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16章回京面圣

第616章回京面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沙摩柯带着几人返回村落中宴请之地落座,这一次有黄舞蝶,张宪在,哪里肯让黄叙一个男孩子坐在主位上?那是左谦右谦,沙摩柯最后说道  :  “黄叙公子对我族有大恩,这是按恩德来坐,你们就不要推辞了。”

    客随主便,黄舞蝶扭不过沙摩柯,最后只得点头同意,张宪则是暗中观察着五溪蛮的情况。

    经过一番察看,张宪了解到那白衣老头便是五溪蛮族长,不过这老头儿担任族长之后并无建树,便是猛兽来袭,用的还是献祭的法子。

    而沙摩柯也是五溪蛮的第一勇士,保护庄园不在话下,那恶兽白虎来袭之时,沙摩柯正好有事外出,等沙摩柯回来,用沙俄娓献祭的事情已经被族长定下来了。

    胳膊拗不过大腿,沙摩柯也没办法反对,不过幸好黄叙过来,除了白虎,保住了五溪蛮族的安定。而经过这件事,这族长的威信可就大大降低,张宪察言观色,也注意到了五溪蛮如今大半以沙摩柯为首,好似沙摩柯已经将族长架空。

    酒足饭饱之后,沙摩柯留几人住宿一晚,天色已黑,张宪,黄舞蝶当即答应下来。四人被安排在一家院子,黄叙,岳云出去玩去,张宪找来黄舞蝶道  :  “黄姑娘,咱们不防把话说开,我张宪生于大汉,对大汉忠心耿耿,岳父大人又教导我忠君爱国。实不相瞒,听闻姑娘与陛下关系匪浅,我便向请姑娘代为引荐,让张某能为国效力。”

    黄舞蝶笑道  :  “张壮士武艺不凡,如此人才我自然会向陛下引荐,请你放心。”

    张宪点了点头道  :  “不知道姑娘对这五溪蛮族怎么看?”

    “五溪蛮?”黄舞蝶秀眉微蹙沉吟道  :  “五溪蛮一直是大汉的心腹大患,这几年一直造反叩边,让朝廷非常头痛。要不是叙儿对五溪蛮有恩,只怕这些人看了咱们便会……”

    黄舞蝶是长沙郡人士,因此对五溪蛮颇为了解,张宪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  :  “姑娘说的不错,不过造反之事,也是事出有因。五溪蛮生活我在大汉内地,他们土地不多,前些年政治黑暗,他们与我大汉的矛盾自然就多。其实只需要好生安抚,他们未必会祸乱一方。”

    “我先前见他们热情好客,都是真性情,恐怕是以前当地官员与五溪蛮不和,所以才让五溪蛮如此仇视朝廷。”黄舞蝶点了点头道。

    张宪一拍桌案道  :  “就是因为某些官员鱼肉乡里,他们打着朝廷的旗号惹是生非,败坏朝廷了朝廷的名声。”

    黄舞蝶莞尔一笑,心道这张宪还真是正直,日后跟随了陛下,定是一员深受士卒爱戴的将领。张宪继续说道  :  “这五溪蛮其实只需要好生安抚便可安定,如今黄叙儿对沙摩柯有大恩,我先察言观色,这沙摩柯虽然不是五溪蛮首领,但其实已经将那族长架空,威信甚高,黄姑娘你觉得这是不是一个机会?”

    黄舞蝶了然道  :  “你是说说服沙摩柯投靠陛下?”

    张宪喝了口水,给黄舞蝶分析道  :  “是啊,五溪蛮有人口数十万,青壮二十万余,兵马也有三四万之多,且不说他能不能投靠陛下,让那沙摩柯有个好感,日后陛下一统天下,处理武陵事务肯定轻松许多。若是那沙摩柯同意归顺陛下,日后陛下攻打荆州,沙摩柯率领蛮兵在后,里应外合,该有多好?”

    黄舞蝶笑道  :  “果然是好计策,走,咱们现在就去找那沙摩柯!”

    很快,二人来到沙摩柯所在的院子,沙摩柯将二人请进去坐下,询问道  :  “不知二位深夜来访所为何事?”

    张宪试探道  :  “我今日看沙统领有些喧宾夺主的味道啊,沙统领待我们如此热情,若有麻烦,还请吩咐便是。”

    沙摩柯眉头微皱,这是他五溪蛮的事,被张宪这个外人问起,他有些不高兴。但想到黄叙的恩情,还是回答道  :  “不是我沙摩柯喧宾夺主,而是那族长毫无建树,趁着我不在还拿我妹妹去献祭恶兽。本来我的威望就高,经过这件事,族里人都不服他了,他自知理亏,也就不管事了。”

    “那我便事先恭喜恭喜沙族长了,您的威望又高,又是五溪蛮最勇猛的勇士五溪蛮在您的手上必定会繁荣昌盛。”张宪拱手笑道。

    沙摩柯听了这话却高兴不起来,满脸愁容,张宪问道  :  “不知道首领有何难处,说出来,说不定我们可以帮您。”

    沙摩柯叹了口气道  :  “罢了,便说给你们听听吧,如今我族中百姓数十万,生活在五溪之地,地域狭小不说,因
变身绝色女妖帖吧
为与大汉长久以来的矛盾,再这样下去,我们五溪蛮恐怕难有立足之地啊。”

    黄舞蝶问道  :  “难道首领就没有想过解决的办法吗?”

