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55章火烧上方谷

第655章火烧上方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薛安都与谢玄领着四千骑兵直奔上方谷而去,行至半道见一处山路颇为险峻,谢玄建议薛安都在此处设下埋伏,若是遇到前往上方谷支援的益州兵马,也好阻拦。

    薛安都当即答应下来,留下一千兵马,在两边山岭布下埋伏,随后薛安都与谢玄又领着三千兵马赶往上方谷。

    距离上方谷不过十来里,薛安都高声说道:“益州兵粮草就囤积在前方,众位随我冲杀过来,毁了益州兵粮草!”

    薛安都说罢突然加,身后骑兵纵马奔腾,谢玄本来想喊住薛安都,只可惜转眼间薛安都就已经赶到前方去了。

    谢玄大叫不妙,跟着身边百人心腹说道:“尔等待会抵达上方谷大营,立刻便点起火箭,往两边山岭射箭!”

    谢玄说罢,也纵马去追薛安都,转眼间薛安都便抵达上方谷,谷口狭窄,只容得三骑并行,骑兵仿佛一条长龙,冲进上方谷的葫芦口。

    薛安都手持铁枪一马当先,枪出如龙,几招便将门口阻拦的益州兵马杀败,骑兵冲进谷中与看守粮草的益州兵马杀至一处。

    谢玄领着百余骑兵在后赶到,上方谷入口狭窄,一次只能进去三骑,因此进谷的度不慢,只有大约五百骑兵进入上方谷。

    “尔等往两边山林射过箭!”谢玄叮嘱一声,纵马来到谷口出,手中长枪一拦,挡在正要进入山谷的骑兵前方冷喝道:“尔等不得进谷!”

    一众骑兵顿时懵了,被阻拦的骑兵说道:“谢将军,你这是干什么?薛将军都已经冲进去了。咱们进去杀敌,毁了敌军的粮草,否则益州兵马援兵一来,咱们可就危险了!”

    谢玄手往两边山岭一指沉声道:“这里有埋伏,千万不可进去,尔等先退到一边!”

    汉军骑兵不明所以,却也顺着谢玄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谢玄的心腹骑兵,已经点燃火箭,望着两边山林之中射去。

    与此同时,谢玄也冲着谷内叫喊:“薛将军,里面有埋伏,你快带着兄弟们退去来。”

    只可惜山谷中喊杀声四起,一心杀敌建功的薛安都根本没有听到。谢玄来陪薛安都冒这个险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就算昨日他对薛安都说益州兵有埋伏,只怕薛安都也不会听。并且军令如山,身为军人,要服从主将的命令,就算你清楚主将不对,也只能服从,想要挽留,也要在不违背主将命令的情况下,做出拯救行动。

    谢玄也想过告诉薛安都,在谷外射箭,点燃粮草,但是这样谷中的益州兵马会就会想办法灭火,若是不能尽快解决敌人,益州兵的援兵一到,里应外合之下,他们还是会败。

    因此薛安都进谷是非进不可,而谢玄就是要想办法救出薛安都。

    提前准备火箭,这是救薛安都的第一步,好在兵马还未完全入谷,倒也是万幸。但薛安都没有反应,谢玄的心也焦急起来,不过此时随着火箭落入两边山林之中,不过片刻就燃起大火。

    一众骑兵悚然大惊,因为如今是六月份,山林之中树木青葱,大火很难燃烧,就算烧得起来,也要很长时间。如今大火片刻就起,只说明山林之中放了易燃之物。

    “尔等退往一边,保持谷口开阔!”见山林之中火起,谢玄连忙对着谷口的骑兵下令。一众骑兵也相信了谢玄所说的埋伏之事,连忙退到一边。

    正在此时,两边山林之中埋伏的益州士兵因为大火燃烧,在也藏不住了纷纷跳将出来。一个校尉沉着的下达命令:“诸位兄弟不要惊慌,快快将身份的干柴丢下山谷!点燃火箭射下!”

    一时间上方谷葫芦形陡峭的峭壁之上,一摞摞干柴从上方丢落而下,一支支火箭往上方谷中射去。

    上方谷中,哪里藏着什么粮草?随着火箭的落下,谷中与汉军骑兵厮杀的益州兵马,也纷纷将粮仓推倒,其中尽是被火油淋湿的干柴,以及大量的木炭,硝石。沿着峭壁的一排排茅屋之中,也有士兵搬出干柴,一时间山谷之中干柴洒落一地。

    火箭落下,轰的一声,山谷之中顿时燃烧起熊熊烈火。

    “快,随我撤退!”随着大火一起,益州兵士卒连忙往两边峭壁撤退,只见那峭壁边,居然开凿出一排排山洞,山洞里隐藏着清水,湿布,躲在山洞里,便可以隔绝大火,用湿布捂住口鼻,便不怕烟尘。

