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如此泄愤

第八百七十八章 如此泄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在这时,赵德昭看见一群命妇从太后宫中方向走出,正向宫外走去。其中有一道曼妙无比的身影瞬间吸引了他,心中的扭曲和满腔的愤怒仿佛瞬间有了发泄的地方,他一把拉过那名内侍低声对其说了一句话。那内侍还以为自己死定了,脸色惨白中颤抖着听了完赵德昭的话,得知自己逃过了一劫的他心中欣喜若狂,恭敬称是,然后快速的离开了。

    今天,是命妇们入宫参拜皇后之日,南唐降帝,已经死去近一年的李煜遗留下的遗孀小周后也一早打扮停当,环佩叮当,隆而重之地进了皇宫。

    李煜被叶尘指示十娃派人刺杀后,按照惯例赵德昭进封李煜为“陇西郡公”,小周后也被封为郑国夫人,品秩不低。

    晋见皇后之后,小周后退出殿来,正要依序出宫,忽有一个小黄门走上前来,向她施礼道:“郑国夫人请留步,苏贵妃邀请郑国夫人叙话,请郑国夫人移步回春殿。”

    小周后微微有些诧异,这苏贵妃她只见过一次,彼此并无深交,却不知苏贵妃邀她做什么,小周后忙答应一声,随着那小黄门向阳春殿走去。

    时值春末夏初,阳春殿四面轩廊,凉风习习,十分的精爽幽谧。

    到了殿中,只见仙鹤香炉中袅袅飘起檀香烟气,香味清清淡淡,沁人心脾。

    扇喜鹊登枝的画屏后面,隐隐绰绰,似有卧榻坐椅,殿角衣架上还挂得有宫装衣裙,小黄门将小周后引进殿中,恭声道:“郑国夫人请稍候,贵妃娘娘马上就到。”

    “有劳中官了。”小周后裣衽浅笑,眼看着那小黄门退了出去,这才回头打量殿中动静。目光在龙凤戏珠的画屏上刚刚留连了片刻,目光落在屏风前一张垂花睡椅上,小周后心道:“莫非这是苏贵妃时常歇息之所?我与她并不相熟,她要见我………有些什么事情说呢?”

    正有些忐忑不安,忽听殿外脚步声起,小周后急忙回身,正欲上前见过苏贵妃,一见进来那人不由怔住,这人穿一袭明黄色龙袍,头戴簪花幞头,眸中蕴含血丝,隐隐有疯狂之意,狞笑着却故作满面春风,正是当今皇帝赵德昭。

    小周后大吃一惊,连忙上前见驾,低声道:“臣妾女英,奉苏娘娘召唤,在此相候,不知陛下驾临,有失远迎,尚祈恕罪。”

    “哈哈哈,夫人平身,快快平身,无需多礼。”

    赵德昭说着便急步上前去扶,小周后赶紧裣衽退了一步,轻轻俏俏地立起身来。

    赵德昭一打量小周后,双眼便是一亮。他不动心思便罢,这一动了心思,眼前这女人再看在眼中,当真感觉处处不同。看她一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个婉转的眼波,一声娇滴滴的话语,甚至那卷袖疾退,黛眉微蹙的轻嗔模样,都让人觉得风情无限,心醉神迷。更何况小周后本来就是当世最美的几个女人之一。

    赵德昭扶了个空,却也不以为忤,他看着小周后微俯如花的娇颜,目光一闪,微笑问道:“郑国夫人不必惊慌,今日并非苏贵妃相邀,其实………就是朕邀你相见。”

    小周后面色微变,失声道:“陛下…………召见臣妾不知所为何事?”

    “朕召见你嘛…………”

    赵德昭微笑着踏进一步,看着她娇美无暇的容颜,晶莹剔透的肌肤,真个爱煞了她。那种冲动,就像他年轻时候第一次与美丽的女人私房相见,竟然透着激动与渴望。

    赵德昭强捺心中欲.火,柔声又道:“夫人可知朕为何单独召见你吗?

    小周后听着他暧昧的语气,心中隐隐觉得不妙,可是想及他一国帝王,身份贵重,想必不会干出那种昏君荒淫之举,这才抱着一线希望,低低应道:“臣妾愚昧,臣妾不知。”

    “嗳,若是夫人愚昧,天下间还有聪慧如冰雪的女子么?”

    赵德昭目中渐渐露出不再掩饰的欲望,微笑道:“南国小周后,聪颖灵慧,美丽风流,天下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朕仰慕夫人芳名久矣………呵呵呵………”

    “陛下………”小周后何等聪明,听到这里已经知道不妙,不禁惊恐地抬起头来,眸中含着乞求的意味。那清明如水的双眸中流波荡漾,清纯雅丽、妩媚风流并存于那种似成熟、又似稚嫩的面孔上,看在赵德昭眼中只觉无比魅惑,这样的女人才是颠倒众生的尤物!

