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八十三章 大军出征

第八百八十三章 大军出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总之,包括檄文在内,关于此次西征河西走廊所行之事,目的就一个————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以不战而尽可能的减少乃至削弱敌人的力量。 更新最快或者天时、地利、人和,我们当将争取‘人和’。”

    众人再次称是。

    叶尘最后道:“所以,檄文事关重大,由韩熙载全权负责,按照朕刚才所言要求,于三天之内写出,以两报刊印十万份,由安全部负责将他们送到河西走廊各地,并散布出去,力求让河西走廊所有人都能够看到或者听到这篇檄文。”

    韩熙载和胡三光当即出班躬身称是。

    叶尘又道:“好了,军枢部下去之后便下发军令,开始调兵遣将。马文韬、贾宪、喻文做好粮草和军械武器运送供给之事。”

    众人起身,一脸肃然的躬身,轰然道:“臣等谨遵陛下旨意。”

    …………

    …………

    天定二年,五月初二十一日,就在端木仲仁回到瓜州一个月的时候,一道《招谕河西走廊勅榜》,由政事堂负责刊印了十万余份,交由安全部的探子,于快马分发至河西走廊各地。

    “眷兹河西走廊,古道如龙,惨遭寸折。大漠风萧,瓜州离宗,玉门关外,车马凋零………,谨以至诚,宣告天下,祥符国文武大圣兴法始皇帝叶尘气愤风云,志安社稷。今见河西之凋蔽,感一身之责任,率堂堂之师,息贼安民,重辟古道,以事祥和,此大仁大义举也。令旗所至,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其或违拒天兵,九族并诛无赦。盖天道助顺,必致万灵之归;王师有征,更无千里之敌。咨尔士庶,久罹困残,其肩向化之心,咸适更生之路。敢稽朕命,后悔何追…………”

    同一日,叶尘下诏,以柱国大将军杨继业为西讨行营统帅,以义勇军团军团长光将军黄东秋为副帅,以军法部副部长姚成光为监军,以户部尚书贾宪,装备部部长喻文为西讨行营都发运使,左相马文韬亲自节制,分别负责粮草与军械。安全部情报司情报分析部司使唐兴武为随军首席情报参谋,主要负责和安全部在西域分部进行联系。

    同时,整个祥符国宣布进入戒严。

    五月二十三日。叶尘着戎装,亲自检阅义勇军。

    同一天,白虎、朱雀、青龙、折兰四个军团各一个步兵旅,玄武、黑狼、白狼三个军团各一个骑兵旅,以及特种大队特战营,以及两万一千多已经劝降且配属给以上各旅的的辽军俘虏从各个驻地出发,向顺州赶去。在他们之后,被叶尘亲自检阅的义勇军团,也在杨继业和黄东秋带领下向顺州进发。

    战争,一触即发。

    这是一场注定将要决定祥符国国运的战争。

    这亦是祥符国彻底崛起于西北,拥有与宋、辽两国真正抗衡之力的战争,这是一场改变自己国运的西征之战。

    …………

    …………

    在铿锵有力的檄文词声中,杨继业的大旗漫卷,七万多大军出顺州,过翰海,越沙陀,沿长城古道,浩浩荡荡,直奔西征第一站————凉州(今武威市)。

    凉州,河西走廊之门户,东邻顺州和静州,南邻西宁州,东南边紧邻兰州,西北边是肃州。民风剽悍,悍不畏死。自古凉州精骑便横行天下,史称“凉州大马,横行天下”。凉州地势平坦辽阔,为河西最大堆积平原,西汉扬雄凉州箴中如是每在季王,常失厥绪。上帝不宁,命汉作凉。凉州自古以来就是“人烟扑地桑柘稠” 的富饶之地,“车马相交错,歌吹日纵横”的西北商埠重镇,丝绸之路节之一。

    出顺州至凉州,约有两百七十里的路程。在祥符国的军事条例中,对于行军都有明确的规定————凡军行在道,十五里齐整休息,三十五里会干粮,七十里食宿。这其中包括纯骑兵部队,要想在行军之余还保持旺盛的战斗力,或者希望到达目的地时,掉队的士兵不要达到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地步,每日的行军速度,就必须严格遵照《祥符国行军条例》行事。

    更何况,杨继业带领的西征军还是带着辎重的。总的来,七万七千多西征军若不算两万多已经彻底投降的辽军,骑兵和步兵各占一半。

    祥符国自立国一年多以来,数次与外敌大战,根据叶尘的指示,军枢部组织自下而上的总结、讨论、研究、实兵演戏等,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骑兵的作用其实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的。因为叶尘的一贯的作风,导致祥符国
鹰扬拜占庭无弹窗
的高层都是很务实的人,这其中尤其是军队更是务实已经成为习惯。所以通过研究总结之后,他们都清醒的知道,战争的主角是步兵。所以,按照祥符枢部在年初颁布的最新训练条例的要求,祥符国所有的骑兵,都在今年自年初之后这三四个月中接受了最基本的步兵训练!

