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六十四章 叶尘讲的故事

第八百六十四章 叶尘讲的故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月二十七号,祥符学院新学期开学,同时也在这一天开始新一轮的报名招生。

    比起去年第一次招生,这一次的招生考试自然是更加严谨。甚至比历朝历代朝廷的大考都更加严格作为国家取材的一场考试,多少都会给这些士子留些颜面,但是祥符学院不会,脱衣检查是必须的,最恐怖的还有针对身体的医疗健康检查。

    按照祥符国相关的规定,有隐疾,恶疾者不得为官,所以祥符学院的学生也必须过这一道关口。体检场之外,有不少从夏京城赶来送人的马车,其中有一辆外面看去毫不起眼的马车,叶尘身穿便服坐在其中,透过窗户指着那些进出芦席棚子的考生,想起自己在后世高考填报志愿选择了军校时的体检,对坐在旁边白沧海说道:“等祥符学院第一批学生毕业之后,你们特种大队也可以从中挑选上一两个适合自己的学生。”

    今天白沧海进宫找叶尘说事,叶尘这些天待在宫中静极思动,想起今天祥符学院开学,便带着白沧海微服私访来到了绿水村。

    白沧海有些愕然,说道:“这些学生去我们特种大队能做什么?”

    叶尘笑着说道:“这一点要你自己发掘,我只能告诉你,知识就是力量。而他们必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学问的人。”

    白沧海知道叶尘往往一句话都含有深意,不由得若有所思。

    自立国当了皇帝之后,叶尘便越来越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以前的一些兄弟朋友都变成了臣子,看向他的神色,给他说的话,面对他时的态度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唯有白沧海还能保持与他亦臣亦友的关系,说话相对要随意得多。所以,叶尘今天顺便将白沧海也带上。

    叶尘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白沧海聊天,忽然看见前面人声鼎沸的样子,好像出了什么事。

    鉴于祥符国如今小学、中学和祥符学院的摊子起来越大,去年的时候韩熙载和马文韬便上书在礼部增设教育司,负责全国教学相关事宜。今天祥符学院招生,那是教育司的大事,不管是职责使然,还是体现他们教育司存在感,岂能不来人。事实上,他们更多的还真是为了体现他们的存在感学院体检、面试检查过的学生,教育司的官员也学学院的样子弄一排桌子,非要把学院检查过的学生再检查面试一遍,现在一定是又出了什么茬子。

    “贱民之子焉敢窥我祥符国神器,来人,将他赶出去,免的污了这片文华宝地。”

    听见这句话叶尘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说道:“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马车的驾车位置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面白无须,透着从容之意的青年,一个是神色冷漠,隐隐有煞气缭绕的中年男子。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暗卫司统领连继城和大内总管辛石。二人自然都穿着便装。此时辛石低声答应后,便下了马车走了过去。

    辛石走上前,站在人群之中围观,刚才说话要将人赶出去的是教育司的司使张明富,他倒是眼尖,一眼便看见辛石,他也是正五品的官,每次大朝会上都能够看见辛石,岂能不认识,神色一愣,心想这辛公公怎么来这里,不会是陛下来了吧!他先是飞快的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然后才立刻对着辛石行礼道:“原来辛总管,您怎么来这里。”

    辛石眼见被发现,便回了礼,索性大大方方走出来,说道:“陛下很关注祥符学院招生,让我来看看。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张明富立刻指着一名脸色涨红,一身新麻布衣服的考生说道:“辛总管来的正好,如此贱婢之子怎么能进入祥符学院,这是为我祥符国蒙羞啊。“

    “确认一下只要是我祥符国的百姓,且通过祥符学院入学选拔考试便能入学。”叶尘声音突然响在辛石的耳边,辛石左右看了看,显然只有他能够听得见。他不露声色,也没有说话,而是拿起桌子上的履历,开始对着那个一脸羞愧,但却咬着牙,一脸坚毅的考生问道:“不要害怕,告诉我你的姓名和籍贯。”

    那个考生见辛石发问,立刻拱手回答说:“回大人的话,小生名叫魏如文,乃是静州黑山县人氏。”

    辛石又问道:“那就是我祥符国登记在册的百姓?”

