵很难准确判断突刺的时机,如果狂冲过去突刺,往往会自己撞到对方枪头上,自己却没有刺到对方,这样的缓慢接近后寻找时机,才最适合超长长枪的对战。

    密密麻麻的枪头出现在阵列前方,越过拒马冲上来的归义军步兵本能的一缓,指挥归义军步兵的将领显然是一名战场经验极为丰富的将领,他一声令下,归义军步兵手中长枪等长兵器也放平,且保持着平整的战线,一边恢复体力,也一边一步步接近,但因为兵器不同,又没有统一的训练,自然长短不一,高度不齐,哪有祥符国步兵这样的整齐划一。

    与此同时,和年前与辽军石砰谷大战那次一样,祥符国方阵第四排步兵则乘着方阵速度减慢,抽出匕首和腰刀,蹲下身子沿着阵线钻到长枪线之下,然后躲藏在第一排长枪的缝隙之中。

    归义军显然没有经历过这种打法,有一些冒失的冲上前来拼杀,被密集的长枪立即刺死,另外有些看到祥符国大军蹲着,也学着照做,这些短兵手在矛杆下凶狠对视,也在等待时机。在长枪互相交锋之前引开敌人注意之前,这些短兵手不能出击,否则会被对方密集的长枪轻易扎成肉串。

    这个过程中,祥符国大军的抛石机和归义军的旋风炮一直没有停止发射。持续不断的给双方造成一定的杀伤。

    归义军不是傻子,相反作战经验很丰富,有了一些冒失鬼的牺牲之后,包括曹雪雄在内,归义军上下终于隐隐感觉事情好像和他们想像中不一样,心中不安的情况下,更不会一头扎上来送到枪口上,双方越靠越近之后,步幅也越来越小,长枪枪锋寒芒闪烁,都极具威胁,互相威慑之下,都在小心翼翼的靠近攻击距离。

    不过,相比归义军步兵的谨慎,归义军的骑兵便就不一样了。他们刚才因为拒马的存在,且祥符军盔甲钢盔防御强大,他们弓箭杀伤力实在太小,还要忍受对手的各种远程攻击,未战便损失近千骑兵。所以,早就憋足了气,心中杀意滔天,在步兵给他们将拒马清理开之后,便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

    归义军骑兵除了闫一山麾下两万骑兵奉命守着两边之外,还有直属曹雪雄的三万骑兵,此时呼啸着从两边向祥符国步兵方阵冲锋而来。

    “前两排蹲下!拒马!”矮山顶指挥台上,杨继业一声令下,身边传令兵以最快的速度将命令用鼓声和旗语传给了下面旅、营、连,很快便得以执行。

    面前是滚滚而来的骑兵,比起年前与辽国石砰谷大战的那一次,祥符国步兵已经没有了紧张,下意识的服从着命令,前两排把长枪斜斜对准前面,做着标准的拒马动作,而后面的几排则是先以快弩插孔开始瞄准,准备射击。

    第一梯队八个步兵营,中间四个步兵营正在与归义军步兵厮杀,两边各两个步兵营如今要面对归义军的骑兵,此时前两排先蹲下,让后两排先以快弩射击,这本身就是祥符国步兵条例中的基础训练。

    这个时候,已经不用杨继业下令攻击,两边各两个步兵营的营长、连长自会判断形势下达命令。

    归义军骑兵已经在八十步左右,两个四个步兵营营长几乎同时面目狰狞,大声吼道:“后两排快弩预备!”

    四个营后两排士兵同时侧身插孔,寻找射击点,营长并未给他们太多预备时间,马上就怒吼道:“瞄准!”

    每个营一排便是五十支快弩,此时直面归义军骑兵的是四个营,二百支快弩齐齐瞄准冲击而来的归义军骑兵,在如雷的蹄声中,四个营长冷冷等待着归义骑进入六十步左右,然后大声吼道:“放!”

    嗡嗡声响起,每具快弩都是四连发一次全部射空,且为了避免全部射在前排敌兵身上,他们会每支弩箭间隔一息时间。足足三百多名前排的归义军骑兵应声倒地,骑兵威风的同时,也提供了更大的目标,大多命中的还是马匹,它们在地上剧烈翻滚,使得归义军队列一阵混乱。

    “前排起立!瞄准!”四个营长声调依然十分平稳,发令却快了一些。

    在营长的吼声中,前一排士兵起立举起快弩,后面一排则开始往快弩中装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