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22章绝招一出连我自己都怕

第622章绝招一出连我自己都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迷迷糊糊喝醉酒的程咬金,从山上滚了下来,也没看清楚便说下剪径的狠话。待程咬金清醒后才发现,自己四周算是装备精良的士兵,一个个剑拔弩张,满脸杀气的看着自己。

    “我滴个妈妈勒,这怎么抢到大汉皇帝身上去了!”程咬金满头的冷汗,望着前方刘字龙旗,跟如今刘辩出征的事情一分析起来,很快便清楚了刘辩的身份。

    感受着四周将士那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甚至不少人杀气凌凌,只要将领一下命令,他们定会冲上来将自己剁成肉泥。程咬金只感觉自己脚跟发软,想要逃命,但身子却僵住了,在汉军士兵骇人的气势之下无法动弹。

    “哪里来的毛贼,眼瞎了不成,胆大包天,天子出征的兵马也敢箭径?找死不成?”过得片刻,典韦手持双戟催马而出,望着程咬金大喝道。说着便要催马上前,使戟来打杀程咬金。

    程咬金望着典韦手里的大号狂歌戟,不由得吞了口唾沫,脸上干笑道  :  “将军,有话好好说,别冲动,别冲动。”

    典韦以前也干过程咬金的勾当,被程咬金这样子也给逗乐了,又好气又好笑道  :  “你这贼子真是个憨货,有胆子剪径,没胆子打架了?”

    程咬金摸了摸脑袋道  :  “都怪俺老程昨晚喝多了,没睡醒从上面掉了下来,说话说顺嘴了,可没敢剪朝廷大军的径。”

    在中军坐在战马上的刘辩听了这话,朗声道  :  “说话说顺嘴了?那我且问你,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要是我没留买路财又该如何啊?”

    “哎呦喂,我哪里敢要您的买路财啊,我亲自送您过去还不成吗,您就把我给放了吧!”刘辩虽然没有自称朕,但程咬金这个妖精却明白刘辩的身份,指望跟刘辩说两句软话,让他把自己给放了。

    “碰到我是送我们过去,那碰到良家百姓呢?你还会送过去吗?”典韦嫉恶如仇,手里的狂歌戟指着程咬金。

    “小的这才出来剪径,第一次就碰到你们了,哪里还碰到良家百姓啊。更何况我老程也是穷苦百姓,前几天还卖筢呢,怎么会欺负他们呢?”程咬金连连摇头,绝口否认自己没有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憨货说话摇头晃脑的,恐怕没有一句真话,典韦你将他拿下,朕要慢慢审!”刘辩指着程咬金下令道。

    “诺!”典韦点了点头,催马上前,程咬金连忙将八卦宣花斧往身前一架,冷喝道  :  “不要过来!你在过来我可要动用绝招了,这绝招一用出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小小毛贼,有什么绝招,真是搞笑!”典韦冷笑一声,从战马上跳将下来,准备步战擒拿程咬金。

    “这程咬金会什么三板斧,典韦若疏忽大意,搞不好要吃亏!”刘辩见典韦有些托大,连忙提醒道  :  “典韦小心!这人诡异得很!”

    典韦仍走将过去,程咬金哇哇乱叫  :  “去你妈的,老子甩开腮帮子,抡起大糟牙,想说什么说什么,你凭什么抓我?在过来我可真用绝招拉!”

    “好大的狗胆,居然敢辱骂太后?”典韦大怒,一个箭步冲向程咬金。斧比戟长,典韦兵器未到,程咬金却已经挥舞开来,当头一斧往典韦脑袋劈去,嘴里叫着  :  “劈脑袋!”

    程咬金速度很快,这速度堪比顶尖高手,而起那力道看上去也是不赖,典韦吓了一跳,连忙抬戟招架,心里暗道  :  “这家伙是像陛下说的扮猪吃虎啊!”

    险之又险,这一招劈脑袋被典韦挡了下来,八卦宣花斧砍在狂歌戟上,直弄得火星四溅。典韦刚欲以守为攻,那程咬金却速度变招,八卦宣花斧一转,前端尖锐部分朝着典韦嘴里钻去。

    “小鬼剔牙!”

    点忙急忙招架,一把狂歌戟架在自己面前,八卦宣花斧前端尖坨正好卡在月牙里。程咬金两八卦宣花斧一拉,那前端尖锐险之又险的在典韦嘴边刮过。

    典韦心下骇然  :  “我的个乖乖,差点把我一嘴牙给剔了。”

    “掏耳朵!”

    程咬金大喝一声,丝毫不给典韦反应时间,将八卦宣花斧从狂歌戟月牙中扯出,往典韦右耳朵方向一戳。那前端的杵若是掏中耳朵,那些耳朵还有用?典韦连忙把头一偏,抬戟去招架。

    八卦宣花斧擦着狂歌戟而过,典韦又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这一招躲过典韦连忙抽身而退。这一连三招他只有招架之力,若还来他搞不好得阴沟里翻船。

    典韦想要好整以暇在战程咬金,程咬金却没有那种得势不饶人的气魄,将八卦宣花斧往陛下一立,望着典韦说道  :  “俺
我的美女兵器笔趣阁
老程也不是汉欺负的,我甩开腮帮子,抡起大糟牙,你还要管我说话不成?你有打不过我,免得白费了性命,还是让我离开吧!”

