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59章空前强大的吕布

第659章空前强大的吕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歌颂刘辩的民谣,百姓根据董逃歌改编成了敌逃歌。歌中说的是从刘辩北上并州开始,他所遇到的敌人皆是狼狈逃命。

    当听到那句“虎牢关,吕布逃”时,吕布登时怒吼一声,双目充血赤红,一头长无风自动,怒冲冠!手中方天画戟忽然扫向旁边一颗碗口粗细的树木,树木咔嚓一声,应声而断。

    “骑兵随我冲,去长安复仇!”吕布怒吼一声,当先一骑绝尘往长安而去。后方大约千余骑兵紧随吕布而去。

    只是那些步卒哪里跟得上骑兵,吕布率领着千余骑兵绝尘而去,那九千余步卒都跟在后边吃灰。他们也继续赶路,准备追上吕布,司马懿望见前方动静,催马上前询问道:“怎么回事?温候怎么不听军令,擅自率领骑兵先行。”

    步兵校尉连忙解释道:“将军你听那山上猎户唱的民谣……”

    司马懿眉头微皱侧耳倾听起来,此时那民谣已经唱到了刘辩攻打长安:“到西京,吕四姓,逃逃逃!”

    在董卓手下时,吕布尚且是三姓家奴,后来纳了貂蝉,吕布认王允做岳父,已经升级成了四姓。司马懿眉头紧皱道:“这是什么歌,深山老林里哪来的人唱歌?”

    “兴许是猎户唱的,原本是董逃歌,经过百姓改编成了成了歌颂刘辩的了。将军与那刘辩血海深仇,听了之后便炸了,故而率领骑兵先走了!”校尉解释道。

    司马懿对什么歌没兴趣,但觉得深山老林出现什么猎户有些不大对劲,又听了一阵,听见一些“收获颇丰”,“毛皮能卖个好价钱”“多亏了陛下圣明”之类的话。

    司马懿放下心中的戒备,说道:“既然温候先行,那就让他做先锋,咱们汇成一军赶路!”

    司马懿说完,便催马来到中军,近两万兵马排好阵势,准备往长安行进。诸葛亮大喜道:“计策果真奏效,吕布率领骑兵先行,这贼将便不用交替行军之策!传令下去,待益州兵马中军进入咱们伏击范围,便点燃干柴丢下!”

    “诺!”一众士兵点头令命,一个个低声传递诸葛亮的命令。

    不过多时,司马懿率领大军出谷,往诸葛亮埋伏的山道进。大军慢慢行进,终于是走进诸葛亮埋伏的山道之中,下方山道,司马懿望着两边山林,眉头深锁。

    “人迹罕至的山林,我军前来应该是百鸟惊惶,可如今却连一只麻雀都看不到到!不对!不对!”司马懿察觉到一丝不妙,陡然停了下来,指着两边山林道:“尔等上去打探,其余人马给我退出山林!”

    司马懿一停下来,诸葛亮脸色一沉道:“此人好强的警惕性,罢了罢了,他们中军也差不多进入山道了,众将士给我放火!”

    “杀啊!”诸葛亮一声令下,两边汉军登时杀声大作,一捆捆事先准备好的干柴,滚石,火油皆是从山崖上倾斜而下。一支支火箭点燃,那干柴早就被洒上了火油,一沾着火星登时点燃,轰的一声,转眼间下方谷道便化作一片火海。

    大火点燃后,埋伏的汉军士兵便只放箭矢,丢下滚石打击敌人,一时间益州兵将被滚石打死,箭矢射死的不计其数。

    “快快保护将军!”司马懿身边,士兵连忙保护着司马懿,将司马懿护在中央。。

    “有埋伏,快退!”这个时候,饶是司马懿智计滔天,面对这种情况也是无计可施,只能下令撤退,能逃出多少人便逃出多少人。

    亏得司马懿的位置偏向于埋伏的后半段,周围又有心腹保护,士兵一路挑开干柴,保护着司马懿脱离火海。只是司马懿浑身上下也一片漆黑,头也被烧焦好不狼狈。

    司马懿大怒,朝着两边山林大吼道:“想我司马懿计杀李儒,扶刘璋上位,使吕布杀张鲁夺汉中。智计百出未曾一败,李显忠率领精锐尽出,长安在无厉害人物,只有个老狐狸贾文和,埋伏的人可是贾诩贾文和?”

    诸葛亮朝着山下的司马懿喝道:“原来是司马仲达啊,你可识得我诸葛孔明?”

    “诸葛孔明!”司马懿脸色一沉,二人都听过对方的名气,司马懿是河内司马家的天之骄子,而诸葛亮是武当书院的杰出人才,甚至在荆州也是小有名气。

    司马懿一向自信,青年一辈当中没有谁能胜得了他,却没有想到他如此绝妙的计策都被诸葛亮识破了。

    “将军,现在怎么办?”望着深陷火海中的大半士兵,一众益州兵将听着那被大火燃烧的滋滋声,一阵毛骨悚然,无可奈何的询问司马懿。

    “先退回栈道,守住退军的去路,接应温候!”司马懿下令道,吕布可是益州最强的战力,司马懿可不想折了他。

    只可惜了山谷下方的一万多名益州兵马,深陷火海,又被滚石拦住去路,被活活烧死。

    原本按照最好的布置,是司马懿与吕布走进埋伏圈,诸葛亮放下埋伏,高思继乘势率领兵马追杀。只不过司马懿太过谨
超维术士无弹窗
慎,以至于诸葛亮的布置也出现许多变故。

    再说吕布这边,率领骑兵一路北上直奔长安,行不过二十里,正撞着一彪往子午谷道口赶路的骑兵。却是高思继见子午谷道口升腾起滚滚浓烟便准备按照约定往子午谷道口支援,却不想再此遇到吕布的骑兵。

    由于吕布一路向北,背对子午谷,因此并未现子午谷方向起火。如今骑兵因为与高思继的骑兵狭路相逢,士兵向后看去,便见得后方起火。

    “将军快看后方起火了!”

