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五十二章 韩熙载收到的那封信

第八百五十二章 韩熙载收到的那封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老兄弟‘流离de岁月’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第二日,祥符钱庄门前再次排起了长龙,不过相比昨日,钱庄附近进驻了一个营的城防军。监察院院长李君浩请示过叶尘之后,亲自挑选精干廉明官吏,成立了一个钱庄监督、查账系统衙门,于中午的时候便进驻钱庄。并且监察院按照叶尘的旨意,已经开始讨论要以律法的形式界定钱庄的钱和户部国库之中钱的区别,以为后世子孙立一条厉禁。

    …………

    …………

    自石砰谷大捷消息传来,祥符学院师生狂欢三天之后,后面这些天便出奇的安静又出奇的混乱,因为祥符学院学生面临第一次期末考试。这个时代人们,特别是读书人最为重视自己的名誉,更何况是这些在自己家乡看起来不可一世的年轻人。学院已经明确要对考试成绩进行排名,且根据排名还会有一定的奖学金可拿,因此绝大部分的学生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

    张泊大半年前离开祥符学院时,学院还没有正式开办,所以他自从回京的那一刻起,就对祥符学院充满了兴趣。因此他来到夏京的第三天便带着孟飞扬去祥符学院视察。

    如今祥符学院正门前集市越繁荣,吃穿住行玩乐可以说应有尽有,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店铺也越加高档,从之前平房小铺、小店,变成了如今阁楼林立。

    曾经作为契丹鹰眼卫秘密据点的酒馆已经变成了一家二层客栈,老板房东自然早已换人。但是酒馆对面原本的‘大河面馆’却变成了‘大河酒楼’,显然人是物非,老板没有变。

    孟飞扬和张泊一身便服,漫步走过街市,路过‘大河酒楼’时,孟飞扬无意中看见大河酒楼门面上雕刻的一种树叶图案时,神色中闪过一丝讥讽,但一瞬间他便恢复正常,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继续向前走去。

    很快二人来到了祥符学院大门前,观摩巨石上叶尘题的字时,孟飞扬眼睛微微一眯,心道:“好霸道的剑意。”

    二人寄好马匹,将护卫留在学院之外,没有惊动任何人,一路参观,来到了讲演堂,张泊和孟飞扬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座内部就有两丈多高的建筑,近千个座位呈一道弧线排列,在弧线上每一百个座位形成一块,按梯状高度由低而高从里向外排列,共有十排,而纵向则由三条过道分成整齐的三块,它们共同的中心点,则是一座高台,讲演者便在那高台上讲演,他的背景,是一幅一丈多高,四丈多宽的人物画,画的是孔子给弟子讲学的故事。看木质桌子和教室水泥地板摩划痕迹,显然平日间这里面很热闹,只是因为最近学院期末考试才冷清下来。

    二人走出讲演堂,信步走到旁边的辩论堂。辩论堂的布置和讲演堂不同,辩论堂的座位是分成三块的,似乎三足鼎立,二人略略能猜到为什么辩论堂会这样布置,无非是立论者、反对者、中立者,各坐一方吧。而进门就可以看到的背景,也是一幅大型人物画,以张泊的渊博,一眼就知道那是孟子稷下学宫辩论的故事。两边的墙上,刻着一些字。

    “夫辩者,将以明是非之分,审治乱之纪,明同异之处,察明实之理墨子!”“事莫明于有效,论莫定于有证。”“只有忠实于事实,才能忠实于真理!”诸如此类的名言警句。

    正在遐想之间,忽然听到人叫自己:“张伯父,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泊回头望去,却是穿着学生校服的两个年青,其中一个他认识,正是右相韩熙载的长孙韩子修。张泊虽然与韩熙载同朝为官,但前者年龄实际上与韩熙载儿子一辈相仿,所以韩子修叫张泊为伯父。

    张泊因为大半年前韩熙载将他绑了送到安全部一事,两家有些隔阂,但韩子修性格有些大条,显然没将此事当一回事或者忘了。

    晚辈表现如此亲昵,以张泊的心胸自然不会拉个脸,当下笑道:“原来是子修。”

    韩子修和同伴向张泊行过礼之后,便笑着对旁边的人说道:“梦如,这位便是朝廷农部尚书张大人。”

    被称是梦如的学生显然已经通过两人刚才的对话猜出张泊的身份,并没有什么意外,只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张泊,同时连忙抱拳说道:“张伯父,晚辈马梦如,失礼了。”

    张泊略微一愣,一边打量着马梦如,一边笑着答礼:“左相马相公与你是什么关系?”

