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零二章 惨烈之白虎军团(下)

第九百零二章 惨烈之白虎军团(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wars’、‘闷烧锅’、‘康先生3386’、‘dennissee’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终于,东方的天空微微泛出了鱼肚白。

    韩虎与文子韬率领白虎军团两千多余部已经跑了一个晚上,此时已是人疲马乏。而最糟糕的是,他们且战且退,无法从容辨别方向、选择路径,竟然迷路了。身后的吐蕃人却始终穷追不舍,不依不挠。而且似乎还越来越多!在最近的一次断后作战中,文子韬还赫然发现了河湟吐蕃的旗帜!那是郢成蔺逋叱的八万大军。

    二人不知道,安多瞎高已经认定了白虎军团是一支孤军,而白虎军团那可怕的战斗力也让他心有余悸,在昨晚的伏击战中,在明明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他们竟然损失了三千战士。而那些断后的白虎军团将士在最后竟然拼到最后一人,没有一个人肯投降。本来按照计划,安多瞎高这个时候是回到武胜军,以大胜之势逼迫着他哥哥让位。但是郢成蔺逋叱却在昨晚上的大战之后便带人追了上来,命令他继续追杀白虎军团残部。

    郢成蔺逋叱的命令安多瞎高可不敢违背,在前者率领足足八万大军到来时,更是不敢不听话。所以,安多瞎高只能亲自带着自己七千大军继续对白虎军团余部穷追不舍。

    韩虎此时也已经明白安多瞎高是必欲得己而甘心。为了节省体力,他将麾下的战士们分成四队,四队轮流断后,充分利用河流与谷道,交替掩护。

    但吐蕃人是分三路而进,挡得一路滞后,马上便有另外二路追了上来。使得白虎军团几乎也没有喘息之机————局势越来越让人绝望。

    如此坚持到了中午,在成功的用一系列战术手段暂时甩远吐蕃人后,韩虎与文子韬终于发现了黄河,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是那一段的黄河,所以依然不能确定距离兰州有多远。

    “全军饮马稍事歇息!”韩虎揣度着吐蕃人与自己的距离,下达了命令。士兵们发出一阵欢呼,争先恐后的牵着战马奔去黄河。有些人开始狼吞虎咽地就着河水吃起干粮来;有些战士则耐心地喂着战马。所有人的体力都消耗得太大了。

    韩虎双眼通红,失去一家人的痛苦和仇恨,再加上因为他导致一万多将士死伤至两千人,且还没摆脱险境的懊悔,让他恨不得自刎于黄河边。但是,还有两千多将士,他要想办法带回去。将文子韬叫至身边,韩虎低声道:“文旅长,我要你率骑兵先回兰州报信!”

    文子韬吃了一惊,抬眼望着韩虎,“军团长,我军已至黄河,只要循河而行,很快就到兰州,蕃狗追不上我们!”

    “我们还能跑多久?”韩虎厉声反问道。

    文子韬向左右看了一眼,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你率一千骑兵,昼夜兼程去兰州,后面追我们的只是武胜军安多部的人,郢成蔺逋叱八万大军很可能去了兰州。兰州如今只有两千守军,你早点去让副军团长他们早点有准备。”韩虎没有说自己等人怎么办。

    无论是文子韬还是韩虎,心里都清楚地知道,除了骑兵其他人是跑不掉了,与其这样,还不如让骑兵逃走。韩虎做出这样的安排,无非是想保存一点白虎军团的种子。

    “末将宁愿与蕃狗死战。请军团长另委他人请援。”文子韬断然拒绝。他听明白了韩虎的意思,但是他绝不会临阵脱逃。

    “此乃军令!”韩虎冷冷地说道。

    “军团长!”

    “你即刻出发,不得延误军机!”韩虎声色俱厉地喝斥着。

    “是!末将领命!”文子韬咬咬牙,转身大步向自己的战马走去。

    黄河边传来集合整队的喧哗声。

    韩虎走到一边去探视受伤的战士,到文子韬率部远去,也没有移目看他们一眼。一直到马蹄声远,他才颁布命令:“全军上山,固守待援!”

