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七十五章 果然是妙计

第八百七十五章 果然是妙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紧接着得知来接自己的人竟然是祥符国左相大人之后,他心中也颇为自傲和被重视的欣喜。自己不是祥符国的敌人,而祥符国朝廷却早就知道自己,且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行踪。不管怎么说被人重视和高看总是一件好事。

    马文韬将端木仲仁接到了祥符国国宾馆,并设宴接风洗尘。

    第二日和第三日,韩熙载和徐铉又接连去亲自拜访。

    祥符国能够被尊称为大儒的只有韩熙载、马文韬和徐铉。且这三人又身居高位,由这三人出面接待,可谓是表现出了祥符国皇帝和朝廷最高规格的重视。端木仲仁在来祥符国之前其实也没有下定决心要投诚祥符国,但这一路上所见所闻,让他已经有了投诚之意,但他为人自傲,若是在祥符国受不到应有的礼遇,他也未必就会投效。可如今,祥符国表现出这般礼贤下士,让他终于有投效之决心。但这最后的决心还要等见了祥符国皇帝之后才能确定。

    夏京,皇宫,政务殿。

    叶尘微笑道:“端木先生一路东来,辛苦了。”

    端木仲仁笑着说道:“千里路比起老夫在祥符国所见所闻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能够见识到陛下这等英明之主,老夫实乃不虚此行。”

    叶尘叹道:“自大唐势衰,吐蕃占据河西走廊之后,吐蕃、回纥、拓拔氏次第统御这里,隔绝了西域数百万汉人与中原的往来。然而,朕听说那里依旧是教不绝,许多问精深的儒家弟子在那狼烟四起、处处杀伐,唯尚武力的地方,努力地传播着中原汉,历两百年而薪火不绝,实是难能可贵。这其中就属端木先生功业最大,朕好生钦佩。端木先生若是喜欢我祥符国,不妨于我祥符国常住,似先生这等济世治国之大才,朕求贤若渴,必委以重任。”

    端木仲仁打了个呵呵,没有立刻正面回答叶尘的话,而是说道:“听说活字印刷术是陛下亲自指点工匠所发明,老夫在在瓜州时第一次所见,便感觉远胜于雕版印刷,对大力推行文教,实有莫大的助益。可笑的是,朕来祥符国之前,听从中原来的商人说有人把这门技术传入中原后,一些士林名流却颇为不屑。”

    这件事情叶尘自然也听说了,他晒然一笑,说道:“那些所谓名流,夸夸其谈,弃实务虚,哪是真正重视文教之人。那些士林名流认为,雕版印刷刻工精美,那字都是请名士誊抄刻模的,字字都是精妙的书法,一卷书印出来,就是一部精品。而活字印刷,字体千篇一律,粗制滥造,在他们看来这却是亵渎学问。”

    端木仲仁说道:“可笑,可笑之极啊!这些所谓士林名流,简直是买椟还珠,忘却了书本存在的根本意义,反倒是我等西北、西域的边荒地区,能有本书读,对人来说这是极为不易的事了,反而没人在乎这些东西。只有像老夫这样的那样的西域儒者,一代代历尽艰辛,在最困难的环境中口口相传地向后人传递着我华夏儒家精髓,才明白活版印刷大大降低了印书成本,对普及书本,传播问具有多么重大的作用。在老夫看来,活字印刷,早晚取代雕版印刷,在中原和江南也要形成主流。”

    叶尘微微颔首,表示深以为是,然后眸中精光闪过,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朕有意发兵河西走廊,使得黄金商道重新纳入我汉家之下,端木先生何以教我。”

    端木仲仁说道:“老夫自顺州入境,一路所见,陛下所为当为千古圣君。老夫钦佩之极。老夫无所能教,但若陛下发兵西域,老夫倒有一策献于陛下。”

    叶尘眼睛一亮,说道:“端木先生请说,朕洗耳恭听。”

    端木仲仁说道:“我华夏历朝历代都是以董仲舒的天人感应、三纲五常的儒教礼法来统治百姓,可西域诸国、诸势力却以宗教结合武力统治百姓,且他们已经习惯这样。因为,在西域十之七八的人都信教,且极为虔诚。目前,在西域信徒最多的两教是佛教和大食教。佛教多以汉族、吐蕃、党项、羌族为主。比如,于阖国全民信仰佛教,也正因为此,那信仰大食教的回鹘和回纥多年来对于阖国极为仇视,征伐不断,如今于阖国已经灭国在即。所以陛下若要发兵西域,当先要在宗教方面下些功夫,这样一来,不管是攻城,还是事后稳定统治,都必将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最强散财神豪帖吧
。只是大食教排外性太强,且教义极端,老夫认为不用考虑。所以陛下当在佛教方面做一些准备才行。”

    叶尘说道:“端木先生认为当如何做准备?”

