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九十三章 三千敢死队

第八百九十三章 三千敢死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为了避难,许多吐蕃王室的后代不得不远走他乡。 更新最快所以,唃厮啰名义上虽然是如今吐蕃至高无上的赞普(吐蕃之王称赞普),但实际上如今唃厮啰却是河湟地区宗教领袖和地方豪强手中的傀儡。河湟地区业已强大的宗教和地方豪强两大势力都将唃厮啰当作名贵猎物一样来追逐。因为,唃厮啰年仅十二,这对于豪强们来,无疑又是最好控制的。

    如今控制唃厮啰是一名僧人,汉名叫李立遵,藏名郢成蔺逋叱。郢成蔺逋叱和邈川三年前(湟州治所,今青海乐都)大酋温逋奇拥立唃厮啰为主,尊为赞普。在唃厮啰十二岁的时候,便将两个女儿嫁给唃厮啰,并将王城迁到经济比较发达的青唐城,自称论逋(相当于宰相),独揽大权。

    青唐城规模其实不,人口多达十万,但是比起汉的城池,他最大的特便是脏乱,马粪牛粪散落在街道上却是一种常态,吐蕃人也早已习惯。唯有城中心的赞普宫附近要好一些。

    此次,祥符国发兵河西走廊,凉州的潘罗支向郢成蔺逋叱求援,郢成蔺逋叱见识不凡,再加上宋国宋卫府暗中散布谣言,且派人游,他预料到祥符国若是打下河西走廊之后,迟早会对他们吐蕃诸部发兵。更何况潘罗支虽然不尊青唐城为主,但也是吐蕃人,所以应了潘罗支的请求,派了三万援军。

    不料,三万援军去了之后的第四天便狼狈逃回,且逃回的不到一万。郢成蔺逋叱大吃一惊,仔细询问过失败的过程之后,再一联系这些天宋国来的那位密使所言,深深的感觉到了危机感。他甚至可以肯定,祥符国攻下河西走廊之后,必定会对他青唐动手。

    青唐城,紧挨着赞普宫的论逋府中,郢成蔺逋叱看着眼前这名宋国宰相赵普派来,名叫皇甫同的使者,神色变幻不定,心中犹豫不决。宋国宰相赵普权倾朝野,权比天子,郢成蔺逋叱虽然远在青唐,但也有所耳闻。他自认为自己和赵普是同类人,甚至认为自己做得要更好,因为赵普和宋国皇帝还在争权,而他已经让赞普唃厮啰成为傀儡,并且等时机成熟,他便可直接废了唃厮啰,自己成为唃赞普。

    “论逋大人,眼睛局势,想必论逋大人已经很清楚,你再不趁着符国大军远征西域,发兵兰州,先下手为强,等杨继业拿下河西走廊之后,回师之时必定是攻打你河湟之时。到时候论逋大人认为能够挡得住祥符国大军。” 皇甫同淡淡的道。

    郢成蔺逋叱死死盯着皇甫同,道:“皇甫先生所言固然有理,但是据我所知,宋国与祥符国早已结下死仇,等祥符国西收河西走廊,南攻下我河湟,势力越加强盛之后,恐怕便会发兵攻打宋国了。所以,我有一事不明,祥符国远征西域,对宋国来同样是一个机会,为何赵相公派皇甫先生鼓动我们河湟攻打兰州,而你们宋国为何不发兵祥符国?我可立誓,只要宋国发兵祥符国,我必定倾尽全力攻打兰州。”

    皇甫同心中叹了口气,他是赵普心腹幕僚之一,这些天已经与郢成蔺逋叱谈过不少次,但郢成蔺逋叱却是老奸巨猾,并不是那么好忽悠,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还没有完成宰相大人交代的差事,不由有些心急,同时也明白了郢成蔺逋叱是个明白人,到最后看来还是免不了要拿出实际的东西或者承诺才行。

    这样想着皇甫同摇了摇头,道:“论逋大人有所不知,赵相公自是高瞻远瞩,想要趁机发兵攻打祥符国,可是赵相公毕竟不如论逋大人这样能够完全决定我大宋兵事。不瞒论逋大人,我大宋皇帝陛下对那祥符国有些畏惧,赵相公这些天正在努力服甚至逼迫我大宋皇帝陛下对祥符国出兵。这样吧!论逋大人若是愿意主动出兵攻打兰州,在下做主,三日内便从秦州运来五千套盔甲,五千柄刀,五千把强弓和五万支羽箭送于论逋大人。”

