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六十八章 唐兴武再献计

第八百六十八章 唐兴武再献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位低级武官,能够和众多朝廷重臣一起,陪同皇帝陛下观赏比赛,即使是站着的,这份殊荣也是极为罕见的,更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拥有的。实在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嫉妒。在球场南面观看比赛的军事学院和祥符学院的师生,目光只要掠过这名低级武官,心中的情绪都相当复杂————羡慕、嫉妒、佩服。当然不管什么时候都有人会以不屑掩饰自己心中的嫉妒。

    没有人说得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叫唐兴武!

    自去年十月份与辽军大战时毛遂自荐于陛下之前,成为军枢部从九品低级参谋后,他用了短短五个月时间,晋升为从六品的安全部情报分析部司使,更是被赐封为临洮县男。如此晋升速度唯有陛下亲传弟子,且自身能力也很不凡的寇准所能媲美。即使是活捉了辽国南院大王萧达格,且同为祥符国黑马新贵的钟三河都逊了一筹。

    当然,就算如此,唐兴武也不应该拥有陪陛下观看比赛的资格,之所以现在能够站在台上,是因为他刚刚破获了那场震惊天下的皇城广场刺杀案————并一举挖出四个圣堂秘密据点,配合安全部行动司使郑豹斩杀和抓获了二十多名圣堂暗子,其中包括一名从八品的文官和一名正七品的武官,震惊了朝野上下。

    祥符国高层都知道陛下最为忌惮和憎恨的便是圣堂,唐兴武立下如此大功,有此殊荣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蹴鞠比赛开始之前,全场两校师生和万民群众向皇帝所在的高台跪倒,山呼万岁,叶尘旁边众臣也连忙一同跪倒,叶尘道:“平身!”

    全场齐呼:“谢陛下!”

    叶尘又说道,“以后凡是类似比赛场,皆不用行跪拜之礼。礼部将朕之旨意通报全国。”叶尘明明是轻声说出,但全场每个人却是清晰可闻,但这等神异之事,全场人们却视之为理所当然————谁不知道陛下神通广大,这种别人看来神异之事对陛下只是小事一桩而已。

    旁边礼部尚书于建纲赶紧应声称是。

    所有人就坐之后接下来首先进场的,是一队手持哥舒棒的人员,这些人进入场中,也先是向叶尘跪拜,叶尘不得不再次说道:“平身,尔等以后类似场所,各归本位,自行其事,不用向任何人行礼。”

    “谢主隆恩。”这些人便带了哥舒棒,向球场四周跑去,站在球场周围或者进入场中。

    徐铉虽然明知叶尘对蹴鞠比赛非常熟悉,仍然欠身说道:“陛下,这是负责维持球场秩序卫队。”

    叶尘微微额首,表示明白。

    紧接着,在轻快雄浑的某种曲调中,两名手持红旗的裁判走入场中,紧接着两队共二十二名队员也从球场东西两面跑步进入,眼看着又要向皇帝陛下行礼,叶尘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即刻开始比赛吧!”

    众人不敢违旨,便听鼓声擂动,比赛正式开始。

    红色蹴鞠在空中飞驰,绯衣与绿衣交插穿过,无论是北面的皇帝与众臣还是南面的两校师生,亦或两边的一万百姓,都立时被紧张刺激的比赛所吸引,不时发出一声声惊叫声。

    叶尘难得有一场足球赛可看,便不做他想,注意欣赏场中比赛,一炷香过去,此时祥符学院队已经扳回一分…………

    因为叶尘带头叫好,再加上众臣也知道叶尘在很多时候没有架子,所以台上众臣渐渐也就放开,热烈的展开讨论甚至叫好声不断。

    叶尘是比较倾向于支持祥符学院队的。但是以他的身份,却不便表露出过多的倾向性,因此只是偶尔鼓鼓掌,叫叫好。反倒是唐兴武好像是因为与钟三河、常破刀、石狼相熟,而这三人也正好都在军事学院队中,叫起好来比较肆无忌惮。

    叶尘见唐兴武如此偏爱军事学院队,因笑道:“唐兴武,你以为这场比赛,谁会获胜?”

    “臣相信是军事学院获胜。”唐兴武直率的回道。

    叶尘故意笑道:“朕却以为会是祥符学院队获胜。卿可敢与朕赌上一局?”