    一时间益州兵撤退,汉军被困在大火之中,许多汉军骑兵身中火箭,被大火燃烧。


未来之军服女神养成吧
    “谢将军,你快想想办法,救救薛将军吧!”一众骑兵焦急的看着谢安。

    “不要惊慌,前方我设置的埋伏,拦不住益州兵马多久,你们列阵迎敌,我去救薛将军!”谢玄对骑兵下达命令,又从马上的包裹之中取出一块湿漉漉的披风。

    谢玄来时,已经做了准备,麾下心腹以及他自己,衣服都已经染湿,并且每人都随身携带了一两件湿漉漉的衣物。

    “众将士随我进去救人!”谢玄一马当先,下了战马,将湿漉漉的披风往身上一披,左手拉住一角掩住口鼻,便冲入大火之中,后方百余骑兵也纷纷效仿,跟着谢玄进入火中。

    战马并未骑进去,畜生怕火,骑着战马进入上方谷,则会使战马狂,搞不好自己都保不住。

    谢玄冲入山谷,右手使枪,将路上的燃烧的干柴挑倒一边,大火弥漫,浓烟滚滚,熏得谢玄眼睛眼睛都止不住的往下落。但好在谷中不大,没过一会,谢玄冲到中央薛安都之处。

    薛安都与骑兵聚在一起,周围干柴被清除到了一边,但没有躲避大火之物,他们也不敢冲出大火,毕竟他们身上衣服干燥,一点就燃。不过若是没人来救,薛安都就算不被大火烧死,只怕也得被烟熏死。薛安都身边不少士兵,已经呼吸不畅,被呛得咳嗽不止。

    谢玄冲至薛安都身边,薛安都勉强睁开眼睛,见是谢玄,大惊失色道:“幼度,你怎么进来了,快快退出去啊!”

    “将军莫慌,我早有准备!”谢玄走到薛安都身边,将身上湿漉漉的披风往薛安都身上一盖,又扯下一角,捂住口鼻。

    谢玄身后,百余士兵也跟着进来,纷纷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盖在被困兄弟的身上。

    薛安都见此,将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往谢玄手里送:“你将披风给了我,你怎么办?是我大义轻敌,没听你的话,你快快出去,不要送死。”

    谢玄笑道:“将军不必担心,来前我已经将衣服弄湿,将军快快与我突围出去!”

    薛安都不信,往谢玄身上一摸,却是一手的水珠,薛安都松了口气,大喝道:“兄弟们快随我突围出去!”

    有谢玄提前准备,被困士兵身上披着带过来的湿衣服,便可冲入大火,不被大火侵蚀,很快谢玄便带着薛安都等人逃出谷开。

    见薛安都等人逃了出来,外面守候的骑兵爆出一阵阵欢呼声。薛安都看着谢玄,却是一把跪倒在地说道:“今日要不是幼度,我只怕要葬身火海,救命之恩,薛某无以为报,还请幼度受我这一拜。”

    周围劫后余生,从上方谷大火中逃出的士兵,也纷纷朝着身边送湿衣服的士兵道谢。而薛安都却往谢玄磕起头来,谢玄连忙拉起薛安都说道:“我是将军副将,怎能弃将军于不顾?这是我分内之事,将军快快请起!”

    谢玄扶起薛安都说道:“我在前方设置的埋伏,只怕阻拦不了益州兵马多久,咱们整顿兵马,返回大营!”

    薛安都点了点头,转身清点兵马,大约有五百多骑兵跟着他冲入山谷,但只有两百余人逃了出来,如今各个被大火熏得眼睛都打不开,有的身上还被烧伤,薛安都自己眼睛也有些疼痛,颇有些麻烦。

    薛安都说道:“幼度,你再此整顿兵马,我与这些兄弟前去附近溪流清洗一下眼睛,如今双眼疼痛难当,在不清洗只怕要瞎了!”

    “将军快去!”谢玄一听连忙说道。

    薛安都带着两百从火里逃出的士兵前往附近河流清洗,好在不远处便有河流,一行人不过一刻钟便返回。好在伤亡不多,并且留下一千人伏击益州兵的时候,他们的战马也带了过来。

    两千多骑兵跨上战马,便原路返回。

    此时张辽严颜二将领着一万大军,也已经行军至谢玄埋伏之地,经历上一次吃的亏,张辽这一次派遣骑兵打探,先行占据高处。

    果然汉军的埋伏被现,汉军只得推下滚石,连忙往上方谷通知薛安都。

    薛安都行至半道,埋伏的士兵便找到薛安都,说道:“将军,我们的埋伏被益州兵现,只得推下滚石,暂时截断道路,益州兵顷刻便到,还请将军早做准备!”

    “益州兵来了多少人马?”谢玄连忙询问道。

    “来了有一万人马!”

    “糟糕,此地地形狭小,咱们虽是骑兵,却施展不开,这可如何是好?”薛安都脸色凝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