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65章快来救驾!

第665章快来救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颜良环视诸将,叹了口气道:“我决定明日突围出城,你们有什么打算?”

    颜良号称是河北四大将之,哪四将?分别是颜良,文丑,张郃,高览!

    其中高览,早在袁绍攻打冀州一战之中,被薛仁贵生擒,如今已经投降刘辩,在幽州留守。其次文丑,在袁绍第一次攻打青州之时,被陈庆之使秦琼用诈降计给杀了。

    而张郃,在袁绍联合赵匡胤攻打青州,李靖趁着冀州空虚从太行山攻入冀州时,由于疏忽被李靖击败,担心袁绍责怪,投奔江东而去。

    如今河北四将,只剩下颜良一人,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人,名叫韩猛。

    河北四庭柱,一正梁,颜良,文丑,张郃,高览为四庭柱,而韩猛则是这正梁,其实力只在冀州四将之下,排在第五位。

    演义之中,曹操派徐晃,史涣前去烧粮,韩猛与徐晃战,史涣便杀散其手下,烧了他粮草,韩猛无心恋战,抵挡不住才退。虽不敌徐晃,但在士卒被杀,粮草被烧无心恋战的情况下还能全身而去,应不下徐晃多少。

    颜良一说要突围出城,韩猛当即问道:“将军打算突围去哪?”

    颜良沉吟道:“既然赵匡胤兵败返回兖州,南下只怕不行了,我便前往太行山落草为寇。总之主公待我恩重如山,我就算不能替他报仇,也绝对不会投降刘辩,为他卖命!”

    颜良说着,眼神扫过一众谋士,只看得他们一阵羞愧。

    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颜良文丑二人,可谓是最早跟随袁绍的,袁绍还未坐拥冀州时,颜良文丑就是他手下的上将。演义中汜水关华雄逞威时,袁绍还感叹:“可惜我上将颜良,文丑未至,若有一人在此,何惧华雄?”

    可见颜文二人与袁绍是从微相随,抛去袁绍不谈,与颜良亲如兄弟的文丑死在秦琼手上,颜良又怎么会投降呢?

    韩猛还未说话,审配却摇了摇头说道:“将军此言差矣,其实赵匡胤并未退兵!”

    逢纪郭图等人脸色一沉,看向审配的表情一阵责怪,以他们的智慧,自然看的出来刘辩是虚张声势,还没有打败赵匡胤。但他们心存投降之心,不想将这个信息告诉颜良,以免节外生枝。

    但审配不同,历史上曹操打败袁绍,审配是拒不投降,以死明志的。审配不打算投降,故而将这个消息告诉颜良:“今日我在城头上观望,现刘辩大军只有两万不到,若是他真打败了赵匡胤,应该全军北上,一鼓作气击败我军,拿下冀州。如今只带了两万人马,肯定是虚张声势!”

    颜良眼睛一亮道:“对啊,这么说我军还有希望击败刘辩,不如继续固守,等待机会!”

    逢纪一看大事不妙,连忙说道:“将军,那赵匡胤就算没有被败,但肯定是有事被拖住了,不然刘辩怎么敢分兵派将北上?如今城中将士们,可是人心惶惶,继续固守,只怕激起兵变!”

    颜良看了逢纪郭图一眼道:“你们几个,主公待你们不薄,如今主公被害,你们不思报仇,却急着投降,是何道理?”

    郭图大怒道:“颜良,巨鹿城破,我们家小已经被刘辩拿去荡阴,你是英雄,战死沙场无所畏惧,家小被杀也无关紧要。我们可不一样,主公未死之前,我尽心尽力,如今主公身死,我便不能替家人考虑了吗?”

    “无耻小人,你还有理了?”

    颜良大怒,一把抽出佩剑就欲行凶,左右审配,韩猛连忙拉住颜良,审配劝阻道:“将军,如今这种局势,就算他们不投降,打算跟着您突围,乱中之中也保不住性命,不如就由得他们去吧。”

    颜良冷哼一声,想到自己也不想就这么死了,遂罢,摆了摆手道:“你们几个给我滚,看到你们我便心烦!”

    审配对了几人说道:“你们暂且躲在城中,就算要投降,也请战后,不要给颜良将军制造麻烦!”

    “一定一定!我等就算不能为主公守节,也绝不会害你们!”几人羞愧难当,朝着三人鞠了个躬,转身离开。

    颜良望着三人离开,看着审配说道:“哎,军师啊,如今刘辩大军在外,我自己也没有把握突围而出,带着你只怕无法保护你,不如你也跟着他们一起离开吧!”

    审配摇了摇头道:“主公待我恩重如山,如今大势已去,我也绝不投降,我审配也不想落草,也不想另投他人。你们走后,我当面南自尽,去地下服侍主公!”

    颜良韩猛听罢肃然起敬,脸色不由得为之动容,想比逢纪,郭图这种投降派,颜良,韩猛等死战派在气魄上高了一筹,但与审配这种以死明志之人一比起来,却又差的太远。

    当然,不是说颜良韩猛怕死,他们是武将,以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为荣。袁绍因刘辩而死,他们只是不想投奔刘辩,另投他人在战场上施展才华,他们是愿意的。

    因此有赵匡胤在,他们便会投奔赵匡胤,尽管这突围之路不好走,但没关系,武将本就该战死沙场,他们以此为荣!