    唐兴武哪里料到皇帝陛下会找他打赌,他做事谨慎,不敢太过放肆,便故作踌躇道:“这个微臣实是不敢。”

    “朕有一柄鱼肠宝剑,便以为此为赌注。卿若赢了,鱼肠剑归卿。”

    唐兴武见
重生之宗门崛起笔趣阁
皇帝陛下兴致高昂,便不敢再推迟。当下欠身道:“陛下,臣若赢了,不敢要鱼肠剑。臣关于辽国有一妙策,臣请陛下能够准许,并将此事交由臣去负责。”

    叶尘生出兴趣,说道:“你先说说你的妙策,让朕听听。”

    唐兴武精神一振,说道:“陛下,以臣之见,辽国萧太后虽是女人,但却杀伐果断、委贤任能,励精图治,非可等闲视之,此次虽在我们祥符国手中吃了大亏,但辽国几年之后恢复元气,必然会举兵报复,臣之意此事要提前部署,防患于未然。”

    唐兴武所言本就是叶尘和麾下重臣的共识,并没出奇之处,不过唐兴武能有此见识,也的确不凡,叶尘点了点头,说道:“以卿之见,如何防患于未然?”

    唐兴武道:“契丹之事,臣请效春秋时晋楚争霸之故事。”

    “晋楚争霸?”叶尘思忖了一下,立时明白唐兴武之意,问道:“然则卿以为,谁可为吴国?”当年晋国与楚国争霸,晋国便派人深入楚国后方,给和楚国有仇的吴人教会了冶炼车战之术,吴国强大之后,经常与楚国作战,导致楚国国力疲惫,从此不能对中原造成大的威胁。这个故事,叶尘也是知道的。

    “与辽国截然的除了宋国之外,还有高丽。”未及唐兴武回答,叶尘却是故意自顾自地分析起来,“宋国君臣恨朕如骨,绝对不会为朕所用,就不用说了。而高丽人不善战,安全部之奏章早有分析,估计是难以担当此任。”

    “陛下所言,甚是圣明。臣所谓吴国者,是另有其人也!”唐兴武胸有成竹的说道。

    “另有其人?”叶尘眼睛一眯,想了一下以唐兴武的级别还不够资格知道女真族之事。

    “臣闻契丹以苛酷之政,统治其国内诸部落。各部落屡有反叛,但皆因实力不支,而屡战屡败。但是各部降而复叛,却从未停止。若安全部挑选能者,深入各部,秘密联络,并加援助,则臣谓契丹无宁日矣。”

    叶尘深深的看了一眼唐兴武,皱眉道:“话虽如此,然其各部多是远离我们祥符国,对契丹或亲或叛,虚实难料。”

    唐兴武笑道:“陛下,世上之事,为之则难者亦易。契丹西北境内,术不姑诸部成百上千,尽皆惮于契丹之强暴,而不得不忍气吞声。世上又岂有甘为人鱼肉者?我祥符国亦不必过于相助,若果真使其强盛过度,却是前门驱狼,后门来虎。不过安全部牵头,组织马队,潜入其中,与其互市便可。”

    “互市?”叶尘想起已经和女真族做的事情,心中暗自赞叹这唐兴武果然才智不凡啊。

    “正是互市。”唐兴武笑道:“臣闻术不姑诸部皆缺铁器,朝廷便卖给他们兵器铠甲,又有何妨?”

    叶尘笑道:“果然是妙计。”说完,想了一会,又疑惑起来,道:“只是,安全部探子调查清楚有哪些部落与萧绰不合这点不难做到,但安全部又如何能熟悉其地风俗?只恐行之不易。”

    “陛下忘了我们祥符国也有十多万从辽国来的百姓。臣以为,在他们之中招募对我祥符国忠心,且武艺出众之辈,由安全部加以培训,便可行此事,为我所用。”

    叶尘想了想,点头道:“不错,此事朕亦以为可行。卿果然智谋不凡。”

    唐兴武微微笑道:“多谢陛下,臣以为辽国有不少部落多信奉佛教,若能再遣人扮作僧人,前往各部,散布对契丹不满之言论,当比安全部探子散布谣言效果更好。假以时日,臣料契丹必有腹心之患。”

    叶尘不由击掌笑道:“果然是妙计啊!”

    这几条计策,实行起来并不容易,果真要见大效,只怕非有一年甚至三五年之功不可,但是这本来就是长远的谋划,因此倒也算得上是毒计。

    辽国一直以来的策略是对奚、汉二族怀柔,以契丹、奚、汉三族为根本,来统治各部落。所以,对于各部落的残酷,几乎是无法避免的。因此矛盾始终存在,若加以利用,对契丹来说,的确会成为大麻烦。

    之前,叶尘只是因为知道女真族在百年之后的恐怖,所以才想起将女真这条饿狼慢慢喂熟,作为来日与辽国生死之战时一举定乾坤的杀手锏。至于在辽国散布不利于辽国朝廷的谣言,胡三光也一直让安全部在做。但这些比起唐兴武如今所说的明显不够严密和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