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五十六章 封赏功臣

第八百五十六章 封赏功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威虎山老八、假面风零、漢平hank、波兰不眠夜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一切都是按照相关章程规定,严格按照程序进行。祥符国武官员早已经适应了叶尘的习惯,平时奏折和说事都很少说一些晦涩难懂的废话,简洁明了,所以此时韩熙载和扬继业的总结报告同样很简练务实,让人一听便明白是什么意思,绝对不会云里雾里。

    叶尘坐在御座,听得津津有味,心感慨万千,同时也对来年雄心勃勃。

    总结报告之后,因为叶尘的坚持,正旦大朝会的一整套流程相宋国要简单很多,直接展开今天重头戏————封赏功臣。

    祥符国采用的爵位和宋国一样,爵位由高至低,依次为亲王、嗣王承袭亲王的为嗣王、郡王、国公、郡公、县公、县侯、县伯、县子、县男。而鉴于来日方长,避免后面无封可赏的情况出现。此次封赏爵位最高也只是县侯。

    而因为皇帝陛下重实干和功劳,所以爵位大小其实并没有多少悬念。

    自立国以来功勋最为卓著的杨继业、白沧海、胡三光、韩熙载、马韬、李君浩六人加封为开国县侯,分别是武威县开国侯,清水县开国侯、平安县开国侯,天马县开国侯、陈丰县开国侯、镜远县开国侯,食邑均是五百户。

    展熊武、李光顺、韩虎、拓跋格鲁、张大为、邓崇轩、徐铉、张泊、贾宪、黑月、连继城、曾尚飞、喻为开国县伯,食邑均是三百户。

    折御勋、王超、寇准、吴志远、冯刚、周鑫、刘金元、杜千秋、十娃、黄楼平、黄东秋、杨延庆、杨延广为开国县子,食邑两百户。

    王东阳等其余几部尚书和农部侍郎田九米,银州知州徐克刚、唐兴武、钟三河,以及黑狼军团旅长韩涛、玄武军团的营长高武阳等三十多个武官员封为开国县男,食邑一百户。

    封赏功臣之后,便是天子赐宴,基本也没得吃,群臣奉酒为天子祝寿。总计大约四个时辰的样子,今年的例行公事终于宣告结束。

    …………

    …………

    钟三河、常破刀、石狼理了理刚领没几天的军帽,整理了一下还没有穿习惯的军官军装,回头打量了一眼军枢部大门新贴的两尊门神:东侧是一尊头戴金盔,身披铠甲,全身戎装,一手持剑的俊逸青年;西侧的则是右手执巨斧,左手舒掌当胸,同样身穿金甲的巨汉。两个门神俱都是虎目瞪圆,威风凛凛。

    石狼和钟三河顺着常破刀目光看去,不由神色一肃,常破刀说道:“陛下气吞山河,直接下旨废除原来的门神,加封这二位为门神,真是名副其实。”

    石狼一脸敬仰的说道:“杀手之王白沧海和魔鬼神将展熊武,这二位是我们祥符国除陛下之外,仅有的两名超一流高手,战功赫赫,杀人无数,一身煞气足以让那些魑魅魍魉之辈瞬间灰飞烟灭,被封成门神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

    钟三河一脸向往之意,看着白沧海和展熊的画像,说道:“前几天和特种大队杀手连连长孙立行聊天,听他说起陛下当年收服这两位将军事迹,当时陛下被宋国太祖赵匡胤派到江淮筹粮,还从未修炼过武功,而魔鬼神将那个时候已经是超一流高手,且是江淮第一大帮派江淮帮的帮主,而杀手之王则是剑庄后起之秀,刚刚剑挑天下剑客回到杨州,但这二人遇到陛下之后,却轻易被陛下所折服。陛下之神威实在是深不可测。”

    常破刀想起一事,说道:“钟兄,我听说杀手之王曾经邀请你去特种大队,你可曾答应。”

    钟三河摇了摇头说道:“当时没有答应,前些天本来我已经想好去特种大队,但是四天前陛下接见我们时说的那些话,我听了之后,想法已经变了。”

    石狼神色一肃,说道:“没错,陛下说我等若是想要当出将封侯,便不能只是一个武道高手,否则终其一身,也只是一个只会服从命令的低级军官。”

    常破刀眸精光闪烁,说道:“陛下让我们去祥符军事学院学习练兵统兵、排兵打仗本事。”

    钟三河说道:“所以,我已经想好了,等到从祥符军事学院毕业之后便挑选一个军团去建功立业。”

    “没错,等学到统兵打仗本事之后,我等便建功立业,终有一日也能够功成名,成将拜
白衣道尊全文阅读
侯。”

