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60章龙争虎斗

第660章龙争虎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瞬间,吕布化仇恨为力量,武力值飙升,达到了1o8点巅峰武力,这个数值天下间已经难逢敌手。

    感受着体内汹涌澎湃的力量,吕布嘴角闪过一丝残忍的笑容,看着对面的高思继冷喝道:“区区无名小卒,也想拿我吕布立威?今日我吕布定要斩你!”

    高思继对于吕布突然飙升的实力不由得暗暗吃惊,但听得吕布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就凭你这个屡战屡败的四姓家奴,也想斩我?休想!”

    高思继说罢将手中梅花亮银枪挥舞开来,无数枪影将吕布笼罩其中,真好似梅花枝叶飞舞一般。

    高思继枪法在整个演义历史当中也是排的上号的,若是平时,吕布只怕不吝夸奖。只是如今他与刘辩实力分处敌对,血海深仇,饶是高思继枪法高,他也是满脸不屑之色:“区区枪法小道,也敢张狂,看我一力破十会!”

    一力破十会,便是依靠力量,破除技巧,在精妙的技巧,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也是虚妄。

    吕布狂暴的挥舞着方天画戟,一招一式仿佛神威天降,挥舞开来,携带霍霍风声,以至于地方上飞沙走石,将二人笼罩其中。

    “一力像十会?吕布你如今,年纪渐老,沉迷酒色还有力量来压制我吗?”高思继临危不惧,一招一式也加大了力量。

    高思继虽然以枪法技巧为主要战斗风格,但他身长八尺,孔武有力,二十五六岁,年轻气盛,在力量上,又何惧吕布呢?

    吕布脸色阴沉,默不作声,只加大力气挥舞方天画戟,二人转马大战二十余回合不分胜败,吕布心中怒吼连连:“可恶,我的力量去哪了?若是凭我当年虎牢关下的实力,此时也应该全面将他压制才对啊!”

    诚然,岁月最是无情,吕布今年已经年过四十,四十有五,当年虎牢关下,他不过三十多岁,正是巅峰状态。如今他的年纪越来越大,又沉迷酒色,两样加在一起,实力开始倒退,那1o1的武力点,其实虚得很,却是继续下去,只怕要掉到一百。

    若吕布翻然悔悟,戒酒戒色,每日勤加练武,勉强能维持现在的基础武力几年时光,但却也难以恢复往来巅峰状态。但若是他不知悔改,继续花天酒地,只怕随时有可能继续丧失实力。

    若是将一点武力值细分,分成初,中,高三级,其实吕布1o1的基础武力值已经下降到初期,相当于境界不稳刚刚突破的样子。而高思继年轻气盛,那99点武力值乃是实打实的巅峰。

    两人看似有四点武力之差,其实不过三点多。吕布想以力压人,实在是打错了算盘。眼下的吕布武力来源,不过是那仇恨化作的狠劲,并不是力量,技巧方面的实质性突破。

    不过,凭借着仇恨得来的狠劲,吕布面对着高思继,还是占据着上风,最起码游刃有余还是有的。

    二人大战八十回合,高思继落入下风,勉强凭借着精妙的招式应付吕布那绝杀的气势。

    高思继环顾左右,一千骑兵不敌吕布带来的并州狼骑,被杀得节节败退。

    高思继心道:“若是在这样下去,我这兵马便被杀败,前方局势不明,还是保存实力先退为妙!”

    想到这里,高思继虚晃一枪逼退吕布,一边撤退一边冷喝道:“兄弟们,敌军势大,咱们暂避一时,等援兵过来,再行围杀!”

    “贼将休走!”吕布冷喝一声纵马去追,周围骑兵连忙上前叩马而谏:“主公,咱们后方火起,万不可继续追击,还是先回去看看那边情况如何,在做打算!”

    吕布抬头向后方看去,只见远处山林浓烟滚滚,隐隐有士兵惨叫声传来,让人不禁毛骨悚然。吕布点了点头道:“好,如今本将实力恢复,便是千军万马我也不惧,咱们先回去看看情况!”

    吕布说罢调转马头往子午谷前进,高思继在后,见吕布撤退,又率领骑兵慢慢跟了上来。

    不过多时,吕布行至子午谷口,斥候打探情况报之吕布:“将军,前方……燃起大火,火势绵延山道五里之遥,我军近万弟兄葬身火海!”

    “什么……”吕布大怒不已,这准备突袭长安的兵马,大部分是他的并州兵马,这些年,先后经历长安突围战,突袭长安战,本来就所剩无几,如今一把火又被烧了大半,拉的家底都被打光了。

    骑兵之中,许多人不由得潸然
金手指是男朋友txt下载
落泪,吕布大怒道:“可见着埋伏的骑兵?司马仲达又在何处?”

