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宿营

第八百八十五章 宿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将士们边吃着杂饼等干粮,边给自己的战马喂着干酪,等待道路畅通。 更新最快过了半个时辰有多的时间,那条谷道才终于被清理出来。

    然而,那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走了不到五里路,前方又有一条道路被人用同样的手段堵住了。所不同的是,这次的地形更适合伏兵,探马还发现了若隐若现的不明军队的旗帜。

    参谋们的意见迅速分成两派。一派认定这不过是凉州方面故弄玄虚的疑兵之计;一派则认为凉州方面不可能认为插几面旗帜就可以吓跑西征大军,这是虚之示以实,实之示以虚,主要还是为了拖延时间,故意影响他们行军进度。

    所以这次杨继业没有命令全军停止前进,反而下令做好作战准备,而他自己则与黄东秋亲自领兵前去察看形势。

    那的确称得上是一条险道。

    杨继业领兵策马立在道口远望,发现这是一条只能容两骑并排通过的道路。而且还是必须按《骑兵行军条例》,在险要处可以左右两骑之间间距缩至两步才有可能。

    此时路当中到处都是推落的乱石,砍倒的树木,凌乱难行。

    而道路两侧的山丘连绵,一片黑黝黝的树林中,不知道潜藏着多少危机。

    杨继业在心里骂了句娘,皱眉向探子问道:“敌军的旗帜在何处?”

    “回禀大帅,当是又藏匿起来了。”探子肯定的道:“刚才卑职等几拨探马都见着了旗帜,虽远了些,但不会看错。”

    杨继业没有回话,而是拿出望远镜向探子所指敌军旗帜方向看了起来,唐兴武和黄东秋也有望远镜,也拿出观察,但两人看过之后便放了下来,可是杨继业一直看了足足半炷香的时间,才拿下望远镜,冷哼道:“果然又是故弄玄虚。”

    “大帅从何见得?”黄东秋疑惑问道。

    “本帅方才见到一飞鸟入林中,却并未被惊飞,是以知道。”

    唐兴武和黄东秋互视一眼,心中皆是叹服。心想大帅不愧是祥符中第一人。两人又拿起望远镜观看,果然,未过多久,便见到有飞鸟入林,又有飞鸟怡然自得的从林中盘旋而出。

    不过,此处地形实在是太过凶险,事关重大,杨继业踌躇了一阵,又命令两个敢死之士,去探马所见有西域军旗之处探个究竟。

    两个死士很快平安回来,林中果然没有伏兵。他们带回来了西域人插在林中的旗帜,并发现那个位置十分巧妙,当有风过之时,从道口便可以隐约见到旗帜,一旦风停,便会被树林遮住。凉州这个季节正是风多的时候,绝不用担心旗帜会不被祥符队发现,凉州方面将疑兵之计,发挥到了极致。

    杨继业神色凝重,肃然道:“潘罗支自立潘罗王,能够占据凉州多年而不倒,果然不可视。”

    唐兴武此时的注意力被那些军旗吸引了,他仔细翻检着每面旗帜,若有所思。

    “大帅,这些旗帜果然都是属于凉州潘罗王的。”

    “唔?”杨继业眼睛一亮,听出了背后的含义。

    “大帅请看,旗杆上全部刻有吐蕃文字标记。”唐兴武抓起一面旗帜送到杨继业面前,指着旗杆给他看,果然杆上刻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文字。“旗鼓颁赐,乃军中大事。故所有旗鼓颁赐之前,必都刻有铭文。这些吐蕃文字,便标着潘罗王名讳。”

    言下之意,或者对方想要让杨继业等人以为————潘罗王并没有来此,所有这些伎俩都只是凉州因为没有足够的兵力,不足以出城与他们对阵野战。目的只是想延缓西征军的脚步,让做更多的守城准备。

    但是,如今杨继业、黄东秋既然已经由安全部百里之内探子一天一报信的规定察觉到有蹊跷,心中有了警惕,那么便轻易想到另一种可能,或者反而从侧面证实了杨继业、黄东秋和唐兴武之前的判断————对方想将他们晚上夜宿之地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而这个范围显然就是对方预设的伏击之地。当然,这个可能在特战营探子没有回来之前,依然只是建立在猜测的前提之上,最多就是有很大的可能。

    …………

    …………

    一处树木葱郁的山上,特种大队这次随行的侦察连一班班长薛米见用望远镜观察着官道上的一队吐蕃侦骑,他周围还有他班里面五名战士,他们趴在茂密的草树丛中,身上盖着一块绿色的伪装布,头上的帽子上插了一些树木的枝叶。

