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八十六章 夜爆

第八百八十六章 夜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漢平hank’、‘he严涛’、‘圣手随心’、‘本’、‘轻轻的疯子’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更新最快)

    凉州城东南边,距离三十里的地域,沟壑纵横,地形极为复杂,但少有人知道其中有一个极为隐蔽的山谷,这里距离祥符国西征军今晚上的宿营地只有十五里的路程,而且沿着一条干河,骑兵可以极为隐蔽的直达西征军宿营地。

    就在这个山谷东边一座山上,薛米见瞪着发红的双眼,用望远镜观察着正在吃晚饭的蕃军。

    他们一路跟随凉州那队侦骑到达了此处,因为这山谷附近没有遮挡之地,他们只能远远观察蕃军的动静,还好有望远镜,否则白来一趟。尾随那队凉州侦骑时,对方骑走路,他们只能走路和山地,整个过程没有休息丝毫,甚至在绝大多数时间都在高速奔跑,若非他们曾经经历过非人的训练,有着**的体能和超强的意志,这个过程根本坚持不下来。

    薛米见揉揉发红的双眼,因为超负荷的运动导致一阵阵酸痛从全身不断袭来,他以极大的忍耐力,不让自己因为疼痛而影响判断,以免影响他对谷中蕃军数量的判断。

    十数息之后,薛米见以在特种大队训练过的特殊方法计算出了山谷中蕃军的数量,然后带人悄然退走。

    …………

    …………

    亥时人定,又名定昏等,因为此时夜色已深,人们也已经停止活动,安歇睡眠了。人定也就是人静。

    七万多大军的祥符国西征军宿营地此时显得更为寂静,因为除了固定哨兵和游动哨兵之外依然在警戒之外,没有人敢窃窃私语,更不用大声喧哗,按照祥符国《军队宿营律法》规定,夜晚宿营时喧哗私语,都是立斩不赦之罪,这自然是为了杜绝古时军队在战场上夜晚最为恐怖营啸出现。

    然而,就在亥时一刻左右,突然营地四面忽然鼓角齐鸣,从弓弩射出的火箭,在黑夜便如同一片遮蔽天地的火云,飞向西征军的宿营地,化为火雨落下。在这一瞬间,祥符国宿营地便燃起了大火。紧随火箭之后,没有人知道究竟有多少蕃军从山坡上,树林中潮水般的涌出来,在弓箭的掩护下冲向西征军宿营地。素来占据着远程火力优势的祥符队,在此时好像还没有从睡梦中回过神来,或者被一片火雨给射懵了,营地中隐隐有惨叫传出,人影在火光之下慌乱的跑动,任由着这些蕃军不受阻挡地冲向自己的阵地。这一切都让冲杀向宿营地蕃军兴奋异常。然而,他们兴奋嘶吼声中,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些惨叫和这些慌乱的人影显得有些僵硬,而人影却没有一个身上被燃。

    虽然有着数里火光照明的缘故,但冲锋的速度不比白天慢多少。不得不,来的这些蕃骑个个都是精锐。

    然而,就在这足足有近十万之多的蕃骑中,有三分之一从四面八方受到零散的弓箭拦截射击,然后势如破竹般的冲进祥符国西征军宿营地的瞬间,异变突起,除了正东、正西、正南、正北四个方向各有五十步左右空档之外,围绕宿营一圈突然发生了爆炸。

    一圈的下来超过十里长,平均每五米一枚地雷,足足一千枚地雷几乎同时爆炸,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什么样的威力。而且这不是以前的石地雷,而是祥符国武器研究院今年年初时研制出来的新式火器之一————一种新型的踏发式地雷,乃用生铁铸造,有如碗大,内装火药与铁砂,上留一指粗的口,以竹管穿线于内。专用来挖坑埋设于敌人必经之地,而且还可以将几十个地雷都连接在一个,同时爆炸,被称为“连发雷”(原理是在木匣内装钢轮与燧石,用绳卷在钢轮的铁轴上,从匣内引出,横拴于道路上。人马拌绳或拉绳,牵动钢轮磨擦燧石发生火花,使引信燃烧。),在火槽上,以土掩盖。一旦敌人踏动钢轮机,立时发火爆炸,威力无比。这种武器是武器研究司自火药包之后最得意之作,一经试制成功,军枢部立时便意识到这种武器的巨大作用,经叶尘指之后,更是如获至宝,但为了保密,除了叶尘和军枢部极少部分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即使是韩熙载和马文韬都不知道。当然,一如既往的武器研究司还派了专门的研究人员随同前来,收集资料。