    “山道两侧皆有伏兵,不过看样子只有两千余人,弯弓搭箭似在等候我军,至于山谷尽头,绵延数里,又浓烟滚滚,我也不知起司马仲达下落!”

    “可恶,区区两千人马,居然毁了我的家底!”吕布大怒催马上得前来,往前方谷口望去,只见数里长的山道上满是火红的碳,其中无数焦尸,看的让人作呕。

    大火燃烧半天,已经熄灭,只是碳火还散着余温,不好通过。又有不少浓烟缭绕,视线不明却是麻烦。

    诸葛亮在山崖上,望着吕布赶来,对士兵下令道:“那司马懿率领大军,他谨小慎微,定会下令撤退,吕布会与主力汇合,你悄悄绕道后方,看看高思继将军情况如何,若是情况允许,让他在附近河流埋伏,定有收获!”

    士兵虽不明所以,却也依照诸葛亮的命令去办,下了山道绕道后方,正遇着高思继,双方汇报了各自的情况,士兵传达诸葛亮的命令,高思继便率领兵马往附近河流埋伏过去。

    山道下方,吕布远远朝着上方谷处大喝道:“司马仲达可在?快快回我!”

    吕布声音极大,在谷口准备接应吕布的司马懿大喜道:“万幸温侯无恙,你们快快朝着奉先叫喊,让他通过山道,来与我军汇合,两边埋伏的汉军,有我军放箭策应!”

    益州兵听了,连忙朝着吕布方向一阵吆喝,吕布听罢说道:“我军粮草不多,兵马折损过半,也只有退兵一条路可走,只是这满地红碳,灼热无比却如何通行?”

    “我记得来时路边有条河流,咱们将湿布匹裹在战马腿上,便不惧这热碳了!”有士兵出着主意。

    吕布挥了挥手道:“你们去准备!”

    两百骑兵便往附近河流而去,却不想诸葛亮早就让高思继做了准备,士兵正蹲在河流边蘸湿布匹时,高思继带着骑兵杀出,只剩的几个士兵逃出来见吕布。

    吕布纵然大怒也无可奈何,回头去杀,粮食都没有拿什么打?只能是跟主力汇合才行。诸葛亮在山崖上观望也不着急,反正此次益州突袭长安的兵马损失过半,并且这种奇袭,是不成功便成仁的。一次不成,便没有第二次机会,他们只能撤退!

    河流被阻,吕布只能等火炭熄灭,这畜生不比人,最是怕火,若是贸然冲击这满是火炭的山道,只怕畜生都要狂,将他们这些兵马都摔在火炭上烤死。等了两个多时辰,士兵往道口打探一番回报吕布道:“主公,那火炭已经熄灭,不怎么烫人了!应该可以通过。”

    吕布点了点头,往子午谷方向喝道:“仲达,我军准备冲过去,你派兵策应!”

    司马懿要的只是吕布这员猛将,若是普通兵马,也只怕早就退走了。只要能接应吕布,他也不在乎士兵的伤亡,因此司马懿大手一挥下令道:“你们往前往山道,往两边山林射箭,压制汉军!”

    士兵脸色一苦,也只能依计行事,往山道走去,虽然碳火熄灭,但七月份天气正热,大地又被炙烤大半天,一走进去便浑身冒汗,脚底板也是灼热不堪。

    勉强忍住这股灼热,士兵朝着两边山林射箭,压制汉军,策应吕布过道。

    吕布听见叫喊声,催马进道,赤兔马还好,勉强通过灼热的山道,其他战马就没那么温驯,灼热感传来,纷纷一阵抗拒,有的战马甚至直接狂,将主人摔下马来。

    山道上一阵哭爹喊娘,诸葛亮只下令士卒放箭射杀。

    不过多时,吕布出了山谷,但接应的士兵,以及骑兵却留下了数百人。来时就在路上折损不少人马,被烧死万人,如今又折损这许多,司马懿两万大军出征,如今只剩下七千余人,可谓损失惨重。

    见吕布撤退至谷口,诸葛亮领着兵马下山,与高思继兵马汇合。诸葛亮看着高思继说道:“高将军果然武艺高强,听说你与吕布大战数十回合,真是让亮佩服!”

    高思继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孔明就别再挖苦我了,我本以为吕布沉迷酒色,我应该敌得过他,却不想那厮突然之间凶猛无比,我也只勉强支撑百余回合,若是在斗,只怕性命不保!”

    “不想吕布年过不惑,却还如此凶猛!”诸葛亮惊讶道。

    高思继点了点头道:“将军,敌军若是大半,已经撤出子午谷,如今又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