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15章未雨便绸缪

第615章未雨便绸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转眼间黄叙又拖回一头白虎,看来岳云说的没错,这大虫儿是一对。黄叙心里欢喜得紧,如今有两条白虎,这些毛皮就足够分了。而那些五溪蛮百姓一个个更是惊讶的不得了,好在两头白虎都被打了,他们的部落也就安全了。

    一行人欢天喜地将黄叙岳云给迎到了部落,准备吃喝,两头白虎也五溪蛮族百姓拿下去处理,族长将黄叙请上主位,岳云在下手。但黄叙好似不待见这族长,哦,不止是黄叙不待见族长,甚至族内许多青壮都不待见他。

    族长无奈之下,自降身份,又请沙摩柯坐在自己上首,陪着黄叙。沙摩柯感激黄叙的救命之恩,又让自己妹妹洗漱一番,前来拜谢自己的救命之恩。

    黄叙等人还在等着吃的,洗漱过后沙俄娓穿着五溪蛮特有的服饰走进殿来,用蛮族的礼仪向黄叙道谢  :  “沙俄娓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族长听了呵斥道  :  “沙俄娓,什么恩公?这是天神大人,你敢对天神不敬?”

    黄叙听了不耐道  :  “什么天神,什么恩公的,我叫黄叙字平安,小妹妹快起来,别跪着了。”

    “小妹妹?”沙俄娓听黄叙说的老气横秋,不由得笑了起来,声音如银铃般动听。

    “沙俄娓?”族长顿时怒目相视,沙摩柯也走到殿中,向黄叙拜倒道  :  “妹妹不懂事,希望恩公不要见怪,恩公打死困扰我族内的恶兽,不仅对我妹妹,对我沙摩柯有救命之恩。更是对我五溪蛮有救命之恩。若不是恩公,恐怕不知有多少族人要被这恶兽给害了,我代表妹妹,以及族人多谢恩公的恩德!”

    说着沙摩柯郑重的向黄叙行了个礼,黄叙心智只有十二三岁,这些话他听得似懂非懂。但沙摩柯的语气说的很郑重,而郑重就是有要紧事,这个黄叙懂,故而黄叙将目光看向岳云。岳云年纪也不大,玩心又重,见了黄叙求助的目光低声道  :  “你帮他们打了老虎,他们对你很感激,怕是跟他们打不成架了。那咱们就只有在这儿玩上几天,然后就回去了。你就跟他们说区区小事何足道哉,然后催东西吃就好了。”

    黄叙听了老气横秋的摆了摆手道  :  “不就是两头白虎嘛,区区小事何足道哉?快点给我把吃的拿上来。”

    前一句说的英雄气十足,后半句又完全暴露了自己土鳖的事实。沙摩柯拉起妹妹沙俄娓坐到一边,沙俄娓对黄叙那小大人模样非常感兴趣,是不是伸头张望,抿嘴偷笑。族长忙张罗着吃食,不过多时族中妇女端来酒肉,奉与黄叙,岳云。

    两人正狼吞虎咽,忽有族内勇士进来禀报  :  “族长大事不好了,有人打进来了。”

    “是哪里来的官兵?来了多少人马?”族长还未说话,沙摩柯先一步问道。

    “不是官兵,只开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说是让咱们把他弟弟交出去。”

    “什么弟弟?与我出去看看!”沙摩柯颇为不悦起身向着黄叙告罪  :  “恩公你先吃着,待我去将人打发了再来陪你。”

    黄叙支支吾吾的点了点头,一边的岳云听了却大叫不好,连忙将嘴里的食物给吐了出来,望着黄叙大叫道  :  “兄弟,咱们玩不成了,你姐姐和我姐夫追来了。”

    黄叙一听放下手机的羊腿  :  “姐姐来了?咱们快出去。”

    岳云也连忙喊住带人出去的沙摩柯  :  “沙头领且慢,来的可能是我们的亲人,还请不要动手。”

    “啊?若是这样还请两位恩公随我出去见见,以免发生误会。”沙摩柯连忙带着黄叙,岳云赶往村外。村落外面,上百人将黄舞蝶,张宪二人包围,黄舞蝶脸色凝重的看着张宪道  :  “你确定他们在里面没错?”

    张宪点了点头道  :  “不错,汗血马记得赤兔胭脂马的气味,汗血马如今停在这儿不走,赤兔胭脂马肯定就在里面了。”

    黄舞蝶点了点头,手中的柳叶弯刀一横道  :  “你们快让开,我只是要找我弟弟,你们在阻拦,可就别怪姑奶奶伤人了。”

    五溪蛮遍布武陵上游,人口数十万,黄舞蝶可不敢杀人,杀了一个,就如同星火燎原,惹上了整个五溪蛮。但五溪蛮勇士既不敢放黄舞蝶进村庄,也不敢与黄舞蝶张宪二人交手。

    两伙人正对峙着,沙摩柯带着黄叙,岳云拨开众人,黄叙一见到黄舞蝶连忙跑上前去,岳云惹了事,躲在后面不敢上前。


娇女赋txt下载
   黄舞蝶连忙下马,将黄叙转了个弯,左看右看检查有没有受伤,黄叙笑道  :  “姐姐,你们怎么过来了?”