    魏如文说道:“小
不灭神主sodu
生是我祥符国登记在册的百姓。”

    辛石这才转头对张明富说道:“陛下在祥符学院建学之始便说过,凡是我祥符国百姓,只要能够通过考试选拔均可入学,魏如文既然是我祥符国百姓,自然有资格入学的。”

    张明富一脸愕然,说道:“辛总管可知他父司何职,母操何业?”

    说完不等辛石回答,便转身对魏如文不屑道:“魏如文你自己说你父司何职,母操何业?”

    魏如文闻言面如死灰,攥着拳头小声说道:“小生生来就不知父亲乃是何人,家母早年为青楼女子,如今是以给青楼姑娘洗衣服养家糊口。”听他这么说,教育司的几名官员和附近绝大部分来报名的学生无不露出讥讽之意,甚至有几人讥笑出声,其他人也大为哗然。

    魏如文脸色铁青,按在地上的两只手都已经深深地插进了泥土里,看得出来,他在极力的忍耐,不让自己离开,想要出人头地,必须进入祥符学院,但是那种深入骨髓的羞耻感却让他痛苦万分。

    辛石却是好似没有听到张明富和魏如文的问答,淡淡的对辛石说道:“他的父母是谁不重要,只要他是我们祥符国的百姓,便拥有报名祥符学院参加选拔考试的资格,张大人不应该阻拦。”

    张明富等教育司的官员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古以来贱民不得入高堂这是历朝历代的惯例或者说默认陈规,辛石竟然想打破这个惯例,给这些贱民一条活路?刚才因为自己是贱民不得不跪在地上的魏如文不敢置信的抬起头,他不明白自己刚刚明明在遭受羞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转机?对于受辱他是有心理准备的,就是抱着最渺小的希望来考试的,母亲在自己来之前曾经抱着自己哭泣,说自己孩儿的才学够了,奈何身份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即使来了也必然会遭受羞辱,会遭受不公正的对待,刚才自己几乎已经准备离开了,怎么就一下子能参加考试了?

    张明富心中恼怒无比,暗骂死太监管得还多,但他深知辛石实乃皇帝陛下的心腹近侍,实不便得罪,只是他刚才将话说得太死,事情做得太绝,众目睽睽之下让他改口,确是绝对不可能的。心中犹豫,脸上为难,便颇为客气的对辛石说道:“辛总管,此事乃本官职责所在,辛总管的意见本官会考虑的。”

    言毕,他又看了一眼魏如文说道:“这样吧!你先回去,若是允许你报名,本官便派人通知你。”

    魏如文顿时一脸惨然,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能够看出张明富说的只是不想得罪辛石的场面话,回头自然是不会通知魏如文的。

    辛石心中暗骂张明富白痴,不再理会他,转头对魏如文说道:“报名总共有三天时间,你明天过来再报名。我保证你明天过来肯定不会被人赶走。但前提是你能够通过学院选拔考试。”

    话音一落,辛石便冲魏如文点了点头,不理张明富,转身离开,只留下张明富脸色变幻不定,眼睛深处有着愤恨。魏如文愣了半响,起来向张名富一礼,然后也转身离开。他虽然出身卑微,但却不笨,自然明白明日再过来多半还有机会。

    辛石穿过人群,才发现陛下的马车已经不见了。他知道多半是进了学院,所以便向学院里面走去。

    学院之中,叶尘和白沧海、连继城已经下了马车,虽然刻意的尽量隐藏身份,但三人形象气质实在是太过引人注目,更何况与祥符学院格格不入,所以还是很快被两名学生给认了出来。

    很巧,这两名学生又是韩子修和马梦如。两人一惊之后的跪拜,很快将整个学院学生和讲师教授,以及院长徐铉和各个分院长吸引了过来。

    看着跪满了一地,一脸崇拜、敬畏的看着自己的师生,以及他们身上渐渐与这个时代学院之外寻常百姓不同的神色气质,叶尘心中大感欣慰,知道科学的种子已经在祥符国发芽,科学发展的这驾马车已经成功被自己提升了加速度,世界的轨迹已经悄然因为他而改变。

    叶尘突然兴致大增,让徐铉将所有人集中在讲演堂,给众人上了一次即兴讲座。准确的说是给众人讲了一个故事,一个没有这个时代很多百姓都相信的神仙故事,没有什么儒家认为的五德轮换,更没有没有易学、道学所言的阴阳二气参与的荒谬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