    “糟糕,汉军骑兵在这,看阵势是要去子午谷,司马将军哪里肯定是中埋伏了!”

    吕布冷喝道:“慌什么?长安根本没有多少守军,司马仲达近两万兵马,就算遇到埋伏又能有什么伤亡?等我军灭了眼前这支骑兵,在回援司马仲达!”

    听了吕布的话,一众骑兵内心稍安,高思继也有点搞不清楚情况,但听了吕布的话,他明白诸葛亮的埋伏成功了。但吕布却不清楚诸葛亮的实力,高思继心知吕布凶猛,手下的这一千骑兵也是精锐之师,自己的骑兵说是骑兵,不过就是个会骑马的半吊子,比不得并州狼骑。

    于是高思继哈哈大笑道:“李显忠将军早早就识破了你们的计策,故而让并州夏侯将军率领两万大军前来支援,如今尔军主力,只怕全军覆没了吧!”

    “什么?并州兵马过来了?”

    “上次咱们打长安是并州兵马过来支援,怎么现在又来了!”

    一听高思继这话,并州骑兵军心大乱,若真是高思继这么说,他们的后路被段,等埋伏的汉军灭了司马懿在过来,他们就要夹击被全歼啊。

    “不要慌,这是敌人的霍乱我军军心,不要相信,给我杀!”吕布怒吼一声,朝着高思继杀去。

    高思继一见吕布打扮,就知他是吕布,兴奋道:“吕布,久闻你骁勇,今日我便让你试试我的厉害!”

    “无名小卒,也敢大放厥词?”吕布冷笑一声,催马往高思继杀去,手中方天画戟犹如闪电一般,当空劈下。

    “铛!”

    巨大的金铁敲击之声在山林之中震荡开来,高思继长枪一横挡拦下吕布这致命的一戟冷笑道:“吕布也不过如此?听说你这些年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果然不假!”

    吕布脸色一沉,自从兵败长安之后,他的确是非常颓废,每日沉迷于酒色当中,武艺荒废不少,如今遇着一个无名小卒,居然都杀不了了吗?

    “叮,系统检测到吕布与高思继厮杀,高思继当前基础武力99,踏雪马加一,梅花亮银枪加一,系统检测到高思继特殊属性枪宗:与使轻长兵器的武将对敌时武力加三,与使重短兵器武将对敌时,武力加二,高思继武力加三,当前武力1o4!”

    “吕布,由于近些年沉迷酒色,基础武力下降至1o1,方天画戟加一,赤兔马加一!当前武力1o3!”

    刘辩听了系统的提示,不由得哈哈大笑:“这吕布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激昂属性要有数万大军才能挥,眼下又没有数万大军,又沉迷酒色导致武力衰弱,居然连高思继都打不过了。”

    子午谷外战场,高思继面对吕布,居然一连数枪招招致命,攻的吕布有些狼狈。其实以吕布如今的实力,最起码也能跟高思继斗个旗鼓相当的,只是吕布太久没有与高手战斗,以至于还没有适应。

    “吕布,你的力量去哪了?怎么如今被一个无名小卒逼得这种地步?”吕布怒吼连连,面对高思继的步步紧逼,不由得扪心自问。

    高思继大喜道:“吕布,今日在劫难逃,注定成为我高思继的踏脚石!”

    “踏脚石?”

    这些年来刘辩手下多少武将是踩着吕布扬名的?杨延嗣,杨再兴,杨妙真,赵云,常遇春,这些已经够屈辱了,如今又要成为高思继的踏脚石?

    一想到这里,吕布终于爆了:“我吕布武艺天下第一,谁敢把我当踏脚石,我便斩谁!杀!”

    “叮,系统检测到吕布受尽屈辱,对宿主的势力升起无限的恨意,自动生成仇汉属性。当吕布与宿主的大汉势力作战时,武力加四,当吕布遇到宿主手下无名之将,如常遇春,高思继等人想将其作为扬名的踏脚石时,则武力加五,吕布对阵高思继,武力加五,当前武力1o8!”

    刘辩大为吃惊:“这下可玩大了,硬生生把吕布给逼得爆了,踏脚石,对吕布来说还真是忌讳啊,好在高思继1o4的武力也不至于被杀,以后万不可用没有名气之将对阵吕布,否则等吕布恢复基础武力,1o9的巅峰武力,搞不好就被杀了!”

    一瞬间,吕布将对刘辩的仇恨给转换成实力,武力飙升,感受着身体中因仇恨而来的汹涌澎湃的力量,吕布嘴角闪过一丝残忍的笑容:“刘辩,这力量都是你给我的,自今日起我都要讨回来,还有你,想以我吕布为踏脚石,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