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53章小舅子初次用兵

第653章小舅子初次用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薛安都骂阵无果,只得率兵返回营寨,李显忠得知情况后分析:“吕布此人我早年打过交道,他性格孤傲无比。就算被酒色掏空身体,又或者生病,他也不会避而不战,你今日叫骂一天,吕布却不出战,那只有一个解释了。吕布他如今不在益州大营!”

    回答府衙,李显忠召集众将过来,将情况一说,众将都十分担忧,如今吕布不在益州大营之中。又去了哪里?这样一头猛虎,不清楚他的行踪,就犹如头上挂着一柄利刃,心中难安。

    “吕布若是不在祁山大营,便是在汉军或出兵斜谷,子午谷,或者出兵散关攻打陈仓。将军其实不用担心,陈仓占据险要,就算吕布来攻,也会败兴而归,而长安有孔明驻守,呵呵,吕布如何斗得过孔明?”谢玄笑着说道。

    “我后悔没有听从孔明的建议,在长安多留些兵马啊。”李显忠叹了口气道。

    谢玄安慰道:“将军不必挂怀,长安虽然只有兵马三千,但孔明他已经有所提防,就算吕布前去攻打长安,长安城中也有无数百姓帮忙驻守,您不用担心,眼下的当务之急是眼前的益州兵马,咱们得要弄清楚益州兵马的意图才行。”

    经过谢玄的一番解释,李显忠放下心中的担忧,陈仓方面有郝昭镇守肯定是稳如泰山了。而长安方面,只要诸葛亮不出城交战,依靠百姓守城,也便相安无事。

    李显忠放心心中的重担后,脑子便变得活络起来,说道:“幼度说的不错,眼下的当务之急是益州兵马,他们的目的,粮草的运用,还有曹孟德将军那边的情况,咱们都要弄清楚才行。”

    李显忠便看着众将下达命令:“咱们军中骑兵五千,薛将军,你仍然率领三千骑兵每日前往祁山大营叫阵。摸清楚益州兵马的情况!”

    “幼度,你率领剩下的两千骑兵,深入祁山,绘制地图,摸清楚蜀郡粮道,两千骑兵交替前行,每到高处便占据有利地形,千万小心!”

    谢玄拱手领命道:“将军放心,若益州兵马敢对我下手,我必定让他有来无回。”

    与谢玄这几日的相处,李显忠也看出了谢玄的不凡之处,用兵能力暂且不说,但战略眼光却很强,甚至比他这个主帅还强。但李显忠却不敢让他冒险,毕竟谢玄乃是当今国舅,李显忠不放心便提醒道:“你只有两千骑兵,千万不要冒险。祁山那边毕竟是益州地盘,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你也别想着能够击败益州兵,能够全身而退就行了。”

    “将军放心吧,玄不是个冲动的人!”谢玄点了点头笑道。

    李显忠遂不在叮嘱,又吩咐道:“另外斥候营在派出斥候,与陈仓,长安以及金城方向的曹将军联系,中间的消息传递不能过三天!我要随时知道各处的动向。”

    “是将军!”众将校神色一凛,皆拱手领命。

    为帅者当统筹全局,根据各个方面的情况来用兵,李显忠如此安排,却是让谢玄颇为佩服。

    接下来几天,薛安都每日率领骑兵前往祁山大营叫阵,但益州兵马按兵不动,没有将校出来迎战。而谢玄,则率领着骑兵深入祁山后方,绘制地图,打探益州兵马粮草运送的情况。

    一晃十来天过去,李显忠派出的斥候也从陈仓,长安,传来消息各处平安无事。至于金城方面,蒙古大军在拖雷的带领下,已经抵达武威郡,与曹操大军隔着黄河对峙。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件事,益州军方面也不得不应对了。

    益州兵马出祁山,粮草从汉中方面运送,虽然不同于蜀道艰难险阻,但从汉中运送,也要经过大将的山路,因此粮草十分难以抵达祁山大营。

    每半个月从汉中运送一次粮草前往祁山,是益州兵之前就定下的,如今益州兵马出祁山,已经半月有余。随军携带的粮草已经不多,但谢玄却率领骑兵前往祁山后方,目的是针对益州兵的粮草。

    益州方面不能坐视不管,若是益州兵马选择出战,那谢玄自然不敢明目张胆前方祁山后方公然截断粮道,但益州兵马避而不战,待到粮草不足,就必须面对谢玄的这支兵马。

    益州大营之中,张任脸色凝重的看着法正说道:“军师,司马先生让咱们坚守不出,只用拖住汉军主力,可如今我军粮草不足,汉军骑兵前往我军后方截断粮道,如今无论如何也要一战了,不知你有什么建议吗?”