    郢成蔺逋叱眸中炽热之色一闪而逝,正如皇甫同所言,他心中的确很清楚,他再不趁着符国大军远征西域,发兵兰州,先下手为强,祥符国迟早会对他河湟之地下手。但是世间之事变化无常,万一等不到祥符国发兵来打,祥符国选被辽国所灭呢!可是他若现在便发兵攻打兰州,那便意味着直接与祥符国开战,即使杨继业带着七万大军劳师远征西域,他依然不太想招惹祥符国。

    皇甫同将郢成蔺逋叱神色变化看在眼中,心中暗骂了一声,暗忖道:“看来
重生之我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想要让吐蕃人和祥符国之间燃起战火,还需要我想办法放上一把火才行。”

    …………

    …………

    河西走廊,甘州。

    整天都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烟灰的太阳终于开始西沉。祥符国大军的抛石机也停止了攻击,夜幕缓缓落下,天地间也随之慢慢静寂下来,甘州城内外都显得很安静。

    庞特勤安排防务,探视伤亡,差人连夜修葺被破坏的城头工事。事无巨细皆过问一遍,才方稍觉安心,来到东城下。此时他安排的两只负责布疑阵的奇兵已经先行潜出城,到了指定位置。

    此时一更到了,更夫敲响了锣声。

    庞特勤亲自提着一坛酒,挨个地给站在他面前的三千名身着黑衣的死士倒着酒。酒在回鹘人眼中却是堪比黄金,没有几个回鹘人不喜欢酒的。给最后一个人的碗中倒过酒后,庞特勤将酒坛摔到地上,“哗”地一声,酒坛便被掼成一地的碎片。庞特勤大步走回队伍前面,提起一个酒坛,撕开封泥,大声道:“这是上路酒!喝!”

    罢,举起酒坛,咕噜猛喝了一大口,一把便将酒坛砸了。那些死士们也跟着他一口干完碗中的美酒,一齐将碗摔得粉碎。

    二更锣响。

    夜幕笼罩的甘州城头,从祥符队难以观察到的几个死角处,悄悄地放下了三千的黑影。黑影们弓着腰,利用夜色与地形的掩护,躲过远处祥符队巡逻士兵的观察,悄悄地向着目标中的几座祥符国大军军营靠近。

    很快,维土吉与他的敢死队们几乎都已经可以看得清祥符国大军营寨中夜间巡逻守望的脸孔了。但那些在夜间警戒的祥符国士兵对眼前的危机,却依然毫无觉察。

    “若是能设法在他们的马厩上一把火,那就再好不过了。”维土吉一面领着部下潜行,一面在心里暗暗计算着。

    他们来夜袭,对他们三千人来成则九死一生,败则十死无生。而成败于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维土吉的经验与判断力。

    摸着黑往前潜行,忽然,维土吉感觉自己的手碰到一块冰凉的东西。他俯头看过去,原来有几块齐腰的大石头,稀稀落落地摆在前面。维土吉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不安,他举手示意部下们停下来。

    他心一面掩藏着自己,一面打量着这几块平淡无奇的石头,怎么看也看不出有什么毛病来。但不知道为什么,维土吉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对他喊着:“绕开它,绕开它…………”

    “听中原汉人中有道士会一些奇门遁甲陈法之术,而那祥符国皇帝传中就会法术,莫非这是某中法术?”维土吉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一面继续谨慎地观察。

    这里距祥符国的大营已经不到一箭之地,尽管祥符国大军的栅栏看起来还算是中规中矩,但外面却没什么陷阱的痕迹。

    “这些祥符国的人气势汹汹而来,想必从没有想过我们敢主动夜袭吧!”

    更何况,他们选择今晚上夜袭部队是祥符国一支骑兵大营所在。

    已经没有时间过多思考了,总不能被几块石头吓倒,维土吉克制住自己内心的不安,决定继续前进。但他多留了一个心眼,先命令一个头领领着两百人先行。

    等得不耐烦的部下们快速地穿过了那几块石头。

    “轰!”

    “轰!”

    在一瞬间,维土吉只觉得眼前巨大的火光一闪,气浪卷起沙石扑面而来,他下意识地扑倒在地上。然后想起了从凉州逃回来的一万败兵那夸张的描述,然后又想起了这几天祥符国大军以抛石机发射的火药包。

    “那些石头一定是祥符队提醒自己人注意而特意设的标记。”维土吉心中有了一些恍然。

    然而,一切都晚了。

    祥符国大军的号角声、喊叫声仿佛突然之间冒了出来,在寂静的夜晚中是那么的刺耳难闻。弓箭手们迅速地集结起来,向着地雷被引发的区域射出密如蝗雨的箭矢。

    维土吉甚至连头都无法抬起来。

    但他分明能感觉到,火光越来越明亮,而从大地的震动中,他也能知道,祥符国大军的骑军出营了!

    深夜两更送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