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五十八章 人肉炸弹与恐怖袭击

第八百五十八章 人肉炸弹与恐怖袭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wars'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常破刀看到如此精彩绝伦的表演,悔得连连拍打树枝,叫道:“早知道有这般好看好玩的东西,便是要把我儿子和闺女一起从龙州带到夏京来的!”

    这时候烟火表演已经到了最后。众人屏息静气,要看下面还有何精彩表演,却见一个老道士带了两个道童,来到广场中间那片花园中的一棵桃树之前,指着那棵光秃秃的桃树,团团围了一圈。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枚丹药模样的物事出来,埋在树根之下。

    两个道童便把桃树用一块黑色布幔遮了起来。过一会儿,道童将布掀开,只见那桃树已然长出翠叶来。道士又围着桃树走了一圈,微微闭目,嘴里面念念有词的做法之后再次遮上。过一会儿,再掀开,桃树竟然已经开花。在全场人们惊呼声中,那道士让两名道童再次将桃树罩上,不一会儿,再揭开之后,却见是桃树竟然已经结了果实。道士又命将桃树遮上,过了一柱香的功夫,拉开黑色布幔,只见桃子鲜红如火,果实累累,竟是一树全熟!

    道士从桃树上摘了一盘桃子,一边派两名道童呈给皇帝、皇后、贵妃、公主。再次将黑色布幔罩上,掀开之时,桃树便又如最初之时光秃秃的了!

    这种魔术表演,真称得上炫人心目。全场惊呼声中,常破刀愕然叹道:“这难道真是仙术?”

    石狼摇摇头,道:“这是幻术。”但是这幻术表演得逼真之极,又是他们亲眼所见,所以心里明明知道这是什么,但一时之间,却也觉得有些恍惚,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幻术?”钟三河不可思议的重复道。忽然他眼角看见一个人犹如水中的游鱼一般,诡异的从人与人之间根本难以让人通过的缝隙中穿插而过,快速的向人群外移动而去。

    钟三河瞳孔一缩,他看不了此人实力如何,但此人所表现出的身法之诡异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同一时间,皇城城楼中叶尘看着那名道士和两个道童,鼻子微微耸动,眼睛一眯,说道:“自杀式的恐怖袭击嘛!拿弓箭来。”

    话音刚落,连继城不知从何处飘出来,手中拿着叶尘的宝弓和箭囊。

    叶尘接到手中,快速的拿起三枚羽箭上弦射出,然后羽箭消失,等出现时便已经插在那名道士和两个道童咽喉之处。现场除了白沧海和玉道香能够看清羽箭的轨迹,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说没有察觉到三名道士是如何死的,因为他们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已经死了。

    现场陡然变得死寂一片,就在有些人张嘴欲呼,惊叫声就要响起之时,叶尘突然说话了:“是朕用箭射死了他们,因为他们是刺客,身上带有恐怖的武器,现在请大家有序退场。”

    叶尘的声音仿佛带着一股神秘的力量,让本来陷入惊慌的百姓竟然瞬间恢复平静。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人喊了一声,然后向叶尘所在皇城方向跪了下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的百姓都跪了下去。

    树上钟三河三人便显得极为突兀,所以三人同时脸色微变,嗖的一声,从树上跳了下去,落入人群之中,也一同跪了下去。

    …………

    …………

    皇城广场前百姓已经全部散去,皇城城楼上的贵人们更是早一步离开,只剩下胡三光脸色阴沉的带着安全部的三大司使亲自检查那三名道士的身体,以及遗留的痕迹和物体。

    看着自己的属下从三人身体中搜出三块火药包,胡三光神色异常难看。刺客带着火药包来到皇城前面,而且差点就让刺客带着火药包上了皇城城楼陛下和皇后、两位贵妃,以及公主面前。若非陛下自己发现,并且果断以神箭之术一击毙命,三名刺客引燃火药包,即使炸不到陛下,那也会炸死很多百姓。

    “查清楚这三名道士的来历,是怎么来的夏京城,都和谁有过接触。然后再请军枢部装备部的人过来看看,这三块火药包是不是武器装备生产基地的东西。一个人都不要放过,陛下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这次我们安全部的人脸丢大人,若是查不清此案,那我们的脸面就全部被丢尽了。”