    “陛下,我用枪法不怕那鬼招式,让我擒了他!”

    刘辩身边杨妙真请战道。

    刘辩摇了摇头道  :  “不急,典韦能够应付!”

    那边程咬金只想要走,但典韦何等心高气傲,哪里肯让他走?又提戟上前。程咬金将斧提在手里大喝道  :  “先前饶你一命,你在喋喋不休,我这回可不饶你了!”

    “有本事便杀了我!”典韦大喝一声,挥戟而上。程咬金又来  :  “劈脑袋!”

    典韦这次已经有所抵挡,只使一只手去挡,程咬金又变招  :  “鬼剔牙!”典韦还空出一只手又来挡,又被挡了,程咬金又去“掏耳朵!”

    一连三招,已经应付过一次的典韦从对如流,轻松应对。三招一过,典韦暗自抵挡程咬金又出什么新招。只见程咬金嘴里又喊着什么劈脑袋,鬼剔牙,掏耳朵之类的招式。

    典韦只当程咬金使诈,便耐心对招,但战了十数回合,程咬金来来回回就这三招。典韦哈哈大笑  :  “你这憨货,我当你有什么本事,原来就会这三招!”

    典韦在不抵挡,双戟挥动,程咬金使三板斧你用便黔驴技穷,三两招便被殿内给击飞八卦宣花斧,狂歌戟也架在了程咬金的脖子上。

    “嘿嘿,好看你真厉害,可得把这戟拿开点,若是擦破点皮,俺老程怕是要吃好几天才补得回来!”程咬金感受着脖子便刺骨的寒冷,小心翼翼的道。

    “擦破点皮算是便宜你了,今日说不得要把你脑袋砍了祭旗!”典韦拿下狂歌戟,抓住程咬金往刘辩马前带去。

    程咬金一道,杨妙真手中梨花枪一指道  :  “你好大胆子,敢辱骂当今太后?”

    “姑奶奶,我哪里敢骂太后啊,这话我说顺嘴了,怪不了我。”程咬金一脸愁容道。

    “陛下此人满嘴喷粪,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不如杀之祭旗吧!”杨妙真看着刘辩建议道。

    程咬金打了个哆嗦,连忙拜倒在地  :  “俺老程可从来没欺负过百姓啊,就是说话有些不雅,也罪不至死吧。”

    “此人倒也有趣,我看便把他留着吧!”刘辩笑了笑,望着程咬金说道  :  “你叫什么名字?”

    “回陛下的话,俺姓程叫咬金!”程咬金一听刘辩不杀他,顿时喜笑颜开。

    “程咬金,我问你你果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刘辩望着程咬金说道。

    “俺老程这运气不好,昨晚喝了回壮胆酒打算出来剪径,没有到第一次就碰到陛下的兵马。就算我剪径,也也是打算抢那些富商的,可不会抢穷苦百姓的东西。陛下要是不信,可以去前面村子问问,我就是那个村子的!”程咬金指着前方的一个村落说道。

    刘辩自然相信程咬金的为人,但眼下他手下军队是正规军队,里面的士兵可是良善之辈。因此做也要做给士兵看,证实程咬金的好人身份,不至于被士兵们厌恶。

    “典韦!”刘辩努了努嘴,典韦会意,指了几个骑兵道  :  “你们去前面村子问问!”

    几个骑兵纵马而出,不过一刻钟时间便返回了。为首骑兵冲着刘辩拱手道  :  “陛下都问清楚了,这个程咬金的确是第一天出来剪径,还跟村民们约法三章,不抢夺百姓财物,而且他这么做,也是要供养那些贫苦村民。”

    “既然如此,朕便赦免你的罪过,不过你这说话可得注意点,我看你武艺不错,就暂且跟在朕身边吧。不过若是在朕面前再说此等言语,朕不杀你,旁人也饶你不得!”刘辩看着程咬金冷喝道。

    什么去你妈的,老子甩开腮帮子,轮起大糟牙什么的,刘辩记得这是程咬金的口头禅。刘辩事先知道无所谓,也能忍受,但一旦有人报道太后哪里,骂的可是太后,朝廷的人忍不了,何太后也忍不了。

    所以刘辩事先警告程咬金,不要再自己面前说什么口头禅。程咬金心下一凛,顿时明白过来,难怪典韦与杨妙真一直说他辱骂太后,原来是那句去你妈的说坏了事。

    程咬金也知道其中厉害,连连点头道  :  “俺再也不敢了!以后不跟陛下说这些话,专跟陛下作对的人说!”

    刘辩满意的点了点头,程咬金这人浑归浑倒是聪明。刘辩让程咬金换上士兵的衣服,在前方牵马。又想起程咬金村庄的百姓,便对着士卒说道  :  “你们送三马车粮食去他那村庄!”

    刘辩如此作为,顿时将程咬金感动,也算将程咬金给收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