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八十一章 贾宪的理由

第八百八十一章 贾宪的理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但是,战争的时间,并不仅仅是由军事上的因素来决定的,贾宪这些天经常提醒他,最好再有半年的准备,否则粮草、银钱方面非常紧张。 更新最快

    …………

    …………

    端木仲仁和云月大师一见如故,二人当天晚上秉烛夜谈,互相交流甚欢。第二天端木仲仁和一个商队一起回了河西走廊瓜州,特种大队特战营副营长钟三河带领一百名战士装扮成商队的商人、护卫、仆人,和端木仲仁一起去了瓜州。同一时间,云月大师也启程离开了夏京。

    端木仲仁走了之后,在夏京城,皇宫政务殿便召开一次最高级别的秘密会议。受诏参预此次会议的人数并不多,但是却都是祥符国最具份量的大臣。

    “陛下,朝廷各种收入虽然不少,甚至以我祥符国这人口和州县,是奇迹也不为过,但朝廷的支出却是更为可观。”户部尚书贾宪的声音平稳且无奈,几乎让人只听他的声音便无能够感受到他心中的无奈,“去上一年,朝廷岁入折合银钱共计八百四十五万两银,没有任何结余。自进入天定二年以来,已经四个多月,加上从倭国运来的两百万两银子,以及祥符钱庄盈利一百万两银子,总计五百三十一万两银子,这已经同期比去年提升近一倍之多。然而,虽然朝廷收入增长,但是许出支出仍然继续增加,光是建立军事学院,新成立两个军团营房修建、武器装备、生活器具的配备等等便耗费一百多万两银子,与宋国和辽国边境军寨防御修建又花费七十多万两银子,河套七县成立一个旅的城防军,又耗费三十多万两银子。各州、县中、学首次开学,朝廷补贴地方财政又是二十万两银子,最后再除去正常军饷、朝廷和地方正常俸禄开支,目前只有一百七十多万两银子。”殿中大部分人是第一次听到朝廷的财政状况,他们却是没有想到朝廷一年财政收入会如此多,特别是知道宋国财政收入的几人,更是暗暗算了一下,朝廷的财政收入已经有宋国三分之一左右,要知道祥符国地境人口堪堪只有宋国的十分之一而已。一时间,不少人反而忽略了贾宪提到如今还有多少钱,够不够发兵西域的问题,对财政状况感到欢欣鼓舞。虽然这也是大家早有耳闻的事情,但即便是这些身居高位,手握重权的人,除了韩熙载和马文韬等少数人外,也是第一次亲耳听到贾宪证实。

    “臣还想提请陛下与诸位同僚注意,因为我祥符国连续大规模用兵,朝廷给军队发的军饷和赏银比重极大,这些钱又不断大量流行于民间,如今的米价,官价已经达到一石米一钱银,市价更高。如若朝廷决意对河西走廊大举用兵,便以七万之兵计,一兵当两夫转运,则至少当有十四万人有赖供食,便以人日食二升计算,半年的时间拿下河西走廊,至少需七十万石。各地官仓之中粮食加起来虽然已经够了,但最多亦只能勉强以当一岁之供给。而战事一兴,则不可期之骤胜,再加上运送至前线,路途遥远,路上耗费更多。臣让户部初步计算,打河西走廊每一个月时间,朝廷至少要耗费二十万石以上的粮食。以此计算,以臣之见,朝廷至少要预备三百万两银子的军费,并且要尽量希望战争在半年内结束。”

    贾宪缓慢而又清晰地出这些让人几乎无法反驳的数据。所有的人都明白贾宪的潜台词————这场战争,一旦打起来,很可能会耗尽朝廷的家底。如果能期以必胜,保证在一年之内拿下河西走廊这个黄金之路,投入自然值得。但是祥符国如今军队战力虽强,武器装备更是占了极大的优势,可西域这等虎狼之地的豪强麾下兵马也个个是百战精兵,祥符国胜之有信心,可是自身损耗如何,持续时间多长,从叶尘至杨继业这都是没有人可以打保票的。一旦失败,或者久战不定——特别后者,简直便是财政上的噩梦!

