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62章骂死吴用

第662章骂死吴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高思继护门心切之下,只一枪便刺中高仙芝肩胛骨,高仙芝大惊失色,在益州,他的实力不弱,就是张辽,张任等猛将,他也敌得过,唯一打不过的就是吕布。没想到这小小的陈仓,居然突然冒出一人来,一枪便将他刺伤。

    高仙芝惊骇欲绝,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夺取陈仓,连忙夺路而逃。

    高思继也不追赶,几枪便将拥簇在陈仓城门口的益州士兵杀散,将长枪往地上一插,双臂力将城门合上。

    此时城头上的汉军飞奔而下,一些人帮助高思继抵住城门,一些人围杀其他益州兵。

    等城外的益州兵抵达陈仓城下之时,大门已经关闭,城内隐约听见一阵砍杀声,高仙芝心知自己带去的两百将士只怕活不成了。

    “将军怎么回事?城门不是打开了吗?”一众将校迎回高仙芝疑惑道。

    高仙芝郁闷到:“本来我已经夺取城门,谁知突然杀出一骑白马,使银枪的大将,一枪便刺伤了我,以至于功亏一篑。”

    一众将校看着高仙芝肩膀上的枪伤,一个个大为吃惊:“将军武艺在军中难逢敌手,居然居然一枪就被敌将刺伤,白马银枪,莫不是赵云在陈仓?”

    高仙芝摇了摇头道:“不清楚,如今突袭陈仓计策失败,汉军对悬崖处定有防备,陈仓是没机会攻下来了,回去准备准备,按照原定计划前往陇西!”

    陈仓城中,当郝昭,诸葛亮等人赶来时,高思继已经逼退了高仙芝。郝昭松了口气道:“今日幸亏是高将军来了,否则陈仓陷落,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长安那边益州兵出子午谷已经被击败,如今陈仓这里益州兵也无可奈何,恐怕他们会前往陇西汇合主力,”诸葛亮与众人登上城头,见益州兵马撤退,沉吟一番说道。

    郝昭神色凝重道:“陇西那边,汇合曹将军,李显忠将军等十几万大军,以及西域蒙古兵马,益州兵马,总兵力不下四十余万,只怕是一场浩大的会战,而我军又我军被分割开来,形势不容乐观啊!”

    贾诩抚须说道:“将军也不要担忧,敌军虽然多于我军,但一个是异族,一个又是益州兵马,并且蒙古大军多由西域诸国的联军组成,人心不齐,我军就算不能作战机会将其击败,但也不会败!”

    第二日,高仙芝率领大军果然撤退回散关,打算经过汉军在往陇西而去。毕竟直接经关陇到去陇西汇合益州主力兵马的话,中间还隔着李显忠率领汉军,若是陈仓兵马与汉军里应外合,他们就会处于被动。

    见高仙芝撤退,诸葛亮与高思继等人便离开陈仓,往西准备汇合李显忠大军,一同抗衡蒙古,益州兵马。

    蒙古十几万兵马直奔黄河岸边,与曹操的七万汉军对峙,而益州兵马八万,司马懿,吕布,高仙芝等将也即将汇合张任率领的主力兵马,他们的兵力将会达到十万有余。除此之外还有李显忠统帅的近五万兵马,届时近四十万兵马汇聚西凉,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花开两支,冀州战场这边,也出现变化。

    自从刘辩利用杨大眼诱使赵匡胤攻打营寨,使赵匡胤大败,原来的八万人马,只剩下六万,兵力基本与刘辩持平。

    赵匡胤退守邺城之后,下令兖州赵光义兵来救。

    不过起一州兵马,非同小可,准备工作非常麻烦,因此赵光义足足准备了两个月才完成。

    而这段时间,刘辩主力驻扎于邺城之外,继续派出杨再兴,张宪等将北上东进收取其他城池,而青州陈庆之也趁机出兵,携八千白袍军,麾下秦琼,罗士信二将,一路西进收取了平原,清河等郡县。

    两个月下来,陈庆之率领的白袍军,与杨再兴,张宪率领的大军已经收取平原,清河,魏郡,阳平,广平等五郡之地。整个冀州南部完全被汉军所占据,汉军所到之处,百姓箪食壶浆前来迎接,深得民心。

    拿下各个城池,刘辩用刘伯温的计策,在城中挑选德高望重之人,以及爱戴自己的青壮百姓,暂时用来镇守,管理城中的秩序。

    此时,兖州赵光义起大军五万,带领着史万岁,以及投降的梁山杜峃,宋江,吴用,花荣等人,直奔邺城而来。

    其实袁绍已经灭亡,冀州北部颜良,韩猛等将得知袁绍身死的消息也无心抵挡,打算投奔赵匡胤,一起回兖州。

    但赵匡胤却听从崔浩,赵普的意见,打算在此地拖住刘辩大军,以期望西凉方面,益州兵马蒙古兵马能够获胜,若是他们获胜,则刘辩必定退军不可赵匡胤则可趁机拿下冀州。

    赵匡胤在等待机会,故而没有因为袁绍的灭亡而选择撤出冀州。


迫降在明朝帖吧
    赵光义率军北上,原本筹措粮草的陈宫前来担任军师,兖州事务由陈矫,毛介等人打理。

    路上赵光义询问陈宫道:“公台,此次北上会同兄长攻打刘辩,不知你有什么计策呢?”

