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六十七章 大理弥影

第八百六十七章 大理弥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但是,遇到有魔鬼神将之称的展熊武的玄武军团的部落,却惨不忍睹,除非立刻投降,否则大军所过之处,血流成河,诸部落无遗类,被朱雀军团屠杀的横山蕃部达四千余人。

    一时之间,横山、祁连山、贺兰山中各个部落震动。但不管过程如何,当阳春三月,大地复苏之前,祥符国所有部落、山寨或自愿、或强行全部改土归流。如山神镇那样的村镇两个月内多了两百多个,而祥符国登记在册的百姓也多了四十多万人。再加上耶律寒夜和耶律禄带领的十多万辽人,祥符国人口实际已经有近五百万。

    就这样,自唐末以来,西北这一百多个实际上存在了近百年时间的国中之中部落,在祥符国立国之后短短一年之内彻底成为历史。而祥符国国内隐患和问题也基础肃清。自叶尘往下,中书省、军枢部和安全部也开始暗中对祥符国计划中于天定二年主要大事发兵西域开始筹划准备。

    西南,大理国是在大宋建国二十年前,由后晋通海节度使段思平联合洱海地区贵族高方、董伽罗灭大义宁国,定都羊苴咩城今云南大理,国号“大理”。疆域覆盖后世的云南、贵州、四川西南部,以及缅甸、老挝、越南北部部分地区。是中国历史上西南一带建立的多民族政权,全国尊崇佛教,历代国君多于暮年禅位为僧。大理国自其建立之初,基本上采取内守政策,几乎从来没有明显的扩张野心。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很有特色的国家政权。

    自叶尘在西北立国称帝,与宋、辽两国先后大战,不遗余力富国强兵的同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大理也在悄然的发生着一些变化。

    半个月前,已经隐居四年闭关养伤的大理国一代传奇人物段思岳终于出关。

    在叶尘、白沧海、玉道香、崔熙这四个新一代超一流高手没有崛起之前,不算张无梦、陈景元、楼炎明和剑皇钱月禅这四个跨入半天先天的老怪物,大理国皇帝的亲叔叔段思岳可谓是名副其实的江湖第一人,甚至比玉枫还要厉害。他成名绝技山岳拳在江湖上名头之响亮,对很多人来说可谓是如雷贯耳。身为一流高手的李君浩便是段思岳一个很普通的弟子。但在四年多前,段思岳为了天星、阴月、阳日三枚玉佩奔赴开封,夜创叶府半死迷宫,被重伤,逃回大理之后,便深居浅出,隐居在大理国都羊苴咩城外一座景色优美的山谷之中。只是等四年再出关之后,竟然发现大理国竟然有了物是人非的感觉。

    羊苴咩城段思岳的府邸之中。段思岳用眼角瞥了一眼给自己请安的大弟子,也是大理国护国将军李惠安一眼,说道:“本王在百花谷闭关养伤四年,回来之后,突然发现羊苴咩城竟是出了许多怪事,让人觉得蹊跷。最可怪的,是本王听说有个叫悟乐的和尚,自称是从西天归来,许下弘愿,要在羊苴咩城建一座大佛寺,竟是派出了许多和尚,前往各部落化缘,又有一般徒众,与他一道出入宫中和大臣世家府中,结交权贵”

    “师尊,这个悟乐和尚,弟子也见过,好像也没有什么太过特殊的,我们大理自皇族以下,贵人信佛者众”李惠安眉毛不易察觉地跳了一下,立时便满不在乎的笑着说道。

    “在我们大理和尚出入宫中、结交权贵,也是平常事。帝王信佛者,古今更是多不胜数。但是让本王感到奇怪的,是这个悟乐哪里便来这许多的弟子?”段思岳锐利的目光逼视着李惠安,似乎认为李惠安一定知道答案一般。

    “这一点,弟子还真不太清楚。”李惠安莫名其妙地答道,“师尊应该知道,弟子对和尚的事情一直不感兴趣的。”

    段思岳注视李惠安良久,目光渐渐缓和下来,淡淡说道:“可是本王怀疑这个悟乐和尚是弥勒教妖僧楼炎明。”

    “什么是楼炎明?弟子听说此妖僧最能蛊惑君王,凡是被他蛊惑君王必将国破家亡,先是蜀国,再是南唐无不如此。弟子这就带大军去抓他。”李惠安先是吃了一惊,然后肃然说道。

    段思岳凝视李惠安,叹道:“没有证据,如何敢抓人?陛下那里本王去看过,也没有异常,只是对悟乐颇多维护和看重,满
锋神传奇最新章节
城的贵人,都是悟乐的后台。何况百姓中信佛者更多那个悟乐和尚,本王十天前已经暗中去看过了,似乎的确是去过西天的,居然还懂梵文,又明于佛理,本王请了几个和尚讲经,都斗不过他,反为他添了不少名声。”

    “师尊何不问他去西天一路之见闻?”