    蜀中多步兵,
阴天子sodu
却没有多少骑兵,更何况山路难行,就算有骑兵也带不过来,因此想要对付谢玄的骑兵,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法正沉吟道:“汉军如今进入祁山后方,占据各个险要,截断我军粮草,但他自己也没有多少粮草,因此我军只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各个险要之地布下埋伏,遏制汉军补寄线路,将其困死在山林之中便是。”

    张任大喜道:“军师真是足智多谋,张辽,便由你率领五千兵马,占据各个险要之地,切断汉军的补寄线路,将汉军骑兵困死在祁山。”

    张辽拱手而出:“诺!”

    张辽当即带着五千兵马前往祁山方向,在各个险要路段设下埋伏,切断汉军返回的道路。

    行至一处山道,山道两边尽是崇山峻岭,中间只有一条山路通过,这条路是出祁山的一条要道,十分险峻。

    张辽兵马立于山道之后,对着士兵下达命令:“这条路是汉军返回的要道之下,你们分出一千弓箭手,前往两边山岭设下埋伏。”

    士兵依言领命,往两边山岭走去,行至岭中,却不想山岭之上数百士兵摇旗呐喊,弓箭,滚石一齐落下,将前往山岭的益州兵马打的死伤惨重。

    仅剩数十士兵逃回岭下,向着张辽禀报:“将军,岭上有汉军埋伏!”

    张辽脸色凝重沉声道:“我军避而不出,疏于防范,却不想汉军已经提前遏制险要,防着我军切断他的后路。”

    山道里面,谢玄带着骑兵策马崩腾而来,远远的便望着张辽兵马放箭,谢玄年轻英俊的脸上带着一股消息,高声说道:“算算时间,你们大军粮草不足,也是时候到了,肯定不会坐视我军截断粮道,故而我早就提前占据险要,防备你们截断我军后路!”

    张辽远远望着谢玄,心道不知何时大汉又出现这等年轻俊杰,沉声问道:“对面敌将何人,报上名来!”

    “吾乃谢玄是也,来将通名!”谢玄沉声大喝道。

    “张辽张文远在此!”张辽大喝道。

    谢玄催马上前,两边兵马对峙,剑拔弩张,谢玄说道:“你军兵马虽多,但我军却是骑兵,若是交手,恐怕两败俱伤,不如就此罢战如何?”

    张辽也不想打,便点了点头说道:“如此甚好!”

    张辽说罢,将手一摆,后方兵马徐徐撤退,张辽走后,两边山岭埋伏的汉军也退了下来,都上了战马,谢玄望着张辽低声道:“这张辽也好生谨慎,我再此布置了埋伏,他之外道口却不进来,我原本打算全歼来犯之敌,却不想没有成功!”

    谢玄的埋伏虽然没有大胜,却也斩获近千益州兵马,这些士兵都士兵佩服谢玄,说道:“将军初次用兵,便斩获颇多,虽然张辽没有中埋伏,但也极为难得了。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谢玄摇了摇头道:“这里我们不能待了,益州粮草很快就到,到时候益州兵马肯定会派大量兵马前来支援,咱们先退回去请示李显忠将军吧。”

    说罢谢玄便带着兵马返回上邦,上邦城中,李显忠得知消息也出城接应,正遇到返回的谢玄。

    李显忠催马上前询问道:“幼度可曾有事?我听闻益州兵马进入祁山之中对付于你,唯恐你有事,便过来接应。”

    谢玄身后的一众骑兵哈哈大笑道:“谢将军足智多谋,早就料到益州兵马会截断我军去路,因此早就布置了埋伏,只可惜那张辽十分谨慎,没有进谷,只杀的近千的益州兵。”

    李显忠大喜道:“陛下果然慧眼识珠,幼度初次出兵,就有如此斩获!”

    谢玄连连摇头,谦虚道:“将军过誉了,我在祁山后方带了近十余天,算算时间益州的粮草也还送到了,不然益州兵马也不会出动,对付我军。如今益州兵马粮草将要送达,他们却避而不战,不知将军有什么对策,借助这件事,做做文章呢!”

    李显忠一听便沉思起来,说道:“此事事关重大,咱们先回营慢慢商议。”

    回到县城,李显忠当即召集重将,连前往祁山大营挑战的薛安都也喊了回来,商议对益州兵马用兵之事。

    李显忠持剑而立高声说道:“谢将军带着骑兵在祁山之中打探消息,根据他得到的消息,益州军如今粮草不足,这段时间应该会运送粮草而来。如今益州兵马避而不战,不知你们有什么对策,借着这个机会,对益州兵马动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