    轰然巨响,如果在这一刻从高空看去,便会发现犹如一个涵盖了数里
慕南枝无弹窗
之地巨大的火圈光在地面上升腾而起。爆炸直接造成了蕃军五千多人的伤亡,最主要的是声音太大了,所有蕃军骑兵的战马全部受惊,四处奔行乱撞,而马上的士兵耳朵里无不嗡嗡嗡的乱响,东摇西晃,一脸惊恐,他们在这一刻懵了。来的这近十万蕃军主要由两个少数民族族组成,而这两个少数民族本来就全民信神信教,在这一刻,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甚至以为他们冒犯的神灵,上天降下了天罚,轻则心神摇撼,重则六神无主,甚至有少部分人直接吓得从马上下来,跪在地上,祈求自己的佛祖保佑或者原谅。

    静静的一动不动站在宿营地各处宽敞通道之中,早已准备多时的祥符国大军三万骑兵在这夜晚之上,只要不移动,向宿营地冲来的联军远远看见的只是一片黑影,根本难以发现,且他们的人、马的耳朵里面都塞了东西,爆炸对他们造成影响很,爆炸一结束,他们便从自己和胯下战马的耳朵里面拿出了东西,然后便向来敌冲去。与此同时,深藏在宿营地最中间挖好的工事后面的抛石机开始了发射,三百多个火药跨国数百步的距离,落在了本就已经彻底乱了的蕃军之中,带来了第二轮的爆炸。

    …………

    …………

    这一战,只持续了一炷香时间,抱着必胜的信心,足足九万多由凉州、甘州、青唐所组成的联军便败了,而且是大败,惨败。祥符国三万骑兵一路追杀,本来就处于后方的潘罗王带着一万多位于最后方的骑兵拨转马头突围逃走,其他方向还有一万多联军亡命般趁着黑夜落荒而逃,这些人因为跑得太慌张,有些慌不择路,有三分之一在黑夜之中快马奔弛,折断了马腿,马上的战士活活的摔死或者摔残。只有潘罗王带着一万多人向凉州主城逃去。

    此战,凉州、甘州、青唐联军战死四万七千九百多人,受伤七千五百多人,被俘一万三千多人,而祥符国西征军只战死五百四十一人,受伤一百多人。

    …………

    …………

    夜幕中的凉州城,留守的两千步兵黑沉沉的城市正在睡熟,微弱的星光下,一个更夫打着昏黄的灯笼,敲着梆子走过大街,他走过的地方马上又被黑暗笼罩。

    待更夫远去后,十个黑影分成几批闪过大街,先后进入一处巷道,向一座大宅摸去,他们都穿着黑色的短装,背着一个背包,手中拿着长短不一的兵器,脚上穿着带厚厚软底的布鞋,轻轻的没有发出一声音。

    领头一人来到院墙下,十人同时蹲下,屏息静气如同变成了黑暗的一部分,院墙中传来动物踩到植物发出的摩擦声,还有呼呼的乱嗅的声音,一个黑影轻轻从腿包中摸出一块肉干,扔过了墙去。

    里面的狗呜了一声,并没有大叫,而是靠近了扔肉干的位置,传来嚼肉的声音,外面十余人等了片刻,里面传来一声轻轻的倒地声。

    领头那人招呼过一个壮汉,站到他肩上,从墙上露出他的面容,正是安全部在凉州的负责人周虎。

    自祥符国立国之初安全部在西域方向便已经开始派遣一定探子,注意着西域各个势力的动向,但直到今年年初寇明禄才奉命正式成立安全部西域分部。

    当时寇明禄是带着两百名探子和二十名行动司的高手来到西域的,其中有十名金牌探子。寇明禄又按照安全部早就定下的章程,又各自在凉州、甘州、肃州、瓜州、玉门关设立五个据,这五个据的负责人周虎等可都是正七品的祥符国朝廷命官,胡三光亲自指定,报批叶尘批准才定下的。周虎等五人各自领三十名探子和三名高手,在各自负责的地域建立情报网络,如今五个多月过去,成绩是极为显着的。

    就凉州来,周虎如今在原本三十名探子和三名高手的基础上,又吸纳了十七名探子和两名高手,另有一百多名外围探子。总体做的是不错的,只是凉州之主潘罗王却不是易与之辈,周虎派出去的探子给他报告祥符国的大军开始往顺州调动同时,潘罗王便一边秘密与甘州和青唐结盟,并以极大的代价达成了让这两方派兵支援的协议,同时潘罗王先是封锁了凉州城,只允许进不让出。

    等周虎费了好大的力气出了城与寇明禄会合时,青唐和甘州各自三万军队已经到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