    端木仲仁说道:“首先在祥符国大力提倡译经印经,尊崇佛教,且推出一名精通佛宗教义高僧,大肆宣扬他的名声,让其名声远扬于西域,这样势必能够把西域的活佛们全都拉到陛下身边,而有了这些活佛寺主们相助,陛下攻下西域之后,上令下达,推行治理,必然会无往而不利。”

    叶尘由衷赞道:“端木先生所言,果然是极妙之策。”

    叶尘和端木仲仁谈至晚饭时间,叶尘留后者于宫中用膳,端木仲仁略一推辞,便欣然答应。

    饭后,端木仲仁告辞,叶尘回到了后宫,刚刚走过一半,就见六名宫女各自挎着一个食盒走向后宫深处,忙让辛石唤住她们,诧异地道:“这是给谁送餐。”

    六名宫女扭头一看是叶尘,忙蹲身施礼道:“奴婢见过陛下,奴婢是到洞天殿给皇后送饭。”在叶尘强力坚持下,除了正式场合之外,皇宫中废除了平日间不管何时何地宫女侍卫见了皇帝、皇后、妃子、公主便要跪拜的规定。

    叶尘一听要去洞天殿,便知道玉道香又闭关了,不由苦笑一声,他自然知道玉道香闭关与喻清妍怀孕有关,玉道香苦于功法特殊,在未跨入半天先天境界之前不能行男女床事,眼见喻贵妃怀孕,心中岂能不急、不羡慕。所以便只好闭关苦修。

    叶尘心中却不禁有些担忧,毕竟这种心境下闭关修炼却是很凶险的,他可是对四年前他假死潜身于当时南唐金陵时,与玉道香第一次同床共枕,玉道香因为心境不宁而走火入魔的事情印象深刻。

    但是,担忧也没有用,以玉道香的性格,如今身为皇后,其实魔女的性格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即使是叶尘的劝阻在有些时候也是没有用的。否则去年也不会因为被萧绰扇了耳光,非要独身一人去辽国报复,后来叶尘派上官冰云去帮她,两人在辽国掀起了滔天风浪,契丹皇族因两人几乎死绝,耶律寒夜和耶律鹿也间接的因两人而叛乱,以致于最后叶尘派人先资助,后接应救援,乃至辽国借道宋国十万大军破大峡关,入银州等等所有的大战的起因其实都是因玉道香而起。

    叶尘蹙眉想了一下,一招手连继城不知从何处飘了出来,叶尘说道:“这些天你亲自守护洞天殿,竖起耳朵听着殿中皇后闭关动静,若有不妥,第一时间通知朕。”

    连继城躬身称是,然后飘然而去。

    叶尘摆摆手让几名宫女离开,不由有些犹豫是先到喻清妍那里,还是先试着劝劝玉道香。

    喻清妍知道女人本来就是敏感动物,而在怀孕的时候这种敏感更是加深数倍不止,这个时候,若是怠慢了些,怕是要让她以为自己对她有所冷落。叶尘略一思忖,便决定先向西边喻清妍宫殿拐去。

    绕过一丛假山花树,刚要踏上长廊,一个头梳双角丫,穿着小花衣,生得粉妆玉琢的小小丫头,浅一脚深一脚的踉跄着忽然向他跑来:“爹爹爹爹抱抱。”

    叶尘抬头一看,不由喜上眉梢,这小小丫头正是他宝贝女儿钰儿。他挥手让后面追上来的一群宫女退下,便开心的蹲了下去。

    “来,爹爹抱抱。”

    叶尘刚刚蹲下身子,一只通体银色的小狼已一溜烟儿蹿到了他的面前。

    “大笨狗走开,走开不要抢我爹爹!”钰儿瞪起乌黑发亮的杏眼,对去年年底她过第一个生日时,水儿和寇准让人从河套七县送回来的一只据说是狼王之子的小狼她眼中的大笨狗一阵拳打脚踢,打得小银狼抱头鼠蹿,躲出老远,才委曲地呜呜两声,用一双幽怨的狼眼瞟着它的小主人。

    钰儿根本没理它,已换了一副纯真的让人融化的笑靥,向自己的爹爹张开了莲藕般的小手臂。

    叶尘俯身将女儿抱起,这一抱忽地发觉她的裤子湿了,不禁羞羞脸道:“钰儿,你都一岁半了,还尿裤子,羞不羞?”

    钰儿乌黑的大眼睛转啊转,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两下,忽然指着小银狼脆脆的说道:“这不是我尿的,是大笨狗尿的,我它一起玩,它就尿到我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