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五十五章 正旦大朝会

第八百五十五章 正旦大朝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孟飞扬说道:“韩相公不要生气,晚辈如今准备混混官场,其实就想来找韩相公请教一下为官之道而已。只是韩相公仿若惊弓之鸟,竟然不敢见晚辈。所以,晚辈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不请自来,找相公谈谈。”

    韩熙载深深的看着孟飞扬,久久不语,半响之后说道:“二十年前,老夫与你圣堂的约定随着南唐的覆灭,自然烟消云散。如今老夫身为祥符国右相,却绝对不会与你们有任何交易,更不会答应你们任何要求。”

    孟飞扬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晚辈便告辞了。”

    话音一落,孟飞扬已经起身,也不见他怎么动作,身形突然如幽灵般飘起,闪向窗外。

    韩熙载却是没有想到孟飞扬如此好说话,且说走就走,想起一些事情,反而心中越加不安,忍不住低声说道:“且慢。”

    韩熙载开口时,孟飞扬已经飘出窗外,消失不见。

    韩熙载站在窗前,神色变幻不定,久久不语,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忽然感觉哪里不对,猛然转身,却是惊骇欲绝,因为明明已经离开的孟飞扬,依然坐在刚才的椅子上,笑吟吟的看着他。

    韩熙载倒吸一口凉气,伸手指着孟飞扬喝道:“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孟飞扬笑了笑,说道:“韩相公说笑了,晚辈生机如此旺盛,怎么可能是鬼。倒是相公的脸色看起来像是见了鬼似的。”

    韩熙载说道:“那你是如何进来的?”

    孟飞扬指了指门,说道:“自然是从门口进来的。”

    韩熙载顺着孟飞扬手指看去,发现明明关着的门,果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半开,刚好能够让一人通过。

    “你不是要走了吗?为何又回来。”

    孟飞扬说道:“本来要走的,听到韩相公让晚辈且慢,便又回来了,不过刚才在外面碰见你请来的两个一流高手,顺便将他们心给挖了出来,看见了血,不知怎么的 我想法就变了————想着要是将这座府邸中除了韩相公之外姓韩的人心都掏出来,又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呢?”

    韩熙载脸色惨白一片,寒声喝道:“你敢!”

    孟飞扬嘿嘿一笑,说不出来的邪性,淡淡说道:“你大可将我的身份告诉叶尘,看他能不能杀了我。亦或是你身为宰相,让叶尘给你调大军时时护着你韩家府邸,而你韩家人永远不要出这府邸。”

    韩熙载已经愤怒到了极致,脸色阴沉无比,但最终还是强行压下怒火和杀机,因为他知道孟飞扬说的是事实,或者说他根本不敢拿全家数百口性命冒这个风险。

    “说吧!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老夫可以实话告诉你,我祥符国陛下英明神武,在南唐时的那种约定绝对不可能在祥符国实现。所以,老夫奉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为好。”

    孟飞扬摇了摇头,说道:“韩相公误会了,那些白痴约定晚辈却不感兴趣。相公只要帮晚辈在最短时间内在祥符国身居高位便可。”

    韩熙载死死的盯着孟飞扬,说道:“可以,但你要发誓绝不可伤害我韩家人。”

    孟飞扬邪邪一笑,说道:“晚辈可以保证只要相公全力帮助晚辈升官,便不会伤害相公亲族,但相公这府上那些护卫什么的,晚辈其实很想杀死他们的。”

    …………

    …………

    韩府的大门中开,一队骑手从院中鱼贯而出,向着宫城的方向过去。

    相比宋国朝官三更天就要起床赶去上朝。尤其是冬天,一边怀念着被窝中的温暖,一边还要冒着刺骨的寒风敢去宫廷的痛苦,叶尘定下祥符国上朝的规定便要人性化的多————每周一次大朝会,小朝会有事召开,无事不开。而且从时间上也不要求赶得那么大清早。

    不过到了正旦大朝会的日子,因为事情太多,时间上便有些不足,所以早起便怎么也躲不了了。

    天还未亮,夏京城道路上,全都是向着皇宫而去的队伍。

    巡城的队伍也为数不少,避让韩熙载一行的几支队伍,都没有什么精神,缩着脖子的为多。方才出了家门所在街巷,巷口的潜火铺望台上,还响着咚咚的跺脚声。

    转到了皇城前大街,上朝的官员越的多了起来,其中有不少相熟的,互相之间贺着新年。

    叶尘虽然不是很重视虚礼,但身在这个时代,一些根深蒂固的东西
男神宠妻日常小说5200
还是改变不了的。比如不同品级地位,能带在身边的护卫数目是有规定的,韩熙载作为宰相可以带五十到一百人的护卫。看着眼前的人数规模,地位不高的官员当然得避让到路旁,让对方先走一步。