    旁边地面
创神纪:女王有毒小说5200
上有一具身穿凉州吐蕃骑兵服饰的尸体,一只手上四个手指已经被切了下来,就扔在旁边不远处,手脚的筋也被挑断,可以看出这名凉州骑兵在死前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薛米见所带领的班在年前那场与辽军大战中,立下集体一等战功,薛米见本人已经内定为年底第五批赴祥符军事学院进行培训,顺利毕业之后,他便一举由高级士官提升从九品的都尉军官。为奖励他们班所立战功,白沧海索性将自己的望远镜奖励给了薛米见。此次发兵河西走廊,对祥符国非同可,白沧海将最优秀的侦察兵配给了随行的特战营。先前杨继业让最近刚刚提升为特战一营营长的孙立行派人潜入敌纵深打探敌情,孙立行将他们派了出来。

    “可惜这个蕃兵只是普通战士,只知道他们家大王从甘州和青唐请来了不少援军,但是具体来了多少,如今又在何处却是一概不知。” 旁边外号疤痕的副班长一边随意的将手上的血在地上树叶中擦了两下,一边道。显然地上那具尸体是他的‘佳作’。

    “只要跟住这队吐蕃侦骑,便能够找到他们大军藏身之处。”薛米见一边,一边让疤痕副班长在地图上找到他们此时所在地,又标出杨继业带领大军行军路线。

    官道上这一队凉州吐蕃侦骑不紧不慢的行进,队列并不严整,但是每个人身上那种百战精兵的凶悍之气,却也极为明显。

    疤痕在地图上标完之后,心的将地图收进怀中暗袋之中,一脸狠厉的道:“班长,这样跟下去,万一这帮蕃兵不去藏兵之处,我们岂不白忙活一躺,而且耽误大事。依我看不如我们多抓几个蕃兵回来,我负责拷问,保证他们将一切都出来。”

    薛米见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摇头道:“不行,我们潜入敌纵深,出手太多,必然会引起敌人警觉,要是捅了马蜂窝,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更何况,打探藏兵之处这种情报,还是自己亲眼所见最让人放心。事关七万多大军生死,你敢保证你拷问出来的一定是真的。”

    周围几个战士都露出失望的神色,他们与寻常士兵不同,大多都性情凶悍,严酷非人的训练早将他们原来的道德和人格消磨一空,内部比试和对抗远远不足以完全发泄,现在有机会都想着能动动手。

    薛米见看他们一眼,道:“好了,副班长,你即刻带两人回去将我们的发现报告给大帅。其他人继续跟着我跟上去,有人敢擅自动手的,老子剁了他的手。”

    疤痕男答应一声,带着两名战士钻进树林之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

    …………

    “还是调一个步兵营去开道!告诉营长,速度不用太快。探马再加大侦察力度。”险道之前杨继业略一沉思之后,下达了命令。

    通过这条道路之后,西征大军加快了行军的速度,对于行军的队列要求也随之放松。时间已经被耽误了不少,在太阳下山之前,自然已经赶不到预定的宿营地贾庄村了。不料,又走了不到十里路,前面再次堵断了一条道路。

    这次杨继业没有了迟疑,听到探马的报告后,便果断地派出两个营的兵力协助前锋开路。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特意叮嘱了派出去的部队要保持适当的距离,提高警惕。

    但始终没有任何意外。不过,侦察连一班副班长疤痕带着两个人终于赶了回来,杨继业、黄东秋、唐兴武、孙立行听了疤痕的汇报。杨继业叫来旅长以上高级军官开过一个短会之后,行军速度、探马人数等一切都不变,继续按照原定路线前进。

    当似血一般鲜红的夕阳快要完全沉入西方的地平线时,西征大军离他们的目的地贾庄村还有十几里的路程。好在是他们此时到达的地方是一个山谷,相对较为开阔,水源、避风等各种宿营基本条件也已经达到。

    杨继业一声令下,将士们开始紧张有序的搭建帐篷、生火做饭、准备宿营。祥符国《宿营条例》规定了行军宿营的七种模式,是军枢部总参谋部结合全军将领的经验和兵书所著,再进行大量的实践研究总结而出,每种模式都针对不同的情况。

    今天的宿营是遵照杨继业的命令,按照七号模式所设,这种宿营模式最大的特便是外面看不清营中的虚实,且营与营之间距离较宽,可供骑兵冲锋和步兵战阵施展。

    …………

    …………

    两更深夜按时送上,双倍月票期间,继续求捧场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