    冯志远等安全部三大司使连忙恭敬称是。

    …………

    …………


范进的平凡生活全文阅读


    常破刀、钟三河、石狼最终还是没有去常破刀的在夏京的家,而是直接去了翠莺楼。

    翠莺楼是韩家名下产业,当然韩熙载自己不会管的,自有韩家其他人去管。翠莺楼是集酒楼、青楼、客栈于一体的大型服务场所。翠莺楼的伙计,都是头戴着方顶头巾,身穿紫衫,脚着丝鞋,彬彬有礼;而翠莺楼更是由几栋三层高、五层高的楼房组合而成,诸楼高低起伏,参差错落,楼宇间有飞桥相接,在整个夏京城,是最有特色的酒楼之一。而翠莺楼每一间雅间,都是单独的房间,房中有古朴发黄的史书,有崭新的经书与报纸,有琴,有剑,有香炉,有字画,还有漂亮的书僮与美丽的女婢…………格调之高雅,在整个夏京,可排在前三。因此夏京城许多的达官贵人,文人雅士、豪绅富商,总之有钱人,都喜欢来翠莺楼吃喝嫖玩。

    三人中常破刀最有钱,所以虽然是石狼硬拉着二人来的,但常破刀依然很自觉的将请客这种事情揽在了自己身上。他所选中的一间房子,名为“冬笋”。是在翠莺楼最高的一座楼的顶楼之上,打开窗户,可以看到大半个夏京城的夜景。

    三人一路过来对刚才皇城广场的一幕绝口不提,直到此时走进屋后,三人没有要姑娘,让伙计上了酒菜待伙计退下,才运功于耳朵查探附近包厢中没有人后,三人各自喝了一大口酒压了一下惊,然后同时长长呼出一口气,面面相觑,神色之中有着说不出的凝重。

    “之前我们刚上柳树时心中产生三次惊惧,是因为陛下、杀手之王和皇后三人各自看了我们一眼。这没说错吧?”石狼最先开口说道,神色之中有着残留的惊惧。

    钟三河接口道:“没错,这三位都是超一流高手,我们三人实力都已经达到一流,能够给我们那种感觉的现场也只有他们三人。”

    常破刀肃然说道:“我父亲曾经给我说过,武道修炼突破一流达到超一流境界之后,便会渐渐产生一种势的东西,这种东西类似于意境,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又实实在在的存在,陛下和杀手之王,以及皇后之所以能够在那么远的距离上,单 是一道目光便能够给我们那种感觉便应该就是势原因。”

    钟三河憧憬的说道:“我记得师父也给我说过,待到这种势大成,便有可能达到传说中半步先天境界。”

    啪的一声,石狼将酒杯放在桌子上,说道:“不说那什么势了,距离我们还很遥远。说说陛下刚才那三箭,我他娘的根本什么都没有看见,那三个妖道便已经死了。”

    常破刀说道:“那三个妖道是什么来路,竟然敢刺杀陛下,真是找死。”

    钟三河眸中精光闪动,说道:“刚才在陛下杀三名妖道之前,我发现了一名可疑人员,我怀疑那人才是刺客的主谋。”

    石狼和常破刀略微一愣,后者说道:“那你怎么不追上去。”

    石狼也说道:“就是啊!这么好的机会,抓住刺客又是大功一件。”

    钟三河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不想追,而是那名刺客身法太过诡异,他在拥挤的人群中竟然如鱼得水,三两下便从我的目光中消失不见了。”

    石狼和常破刀神色顿时凝重起来,他们知道钟三河的实力,甚至比他们二人还要高出一筹,此人能够从钟三河眼前轻易消失不见,可见实力很高,至少也是和钟三河差不多的一名一流高手。

    便在这时一名劲装汉子急急忙忙走了进来,三人都认识是常破刀的一名跟班护卫,他进来后在常破刀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常破刀脸色大变,呼的一下起身,抱拳说道:“小弟家中有点要事,要先告辞了。这里账已结过,二位兄弟慢慢喝酒!”

    钟三河和石狼看出常破刀情绪有些不对,连忙点头答应,想要开口问是否要帮忙,但一想可能事涉常家堡的私事,便欲言又止,任由常破刀匆匆告辞而去。不过,在此事的第二天,他们二人便从其他渠道得知,常家堡堡主常飞的父亲受刺,受了重伤。

    …………

    …………

    正月十四,乃是上元前夜,正是一年一度最为热闹的时节。

    震惊全国的大年初一皇城广场前的刺客案至今没有大的突破,所以安全部上下心情很不好,特别是胡三光这些天心中极为窝火。这种情况下,安全部上下自然不可能和其他衙门一样放假过上元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