    皇宫正门外,胡三光算是来得早了。作为陛下最为心腹的开国功勋,又执掌安全部这一密探组织,继承了原来华夏卫府大半力量,手中执掌探子和高手不可谓不多。他身边从不缺人奉承。与白沧海和李君浩一脸生人勿近不同,胡三光则要圆滑的多,此时与几名上来讨好的官员说着闲话,胡三光看见韩熙载的队伍到来,原本悠然自得的眼睛微微一眯,只是瞬息之后就又恢复如常。

    下了马车,韩熙载看见了胡三光,以宰相之尊主动过去打了个招呼。

    胡三光双眼左右一扫,周围的官员全都识趣的散开了。

    “怎么?韩相公是不是有事情要给下官说?”胡三光半开着玩笑,先一步开口。

    韩熙载心中凛然,心想府中死人的事情终难瞒得住安全部,说道:“胡大人手中探子果然厉害,老夫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想请胡大人帮忙。”

    胡三光神色故作意外,说道:“韩相公贵为我祥符国宰相。有何麻烦需要下官帮忙。”

    韩熙载说道:“早些年在南唐的时候结下一个仇家前来寻仇,已经杀了本官三名护卫和一个下人。想必此事胡大人已经知道,老夫那几名护卫实力不弱,但却被这仇家轻易杀死。老夫本想让李大人安排刑部的人替老夫抓住此贼,但想此人武力高强,便想请胡大人帮忙,或许更好一些。”

    胡三光点头道:“韩相公客气了,大朝会之后,下官便安排好手帮相公追查此贼。”

    宫门之前,也是交际的场所,只要不大声喧哗,监察院的御史也不会不知趣的出来说事。角落中还没有离开夏京的钟三河、常破刀、石狼这次也被要求来参加大朝会,此时一边暗自打量着其他人,一边低声说着话,唐兴武主动过去搭讪,和三人热情的聊了起来。刚刚赶来,向张泊走去的孟飞杨看了一眼唐兴武,双眸中有一丝疑惑一闪而逝,很快便收回了目光。

    韩熙载跟胡三光说了两句话,就分了开来。过来与韩熙载寒暄的人不少,韩熙载一如既往的与人说着官话,看不出丝毫异样。二十步之外正和张泊说话的孟飞扬自然将韩熙载和胡三光说话的一幕看在眼中,甚至二人的对话都一字不漏的落在了他的耳中。

    众臣说了一阵话,原本在天顶的天狼星渐渐西斜,宫中钟鼓忽而齐鸣,皇宫的侧门吱呀呀的打开了,还在说着话的一众朝臣,也收起了寒暄,渐渐汇入皇城之中。

    祥符国正旦大朝会和宋国大同小异。皇帝上香为苍生向上天祈祷后,车架至政务殿,在政务殿接受文武百官拜年,然后便宴会赏赐。但此次立国之后第一个元旦大朝会,因为要公布祥符国对有功之臣的第一次封爵,使得所有人充满了期待。

    众人站定,净鞭鸣响,就在殿堂边缘,乐工们开始吹笙敲钟,奏着赞美圣君贤臣的韶乐,阁门吏则合着乐声高声唱着班次。韩熙载、马文韬和扬继业、李君浩手持笏板,领着众臣依唱名、按班次陆续进入殿中,在政务殿中站定。

    净鞭再次响过,殿后有了动静。先是两名起居舍人走出来,他们是记录天子言行的侍从官,一东一西站到了殿内两角。继而是一班手持扇、剑等礼器的礼官。等礼官站好位置,圣乐曲调突然猛然高起,迎接皇帝陛下出场。

    叶尘从殿后徐步走出,身穿赭黄袍,头戴平脚幞头,为天子常朝之服。穿在叶尘身上,说不出的伟岸神圣,仿若真正的天之子。叶尘站在宝坐之前,目光如电,扫过群臣,心中感慨万千,神态威压无比。

    皇帝就坐,群臣三呼万岁,叶尘接受大家的跪拜,宣称平身免礼,大家跪坐在案几之后,坐姿保持端正,低头垂目作肃穆状。

    左相马文韬亲自主持整套仪式。和宋国每年这个时候由礼官出来念诵早已准备好的歌颂皇帝和一年朝廷所为的贺词不同,而是直接以赞乐、赞舞开始,重点却是韩熙载和扬继业分别代表政事堂和军枢部总结了一年以来各自所做的所有工作,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问题,以及大体介绍了来年主要计划任务。这一点自然是叶尘的意思,和后世政府工作报告其实类似。

    深夜两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的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