    到这里,贾宪不顾叶尘和众臣眉头皱了起来,加强了音调,继续道:“除此之外,若是宋、辽两国趁机来犯,或者万一出现什么大灾大害,财政方面的危机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臣请陛下将西征西域时间再往后推上半年或者一年,等财政方面有了万全积累之后,再发兵攻打河西走廊。”贾宪可谓言辞恳切,身为户部尚书他的话非常具有服力。

    但是,刚刚打败宋、辽两国,不管两国被短
女巫药剂学txt下载
时间打怕,还是需要恢复元气,总之眼下攻打河西走廊的时候,却是宋、辽两国最不可能发兵来犯的时候。单从这来,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半年或者一年后祥符国是有了更为充足完全的准备,但宋、辽两国同样会缓过劲来。

    “贾卿不必多言。此次机会是去年大败宋、辽两国才换来的机会,朕不想错过。”叶尘如此向他最重要的臣子们如此宣布着,“更何况拿下河西走廊,我们的财政收入因此而增长近倍,也不是不可能。再河西走廊乃我华夏汉唐故土,绝不能久染膻腥!”

    “陛下英明!”政务殿中,所有的臣子都拜了下去,高声附和着叶尘的豪情壮志。只有贾宪苦笑一声,没有再话。

    杨继业微微躬了下身子,沉声道:“陛下,军枢部作战会议商议的结果,臣等已具表上呈。”

    “朕已读过。”叶尘头,由军枢部归纳各个军团提的战略,以参谋部为主召开作战会议,就西征河西走廊提出整体作战方案,然后交给叶尘供其参考决策。

    不过,身为祥符队最高长官的杨继业,在攻打河西走廊的问题上,内心却有矛盾。他是名将名帅,但到了他这个级别却并不只是一个武人,同样是一个名臣。所以,一方面,他有着与贾宪同样的担忧,担心无法速战速决,久拖不下,使国家财政陷入泥潭;另一方面,杨继业与叶尘想的一样,亦无法放弃这样这个宋、辽两国最不会发兵扯后腿的时机。

    这样的时机,一百年间也未必会有这么一次。

    况且,杨继业也明白,以祥符国大军战力拿下河西走廊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过程顺不顺利,用多长时间,却无人敢保证。此外,他刚听了贾宪对财政粮草的分析之后,发现自己大大低估了粮草运输的耗费。不过,总体来,只要前期军粮有充足的保证,以祥符国大军现在的战斗力,再加上其他方面的种种准备,半年内,甚至三个月内拿下河西走廊是大有希望的。

    仿佛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心,杨继业继续道:“陛下已决心发兵河西走廊,臣等不敢不切实言之。虽宋、辽两国来犯的可能性很,但是对他们亦不可不防,与宋、辽两国接壤地区,尚须继续修葺城池,保持警戒,以防有不测之变。此外,每次胜利之后的犒赏费用,亦不能省。我们是不能奢望着前线的将士们会节省着打仗。”无论如何,不管是作为军队最高主官的职责,还是自己多半就是征伐河西走廊的主帅,都必须先将困难指出来。

    “此外,在计算军费的时候,臣以为宁可高估一。贾大人三百万两银子,臣以为至少要五百万两银子。”杨继业以军队统帅的身份向众人一交底,贾宪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五百万两银子!他还是低估了这个数字。

    “但是若能平定河西走廊,这笔开销是值得的。”韩熙载看了一眼叶尘的脸色,插话道:“臣以为河西走廊纳入陛下之治后,每年从中财政收入肯定只会比五百万两银子多,所以臣以为发兵河西走廊乃万世之功业。”

    “韩相公得轻易。”贾宪一直以来都有些不耻韩熙载的为人,立即反唇相讥,“休战无必胜之事。便有必胜,战后治理河西走廊的开支,又岂能少了?无大军威慑,只怕军队前脚方走,立时便有变乱。在河西走廊各州驻军,转运之费加治理之费,未必下于河西走廊所带来之银钱。”身为户部尚书,陛下与整个朝廷暗中对于征伐河西走廊的决心与所做的准备,贾宪是非常清楚的。虽然明知道无法阻止整件事情的发生,但是他始终认为自己应该尽到自己的责任。

    “迂腐!”韩熙载心里暗骂了一声,然后朗声道:“战争之胜负,陛下可问军枢部;微臣所敢保证的是朝廷定可以筹集军费,以供前线之需。”

    “卿有何良策?”叶尘眼睛一亮。众人尽皆侧目。只有贾宪微微哼了一声。

    “朝廷今日之积蓄,足以支持三个月至半年之用。以今年下半年的财政收入,再适当挪用祥符钱庄存银,民不用加赋,而军费自足。”韩熙载自信的道。

    “挪用祥符钱庄存银?”马文韬几乎被唬了一跳,“陛下,祥符钱庄的存银乃百姓银钱,非朝廷之钱,不得挪用!否则开了这个先例,后患无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