    马梦如恭敬说道:“正是晚辈祖父
华夏高手异世重生txt下载
。”

    张泊看了看两人,可以看出两人关系很不错,心想韩熙载与马文韬明争暗斗,他们肯定不知道他们的孙子却整天待在一起,成为了朋友。否则,不管处于什么原因,恐怕都不会开心。

    这样想着,张泊指着孟飞扬说道:“这位是农部孟大人。”

    韩子修和马梦如对孟飞扬随便一礼,显然将孟飞扬看作张泊的跟班。孟飞扬却丝毫不在意的给二人回了礼,打量着韩子修,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相比韩子修的大条,马梦如显然要更为活络一些,此时笑道:“张伯父和孟大人微服来此,院长被陛下派到黄湾关还未回归,其他几个分院院长和张伯父恐怕多有不熟,不如就由我们两个晚辈给张伯父和孟大人当向导,参观学院。”

    “如此有劳你们两个小家伙了,我方才从图书馆那边过来,看到有一处占地很大,且较为空旷,有些像是校场,但却看起来又不像。却不知道那是什么场所?”张泊一边带着孟飞扬和韩子修、马梦如二人向外走,一边问道。

    “这样的地方那多半是体育场。”马梦如笑道。

    “体育场?”张泊大惑不解。

    “那是给学生们练习马术、剑术、格斗、射箭,还有蹴鞠,跑步之类的场所………”马梦如解释道。

    “这马术、剑术不论,蹴鞠不有点玩物丧志吗?”张泊忍不住问道。

    韩子修一听蹴鞠,顿时来了精神,说道:“张伯父有所不和,此蹴鞠非彼蹴鞠,听说是陛下所发明且让徐院长在学院中推广。这其中可是暗含兵法要义和团结互助之真理。却是所有的学生最为喜欢的运动。”

    张泊一听竟然是皇帝之意,顿时神色肃然,心中充满好奇的同时,心想自陛下横空出世来到世俗之后,不知创造了多少奇迹,有时一句话都会改变这个世界,他所发明的运动定是非同小可。

    张泊却不知道这只是叶尘半年前眼见学生荷尔蒙太过旺盛,整天因观点不同争吵,然后又打架,所以临时起意的一个想法,只是单纯的一个运动项目而已。当然,有时候一个运动项目也的确会让这个世界多多少少有些改变。

    …………

    …………

    祥符学院大门口,韩子修看着张泊和孟飞扬一行人远去,想起孟飞扬刚才在游览学院时趁着两人出恭时交给他的一封信,不由有些疑惑,心想:“这孟飞扬年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怎么可能会认识祖父。莫不是是替他们家长辈送信。”

    “子修,我们二人不能再贪玩了,回宿舍复习功课,准备期末考试吧!”韩子修正在胡思乱想,旁边的马梦如突然说道。

    韩子修说道:“喔!我有点事,还想回家一趟。”

    马梦如说道:“那好吧!早去早回,距离考试没几天了。我先走了。”

    话音未落,马梦如便挥了挥手,快步离开,显然是想将今天耽误的时间被回来。

    韩子修匆匆向学院告了假,招来自己书童马夫,便离开祥符学院,向夏京城赶去。

    …………

    …………

    韩子修回到家中将信交给韩熙载之后,韩熙载还没有看信中的内容,但看到信角写有的‘十七’这个数字之后,便脸色大变,心中怒火冲天,但瞬间便又恢复平静,先是挥退所有下人,仔细问了拿到信的过程,郑重说道:“修儿,那孟飞扬给你送信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

    韩子修说道:“除了孙儿之外,没有人知道。”

    韩熙载心中略微一松,略一沉思之后说道:“我年轻的时候做过一些荒唐事情,辜负了一个女子,但没想到在外面留了血脉…………好了,往事如烟,不说了,这件事情事关我名声,你万万不可说出去。否则我便没有你这个孙子。”韩熙载说到最后,已经不自禁的神色俱厉。

    韩子修最先听到自己德高望重的祖父说自己当年风流史目,早已瞪口呆,此时再听到最后一句话的威胁时,更是心中一震,顾不上想明白这其中因果,赶紧跪下说道:“孙儿向祖父保证,绝对不会将孟飞扬送信一事告诉任何人。”

    韩熙载神色稍雯,说道:“好了,子修你起来吧!”

    韩子修恭敬说道:“多谢祖父。”

    然后才起身,肃立在旁,小心翼翼的不敢多说一句。韩熙载平时治家极严,韩家上下没有不怕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