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64章一统冀州

第664章一统冀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显然秦琼对于吴用所代表的梁山势力并没有好感,将他们朝秦暮楚,以及陷害林冲妻子的事都抖了出来。

    典韦大怒道:“他投降赵匡胤倒是好了,他们若是投降咱们,我还不好对自己人怎么样,如今他们投降赵匡胤。吴用那小人的人头,我典韦定要砍下来当酒壶。”

    其余将校也是义愤填膺,骂骂咧咧说着要梁山好看。

    刘辩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既然梁山是墙头草,两边倒的朝秦暮楚之辈,朕自然不会放过他们。如今当务之急是荡阴,不知军师可有计策破之?”

    “破敌?为何要破?陛下不去理会就行!”郭嘉轻笑道。

    “敌军虽弱不为战兵,但也有五万之众,不去理会,那荡阴势必陷入不利的局面,这怎么能行?”杨再兴眼睛一瞪道。

    郭嘉笑道:“杨将军不必担心,不说荡阴有杨延嗣将军数千骑兵,河内各个城池之中,也有青壮守城,凭借他们一群乌合之众,能有什么作为?”

    “话虽如此,但不得不防啊!”杨再兴摇了摇头道。

    “军师怎么看?”刘辩看向刘伯温问道。

    刘伯温沉吟一番说道:“赵光义的目的是围城打援,他肯定在我军前往荡阴之地,占据险要等着我军,我军前往救援,正中其下怀,根据斥候来报,他随军携带粮草足以支撑一个月有余,我军若是分兵去救,那这边赵匡胤肯定会寻找机会,这样一来咱们势必陷入被动局面,不如化被动为主动!”

    刘辩听了连连点头:“军师说的不错,敌军兵马虽然大半由草寇组成,但却有陈宫,史万岁,杜學等人,攻城略地虽然不是强项,但设置陷阱占据主动以逸待劳等我军进入埋伏,却不会出什么差错。去救荡阴,肯定是陷入被动,只是不知如何化被动为主动呢?”

    刘伯温看了看郭嘉说道:“我有上下两策,奉孝说的不去理会兖州援兵,其实是上策,但却没有说全面,奉孝你说是不是?”

    郭嘉这个人浪荡浮夸,刘辩手下谋士众多,因此他经常不出力,偶尔说几个建议,也是直接说该怎么干,晦涩难懂虎头蛇尾,不分析理由,因此众将难以听懂。

    郭嘉打了个哈哈笑道:“既然你心知肚明,那你就都说了吧!”

    刘伯温莞尔一笑道:“其下策,便是断兖州援兵粮道,不过他们携带了一个月的粮草,要等待一个月时间后他们粮草不足,才能往黄河边截断兖州兵马粮道,如此一来,时间拖得太久,非为上策!”

    “的确,一个月时间,足以生太多的事情了,陇西那边一场大战一触即,若是我军继续在冀州战场拖延,只怕更加被动!那上策呢?可否化解我军被动局面?”刘辩点了点头问道。

    “上策,便可以化被动为主动了,陛下不管兖州援兵,可以派出一支兵马悄悄北上冀州,协同薛仁贵都督包夹颜良大军。如今袁绍身死,冀北兵马人心惶惶,只要两路兵马包夹,一战可定,到时候汇合薛仁贵将军的四万兵马,我军便有十一万精锐,在兵力上面对兖州也是丝毫不落下风,可完全占据主动!”

    刘辩听罢大喜道:“军师此计甚秒!赵光义的援兵是群弱兵,攻城略地不是强项,我军便不必理会,可派遣一支精锐先定冀北在说!”

    众将一看刘辩答应刘伯温的计策,准备兵冀北,一个个站了出来请战,主要是以岳飞和陈庆之二人为。

    刘辩沉吟一番,还是决定亲自出马,主要是这两个月待在邺城大营,着实有些烦闷。如今冀北只有颜良这一员猛将,谋士不过审配,逢纪等人,有何惧之?

    “朕决定亲自北上,由陈庆之的白袍军加一万精锐步卒同行,另外郭嘉,程咬金,杨妙真同行。其余人就留守冀南,朕走之后,军中事务由军师与岳飞共同决断!”刘辩高声说道。

    众将一听都没有劝阻,因为颜良大军如今已经是一盘散沙,刘辩率领大军北上,他们逃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有能力攻打刘辩呢?