    沙摩柯回答道  :  “以前我派人与刘表交涉,希望两方能和平相处,只是此人自视甚高,看不起我们五溪蛮族。土地是根本,我们人口在不断扩张,却没有土地太安身立命,原来我族是以农耕纺织为主,如今也不得不进入深山老林狩猎,以至于引来那两头恶兽。”

    张宪沉吟道  :  “那么说来,五溪蛮如今只有求助于朝廷,以获得朝廷帮助,获得资源才能生存下去。否则便会面临冻死,饿死以至于灭族的危难?”

    沙摩柯点了点头道  :  “可恨那前几任荆州刺史视我五溪为虎狼,派兵征剿之下,以至于两方时常发生矛盾。到如今,双方仇恨已经是难以调节。”

    张宪与黄舞蝶对视一眼,俱是点了点头,张宪说道  :  “沙统领,你想化解与朝廷的矛盾,其实我可以帮你!”

    沙摩柯一听大喜道  :  “原来你是刘荆州麾下?还请回去转告刘荆州,就说……”

    张宪连忙阻止  :  “在下与刘表没有任何关系,而刘表自视甚高,恐怕也不会接纳五溪,规划土地给你们居住了。”

    “那你如何帮我?”沙摩柯疑惑道。

    张宪指着黄舞蝶说道  :  “刘表只是割据荆州的叛逆,可代表不了朝廷,我说的乃是当今天子所代表的正统朝廷。”

    “哦?你们是洛阳天子的手下?”沙摩柯胡疑道,在他看来,天子的手下,不如刘表的手下好。毕竟现在武陵是在刘表手中,远水解不了近火。

    张宪指着黄舞蝶说道  :  “实不相瞒,这位是天子身边虎卫大将杨延嗣的未过门的妻子。她与陛下交情匪浅,了解陛下的性格,若是沙首领愿意投靠陛下,帮助陛下完成统一大业,日后天子定然不会亏待你们五溪蛮族。”

    沙摩柯眉头微皱,胡疑道  :  “你说这话有何凭证?”

    张宪轻笑道  :  “没有凭证,就当我是欺骗首领,对我有什么好处?对你又有什么坏处?顶多是让你有个念想。但我说的若是真的,不久之后,当今天子便会派人来与你联络。不知道首领愿不愿意答应呢?”

    “我若答应,日后天子能优待我五溪?”沙摩柯郑重道。

    张宪哈哈大笑道  :  “哈哈,你可以去打听打听,天子在并州接纳数十万胡人,对待他们普通对待自己的子民。若是你能帮助天下,日后天子攻打荆州你能出一份力,你说天子还能亏待得了你们五溪蛮吗?”

    沙摩柯沉默半响后终于点了点头道  :  “好,我答应你投靠天子,只要你们走后天子派人来联络我,我便全力配合于他!”

    张宪起身伸出手掌  :  “如此咱们便击掌为誓!”

    “啪!”沙摩柯当即伸出手掌,与张宪的手掌握在一起。

    张宪又坐下,继续说道  :  “五溪蛮生活在武陵,尚且未全部统一,沙首领眼下还不是族长,也是任重而道远啊。”

    沙摩柯笑道  :  “放心,不出三年我便可以整合五溪,就是不知天子三年之内,能否出兵荆州!”

    张宪摇了摇头道  :  “这是国家大事,我可不断断言,但我可以保证,天子日后能够善待五溪,如若不算,我将这条命赔给你!”

    “好,张兄弟果然是真性情,我等着这一天!”沙摩柯哈哈大笑道。

    随后,张宪与黄舞蝶告辞离开,四人在五溪族中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便启程告辞。四人一路向北,也没有在返回长沙,待出了武陵郡,便抵达南郡治下。

    此时城池也逐渐多了起来,未免黄叙岳云的兵器惹人注意,便顾了辆马车。待过江抵达了南阳,黄舞蝶张宪才松了口气。随后便进武关,数日过后一行人终于是抵达了洛阳。

    杨延嗣早早得到信使的通报,出城迎接,杨延嗣兴高采烈跨坐在乌龙马上,等候着黄舞蝶。不想映入眼帘的却是黄叙,而黄叙坐下那头神奇的大熊猫,更是差点让杨延嗣摔下马来。

    黄叙兴高采烈的冲到杨延嗣身前,兴冲冲的指着胯下的黑白巨熊笑道  :  “姐夫,你看我这坐骑神俊不神俊?”

    杨延嗣看着那一对好似熬夜形成的黑眼圈,一对豆子眼睛眨巴个不停,洁白的毛发生长圆滚滚的头上,立着一对标志性的半圆形黑色小耳朵,一时间杨延嗣的表情别提多精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