    “也曾问过,他说得头头是道,也没有人知道是真是假。”

    李惠安沉吟一会,问道:“悟乐没有破绽,他身边的小和尚们,岂能没有破绽?”

    段思岳有几分疑惑地望了李惠安一眼,惊讶一会,心中暗自惭愧。不知为何,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理由的,段思岳心中一直隐隐怀疑李惠安已经被楼炎明所控制,但是李惠安如今贵为护国将军,身份非比寻常,即使是他也不方便明目张胆地质问,因此只是出言试探。这时候见李惠安毫无顾忌地为自己出谋划策,心中不免觉得惭愧。

    “那些和尚,有些是悟乐的弟子,跟了他许多年了,有些是新剃度的,真要找破绽,却是难找。不过,本王听说悟乐派了一批和尚跨越数千里去西北祥符国传教,这件事情你替我查一下,主要弄清楚这些和尚去了祥符国都做了什么。”段思岳肃然说道。

    李惠安点头称是。段思岳又说道:“其实无端怀疑他们,本王亦觉得有点不妥。但是不知为何,本王总觉得这些人平空冒出来,实在可疑。而在此之前,刚好是南唐被宋国所灭,楼炎明带着弥勒教的余孽消失不见。是主要的是如今偏偏陛下和我大理权贵十之**对悟乐崇信有加。”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若这悟乐真是楼炎明,即使是他也不是其对手,唯一对付楼炎明的办法便是以大军围杀,可是若是掌握军权的李惠安已经被楼炎明控制,那又是什么样的结果?

    阳春三月,莺飞草长,夏京城中,正是一片春意盎然的好时节。

    清明已过,谷雨未至,冬日里的寒冷,到此时已经全然散去了。百花盛放的季节里,黄河的水也都已经暖了起来。或许因为祥符国高层大都来自宋国的原因,即使夏京城这个时候比开封、洛阳还要天凉一些,但是夏京城也自然而然的有了中原开封、洛阳那般在这个时节出城踏青、出门春游、聚会的习惯。

    不过,今天出城的人格外的多。因为,今天是祥符军事学院和祥符学院的蹴鞠对抗大赛。早在三日前夏京快报便刊登了两大学院蹴鞠对抗大赛的事情,并言明陛下会带部分朝中重臣去观看,且大赛将对外开放。这个时代百姓的娱乐活动实在是很匮乏,既然有这样的好事,且伟大的皇帝陛下都去看,即使是入场票要收五两银子,但半天时间依然便将一万张票售空了。此事也可从侧面看出,祥符国百姓中富人越来越多了。

    自从被叶尘改过的蹴鞠在祥符学院踢开之后,这一年以来,这种独特粗犷的蹴鞠大赛已经风靡整个祥符国,甚至已经有了向宋国流行传播的趋势。

    祥符学院的蹴鞠场场地平坦,是用石灰石与黄土整平的土地,占地一千步见方。东西方向,各有丈余高两丈宽的球门球门之后,各有一个虚架球门两旁,各插旗十二面。在南北向,各有五面大鼓,十个鼓手以及一支乐队。气势十足,竟然有着一丝沙场大战的氛围。

    叶尘一身白色滚金龙袍,按照他的习惯有别于这个时代宽松,裁剪得很紧凑,越发显得叶尘挺拔和精神。事实上,因为楚王好细腰,后宫多饿死的道理,叶尘穿衣习惯早已引领了祥符国百姓衣服习惯,民间穿衣也渐渐越发显现出体型出来,叶尘有时候忍不住会想,在有生之年能不能堂而皇之的穿上短衣和长裤行于世人之前。

    在蹴鞠场的北面,早已搭起一座高台,叶尘便端坐高台正中央的御椅之上,观看蹴鞠比赛。同登高台,被赐坐于叶尘身后的,有柱国大将军杨继业、总参谋长兼军事学院院长曾尚飞、右相韩熙载、左相马文韬、工部尚书兼祥符学院院长徐铉,兵部尚书王东阳、礼部尚书于建纲。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身材挺拔、双目炯炯,身穿中都校军装的年轻武官,也位于众多朝廷重臣的行列之旁,格外的引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