    众将纷纷领命,第二天,刘辩便北上前往冀北,准备汇合薛仁贵大军扫平冀北,彻底一统冀州。

    冀州号称大汉第一州,地处平原,无险峻之地,百姓,城池众多。因此郡也划分的非常多。

    冀南有魏郡,广平,阳平,清河,冀中有巨鹿,平原,赵国,安平,而冀北则有河间,渤海,中山等。

    如今颜良率领大军,因为袁绍的死讯传来,军心不稳连战连败,已经退守至巨鹿县下曲阳。下曲阳同样也是一座坚城,几个月前刘辩派岳飞攻下了巨鹿城,颜良就派兵将各个郡县的物资搬往下曲阳,准备在
神警周渔sodu
这儿抵挡薛仁贵。

    没有险峻,无法构造防线只能驻守城池,如此虽然可以长时间抵御,但这个坏处就是容易被蚕食,因此薛仁贵也跟刘辩一样,派出各路兵马拿下渤海,河间,安平等冀州东部郡县。

    如今颜良手中,只有冀州西北的巨鹿,常山,中山等三郡之地,其中巨鹿的治所还被刘辩拿了下来。

    颜良退兵至此,其实别有深意,因为这三郡不仅可以南下直达邺城,并且距离太行山也非常近,下曲阳往西百里便可逃去太行山。

    而且张燕又驻扎太行山,这其实就是颜良的一条后路,上策可南下汇合赵匡胤,若是无法逃脱便可进入太行山落草为寇,纵横千里的太行山,还不是天高任鸟飞?

    刘辩率兵北上,便是直奔下曲阳!

    而邺城这边,由于邺城被围,汉军又派出骑兵阻拦邺城派出的斥候,因此赵光义已经出兵的消息迟迟无法传达到邺城。

    赵匡胤每日在城头上期盼赵光义领军来援,却不想左等右等也等不来援兵汇合。当现刘辩派兵北上时,赵匡胤更是焦急不已,若是刘辩平了冀北,汇合薛仁贵大军南下,那他们可就危险了。

    可赵匡胤不知,他的好弟弟为了建立功勋,跑去攻打荡阴,以至于被刘辩又一次钻了空子。

    五日之后,刘辩派遣大军抵达下曲阳城下。北边薛仁贵大军得到消息,一南一北两路大军将下曲阳围了个水泄不通。

    南边城外大营,刘辩对众将道:“先前薛仁贵派人前来汇报,经过数次大战,颜良手下原本七万大军只剩下五万人马,并且军心涣散,人人自危。尔等有什么计策可以兵不血刃拿下下曲阳?”

    陈庆之沉吟道:“陛下可以前去诈他一诈,就说如今赵匡胤已经兵败退兵,冀州只有他们抵抗,让他们放下兵器投降,保证既往不咎。”

    “若是投降,只怕他们此袁绍死的时候就投降了,袁绍虽然无能,但却也有人效忠,或为其守节。想要诈降他们,只怕不易!”郭嘉摇了摇头说道。

    “就算颜良,审配等人不打算投降,但士兵呢?他们可不想死,陛下依法行之,就算不能兵不血刃拿下邺城,也能让他们军心涣散!”

    刘辩赞同道:“子云说的不错,拿不下下曲阳,使他们军心涣散也是好的!众将随朕出城试上一试!”

    众人拥簇着刘辩来到城下,刘辩催马上前高声说道:“颜良何在,快快出来相见!”

    颜良得到消息,率领着韩猛,审配,逢纪,郭图,辛评等人来到城头上。

    “颜良再此,下曲阳坚不可摧,有能耐便打上城来!我颜良绝不束手就擒!”颜良一口把话说死,满脸决绝之色。

    刘辩高声说道:“颜良,朕念你是员猛将,心存收服之心,你不要不识抬举。如今赵匡胤兵马已经败退回了兖州,整个冀州只有你在抵挡,袁氏已经覆灭,你自己想守节,你手下的士兵可不想!难道你就为了一个袁绍,而断送跟随自己数年兄弟的性命吗?”

    “哼,你杀死我几位公子,气我我家主公,我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想要我颜良投降,休想!”颜良说罢,转身离开城头。

    “想不到这颜良还是个血性汉子,果真要与下曲阳共存亡!”秦琼叹了口气说道。

    “不一定,若是真打算替袁绍守节,就不会退到下曲阳了,下曲阳往西便是太行山,往南可畅通无阻抵达邺城。他一来是想投靠赵匡胤,二来是打算逃入黑山。他不想死,但也不想投靠陛下!”一旁的郭嘉分析道。

    “如今看来,他们这几日怕是打算突围了,传令薛仁贵严加防范,不可跑了颜良!”刘辩下令道。

    刘辩带了近两万兵马,薛仁贵手中四万兵马,合六万兵马。其中兵马平分,每门一万五千余人,薛仁贵镇守北门,而伍云召,张士贵镇守西门,陈庆之,罗士信秦琼等人镇守东门,刘辩与杨妙真,程咬金等人镇守南门。

    六万大军将下曲阳围了个水泄不通,颜良打算死战不退的一番言论,导致城中士兵人心惶惶。

    当晚城中众将与一众谋士聚集在一起。

    郭图看着颜良说道:“将军退兵于此,明明是留有退路,如今赵匡胤退兵,难不成你真想跟刘辩死战不成?”

    听郭图这意思,众人心中清楚他是贪生怕死,大势所趋之下想要投降了。颜良神色一冷,但也没打算对郭图怎么样,他自己也不想死,只是不想投降刘辩,同样都想求生,他也不打算降罪郭图。

    “我欲明日突围出城,不知你们怎么办?”颜良叹了口气,看着众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