    在白虎军团一千多残兵上山后没多久,黄河边的这座小山,便被安多瞎高七千吐蕃大军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

    …………

    与韩虎带领一万白虎军团被伏击只差了半天时间,远在千里之外的肃州城西边七十里的乌苏大峡谷,也正在进行着一场伏击战。只不过这是在白天,而且是祥符国大军伏击别人,此外最大的不同是以少数伏击多数————杨继业带领四万人伏击曹雪
天国的水晶宫无弹窗
雄统领的七万多瓜、沙二州大军。

    曹雪雄和闫一山骑着马走在中军最中间,把探马散开到三里外,这在乌苏大峡谷这种地方已经算是极为谨慎了。不过,这也是曹雪雄行军打仗向来谨慎稳妥的缘故,他其实是没有想过祥符国大军会抛下肃州城,而来伏击他的。毕竟后面有肃州龙家三万精兵,杨继业想要伏击他们归义军,便要至少分兵两三万看住龙家三万大军,这样一来,杨继业手中只有三四万大军。三四万伏击他近八万大军,以一倍伏击两倍?曹雪雄虽然相信祥符**队比较厉害,但也绝不信自己麾下身经百战的归义军近八万人打不过对方近四万人。

    探马不断回报,没有发现任何伏兵。

    “要是那杨继业真带主力前来埋伏,反而是好事。”曹雪雄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

    闫一山看出来曹雪雄的遗憾,忍不住问道:“大帅希望有埋伏?”

    “我是有些希望会遇上埋伏。”曹雪雄百无聊赖地拿手中的马鞭打了打自己的腿,不等闫一山发问,便神色肃然的解释道:“因为根据派出去的探子打听到的消息所说,凉州**间便破城,甘州直接被祥符国大军以火药炸塌了城墙,前后也不过六七天的时间。这样看来,祥符国大军很擅长破城,而肃州城防和军力都不如甘州,我担心龙家等不到我们援兵到来,便丢失了肃州城,到那个时候祥符国大军据城而守,我再想要夺城,几乎不可能,只能回瓜州,等着对方休整好之后,再来打我们。所以,那杨继业若是真分兵来伏击我们,却是正中我的下怀。这样虽然我们归义军损失大了一些,但只要能一战而击溃祥符国大军,便是值了,并且说不定一举将甘州拿到手中也并非不可能。”

    闫一山有些迟疑的说道:“可是听说祥符国大军野战也很厉害。”

    曹雪雄冷笑一声,说道:“若他们全是骑兵,或许我还不想硬拼,可如今他们大半是步兵,而我军大半是骑兵。自古以来步兵什么时候是骑兵的对手。即使是步兵结下战阵也只是能够自保,但骑兵多磨削一会,步兵战阵总能露出破绽。”

    闫一山心想也是,便将拜在端木仲仁麾下的儿子给他说过的一些担忧抛之脑后,并附和道:“祥符国远征千里之外,攻打肃州竟然只来了六万人,不知道是他们自大,还是怎么着。别说他们若要伏击我们就要分兵看住肃州龙家,就是六万人都来又能如何?只要有大帅在,只要他们敢于正面交战……”说到这里闫一山把空着地右臂奋力一挥:“我们也能把他们一举打垮。”

    “正是,祥符国大军唯一依仗的便是那火药,之前凉州吐蕃人和甘州回鹘人都是因为没有防备,所以才被祥符国大军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丢了立身之地。所以与祥符国大军对战,我们只要注意他们的火药武器,不要着了道,便可立于不败之地。”曹雪雄自信的说道。

    闫一山说道:“大帅放心,如何防备那埋在地下可以爆炸和抛石机抛射过来的火药武器,这几天兄弟们都已经研究出了一些对策,战马耳中都塞上了棉布,定不会着了他们的道。”

    曹雪雄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对闫一山说道:“我想过了,打败祥符国大军,或者将他们赶走之后,龙家必然已经损失惨重,我们便趁机将肃州收到手中,到时候肃州便交给你们闫家吧!”

    “大帅…………”闫一山激动得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却一时没有想到曹雪雄是想在后面大战中让他带着人去拼命,好尽可能的保存自己的嫡系军队。

    两人说说笑笑,后方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不过他们跨下战马只是略微一惊,便被安抚,二人脸色微变,闫一山说道:“还好有了准备,让战马耳朵中塞了棉布,否则都惊了战马。”

    曹雪雄却是大喜,说道:“还真没想到,那杨继业真敢分兵来伏击我们。”

    话音一落,曹雪雄意气风发的下令道:“全军停下,注意戒备,派人到后面去看看,怎么回事。”

    其实不用曹雪雄下令,归义军听到这声音便已经自发停了下来,并且士兵早已拔刀、持枪,握弓箭上弦,看向两边数里之外的荒山。

    “报…………”

    “大帅,我们来路最窄之处被炸成一条线的坑道,骑兵已经难以通过,步兵要想通过也很麻烦。”一名探子纵马飞奔而来,距离七步时便跃下马,单膝跪地,大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