    所以,对于祥符国的骑兵而言,骑在马上,他们便是骑兵;下了马来,他们便是骑马步兵!特别是对于此次征伐河西走廊,战事以攻城为主,城墙用战马的牙齿和冲锋是不可能咬开撞开的,无论多么精锐的骑兵都不行。

    杨继业用兵谨慎,天下共知。因此,尽管自杨继业往下,祥符国官兵都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凉州这种土霸主的军队,但是杨继业不管什么情况,都不会犯一些兵家大忌的错误。

    “百里争利,蹶上将军;五十里争利,军半至。”这句名言可以用来形容祥符国的骑兵。军枢部训练部通过多次军事演习积累了这方面的经验————当一日**疾行达到八十里以上时,既便是如祥符国这样的精锐骑兵,掉队的士兵至少也占到三分之一,而跟上的士兵也会人疲马劳,最重要的是,你根本不会看到任何队形的存在。除非真正做到出其不意,敌人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否则无论是半路伏击还是在终以逸待劳,等待这只军队的,都是败亡的命运。

    祥符国自崛起之后,先后打败了宋、辽两大国来犯之军,早已名震天下。凉州紧挨着祥符国,杨继业绝对不相信凉州会不派细作注意着祥符国动向,他甚至可以保证,当各路大军聚集于顺州时,凉州方面便已经知道。更何况安全部早有情报凉州的主宰与祥符国的死敌圣堂有着一些关系。为此,年前与辽军大战时,祥符国上下一直很担心凉州会在圣堂的影响下趁机发兵来犯顺州。此外,安全部还有打探到消息————宋国宋卫府疑似早在一个月前,便派人到河西走廊大肆散布祥符国要发兵河西走廊的消息了。

    所以,在出征之前,杨继业便已经知道以骑兵为主的凉州方面绝对不会坐以待毙,若是出现在路上埋伏偷袭什么的,杨继业一都不意外。

    在第一日,杨继业恪守着《行军条例》的要求,让西征军保持着阵形与队列行军,骑兵前后两骑之间相距四十步,左右两骑之间相距四步,连与连、营与营、旅与旅之间的距离,亦严格按照平日的训练。每走到十五里,杨继业便下令全军休息,整齐队伍。同时,他派出数拨探马,分别搜索前后左右十里以内与五里以内的敌情,又严令前锋部队保持着与主力一里的距离。

    如此谨慎的行军,的确很难出现什么意外。

    虽然理论与实践之间出现了一偏差,到达预定的宿营地的时间晚了半个时辰,但第一日还是平静无事的渡过了,一路上并没有任何发现大规模的凉州军的报告。而路上凉州下辖的几个寨子,似乎早已听到风声,当祥符国西征军到达时,都已跑了个干净。探马只发现了股的凉州骑兵在十里以外远远的觑探着大军,这当然是正常的。若是连凉州军队任何影子都没出现,反而不正常了————不管怎么,凉州军队但凡不是白痴,总应当有一反应。

    让杨继业微微有些不满的是西征军没能按预定的时间到达宿营地。这本来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在没有后世那般如钟表一样精确的计时工具出现之前,控制行军的速度并不容易,既便是经验丰富的将帅,也难免出现误差。但是杨继业带兵以严谨出名,即使这一误差,依然让他感到不满。

    依照叶尘亲自参与,安全部和总参谋部共同出力绘制的军事地图————这份地图的准确性已经被充分证明,它抵得上一个出色的向导。在凉州主城外东北三十五里,有一个叫贾庄村的村庄。那里是由顺州前往凉州城的必经之路。杨继业决定明天晚上便在贾庄村扎营。

    第二日,杨继业依然严格遵守《行军条例》谨慎行军。每走十五里路,他依然会叫停全军休息一会。

    时至中午,唐兴武突然来到杨继业面前,向其汇报道:“启禀大帅,按照安全部在此次西征规定,每一天时间,不管敌军是否有什么变化,至少要有一个报平安的情报送达,可是如今我安全部位于凉州内的探子已经有一天半的时间没有任何情报送过来。卑职怀疑,凉州方面出动大军封锁了要道。”

    从昨天中午开始五天之内捧场月票将会是双倍,还希望诸位看客能够捧场则个,对在下也是个鼓励和支持——————在下感激不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