    陈宫摇了摇头道:“袁氏已灭,刘辩已得冀南,主公凭借邺城联守,不得民心。此战只能希望西凉方面分出胜负,我军并不好打!”

    “我军兵马五万,汇合兄长大军,已有十万之众,倍于刘辩大军,怎么说不好打?”赵光义不以为然。

    “我军虽多,但主公兵马经历大败,如今驻扎邺城,士气有损!而我军前去援助者,多为梁山降卒……”陈宫看了一眼身后的宋江,吴用等人低声道:“而刘辩大军汇合陈庆之白袍军,两个月之内连下五郡,士气正盛,其实兵力上并不占据优势!”

    陈宫说话声音虽小,但宋江,吴用,杜峃,李逵等人却都听到了。

    李逵当即大怒道:“你这鸟厮,我等被你招安,如今前来为你助战,你却说我们梁山大军不行?那你们怎么打不下来,还要招安我们?不去了不去了,咱们回梁山继续逍遥快活罢!”

    赵光义,陈宫脸色当即黑了下来,史万岁大怒道:“你这黑厮胆敢无礼,信不信我一枪戳死你?”

    李逵挥舞着板斧叫嚣道:“来来来,爷爷怕你不成?”

    “铁牛住口!”宋江原本就漆黑的脸庞更加黑了,一把拉住李逵说道:“不得无礼!”

    然后连忙向赵光义告罪:“二将军不要见怪,我这兄弟粗俗的很,千万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哼!”赵光义冷哼一声,却不说话,若不是宋江等人占据梁山,不好攻打,而他兖州兵马也无暇大举进攻,还用得着招安?如今他们从梁山出来,对付宋江等人不过是易如反掌,赵光义暗暗下定决心待此战结束定要梁山众人好看。

    宋江见赵光义如此神色,大叫不妙,他可是知道如今自己的处境,连忙给吴用打脸色,希望吴用给出出主意,让赵光义不要对梁山出手。这种局面,只有让赵光义器重梁山才行,吴用思忖一番,催马上得前来说道:“二将军莫急,我有一计,可解将军烦恼!”

    赵光义看了吴用一眼,心中不以为意,却也回答道:“你有什么计策?说来听听?”

    吴用拱手说道:“如今刘辩汇合陈庆之兵马,驻扎在邺城下,就等我军过去,但我军却偏偏不能让他如意,不如来个围城打援,进攻他荡阴后方,引诱刘辩兵马去救,暗中却布下埋伏,如此定能击败刘辩大军!”

    赵光义眼睛一亮说道:“不错不错,前番我兄长攻打虎牢关不成,那是因为无法分兵,如今兄长在邺城牵制刘辩主力,我军可直接绕道魏郡刘辩大军后方,攻打荡阴,截断刘辩大军粮草,他必兵来救,咱们有五万兵马,便给他来个围城打援。”

    见赵光义认同计策,宋江等人皆松了口气。不想陈宫脸色一沉道:“二将军万万不可用此计策!”

    李逵又是大怒:“你这人说我梁山兵马不行,如今给你想个计策,你也不同意,偏要跟我梁山作对不成?”

    “住口!”宋江又是训斥一句,然后想着陈宫拱手问道:“军师,学究这计策可谓天衣无缝,你怎么不同意呢?”

    “若真是天衣无缝,我自然举双手赞同,可是这个计策,却是破绽百出,我怎能同意?”陈宫冷笑道。

    吴用脸色挂不住了,反驳道:“小生虽不似先生出身名门,但也自负胸中有些韬略,不知这计策哪里破绽百出,还请军师指点!”

    陈宫看了一眼吴用,嗤笑道:“这其一,我军多半是由你梁山兵马组成,其余人马也多是屯田兵马,称不上精锐。虽有五万之众,但却比不过刘辩一万精锐。须知刘辩与主公精锐作战,战损比也是一比五!”

    陈宫又说梁山兵马战斗力低下,杜峃,李逵一阵不悦,吴用却不以为然道:“那又如何?我军以有心算无心,未尝不能击败汉军!”

    陈宫怒斥道:“荡阴城内,有杨延嗣率领的数千骑兵,我军扑向荡阴,那杨延嗣都不好对付!更别说埋伏刘辩大军,刘辩手下刘伯温岂是等闲,难道看不出区区围点打援之计吗?”

    吴用被说的面红耳赤,强自争辩道:“看破又如何,这是阳谋,我军断刘辩兵马粮道,他是不得不救!”

    “愚蠢!”陈宫指着吴用一顿臭骂:“简直愚蠢,书生之间,这也就叫阳谋?你需知我军前去攻打荡阴,阻截汉军粮道,也将自己的粮道暴露给了汉军,汉军只需要前往黄河一带断我粮道,我军非得被他困死不可?你区区拙计,也敢号称阳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