    他忍不住踏前一步,
都市之重返人间帖吧
手指勾向小周后尖尖俏润的下巴,笑淫淫地道:“夫人啊,朕若能夫人这样的美人儿饮则交杯,食则同器,立则并肩,坐则叠.股,夜夜缱绻,日日恩爱,方才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啊。”

    “请陛下自重。”

    小周后吓白了脸,惶惶后退道:“陛下九五至尊,当为天下表率,臣妾………可是陇西郡公李煜的亡妻呀。”

    赵德昭微笑着逼近,说道:“李煜已死,你这般美人没有人疼爱,简直是暴殄天物。”

    小周后靠到了屏风上,已是退无可退,她双手蜷在胸前,惊慌地道:“臣妾是降臣之亡妻,陛下是我夫君父,这样荒唐悖礼之事,陛下岂可为之?”

    赵德昭哈哈笑道:“荒唐?周公纳姐姬为妾,唐太宗纳萧后为妃,我父皇当年还纳蜀国花蕊夫人为嫔,哪个合礼了?哪个有损他们一世英名了?朕是天下共主,谁敢说三道四?荒唐悖礼?”

    小周后气得浑身颤抖,珠泪滚滚,又羞又臊,她几时受过这样的羞辱,猛地一推赵德昭,拔腿就往外逃,赵德昭反手一抓,“刺啦”一声,一件命妇朝服便被他扯了下来,赵德昭瞧见她内着的小衣,腹中欲.火陡燃,抢步上前,使开双掌向左右一分,小周后一声尖叫,身上衣衫已被撕去大半,只剩下一件滚银边儿的白绫小衣。

    “救命…………”

    小周后惶叫一声,惊觉自己赤身露体,难以见人,慌忙向旁逃去,去抓挂在衣架上的那套宫装,那一件白绫小衣遮不住她的曼妙娇躯,玉洁冰清的身子一露出来,肌肤鲜润光滑、粉光致致,一双修长笔直、令人心旌摇动的双乳赫然在目,逃跑时如小鹿惊跳,小衣下丰隆粉润的臀。丘似也隐隐可见,赵德昭登时兽性大发,只觉腹中火起,口干舌燥,他抢步便追了过去………

    小周后抓着抢到手的衣衫,绕着屏风和赵德昭捉起了躲猫猫。

    赵德昭大乐,只觉与美人如此嬉戏倒是他自成年以来少有的乐趣,反正在他这深宫大院小周后插翅也逃不出去,没有他的吩咐也没人敢闯进来,他宽了外衣,追逐着小周后,不时说些淫浪的话儿,小周后虽非不谙床第之事的女子,却也只有李煜一个男人,李煜便是写一首艳词都极尽雕饰,平常说话也诌诌的,床第间所谓的浪漫也尽是诗情画意的风流,怎么比得赵德昭这般无所顾忌,什么话儿都敢讲,臊得她面红耳赤,心如小鹿乱跳,又知自己躲得一时,恐怕终究要被他凌辱,泪珠儿盈盈,一直不断。

    赵德昭追逐戏弄一阵,累得小周后气喘吁吁,香汗淋漓,赵德昭腹下如枪直立,欲.火再难按捺,便停步说道:“女英,你不要再躲了,你该知道,朕想要你,就一定能得到你,朕一言可令你生,亦可一言令你死,你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么?”

    小周后愤怒地道:“臣妾宁愿一死,不甘受陛下凌辱。”

    赵德昭嘿地一声笑,道:“可是朕偏偏不让你死!”他突然一个箭步跃过去,小周后一边停下说话,一边往身上穿着衣衫,赵德昭突然扑来,小周后逃避不及,手臂已被他一把抓住,小周后吓得尖叫一声,纤纤五指便向赵德昭脸上挠去,赵德昭手疾眼快,一把抓住她另一只手,目光落在她胸前晶莹的一片肌肤上,深深陷在那诱人的一道沟壑中,心神再也拔不出来。

    …………

    …………

    祥符国天定二年,宋国继太后之后,小周后也被赵德昭强奸,不知什么时候,赵德昭已经养成了通过做这种荒唐悖礼之事来发泄他心中的压抑和扭曲。

    “这么说陛下今日强行侮辱了郑国夫人。”开封宰相府中,赵普一脸讥讽的说道。

    站在他面前的宋卫府情报司使范长才恭敬说道:“据宫中我们的人送出消息,刚开始郑国夫人反抗尤为激烈,但后来便渐渐的从了。此外,陛下在做此事之前心情颇为不佳,但此事之后,却是心情大好,用膳都多了一些。”

    赵普有些莫名的叹了口气,心中不由暗忖道:“陛下距离变成一个疯子已经不远了。”

    “好了,回头将此事巧妙的散布出去。”赵普最后冷然说道。

    范长才心中一跳,不敢看赵普,只是恭敬称是。

    赵普紧接着想起一事,肃然说道:“上一次你说祥符国近日有发兵西域的可能,如今是什么情况,此事是否已经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