    见黄叙平安如初,黄舞蝶松了口气,骂道  :  “这怎么这么贪玩,跑到五溪蛮这来了?若是伤着了,我如何向爹爹交代?”

    黄叙摸了摸脑袋尴尬道  :  “我这不是找坐骑来了吗?”

    “那坐骑呢,你找到了吗?”黄舞蝶问道。

    黄叙笑道  :  “当然找到了,大熊快过来,给我姐姐瞧瞧。”

    黄叙高喝一声,那原本在村内啃竹笋的大熊猫顿时奔腾起来,往村庄门口而来,五溪蛮族的百姓知道这是黄叙的坐骑,也没有多少惊讶。但见着这么大的貊,多少也是有些害怕,一个个的往道路两边闪躲。

    瞬间便冲到了黄叙面前,一对熬夜似的黑眼圈内,两个小眼睛眨巴个不停,当真是神俊极了。

    “扑哧……”黄舞蝶见着这大熊猫,被这卖萌的表情给逗出声来,看着黄叙又好气又好笑  :  “你出来就找了这么个玩意?”

    一边的大熊猫好似感到了黄舞蝶的不屑,原本趴着的姿势变成了站立,三米多长的身躯,让黄舞蝶整个人都站在它的影子下面。大熊猫冲着黄舞蝶怒吼一声,两只巨大的肉掌露出锋利的爪子。

    黄舞蝶骇了一条,连忙向后退去,张宪惊讶道  :  “这畜生虽然看样子不吓人,好似人畜无害,但实则是最凶猛的野兽,叙儿还真是好运气,真找到一头异兽当坐骑。”

    “嘿嘿!”黄叙听到张宪夸赞大熊猫,高兴的笑着,又一脸踹在它屁股上,骂道  :  “别对我姐姐凶!”

    “岳云,还不过来?”张宪冲着岳云冷喝道,岳云撇了撇嘴,走上前来,岳云怕的不是张宪而是父亲岳飞。这一次他偷跑出来,是岳飞让张宪来寻他,岳云做了什么事,张宪搞不好要回去告状,因此岳云才如此畏惧。

    “看你做的好事,成天就知道惹祸,我回去一定要向岳父禀报。”张宪指着岳云的鼻子痛骂道。

    岳云连忙服软  :  “别啊,姐夫,我这次可做了两件好事,这一件是给黄叙找到一头异兽当坐骑,第二件,便是救了五溪蛮的许多百姓。他们感谢我们,留我们在这做客呢。”

    “竟有此事?”张宪眉头一挑,他如今已经成年,懂得也多的多,五溪蛮向来拍外,如今黄叙,岳云对五溪蛮有恩。这未尝不是交好五溪蛮的机会,若是能够促成此事,对于天子的大业,多少也有些用处。

    沙摩柯在一旁听了许久也明白过来,原来是黄叙与岳云贪玩偷跑出来,阴差阳错的打了白虎,救了他们兄妹以及部落。张宪问起,沙摩柯连忙上前说道  :  “不错,我们部落有白虎肆虐,长老意图献祭我妹妹求和,是那位恩公打杀白虎,救了我们兄妹以及部落。”

    张宪听了点了点头,这黄叙对眼前的汉子的有救命一恩,若是这汉子在五溪蛮中地位不低事情便大有可为。不过看样子,这村落是五溪蛮的主寨之一,眼下又没有旁人上来搭话,这人应该地位不低。张宪看着沙摩柯试探沙摩柯的身份  :  “不知族长如何称呼?”

    “不管,在下可不是族长,在下名叫沙摩柯,敢问英雄如何称呼?”沙摩柯拱手问道。

    就在沙摩柯回答之时,张宪悄悄注视周围人的眼神,果然周围有不少声音说起  :  “我看啊,咱们的族长又没什么作为,不如让沙摩柯做族长好了。”

    “沙摩柯可是咱们五溪最厉害的勇士,让他做族长在好不过了。”

    “这一次,咱们族长用献祭,我早就说不行,若不是天神下凡,白白让沙妹子去死不说,也赶不走那两头恶兽。”

    声音入耳,张宪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拱手回答道  :  “在下张宪,这为岳云是在下妻弟,这位姑娘名叫黄舞蝶,乃是黄叙的姐姐。”

    “果然是两位恩公的亲人,险些刀兵相见,你们快放下刀枪,都是误会一场!”萧摩柯摆了摆手,让周围的士兵散开,向着张宪,黄舞蝶拱手道  :  “几位,村子里刚刚准备吃的,恩公才吃了几口还没饱呢,不如你们都去村子里坐坐。”

    “是啊,我羊腿还没吃完呢,姐姐也过去吃点吧!”黄叙摸了摸肚子说道。

    黄舞蝶看着张宪,张宪点了点头,黄舞蝶便说道  :  “既然壮士盛情相邀,那我们便却之不恭了。”