    三人互视一眼,长笑一声,马向城西常破破刀前几天刚卖的宅子走去。

    石狼笑道:“难得在夏京这等繁华之地过个年,却要陪着你常破刀到家里看你刚刚赶到夏京的老婆孩子,真是不知道前世做了什么孽。老子早听说夏京春莺楼漂亮女娃多的是,听说连江南扬州那边的瘦马都有,老子这些年一直骑着那匹枣红马,早想去骑一骑大名鼎鼎的扬州瘦马了。”

    钟三河笑道:“石兄,你这不对,常兄要去见嫂子,顺便请我们喝酒,你怎么能在见嫂子之前说那青楼女子呢!”

    石狼满不在乎的嘿嘿一笑,常破刀连忙道:“回头兄弟请你们去春莺楼骑瘦马,现在还是先去我在夏京新宅喝酒。”说罢挥了一下马鞭,便向前走去。石狼与钟三河连忙紧紧跟了去。

    “听说投诚过来的辽国两位王爷耶律寒夜和耶律鹿因为没有获得任何爵位,昨天去政事堂找两位宰相大人评理,两位宰相大人将这两人镇不住,便带进了宫,结果这两位见了陛下,一句话没说完,陛下一个眼神过去,便吓得二人跪在地,半天说不出话,最后乖乖的又出了宫。”常破刀说到此处,脸敬仰已经达到极致,心想唯有陛下如此人物才是值得自己效忠和追随的天子。

    石狼说道:“这算什么,当年陛下还在宋国时,那宋帝在皇宫埋伏数千精兵妄图诛杀陛下,结果被陛下以一己之力杀了大半,吓得宋帝当场昏了过去,陛下一个耳光便将其打醒,那宋帝哭着跪在陛下面前求饶。如此绝世风采真是前无古人,当也后无来者。”石狼听到的多是传言,显然与事实有些出入。

    钟三河也意气风发的说道:“想那宋帝是一个废物,听说被宰相赵普欺负得够呛。派参知政事吕馀庆拿着圣旨去杀给辽军借道的葭州官员,结果被赵普保下了一半人。这皇帝当的也够窝囊。再看辽国孤儿寡母守着偌大的一个辽国,这不祥符新闻最新一期又刊登了辽国自战后已经先后有六个大小部落叛乱。不过,那萧太后一介女流之辈够狠啊!直接将其一个等部落灭族,一下子震慑住了全国,再也没有人敢叛乱了。”

    “唉!你们知道吗!辽国这些部族叛乱,听说背后都有安全部的影子啊!”常破刀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神秘的说道。

    石狼一脸惊讶说道:“不会吧!这帮孙子这么…………呜呜呜………”

    石狼话还没说完,常破刀便脸色微变,喝道:“石兄慎言!”而钟三河更是出手如电,直接将他嘴给堵住了。

    …………

    …………

    三人一面说着话,不觉已是到了皇城前被叶尘命名为帝国大道的大街之。只见帝国大道之灯烛辉煌,人头攒动,一条大街,尽是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般的人们,隐隐的丝竹之音混着嘈杂的人声、笑声,未入其,便觉出行人的喜悦。只是瞧这等局面,骑马是走不得了。三人不得已下了马来,便听有人叫道:“快去,快去,晚了错过了。”他所说的立刻被许多人所响应,只见他大呼声未落,便有许多人托儿挈女,如潮水般的都往一个方向涌去。

    三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心均感好,钟三河于是一把拉住一人,问道:“兄台,劳驾。敢问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人不料被人紧紧拉住,心甚是焦急,又挣脱不得,只得急道:“别拉,别拉。兄台不知道在皇城正门广场前,要举办烟火大戏庆祝喻贵妃有喜么?听说那些烟火是武器研究司专门调集精工巧匠用时三天赶制而成,和往常大不相同。”

    “有这等事情?”钟三河笑着放了手,便见那人匆匆向前跑去,似乎要挽回被钟三河耽误的那点时间。

    “怎么办?去不去看热闹?”石狼笑道。

    常破刀迟疑道:“我婆娘他们做好了酒肉在等………”

    “女人而已,让她在家多等一会是了。再说,从帝国大道过去,也不算得太远。”石狼不负责任的说道。

    钟三河夸张的点了点头,道:“正是。石兄所言,极为有理。何况,难道你们竟不想看看武器研究司做成了什么物件为陛下庆贺喻贵妃怀了陛下子嗣?”说话间,钟三河已经拉着常破刀和石狼,便跟着人群一齐向皇城广场走去。

    待三人到皇城广场时,皇城广场外早已经是人山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