  
洪荒之教主是怎样炼成的小说5200
  “军师保重!”颜良韩猛对着审配郑重一礼,没有劝阻审配的打算,他们没有能力带着审配着文弱书生活下去,又有什么资格去劝阻审配?

    审配笑了笑,郑重的拱了拱手说道:“本来投降刘辩,二位将军能最大程度的施展自己的才华,只可惜主公因他而死,二位将军也不会这么做。如今我只希望二位将军能成功突围,祝愿二位将军日后在战场上重现雄风!”

    “多谢军师吉言,我等告辞!”二人拱手离去,回到军营,士兵大多双目无神,人人自危。

    颜良,韩猛在营中坐了下来,颜良说道:“如今刘辩使大军围住四门,每门一万五千人马,北门由薛仁贵镇守,西门由伍云召,张士贵镇守,东门由陈庆之,秦琼,罗士信驻守,南门由刘辩,亲自镇守,每一门都不好突围,你有什么建议吗?”

    韩猛沉吟道:“不如这样,咱们分兵突围,你打算南下投奔赵匡胤,便从南门突围,我打算前往太行山落草为寇,便从南门突围。让投降士兵打开东门,西两门,吸引两门汉军如何?”

    “怎么?你不随我南下投奔赵匡胤?”颜良眼睛一瞪道。

    韩猛摇了摇头道:“我已经厌倦沙场争锋,不打算在投奔他人了。我去北门,也能为你吸引一些兵力,希望在分别时能帮帮将军吧!”

    “那薛仁贵可是如今最厉害的,连我都不是三合之敌,你从北门走,岂不是送死?”颜良关切道。

    韩猛其实有自己的打算,他的家小也在刘辩手中,其实他不想落草,想要投降,只是碍于颜面不好说。又担心颜良对他不利,故而扯些废话。他的打算是从南门出城,厮杀一战拖住薛仁贵一会,随后便投降了。

    如此既不用跟颜良撕破脸,也能全兄弟之义,还保住了自己的家小,可谓一举三得。

    韩猛一脸大义凛然道:“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还请将军不要推辞!”

    颜良听得感动不已:“好兄弟,若有来生,咱们在做兄弟!”

    韩猛心中难受,不愿与颜良多说便道:“没有多少时间了,夜长梦多,咱们先在军中挑选忠于主公的将士,在安抚想要投降的士兵,以免士兵哗变,准备明日突围之事!”

    颜良点头答应下来,当即召集士兵,在军中挑选了五千愿意突围死战的士兵。又与其余士兵约定,明日让他们分别在东,西两门开城投降。又将五千骑兵分成两拨,韩猛得两千,颜良得三千。

    次日一早,颜良率领三千士兵于南门突围,韩猛则率领两千士兵停在北门城内,他虽然打定主意要投降,却也想给颜良拖延些时间,若是要拖延时间,便得在关键时刻,因此现在便不能出去,他那里是薛仁贵的对手一出去,不是投降就得死,所以他掐着时间,打算晚些开城。

    而颜良手持长刀,从南门冲出纵马杀向刘辩中军,杨妙真领着五千骑兵迎战。颜良远远望见杨妙真,脸色一沉道:“我颜良从不欺负女子,你快快下去,换能打的过来!”

    杨妙真娇喝道:“你军中杨大眼尚且敌不过我,你安敢瞧不起我?”

    说罢催动泼风马,手持梨花枪直取颜良而去,长枪一会,一招有凤来仪,直刺颜良面门。

    只听过杨妙真厉害,却没试过,颜良原本以为一介女流不过如此,谁成想交上手却现并没有那么简单!

    “系统检测到杨妙真与颜良相斗,杨妙真当前基础武力98,泼风马加一,梨花枪加一,宗师属性,对战长兵器武将时武力加二,当前武力1o2,颜良当前武力99!”

    刘辩远远观察,见杨妙真凭借枪法的精妙能压制住颜良,心里松了口气,一挥手将斥候唤来道:“颜良从南门突围,你去看看其他三门什么情况?”

    与此同时,东门,西门方向城门打开,士兵投降,两门数万士兵出城投降,场面蔚为壮观。

    斥候游了一圈,回报道:“北门暂时没有动静,东门西门方向,袁兵开城投降,几位将军听到这边有厮杀声,询问是否需要支援!”

    刘辩见杨妙真压着颜良在打,摇了摇头道:“不需要,让薛仁贵继续镇守北门,以防其他人从北门逃出,东门,西门方向,让他们收降士兵,尽快掌控下曲阳!”

    刘辩心中志得意满,拿下下曲阳,冀州便定!

    几个斥候飞马往三门汇报圣命,不过多时便率军返回,却在此时,刘辩耳朵一动,却听到东南方传来一阵战马奔驰之声。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兵马?”刘辩脸色大变,冀州已经全部安定,根本不可能出现其他兵马,因此在来到下曲阳之后,他根本没有派出斥候在附近打探。可这声音,明明是大股骑兵,他们是从何而来?

    “邺城方面只有五千骑兵,这般动静,不可能是我军骑兵,幽州,并州,也不可能,李靖,宇文成都不会擅自动用骑兵。这肯定是敌人,妈的朕终日奇袭他人,今日倒是被别人突袭,快快传令北门薛仁贵,前来救驾!”刘辩怒骂一声,连忙下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